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2章 羞涩
    “哈哈哈”

    张斌尴尬地笑了一声,拉住了向千兰的玉手,带着她急速地往上。

    他还真有点担心小慧泄露他的秘密。

    不是怕泡不到这个美女,而是怕这个美女将来去长生门或者天音门找他。

    那就麻烦大了。

    世界上美女这么多,他不可能见一个就收一个。

    向千兰这样的美女,也仅仅是他漫长的人生路上遇到的一朵花,他尽情地欣赏过,但却不一定要把花摘下来,或者挖出来。

    向千兰已经习惯了被张斌牵手,所以,她是落落大方地和张斌一起前行。

    甚至和张斌说说笑笑。

    而她竭力压制的香之道气息也是散发了出来。

    奇异的幽香扑鼻,仿佛万花齐放一样。

    张斌的心跳都加快了,呼吸也是变得急促了。

    若不是他的魂体超级强大,可能已经彻底地迷失了。

    “千兰,你怎么变得越来越香了?”

    张斌有点抵挡不住了,有点尴尬地问。

    “这个,我合的是香气之道,这才是我正常的气息。先前我是竭力地压制。爬弓大哥你误会。但现在重力太大,天河水太过恐怖。我只能全力抵挡,所以也就压制不住香气的散发了。”向千兰一脸羞红,无比尴尬地说。

    “原来如此。”

    张斌嘴里喃喃,竭力地压制心中的旖旎和**。

    他可不想失态。

    但是,心中却是在嘀咕:“如此美女,还是合的香之道,天然芳香。还真是天生尤物。这样的女人,估计能把任何男人都迷死。也不知道是什么男人,能娶到他?那定然是无比幸福吧?”

    他稍稍地放慢了脚步。

    拉着向千兰继续往上,一往无前。

    让众多在天河之中的天才都暗暗地震撼,见到他靠近,他们都快速地躲避开去。

    要知道,越是往上,重力越大,河水越是恐怖。

    所以,他们不仅仅速度慢,而且会找过水流比较缓慢的地方休息和修炼。

    才能继续往上的。

    哪里能像张斌这样不知疲倦地一直前行啊?

    “好厉害的天才,在第三段天河还能拉着一个美女前行。脚步不急不缓。他的天赋绝对不会亚于摩天。等了很多年了,机会来了。”

    众多恶魔都用无比炽热的目光看着张斌。

    不,错了,他们是用神识感应着。

    否则,是看不了那么遥远。

    道无涯也是带着小慧走过了二阳门,承受了太阳的照耀,他们两个也是强大了很多,再次往上。

    他们速度也很快,就撵在张斌和向千兰身后。

    同样让众多恶魔垂涎。

    道无涯当然没有张斌那么从容,他不时用神识观察山下的情况。

    看到恶魔越来越多,他的脸色也是变得越来越难看。

    更是把张斌恨之入骨。

    小慧也是暗暗地心惊胆寒,毕竟出生在天道门,她也是习惯了低调,所以,面对着这么多恶魔,还是很害怕和紧张的。

    “轰轰”

    天河水越发地恐怖,咆哮如龙。

    轰击在张斌和向千兰的身上。

    向千兰抵挡不住了,指着一处水流比较缓慢的地方说:“弓大哥,你把我放这里,你自己上去,我不和你一起上去了。”

    “为什么不一起上去了?”

    张斌愕然道,“难道你怕我连累你?”

    “不是的,不是的”

    向千兰支支吾吾,不好说出原因。

    她根本支持不住,若要继续往上,就必须张斌抱着前行。

    而这里还距离三阳桥比较遥远,怎么还要走几个月。

    让一个男人抱她走几个月,那怎么行?

    自己回去门派,绝对要被人笑死。

    要知道,也是有一些人认识她的,知道她来自万花门。

    “我和你说,我已经连累你了,那行恶魔是不会放过你的。”张斌严肃地说,“若你停留在这里,他们很可能派人上来抓住你,然后勒索我。”

    向千兰有点迟疑了,因为张斌说得很有道理。

    那行恶魔畏惧张斌的吞金魔虫,不敢上来追杀他。

    但见到她落单,追杀她的可能性极大。

    甚至,在天河之中,也是有那些恶魔的同门弟子,这些人只要轻轻地推她一下,她就会掉落下去。

    “继续走吧,到时我们一起下去,那就安全了。”

    张斌说完,就把她抱在怀中,继续快速地往上。

    “这真是羞死人了啊。今后我真是不能嫁人了。”

    向千兰把螓首级埋在张斌肩头,羞得耳朵都红了。..

    要知道,这一次可不是抱那么一会,而是要抱几个月。

    毕竟,人类和吞金魔虫不一样,身躯这么大,是难以逃过天河的监控。

    所以,若是进入空间容器,或者是龙池,被人带上去。

    太阳不会发出光芒照耀她的,也就不能突破到合道三层了。

    “等你突破到合道三层,定然会强大很多,施展香之道,能让敌人神魂颠倒,那我就能如同斩瓜切菜那样把他们快速地灭杀。”

    张斌在她耳边笑吟吟地说。

    “弓大哥,你就不要指望我了。我的香之道连你都不能迷失,哪里能对付那么多恶魔?”向千兰娇嗔说。

    这可是实话,在天河之中,她和张斌都不能施展神通。

    但张斌抱住她前行,竟然能不迷失,那不在天河之中,他们都施展神通,她也定然不能让他迷失。

    若是别的男人这样抱住她,早就忘乎所以了。

    她还真没有能力对付任何一个恶魔,即使是被恶魔所控制的合道四层巨擘,她也没有把握对付。

    “天啊,不会是在鼓励我那什么吧?”

    张斌的心脏猛然加快了跳动,他的手也是忍不住捏了捏她那雪白的腿。

    “啊”

    向千兰发出了一声惊慌失措的声音。

    身躯都不停地战栗起来。

    “哈哈哈”

    张斌邪笑了一声,没有再撩拨她,抱着她继续快速地前行。

    嘴里也是笑吟吟地说:“你只要用香之道牵制一下他们,对他们稍稍有点影响,我对付他们就容易多了。现在我们可是同生共死哦。”

    “弓大哥,我我会尽力的。”

    向千兰当然是越发地羞涩,这同生共死了,简直就是在向她表白啊。

    她有点僵硬地偎依在张斌怀中,很是紧张,连动都不敢动一下,而且她竭力地收敛自己的气息,生怕扑鼻的幽香刺激到他。

    那就完蛋了。

    时间在急速地流逝。

    很快就过去了三个月。

    向千兰有时感觉时间走得很快,但有时又感觉时间走得很慢。

    这三个月她一直偎依在张斌怀中,习惯了张斌气息,也习惯了被他这样抱着。

    有时她会用莫名地脸红,有时她会看着他发呆。

    有时她期待能发生什么。

    有时又担心发生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