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神奇缘分 诡异人生
    爷爷微笑着说道:“你今天第一次练功就有这么强的气感,用不上三五年就能超过我了!”

    我吃惊不已,“真的假的,难道就是因为我有元力的缘故吗?”

    “是的。不过行健,我教给你道术是为了以备不时之需,你学会之后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

    特别是元力、绝对不能使用,哪怕是你被人欺负也不能用,记住了吗?”

    爷爷的表情非常严肃,我缓缓点头,“我明白爷爷,除非是遇到鬼族、妖族,绝不使用道术和元力。”

    特么,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情况下能发出元力,想让我用都不会。

    爷爷不仅教我功法,还教我各种符箓和咒语,符箓和咒语一同使用才能发挥最大威力。

    当然了,学习使用符箓就得先从画符开始,这东西可是我最不喜欢的、因为画符太繁琐了。

    画符前先要净心——聚精会神,诚心诚意、清除杂念、思想专注,

    还要净身、净面、净手、漱口,并要预备好水果、米酒、香烛等祭物,当然笔墨、朱砂、黄纸更是必需品。

    爷爷先给我示范,先念清水咒、清纸咒、清笔咒才拿起笔蘸好墨,说道:“画符要收视反听、摄念存诚、心若太虚、内外贞白,元始即我我即元始,意到运笔一气成符;

    先画符头,再画主事神佛、接下来是符腹、符胆,最后是符脚。如果符中点画微有不同、不必拘泥,贵在一气呵成。”

    听着爷爷絮絮叨叨、看着那张乱七八糟的符我的头都大了,特么哪是符头、符胆、符脚啊?分不清呀!

    我忍不住说道:“爷爷,咱不学画符可以吗?”

    爷爷拿白眼珠瞪我,“不行,道家法术很多都得依靠符箓和咒语施为,不学画符修炼个屁?快画,你现在想不学都晚了,必须练会!”

    完了,我这是上了贼船了。一张最简单的驱鬼辟邪符我画了一整天,自己都不知道画了多少遍才弄出一张爷爷还算满意的。

    爷爷说道:“学习道术入门是关键、也比较苦,以后习惯就好了。行健,你可千万别小看画符,要知道符中乾坤大啊!

    天玄地黄、太虚六气、朝服灵精、神金虎文,当令我真、又令我神、分散形影、对山召灵,役使万精、坐亡立存、高游上清、北朝玉晨。

    学好了符箓可以上通神佛、下通幽冥,可以驱鬼魔、斩妖邪,那才是道术大成啊!”

    我当然知道爷爷是为我好,便咬牙坚持练习,时间长了也就分得清符胆符腹符脚什么的了。

    开始画到我手脚发麻、腰酸腿疼才勉强弄出一张合格的,一个月以后我就信手拈来了。

    而且这东西一法通万法通,弄明白一种符、其他的都是大同小异,很容易上手了。嘿嘿,爷爷说我是学道的天才。

    白天上学、晚上回家学习道术,我非常充实的过了几年;自打修炼道术后我的身体状况好了许多、不必天天烧符磕头了,但是隔三差五还得烧一烧拜一拜。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我已经十八岁、读高三了;都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我特么越变越磕碜!

    模样没什么变化只是放大了一圈,还是黑皮肤、小眼睛、两道浓眉、一双厚嘴唇。

    个子倒是不矮、一米八一,体重还是不成比例、才一百零八斤,乔面的绰号一直保留着。

    每当说起长相,爷爷就会说:“谁说我孙子难看了?我看挺好嘛!放到谁家都能辟邪!”

    您说他这是夸我呢吗?当我书念的少听不出来呗!真是的。我知道自己长的不帅气,但是自认耐看、你得耐心的看才行,嘿嘿

    对了,说绰号我才想起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赵平安一家也搬到了天都,更绝的是离着我家五十米开了个小超市。

    缘分这东西真是说不清楚,超市开业我都不知道是他家开的,那天上学班主任忽然领着赵平安走进来我都傻了。

    于是乎我俩又成了同学、同座,而且考入同一所高中、分在一个班

    那段时间我过得很快乐,以为美好时光可以继续下去。没想到高三开学不到一个月,我的诡异人生重新开始了

    那天上到第二堂课时我忽然心绪不宁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平白无故的就开始心浮气躁。勉强坐到下课,烦躁情绪搞得我都快发疯了。

    赵平安坐在我邻座,惊疑的问:“你怎么了乔面?是不是不舒服?”

    “我也不知道”要说不舒服身体各部位还都没有什么不良感觉,就是静不下心,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

    “我看你脸色很不好,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我默然摇头,不知道为什么爷爷的影像总出现在我脑海中,“不行我得回家看看。”我扔下一句话便跑了出去。

    学校离我家不近,我归心似箭只好破天荒的打车赶回去;车费二十八、我扔下五十就冲进了敞着的家门。

    一进门就看到爷爷坐在靠墙的沙发上,他的头发凌乱、花白的胡须上沾满了血迹。

    “爷爷,你这是怎么了?”我一个箭步就窜了过去。

    “你怎么回来了?”爷爷很虚弱,头靠在沙发上好像都挺立不起来。

    “我就感觉你要出事儿”话一出口泪水便跟下来,“谁打伤你的,我去给你报仇!”

    虽然我还没有跟人交过手,但是爷爷说我的功力已经超过了他,所以我很有底气。

    “不要”爷爷吃力的抬起手放到我的头顶,“行健,我只能保护你到今天了。”

    “爷爷,你不会有事儿的。”

    “听我说孩子,我得告诉你了其实我不是你爷爷”

    “啊?”我万分惊讶,“你说什么呢,你怎么会不是我爷爷?”

    爷爷勉强露出一丝微笑,“我叫白惊鸿、你叫天行健,我怎么会是你的爷爷呢我是敬重你的父亲母亲,才冒死抚养你保护你”

    我的天,这都是哪跟哪啊?我唯一的亲人突然说我跟他没有关系,我特么能不懵逼吗?我傻愣愣的看着爷爷,一句话说不出来。

    “相信我,我是不会骗你的。好孩子,千万不要想着为我报仇”爷爷指了指里面,“我床头里有个小盒子,你拿上它立刻离开这里;找个没有人认识你的地方,千万不能显露道术和元力。”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