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悲伤过度 人鬼不分
    我的心仿佛跟着爷爷去了、没着没落的,脑子里一片空白,眼睛里只有那辆白色的车。

    突然有人扯我的胳膊,“乔面!”

    与此同时刺耳的刹车声响起,一辆轿车停在我身前,车窗降下、一个男人恶狠狠的骂道:“找死啊,你?”

    特么,无缘无故的欺负人啊?那一刻,所有的痛苦、悲伤、委屈一下子迸发出来,“你特么有病啊?”我像狮子一样大吼。

    “小兔崽子,你找打啊?”男人隔着车窗骂道。

    我一下甩开拉我的人,冲上去一脚踹在车门上。那一刻我不知不觉的暴发了元力,这一脚把车门踹得凹进去一个大坑。

    我的怒火还没有发泄完,又是一脚踹过来,“来啊!来打我呀,你不打你特么就是孙子来啊?”

    开车的男人吃惊的看着凹进去一尺的车门,二话不说立刻一脚油门开走了。

    “别跑啊!你特么不是要打我吗?”我追着车子大叫。

    “乔面你怎么了?”有人拉我,“人家走远了乔面!”

    发泄了一番似乎好过了一点,我这才留意到拉我的人是赵平安。

    赵平安一脸惊讶的看着我,“乔面,你这是怎么了?”

    “没怎么我爷爷死了”泪水再次控制不住的流出来

    夕阳挂在远处的楼檐上、红彤彤的,我却感觉整个世界都是苍白无力,眼前是茫茫的人海车流、我和他们之间仿佛隔着一道透明的屏障,那些都属于另外一个世界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应该是赵平安把我弄回去的,后来

    不知道怎么我就和他喝起了酒,白酒、啤酒,吃的什么都忘了、也许什么都没吃。

    记忆中我在不停的说,说的什么都不知道也不记得,不停的喝酒不停的说不停的哭,再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次有记忆时我躺在沙发上,外面应该是白天了、有阳光照进来;身上没有一点力气、脑子昏沉沉的,耳中嗡嗡的响,似乎全身的器官只有眼睛还能用

    有人敲着玻璃门,我只看到他的嘴巴一张一合的,听不到说什么、也懒得理睬;我就那么躺着,不知不觉又睡着了

    再睁眼时外面黑了,黑天当然得睡觉、我就又睡了

    醒了、睡了,再醒、再睡昏昏沉沉的我自己都不知道经历了几次黑白。

    中间赵平安来过,一次两次我记不住了,只看到他嘴巴动也不知道说什么、还拿个木牌子给我看,看个球啊懒得理他。

    最后一次醒过来时脑子似乎清醒了一些,好像也能听到外面有车声了,感觉肚子里空得慌、看桌子上有水抓起来猛喝一通又躺下了。

    我自己都感觉奇怪,躺在这应该很长时间了、有印象的至少得有两天,我怎么不感觉饿呢?难道我不是人了?

    很有可能,我做过和珅、做过魏忠贤、做过颜良、文丑、关公,算起来死了六次、我特么还能是人吗?这事儿得问问爷爷

    忽然间想起来爷爷已经死了,这次我没有哭也没有流泪,只是心中淡淡的忧伤、惆怅还有失落。

    其实爷爷的道术挺厉害的,但是他只给人看相看风水,只有十年前那一次去帮人驱鬼。

    驱鬼、捉妖当然比看风水挣钱得多,他不做那些是怕显露本事那些年带着我东走西走是在躲避我爸爸是异界阴阳追魂使

    前后联想起来,打死我爸爸妈妈的仇人应该是鬼族或者妖族啊!对了!肯定是这么回事儿。

    给我下诅咒的人法力强大,肯定不会是人类,爷爷就是怕他找到我!可是,那个人是谁呢

    门忽然被推开了,赵平安走进来,“你醒了乔面,今天感觉怎么样?”

    靠!这小子手里拿着一只炸鸡腿,香气扑鼻啊!看得我直眼馋。

    “怎么还这样啊?你都在这躺三天三夜了,不吃不喝的你小子还是人吗哎!还听不到我说话呀?”

    等他走到跟前我忽然坐起来一把抢过鸡腿,靠!真特么香,鸡肉进了嘴饥饿感立刻传入大脑,“奶油,再弄几个、一个不够吃啊!”

    “哟呵,哈哈你小子终于清醒了!”赵平安笑着说:“这几天你跟傻子一样,跟你说话都不理我,可把我急坏了。”

    “别废话,快去再弄几个啊?啤酒我现在又渴又饿。”说话间一个鸡腿就进肚子了。

    “我看你也是可恶,害得我这几天吃不下睡不好的等着。”

    还吃不下?我心想看你比头几天还肥呢!

    不大工夫,赵平安就拎了一袋子鸡腿、鸡翅回来,还有四罐啤酒。

    老子三天没吃没喝了,这时候跟狼似的、也不跟他客气独自大吃大喝,不满的问:“怎么才四罐啤酒呀?”

    “少喝点吧你,”赵平安立刻拿走两罐,“你那天喝的太吓人了,一瓶半白酒、三十七个啤酒”

    “呃?”我似乎明白了什么,“靠!迷迷糊糊几天我还以为自己悲伤过度呢!原来你特么给我弄得酒精中毒了啊!”

    赵平安听了一愣,忽然一拍大腿,“我怎么忘了这事了?我也以为你悲伤过度呢!”

    “死奶油,你特么想害死我啊?”我气得把鸡骨头砸过去。

    赵平安一脸无辜,“大哥,是你一个劲的喊着要,我能不满足你吗?”

    “别说的那么下流好不好,嘿还特么满足我?”

    “好了好了,你没有事儿就好乔面,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啊?”

    一句话又勾起了我的悲伤感,不禁叹气道:“我也不知道爷爷走了,我怎么也得挣钱养活自己呀!”

    “你太小了吧?还没满十八周岁呢!”赵平安担忧的说:“让我说你还是继续上学,大学毕业也能找个好工作呀!现在能干什么?做苦力呀?”

    我白了他一眼,“上学,你养活我呀?”

    “我养就我养不起,乔面,你爷爷这些年应该能攒不少钱了。这年头,看次风水不得千八百的啊!”

    这事儿我还真不知道,我没问过、爷爷也不告诉我,这几天一直躺着也没顾上翻他的东西。

    “乔面,学校这两天出了件大事儿。”

    “学校能有什么大事儿?”

    “绝对是大事儿,”赵平安压低声音神秘的说道:“高三一班的初雪你记得不她跳楼自杀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