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蛇鼠一窝 究竟为何
    走出几步后我猛然想起自己见过那个人,是在特么!他不是六年前跟着蛇妖来抓我的妖人历东行嘛!

    他一直在天都吗?那天打死爷爷的是不是他?应该不是

    事隔六年认不出我正常,如果那天是他、这时看到我没有反应就不对了,奶奶的!天都到底有多少妖族人啊?

    回头看看历东行在一直往前走,我闪身进了路旁的草丛里,我要看看他来这里干什么。

    其实这里已经是山脚了,所以道路两侧都是茂密的草丛,我知道历东行法力深厚、小心翼翼的隐在草丛里前行不敢发出声响。

    历东行顺着路一直向前走,前方四五十米就是那辆轿车;这时那个等若曦的青年关了车灯,在车旁来回踱步张望。

    青年看到历东行也没有太在意,历东行却直奔他走过去。相距十多米了青年才觉得有些不对,停下脚步盯着历东行。

    “是宿从文吧?”历东行问道。

    “你是哪位?”青年不答反问,“我好像不认识你。”

    “呵呵,你认不认识我没有关系,”历东行原地转了一圈后重新面对宿从文,“和你商量个事,跟你借样东西。”

    “我都不认识你,”宿从文戒备的问:“跟我借什么东西?”

    “借你的魂魄用用”历东行突然跳近,抬手一掌拍过去。

    宿从文早有戒备立时涌身后跃,同时一道符箓飞出,“三界之内唯道独尊,斩妖缚邪、魔王束首、侍卫我轩,凶秽消散、道炁常存,急急如律令。去!”

    “雕虫小技!”历东行一掌走空顺势抓住符箓一撕两半。

    宿从文见状惊呼一声,挥手间又是一道符箓飞出,“玉清始青真符告盟,推迁二炁混一成真,五雷五雷急会黄宁,氤氲变化吼电迅霆,闻呼即至速发阳声,急急如律令。去!”

    符箓飞出后符纸之上竟然隐隐有电闪之光,且伴有轰隆隆的霹雷之声,直奔历东行飞去。

    我看了不由心中一动,爷爷跟我说过龙虎山天师道的天罡烈火符很厉害;

    而茅山上清、终南山灵宝两派却有一道五雷轰顶符挺厉害,和天罡烈火符具有相当的威力。

    看那道符的声势,宿从文所用的应该就是五雷轰顶符了、看来这小子的法力不错啊!

    但是我知道五雷轰顶符根本对付不了历东行,那次爷爷把天罡烈火符打进这个妖人嘴里、都没能把他怎么样。

    那道法符直奔历东行头顶飞去,这一次历东行不敢空手接了,右手一扬、一团绿光迎上去。

    那团绿光直接撞上五雷轰顶符,五雷轰顶符立刻化为一团火焰、瞬间就烧没了,而那团绿光却继续向宿从文飞去。

    宿从文急忙纵身跳起,绿光撞在轿车上发出一声大响,好一会才熄灭。

    “圣莲妖火!”宿从文吃惊的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呵呵,你是sb组合啊!”历东行嘲笑道:“能认识圣莲妖火却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宿从文既疑惑又惊惧,“可是我们跟你们妖族是有约定的?”

    哎哟!什么意思?阴阳世家跟妖族人有约定?阴阳世家不就是驱鬼捉妖的嘛!怎么的,变成蛇鼠一窝了!

    “狗屁约定!”历东行突然纵身跳起,像老鹰一样飞扑过去。

    普通的驱鬼符根本对历东行造不成威胁,而宿从文身上却只有一道五雷轰顶符;再说祭五雷轰顶符很耗费法力,他也没有足够的法力祭第二道符。

    宿从文见对方来得凶猛只得取出一柄桃木剑,左手结印推出、右手持剑挽了个剑花直直刺出。

    不料历东行的法力远胜于他,结印根本不起任何作用,一探手便抢过他的桃木剑、于空中飞起一脚踢得宿从文飞进路旁草丛之中。

    那时我有点小冲动、想从后面攻击他,但是爷爷说过这个历东行很厉害,我怕我和宿从文联手也打不过他、那岂不是把自己也搭进去了嘛!

    我不是胆小这是明哲保身,同情心我有、正义感我也有,但是首先得保证自己安全呀!若是连自己都搭进去了,那不是见义勇为而是彪。

    历东行随手折断了桃木剑后立刻追进草丛中,我等了一会却没有听到打斗的声音。

    “咦人呢?”忽然传来历东行纳闷的嘀咕声,“奶奶的,跑哪去了?”

    路旁灌木丛生、花草疯长,别说一个人、就算藏上十几个人也是很容易的事儿。历东行四处乱找,我离得不远连忙深藏住身子。

    心中也颇感纳闷,宿从文被踢进草丛后历东行几乎没有什么耽搁就跟了进去,前后连五秒钟都没有、宿从文能跑到哪去呢?

    历东行找了一会儿忽然站住了,一扬手什么东西飞上空中、随即爆出一团黄色火焰;那火焰很是奇怪,悬在空中却不下落。

    历东行随手指个方向,那团火便飞过去,犹如一盏天灯。奶奶的,这个妖人果然是厉害。

    有了火光照耀自然便于寻找,黄色火焰刚换了两个方向、历东行便指挥火焰向西侧跑去。

    不用问,肯定是找寻到宿从文的踪迹了。奶奶的,我要不要跟过去看看?

    理智告诉我不应该去,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本身就容易招惹妖鬼、更不应该蹚这趟浑水。

    但是人都有好奇心嘛!而且我也想如果有机会就杀了这个历东行,虽然爷爷不是死在他手、他也是我的仇人!

    思谋了一会儿,**和好奇心到底打败了理智,我悄悄的跟在后面。

    本来西北是下山的方向,历东行却向西南方兜圈子,这很让我纳闷、为什么宿从文不下山却往山里跑?

    跟出二百多米我忽然明白了,历东行已经发现了宿从文的具体所在、并且断了他的后路;不是宿从文想往山里去,他是无路可退、被逼无奈。

    再跟了一段路我忽然疑惑起来,按照法力来说历东行强过宿从文太多,如果他想杀死对方并不是难事;他为什么不痛快的解决掉宿从文,而是费了一番心思把他赶向山里?

    水有源树有根,历东行这么做必定有他的原因啊!可是原因是什么呢?

    从历东行弯弯曲曲的追赶路线能判断出、宿从文多次想改变方向下山,但是都被历东行先断了退路、只能逃向山里。

    越往前走夜色越黑、也越荒凉,应该已经过了游玩观赏区域,我猛然想起什么不由停下了脚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