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恩将仇报 校花献包
    只有才说道:“你帮我开路,明天我给你换辆新车。”说着递给他一张名片。

    司机大哥就着灯光看了惊讶得合不拢嘴,二话没说立刻上车往前开。

    这一路如同在浓雾中海上乘船一般,什么都看不到、不知道下一秒会是什么状况,简直比过山车还要刺激;特么,都快把老子颠散架了。

    这还是有出租车在前面开路呢!只有才聚精会神驾车也不说话,足足颠簸了一个来小时才算上了大路。

    只有才说由他送我回家,让出租车先走、无论车子有任何问题明天去找他就行。

    只有才问明我家住址,一直把我送到家门口,这才说道:“行健兄弟,大恩不言谢、等明天白天我再登门拜访。”

    我说:“不用了,我得上学家里没有别人,再说我也是凑巧没有想要回报。”

    只有才也不多说、取了张名片给我,说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找他;我随手揣进兜里,说声谢谢就进屋了。

    今天的事倒是没有什么危险,只不过妖人的法术很是令我惊奇,实在想不出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洗了把脸肚子忽然咕咕响起来,这才想起我还没吃晚饭呢!偏巧方便面没有了,看看快午夜了、赵平安家的超市怕是关了。

    这时房门响,赵平安推门进来,“哎哟乔面,你没死啊?”

    “滚蛋!你小子不能盼我点儿好啊?”我笑骂,“正好,你回家帮我弄两包面。”

    不愧是好哥们儿,赵平安二话不说立刻出门。过一会拎了个大袋子回来,什么辣条、火腿肠、牛肉干、花生米、啤酒摆了一桌。

    “你干什么去了,乔面?”他一边开啤酒一边问:“我还以为过三那伙人把你怎么着了呢!我来了四五趟都看不到人,打电话你又关机,把我急的呀就差去报警了。”

    见他一脸担忧我心中感激,“谢谢你奶油,我是有点别的事情,过三过五被我打得跪在地上唱征服。”

    “是吗?快说说怎么回事儿”

    我讲了经过赵平安差点没笑喷了,忽然转而问道:“乔面,你知道我为什么急着找你吗?”

    “怎么有事儿?”

    “我可听别班同学说了,高衙内发誓要把你赶出二十一中呢!”

    “哦这个孙子,我救过他也救过他妈,他妈他竟然恩将仇报?”我一边喝酒一边骂,“不怕!他说了又不算”

    等我和赵平安喝完酒已经过了半夜、他便睡在我家,我也是有点累了睡了个醉生梦死,早晨一睁眼都七点十五了。

    规定七点四十得进校,二十五分钟给我开个公交专线也来不及啊!我和赵平安脸都没顾上洗,急急忙忙出门拦了辆出租车。

    还好,赶到学校门口七点三十一分。昨天晚上灌了一肚子啤酒、根本没吃什么东西,这时肚子又不争气的叫起来。

    踩点儿来的学生还真是不少,学校门口的几个早点摊都是人满为患,我和赵平安便分头行动。

    包子铺前足有二十多人,那场面让人想起六十年代闹饥荒、为了个包子能把人脑袋打成狗脑袋,我嗓子都快喊哑了卖包子的大叔都不睬我。

    “众位同学请让一让”忽然响起一个甜甜的女声,那声音悦耳之极。

    我侧头看去,见说话的竟然是栀夏。她穿了身纯白色长裙,腰间系了条黄丝带,脸上挂着清纯的微笑。

    `哗`,刚刚还在为抢包子骂娘的男生们立刻闪开了一条胡同,仿佛栀大校花能跟他们在一个包子铺买包子是他们的莫大荣幸!

    这群势利眼!特么老子想加塞怎么就不行?一群特么骚包。

    栀夏款款走进去,“老板,麻烦你给我十个包子。”

    “各位同学让一让”忽然右侧又响起一个清脆的女声,嗓音非常干净如同天籁之音。

    我扭头看去,见方清怡出现在另一侧。她穿着牛仔裤、白汗衫,永远的那么英姿飒爽。

    是方大校花,那些骚包男生居然不要脸的再次让开一条胡同。

    方清怡旁若无人的走进去,“老板,给我十个包子!”

    咦!邪门了?方清怡可是富家的大小姐,怎么可能吃路边摊的包子呢?倒找钱请她吃她都不肯啊!

    虽然不知道栀夏的家庭背景,但是也从来没有见过她在这儿买早点呀?今天这是怎么了?

    那群骚包男生也都有同感,一时间三三两两的窃窃私语。

    栀夏很快拿了包子出来,她没往学校走却直奔我来了,“天行健,给你包子。”

    “呃?”把我造愣了,“你这是给我买的呀?”

    “当然了,不过我劝你还是少吃这些东西,不卫生。”

    那些骚包男生都惊奇的看过来,一双双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像刀子一般直刺我的胸膛。

    “行健,给你包子!”方清怡也拎着包子走过来,“够吗?不够我再帮你买。”

    “这小子是谁啊?栀大校花、方大校花都给他买包子?”

    “看他黑不溜秋的,也没看出哪地方出奇呀?”众人议论纷纷

    我去!什么情况这是?这不是送我包子,这是送我炸弹啊!我一下子成了众矢之的,男生们的公敌。

    可人家毕竟是好心,我只得伸双手接过来,机械似的点头,“谢谢、谢谢”

    “不用客气。”“小事儿。”栀夏和方清怡都侧脸看了对方一眼,转身走向校门。

    人生就是这样,有悲伤就有欢喜、有落魄就有辉煌,那是老天爷不经意间跟你开了个玩笑;不过今天这个玩笑太大了些,巨大的幸福感让人怀疑馅饼下面是陷阱

    我这边还没缓过神呢、手上忽然一轻,赵平安一边往嘴里塞包子一边问:“什么情况乔面二美争夫呀?”

    “滚!包子还塞不住你那吐不出象牙的嘴。”

    “嘿嘿,我是怕你左右为难要不,哥们儿受累帮你照顾一个?”

    “你最好都照顾喽,千万别跟哥们儿客气”

    我看到钱如初站在校门口,等栀夏走近了笑着凑上去说着什么。

    栀夏好像对他的话很反感,挥挥手打断他、并且板着面孔说了句什么,然后快步走进校门。

    剩下钱如初一个人表情尴尬,忽然向这边看过来,眼神冰冷而恶毒。

    “乔面,你可得小心点儿。”赵平安捅了捅我,“这家伙现在视你为眼中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