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36章 羞辱
    而且,蓬语梦的天资也好,背景也好,丝毫不亚于余蔓。

    这样的女人是他们梦寐以求但却是求不到的。

    但从这样的情况看,似乎,蓬语梦对帅小俊很满意。

    今后可能就是帅小俊的女人了,再让他们无缘了。

    而他们还真没有办法和帅小俊竞争。

    “语梦,做我女朋友好吗?”

    帅小俊也是自我感觉良好,他迫不及待就传音说。

    恨不得蓬语梦现在就答应他,那他就可以带她马上离去。

    寻个地方谈情说爱了。

    “我要好好地考虑一下,而且,我还有征求父母的意见。”

    蓬语梦不动声色地搪塞着。

    她就是要给张斌减少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

    若是帅小俊知道她的心中之所思,一定会气得吐血不可。

    他早就做好了准备,若是蓬语梦不答应他,今天就全力表现,淘汰所有人,他要抱得美人余蔓归。

    毕竟,余蔓这样的性感迷人的女人绝世罕见。

    他当然想要娶回家。..

    不过,如今蓬语梦看上去愿意做他朋友,但又没有彻底地答应下来。

    这可如何是好呢?

    他暗暗地把蓬语梦和余蔓比较。

    一个高挑性感,娇艳如花。

    一个小巧玲珑,温柔可人。

    都是绝色尤物啊。

    他一个也不想放过,都想娶回家。

    但是,他还是清楚知道,他要娶两个,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只能选择一个。

    那么,选择谁比较好?

    突然,他发现,蓬语梦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讥讽的笑。

    顿时他就明白了,难道这是她对他的一次考验?

    是的,一定是的。

    只要今天我弃权,她就一定会答应做我女朋友。

    而若是今天我参与了,表现了。

    自己就绝对和她无缘了。

    而且,余蔓可不是自己努力表现就可以娶到的,毕竟,自己所在的门派和长生门关系很不好,今天他们邀请他来,就是提升逼格的。并不一定会中意他。

    估计,他们看中的还是魔牟。

    想到这里,他就下定了决心,今天就彻底地弃权,但他也是能抱得美人归,这个美人当然就是蓬语梦了。

    慢慢地,所有的天骄都来了。

    其实也不是太多,仅仅只有二十人。

    都是这个纪元出生的。

    也都修炼到合到二层和三层。

    “那窝囊废怎么还不来啊,不会是不敢过来吧?”

    余蔓和蓬语梦见到张斌还不过来,她们两个都心急如焚。

    更是感觉到了浓浓绝望。

    “呵呵,窝囊废就是窝囊废,应该是不敢过来了。等于就是弃权了。”

    余瀛也是在心中鄙夷地笑了。

    说实话,他对“道无涯”这人是没有任何好感,那是绝对不想把女儿嫁给他的。

    如今张斌没来,他当然是格外的高兴。

    但他的脸色马上就变得难看,因为张斌来了。

    他低着头,脸上写满了紧张,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

    仿佛,他不敢看任何一个天骄一眼一样。

    如此模样,比一个下人的表现也不如。

    没有办法,张斌扮演的是胆小如鼠的道无涯,而且格外的懦弱,一直就被人欺负和羞辱也不敢反抗。若是他高调一些,那就会被人怀疑。

    若有人去天道门调查一番,就彻底地露陷了。

    如此大好局面也就彻底地崩塌了。

    要知道,今天只要过关,或许明天他就可以去三阳秘境修炼了。

    直接可以突破一个瓶颈啊。

    若他修炼到合到三层,而且是两种道,那真就可以拉近和摩天的距离。

    所以,他是全力扮演道无涯,把一个胆小如鼠,懦弱无能的道无涯彻底地展露出来。

    “那是谁啊?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啊?隐门有这样一号人物吗?”

    “那应该是一个下人吧。”

    “让一个男性的下人过来干什么?”

    众多天骄的脸上都浮出了好奇和疑惑之色。

    “欢迎天道门天才道无涯”

    余蔓也是暗暗地摇头,心中也是很泄气,如此模样的窝囊废,怎么可能碾压众多天骄,怎么有应战的勇气?

    但她还是有一点点期待,所以,她还是用欣喜的声音说。

    毕竟,他也曾经打败过常屯,常屯虽然不如在坐的任何天骄,但也是很强大的,不是太弱。

    只要张斌能打败哪怕最弱的一个天骄,她也是有周旋的可能。

    “什么?天道门的道无涯?那不是一个天大的窝囊废吗?”

    “我靠,曾经我还让这个窝囊废钻过我的裤裆,他也算天骄?这简直就是天大笑话。”

    “天啊,长生门简直就是疯了,请来了一个窝囊废参加天骄聚会?”

    众多天骄那是目瞪口呆,他们脸上写满了不敢置信之色。

    这样的事情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张斌装出一副无比懦弱的样子,把头垂得更低了,差点没有藏到裤裆之中去。他的脸上也是写满了羞愧红云,小心翼翼地走进来,寻了一个人最少的地方坐下,屁股也仅仅敢坐凳子的一半。

    “欢迎诸位天骄前来参加小女发起的聚会,今天主要就是交流,另外就是择婿了”余瀛如同鬼魅一样地进入,客气地欢迎了一番,点明了今天就是给余蔓择婿的。不过,他没有说明规则,就是让众人自己表现。

    而这才是最厉害的,因为人擅长的有很多方面。不仅仅只有强大的武力,还有智慧,还有交际能力

    众人都兴奋起来,他们的脸上也是写满了激动之色。

    因为他们都有机会。

    一个天骄第一个就站了起来,他要开始表现了。

    他岔开双腿,笑眯眯地说:“道无涯,你过来,钻我的裤裆,否则我就打死你。”

    他名就薄羣,曾经最喜欢欺负道无涯了。

    也多次让道无涯钻他的裤裆。

    让道无涯成了天大笑话。

    今天,他再要道无涯钻一次,这也是一种表现。

    欺辱人也是一种能力。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射到张斌是身上,他们的脸上写满了兴奋和戏谑之色,这样的窝囊废也敢来参加天骄聚会,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他们当然是乐于见到薄羣羞辱道无涯,反正,多淘汰一人,对他们都是有好处的。

    张斌很郁闷,狗日的,也太欺负人了。

    什么阿狗阿猫也敢来欺负道无涯,他暗暗地给道无涯默哀了一分钟。

    所以,他还是傻傻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仿佛,他吓傻了一样。

    “窝囊废,你站起来啊,去打他啊,他可是羞辱你多次了,让你多次钻了他的裤裆。”余蔓气急败坏,传音说。

    “窝囊废,若你不敢应战,就去钻他的裤裆啊。”

    蓬语梦也是心急如焚,也传音说。

    她这是激将。

    “道无涯,你好大胆子,没有听到我的话吗?难道你真想死?”薄羣也是勃然大怒,杀气腾腾地喝道。

    张斌终于是站了起来,他缓缓地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