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妖鬼当道 毒蛇上身
    “啊?”爷爷很是吃惊,继而疑惑的问:“那你是怎么逃脱的?”

    “我被爬藤绊住了双脚根本没办法逃,”我答道:“那个鬼快要抓到我时我拼命的大叫、乱打,他忽然就变成了一股烟。”

    “哦,还有这种事情?”爷爷一脸的难以置信,“奇怪了”也是,我自己都感到奇怪呢!

    说话的工夫,主人家哥俩宰了三四只大公鸡,把鸡血淋到四周围墙上。

    公鸡血有驱鬼辟邪的功能,再加上爷爷的符箓那些恶鬼更不敢靠近院墙了,但是他们好像很不甘心、继续远远围在外面。

    主人家忙活完了,老大跑过来问:“老哥,还需要我做什么?”

    “不用了,坚持到明天早上就没事儿了。你们都去休息吧!”爷爷说道。现在已经不是他们跟鬼的事儿了,而是我跟鬼之间的事儿。

    等主人家哥俩进屋后我悄悄的问爷爷,“爷爷,什么是阴阳眼是指我能看到鬼吗?”

    “你很聪明,”爷爷爱惜的抚摸着我的头,“没想到啊你居然天生阴阳眼。”

    “那那些鬼为什么要抓我呢?”

    “行健,我本来不应该跟你说这些,但是事已至此我就告诉你吧这世上不是只有人类,还有鬼族、有妖族。

    鬼族和妖族是有等级的,你刚才也看到了那些恶鬼有红色的、也有黑色和蓝色的;如果正常修炼很费时间,有些鬼族和妖族便走邪路偏门。

    摄取人类的魂魄、食用同族的内丹都能让他们提升功力,而你的阴阳眼具有无上能量、是他们提升的好炉鼎。”

    “特么这些混蛋!”我这才恍然。

    爷爷叹气道:“所以,以后你千万不能让人知道你是阴阳眼,不管看到什么奇异的东西都装作看不到。”

    “我知道了爷爷,对了爷爷、你有这么大的本事怎么以前不露呢?”

    “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我得确保你的安全、培养你长大成人,所以尽量不显露自身本事以免引起别人的注意。今天也是赶到这儿了,没办法才出手的、但愿别因此暴露了身份。”

    “爷爷,咱们俩到底是什么身份啊?”

    “我是你爷爷,你是我孙子呀!”一涉及到这个问题爷爷便胡说一气

    夜深人静,主人家折腾了一天都先后休息了,我也睡在堂屋的桌子上;爷爷却不能睡,他坐在堂屋窗子前密切关注那些鬼的动态

    晚上吃了不少肉也喝了许多饮料,不知睡了多长时间、尿把我憋醒了。

    睁开眼睛看到爷爷靠在窗户上迷糊着了,爷爷也是够累的、我就没有叫他自己爬下桌子,准备出去撒尿。

    刚走了两步忽觉窗外有黑影闪过,我急忙抬头看去,见一个黑色的鬼躲在窗子边往里偷看。

    我心中一惊急忙跑去推爷爷,“快醒醒爷爷,鬼进来了!”

    “什么?”爷爷立时坐起来,揉着眼睛往外看,“没有啊!”

    “我都看到了爷爷,你的树叶掉了。”

    爷爷这才醒悟,立刻取出小瓶另拿了两片红柳树叶子贴在眼皮上。

    这时候院子里已经有了四五个鬼影,“混蛋!他们是怎么进来的?”爷爷立时开门出去。他一出门便有三个鬼一齐扑上来。

    “大胆孽障,看贫道灭了你们!”爷爷嘴上快如数珠,“赫郝阴阳日出东方,敕收此符扫尽不祥,口吐三昧之火如日光,镇煞金刚降伏妖怪,急急如律令,敕!”

    爷爷右手抬起两道符箓飞向两侧的黑鬼,黑鬼来势迅急哪里躲得开?符箓一旦碰到鬼身立刻燃起熊熊的红色火焰,两个黑鬼立时被烧为灰烬。

    过后我才知道爷爷使的是天罡烈火符,这天罡烈火符威力强大、灭鬼除妖不在话下。

    爷爷的功力还不算深厚,功力深厚者所发符箓是明黄色的火焰;别说普通的鬼族、妖族了,就连妖灵、鬼灵级别的都难以抵挡。

    当中的那个黑鬼见了心惊不已,待要掉头时爷爷左手快速递出,一把红得发亮的小桃木剑正刺在他的胸上、他也眨眼间化为一股烟。

    “哈哈,都过来受死吧!”爷爷挥舞桃木剑向院中的恶鬼冲去。

    突然,一道红色身影从房顶扑下来、直奔爷爷后背。特么,是那个红毛恶鬼。

    我想提醒爷爷可惜已经晚了,红毛恶鬼的双爪一齐抓在爷爷背上,爷爷立刻滚到在地

    “爷爷!”我大叫着冲出房门。谁知刚跨出门槛脚下就被绊了一下,实实在在的摔在水泥地上。

    特么,什么东西啊?这个门口我进进出出也有几次了,门槛外都是平地呀!怎么会绊倒呢?

    这下摔得太狠了,嘴巴都戗地上了、我的牙啊!好一会我才缓过劲儿来,刚想回头看看什么东西绊的我、一根粗东西搭到了我背上。

    什么玩意儿,不会是房子要塌了吧?我伸手一摸,那东西凉冰冰、滑溜溜的,好像是个活物。

    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呢,猛听得屋里传出女人的惊叫声,抬头看去见主人家的一个中年妇女站在窗户里面、一脸惊恐的看着我。

    她是看不到恶鬼的、我也没有丑到吓人的地步,唯一的解释就是我背上的东西吓到了她。

    我刚要翻身,一根滑滑的圆柱样的东西先一步挤进我的身下,我惊讶扭头、看到一段花花绿绿的东西。

    那东西有我大腿那么粗、上面密布着指甲大小的鳞片、那鳞片还是彩色的特么,是蛇、一条大蛇啊!

    久在山区转悠,我当然知道有着这种花花绿绿外皮的是鸡冠子蛇、俗称野鸡脖子,是东北最毒的蛇;只是之前看到的不过两三尺长、大拇指粗细,这条蛇竟然有我大腿那么粗。

    大蛇的动作很快,没等我翻转身体就蠕动着把我胸部腹部缠上了,坏了!手臂粗的蛇就能缠死老牛,这么粗的大蛇不得把我绞碎了啊?

    我被吓得都不会呼吸了,只知道下意识的扒着蛇身,可是哪里扒得动啊?

    那大蛇也不知道有多长,在我身上缠了两三圈、还把我举离了地面;直到这时我才看到了蛇头,正张开大嘴向我脑袋扑来。

    我吓得爹妈的乱叫,下意识伸出双手抓住了它的脖子;大蛇咬不到我便吐出红色、分叉的蛇信子,特么、又腥又臭难闻死了。

    我低下头闭着眼睛不敢看,大蛇使劲扭动头部企图摆脱,被它咬上一口我肯定玩完呀!哪里敢放手,两只手死命的抓着它的脖子。

    争执了一会感觉自己渐渐没有力气了,我绝望的睁开眼睛,猛然看到主人家兄弟俩站在房门里。

    我恼火的大叫:“艹尼玛,你俩个是死人啊?快帮忙呀!”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