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阴差阳错 穿越秘境
    “别问了,我们不认识的。”我决定学习***好榜样,转身往回走,“快看看你的同伴吧!”

    “哎你别走啊!”敖凝轩在身后喊:“你救了我,我得感谢你呀你叫什么名字?”

    “实在想知道,你就叫我***叔叔吧!叫宋江也行!”刚走出十几步我猛然感觉到些许异样。

    脚下毫无征兆的亮了起来,能清楚的看到草叶、树枝甚至是指头大的石子,特么!什么情况啊?

    我惊讶四顾,发现不只是我的身前、而是整个树林都在变亮,不是月光也不是灯光而是天光。

    并且速度非常快,仿佛刚刚是乌云遮住了太阳、这时乌云裂开一道缝隙,阳光立刻照射下来。

    前一分钟四周还是一片寂静,瞬间就变成了鸟语花香、阳光明媚。不对吧?这时候应该还没有到午夜啊,怎么突然就变成中午了?

    身后的敖凝轩也发出惊呼,“这是怎么回事儿啊才刚刚晚上十点钟,太阳怎么出来了?”

    不管这些,先离开此地再说。我不愿意招惹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也不想和敖凝轩照面,便继续往树林外走。

    敖凝轩叫了几声我也没理她,不大功夫便出了树林咦?海王寺哪去了?

    树林外是大片的绿草地,放眼望去山坡连山岭,远处是一座平顶的高山。

    特么!难道这是愚公搬来的山吗?我没有记错方向啊!天界丘怎么变成平顶山了?这法术玩得比过家家还嗨呀!

    不对不对,这不是记没记错方向的问题,别说天都市内就算天都市周边百里之内也没有这么大的山啊!这是哪呀?

    茫然懵逼傻了此时此刻的感受。我下意识看了看太阳,“啊阿嚏!”

    不对!别的东西勉强可以用法术解释,但是能有偷天换日的法术吗?特么的,太阳又不是谁家后院的电灯泡,说换地方就换呀!

    看来这次恐怕真是穿越了,可是怎么穿的呀?我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默想了一会儿我再次走进树林

    找到敖凝轩时她正把一根淡红色、像麦穗样的东西喂给索尼吃,看到我她很惊讶,“你你不是乔乔”

    “荞麦面条你的同伴没事儿吧?”我看了看索尼。

    这小子二十多岁长得很健壮,眉毛浓重、鼻子和嘴唇的线条很硬朗;汗衫已经烂掉了,身上左一条右一道的都是划痕,有土狼妖抓的也有树枝划的。

    敖凝轩面色堪忧,“天涎香能治外伤,不知道能不能解玄阴掌的寒毒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救我?”

    “我救你没有啊?我只是睡不着出来遛弯,好像晚上吃多了。”我顺嘴胡说,“那个敖同学,我帮你扶他回去吧?”

    敖凝轩惊疑的看了我两眼低头去看索尼。

    红色麦穗已经被索尼吃了大半,这时推开敖凝轩的手,“剩下的给你吧你是什么人?怎么会法术?”

    他的精神状态好了许多,竟然自己站了起来,一双虎目上下打量我。

    “法术我不会呀?”也不知道我装的像不像,“我走进树林时看到一个人身上起火了,吓得我就往外跑。”

    “算了”敖凝轩和索尼对视一眼,说道:“你不愿意说就不说,我依然会感谢你,但是别拿我们当傻子好吗?”

    这句话可不好回答,我便岔开话题,“敖同学,我好像迷路了,你们能带我出去吗?”

    “好吧!我们出去再说”敖凝轩没忘了把一小段红麦穗放进嘴里。

    那应该就是天涎香吧!刚看到索尼时他神色委顿、身体虚弱,可是吃下天涎香后立刻变得跟没事儿人一样;太神奇了,怪不得他们不要命的抢。

    我随在他们身后走出树林,当看到树林外的地貌时、敖凝轩和索尼的神色跟我经历过的疑惑、惊讶一模一样?

    “这这是怎么回事?”索尼扭过头来看我。

    “我不知道能找到路我就回家睡觉了。”

    “我爸爸说天界丘有玄机,还果然是这样”敖凝轩说道:“我们是进入秘境了。”

    “秘境?”我疑惑的问:“什么是秘境?”

    “同一地域不同时空,或者同一时空不同地域。”

    懂了,到底还是特么穿越了,还穿越到一个没有人烟的鬼地方,上哪吃饭去呀?

    “敖同学,你家叔叔是做什么工作的?”我试探着问。

    敖凝轩扫了我一眼,“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先告诉我你是什么人?”

    美女还记仇呀?这么聊天可是没有朋友的,“我是你同学呀!高三(1)班的。”

    “我爸爸是高昌国际集团董事长敖东胜。”

    一还一报不肯吃亏,好、不问行了吧!哟哟,高昌国际董事长那可是天都数一数二的大公司呀!

    “哦厉害,标配富二代啊!”我伸手过去,“很高兴认识你,我是穷二代。”

    敖凝轩勉强跟我拉拉手,“谢谢你救了我们。”再否认就太没有意思了,我笑了笑算作回应。

    “主凝轩,”索尼及时更改了称呼,“我们怎么办?还能回去吗?”

    “理论上说能来就能回去,但是实际操作恐怕很困难;因为空间门不是固定的,来时在这里想回去就不一定了

    它会变换时间地点,我不能说回不去、又不敢说能回去”

    哎哟我去!说来说去就是目前回不去喽,那还说那么多废话干嘛?

    我不耐烦的打断她,“敖同学,关于空间门的论文还是等到你大四毕业时再写吧!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也不知道,你是穿过来的、我也不是买机票来的。”敖凝轩的话很有道理,而且是硬道理、硬得像冷馒头,噎得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索尼的问话令我们三个人面面相觑。

    过了好一会儿还是由我打破了沉默,“要我说咱们应该先找到人,打听一下这是哪里?什么朝代?”

    “说的简单,哪有人烟呀?这么大的山,上哪找去?”索尼有些沮丧还有些急躁,“东边北边还是南边?”

    “呶”我指了指远处草坡上的一条深色曲线,“我没猜错的话那里应该是条小路,有路当然有人。”

    敖凝轩看了看我,“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走?”

    “嘿嘿,我胆小,自己不敢!”这是实话,三个人总比一个人好一些,谁知道这是什么鬼地方。

    “你们快看”索尼忽然指向山下,“那边有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