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避祸天都 修体练功
    “爷爷,你真厉害。”我高兴的抱起爷爷的胳膊摇晃,不曾想爷爷张嘴喷出一口鲜血来。

    刚刚还威风凛凛的怎么突然吐血了,我惊讶不已,“爷爷,你受伤了吗?”

    “嘘”爷爷虚弱的说道:“快扶我进去”

    当年爷爷独自面对那么多恶鬼也不过受了些皮外伤,今天看着胜得轻松却比上次伤的重了许多。

    我忐忑不安的扶着爷爷往家走,赵平安咚咚的跑过来,“乔面,爷爷果真这样厉害呀!”

    “瞎啊,你?快帮我扶爷爷呀!”心情不好我也说不出什么好话。

    赵平安倒也不生气,帮我把爷爷扶进屋去。开了灯我才发现,爷爷的脸色白得吓人。

    我疑惑不解的问:“爷爷,你很轻松就打败了他们、怎么会受伤呢?”

    爷爷靠在椅子上艰难的摆摆手,隔了一会才说道:“平安,去把你爸爸妈妈请来。”赵平安答应着跑出去。

    爷爷让我倒了半碗酒,他自己烧了一张符箓和着酒喝下去,这才算有了些精神。

    “行健,知道爷爷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去救你吗?”

    我摇了摇头,“你不是刚回来吗?”

    “不是,我一直躲在屋里,因为那个叫历东行的妖人法力太强了、正面对敌我打不过他;被他吸进嘴的是天罡烈火符,就算进了他的肚子都没能把他怎样、你就知道他有多厉害了。

    这还是我用歃血法激发了两倍功力发出的符箓呢,若是以平时功力符箓都不能近他的身。”

    “哦”我似乎明白了,“爷爷,那个歃血的法子是不是很伤身体?你就是因此吐血吧?”

    爷爷点了点头,“使用一次我的功力就得减半,但是没有别的办法,不如此咱们爷孙俩今天都活不了。”

    我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爷爷,都是我引来的麻烦,是吗?”

    “别这样说”爷爷爱惜的抚摸我的头,“自打抚养你那天起爷爷就做好了一切准备、包括死,再说妖人来主要是冲着那块牌子。”

    听爷爷说到死我的心忽悠一下,“爷爷,那块牌子到底是什么东西呀?我到底又是怎么回事啊?”

    “等你过了十八岁我自然会告诉你”

    唉又是十八岁,好像十八岁是我的人生分界线一样。

    “行健,以前我不教给你道术是怕那些东西会给你引来麻烦,现在看来我想错了,从今天起爷爷教你修炼道术。”

    我的心中升起几分喜悦,但是看着重伤的爷爷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这时门外响起脚步声,赵平安引着他爸爸妈妈走进来。

    “妈呀!”看到爷爷嘴角有血迹赵婶惊叫一声,“老天头,你咋吐血了?你到底是什么人?刚才那个乔老师又是怎么回事啊?”

    爷爷始终不报自己的真实姓名,她知道我叫天行健、便顺理成章的喊爷爷老天头。

    “妈,那个不是乔老师,”赵平安抢着答道:“是蛇精变的,我看到她把学校保安给活吞了。”

    爷爷摆摆手说道:“赵兄弟、赵婶,你们就别问了,知道的多了对你们没有好处。平安,乔老师的事你千万不能对任何人说。”

    “嗯,我知道了。”

    “赵兄弟,这几年感谢你们一家对我们爷孙俩的照顾。请你们来是想告诉你们,我和行健要离开这里了。”

    “啊?”我颇感意外,转念也便明白了,小时候爷爷带着我四处游走就是为了躲避这些妖族、鬼族。

    赵平安爸爸疑惑的问:“那些人还会来吗?报警不行吗?”

    “没有用,警察对付不了他们。”爷爷摇头道:“我和行健马上就走,有人问起你们就说什么都不知道。”

    没想到爷爷这么着急,立刻就要和奶油分开我还是挺舍不得的,但是我明白没有其他办法。

    赵平安也恋恋不舍的看着我,“乔面我会想你的。”

    “我也是,奶油。”眼睛不争气的湿润起来

    趁着夜色我和爷爷只带了些简单的必需品就离开了小县城,乘坐长途汽车来到市里。

    爷爷说小地方人少阳气不盛、挨近山区阴气又重,容易有鬼族、妖族,这次走远些去个人多的地方。

    于是乎,我和爷爷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来到个大城市——天都。

    没想到大城市的人更相信周易八卦、风水秘术这类东西,这是爷爷的特长啊!没费什么周折我们爷孙就安顿了下来。

    爷爷帮我找了学校读书、他则开了个小小的风水馆,没有三四年时间爷爷居然在三环外买了个小门市,里面住人、外间做生意

    爷爷说话算话,一旦在天都落了脚便开始教我修炼道术。

    道家修炼讲究精、气、神,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

    功法方面就很复杂了,主要有站功、坐功、卧功;练功之时要求指尖向前、掌心相对、舌抵上腭,意守涌泉穴。

    爷爷教我的却又有些不同,他要我主要修炼他本门的己止功。

    功法要领是:练己止念万缘了,万缘放下莫心焦,无心于事,无事于心,视听言动不相交。无天无地无日月,世事红尘不知晓。

    意守祖窍要似守非守,勿忘勿助。最后神意合一体,心入气中,气包神外,混沌交合。

    我初次习练后便觉得丹田温暖、周身舒适、呼吸顺畅,神清气爽、精神百倍。

    爷爷看着我含首而笑,“行健,你果然是修炼的天才啊,不修炼的话还真是浪费了材料。”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教我?”我纳闷的问道。

    “不是你爸爸有遗言嘛!再说我也是怕这些东西带给你灾祸不说这些了,你还记得小时候你撕碎大蛇的事情吗?”

    “当然记得,你不是说是你帮我嘛?”

    “我那样说是为了不让别人注意你,”爷爷捋着越来越白的胡须说:“你跟一般人不一样,你天生元力、修炼起来更是事半功倍。”

    “元力?”我颇为疑惑,“什么是元力?就是因为有元力,我才能撕碎大蛇的吗?”

    “当然,没有元力别说是你、就算是我也不能空手撕碎坚韧的蛇皮;你今天第一次练功就有这么强的气感,用不上三五年就能超过我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