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爆宠萌徒:妖孽国师,你走开! 第887章 师傅,你要杀我?
    封寒的一句反问,让那说话的人瞬间闭了嘴。Ω Δ看书 阁.ΩkanΩshu.la

    他们虽出道晚,不像那位老者知道封寒与那位魔族首领天后的事情,但是多少也知道天帝对天后一往情深。

    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周围,见那老者闭目养神,又见周围的人默不吭声,心顿时凉了半截。

    偏天帝还不放过他。

    封寒冷冷的看着他,问:“天后也是魔族,怎么,你现在要铲除她吗?”

    那人被封寒冰冷的眼神看的直哆嗦,结结巴巴的道:“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封寒:“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

    “他的意思,就是看不惯魔族嚣张,处处压他们一头。但凡是挡了他们路的,都应该被铲除。”陆婳从外面一步一步的进来,开口打断了那人的话。

    那人见陆婳进来,心头惊慌,一下子没过脑,脱口而出一句:“议事重地,天后怎可随意进入?”

    陆婳原本一只脚已经踏上了去封寒身边的阶梯,闻言便停了下来。

    她转头看向说话的那人,突然间笑了起来。

    “你觉得,我不应该出现在这里?”陆婳从台阶上退了下来,一步一步的走向说话那人,道:“你说说,我为什么不能出现在这里?”

    那人话一出口便知道失言了,但是再想收回来已经来不及了。

    他看了看封寒,见封寒没什么表情,于是便大着胆子道:“你一个妇道人家不该掺和这些大事,照顾好天帝便是。更何况你乃魔族首领,怎可参与九重天的内务?”

    陆婳再次被这人逗笑。

    她这一笑,直接让那人头皮发麻,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陆婳又往他面前走了两步,似笑非笑的道:“你刚才说,魔族的特性是什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说魔族心狠手辣任意妄为吧?”

    那人往后退了一步,道:“你、你想干什么?”

    “我想让你见识一下魔族的任意妄为。”

    陆婳说完,伸手一把掐住了那人的脖子。

    那人在九重天算是一方大佬了,但是在陆婳的手底下,他连挣扎一下的实力都没有,只能瞪大眼睛惊恐的看着陆婳。

    一边坐着的几人也一下子站了起来,纷纷盯着陆婳看。

    陆婳:“你说,我敢不敢现在就杀你?”

    那人瞪着眼睛,浑身都一动不动。他像反抗,但是连手指头都抬不起来。

    一边的人终于也有看不下去的了,沉声道:“天后娘娘,莫要太过分。”

    陆婳眼神都没给他一个,仍旧卡着眼前人的脖子。

    帮腔的人见状,忙回头看向天帝,喊道:“天帝,天后此举不妥。”

    封寒看他一眼,冷冷的道:“哪里不妥?”

    “她……”

    封寒:“我觉得没有任何不妥。”

    “……”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一时间都没人说话了。

    陆婳拎着那人的脖子,冷冷的道:“如果我没查错的话,你和那扬溟其实是有关系的吧?”

    那人脸色一变,眼里一下子写满了惊恐。

    “当时,还是你将扬溟带到我的面前,我这才有机会认识这样一个人。”陆婳提着他的脖子将他拉近了一点,说:“他扬溟能在九重天横行无忌,是不是也有你的一份功劳?”

    那人被吓得连连摇头,眼睛里满是恐惧。

    陆婳继续道:“你这么上蹿下跳的想要铲除魔族,是不是因为魔族的存在威胁到你了?魔族将与扬溟有关的人都给杀光了,就快临到你了,所以你怕了?想要先下手为强将魔族铲除?”

    周围的人互相对视一眼,不禁皱了皱眉头。

    一开始,的确是这人鼓动他们来天帝这里闹,说是要将魔族彻底铲除的。如今这么一看,这人根本不像外人说的那样大义凛然,而是出于私心。

    陆婳眯着眼,冷冷的道:“扬溟做了什么,你们都知道吧?我陆婳的女儿,岂是别人能随意欺负的?敢碰她,那就注定要付出代价。扬溟,就是最好的下场。”

    她又看向面前的人,冷声道:“扬溟死了,你也去陪他吧!”

    说罢,五指收拢,只听咔擦一声,那人的脖子便往旁边一歪,瞬间便断绝了气息。

    做完这一切,陆婳觉得还不够,竟是伸手一掌震碎了这人的神魂。

    这一下,周围的人几乎是倒吸一口凉气,看向陆婳的眼神都带了几分惊惧。

    陆婳面不改色,淡定的拍了拍手,道:“敢欺负我的女儿,我让你没有下辈子。”

    说罢,直接一转头朝着封寒走去。

    堂下的人看着那个歪着脖子死的不能再死的人,再看看上面眉头都没皱一下的封寒,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了。

    封寒看陆婳上来,伸手将她拉到身边,道:“要杀他,告诉我就是了,何必亲自动手。”

    陆婳:“你没听见?他骂我,说我是个妇道人家不该掺和事。还有,那个扬溟那么嚣张与他脱不开干系。那个藏人的宅子也是因为有他庇护和掩护,我们这才没找到月儿,让月儿受了那么多苦。”

    “好了好了,我知道,杀的好,该杀。”封寒:“我之前就不该让他活着说那么多废话,还让他骂你。以后再遇到这样的,我就先宰了,不劳你动手。”

    陆婳哦了一声,便直接在封寒的椅子上坐下了,将封寒挤到一边。

    封寒看她一眼,最后直接站了起来,将位置让给了陆婳。

    陆婳喝了一口封寒的茶,问:“你们刚刚在商量什么?我能听吗?”

    封寒:“商量怎么铲除魔族,怎么斩草除根。”

    周围的人:“……”

    陆婳瞪着眼睛,道:“师傅,你要杀我?”

    封寒无奈的看她一眼,说:“乖,别闹了。”

    陆婳一秒收起震惊表情,无聊的道:“好嘛,不闹了。”

    她将茶杯往桌子上一放,看着下面的人道:“我刚才杀的人,是魔族杀的最后一个人。扬溟的事情,从此了解。以后,若是无人去招惹魔族,魔族自然是乖乖的不会惹事,大家不用担心魔族会对你们怎么样,他们还没那个兴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