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了解单言吗?
    “堇妍我错了,我收回刚才的话。你要是还不解气,你打我,多打几下,狠狠的打,只要你能解气。”

    “大叔,我们是夫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相信,你一定不会让我跟孩子有事的。所以,不要让我走好不好!”

    “傻丫头,我怎么舍得让你走,我舍不得啊!我只是害怕,今天发生的事情以后可能还会发生,我怕你受伤,我怕你因此会怨恨我,怪我,甚至远离我,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宁愿现在就放你走。”

    “你还说要我走!”安堇妍气的有打了他几下。

    “不说了不说了,以后再也不会说了,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让你离开我,就算你想走,我也不会让你走了,就算是拿绳子绑着也不放开你。”

    见怀里的人沉默着不说话,单言微微松开了她,低头看着安堇妍,柔声道“还在生我的气吗?”

    安堇妍吸了吸鼻子,别过头去不说话。单言见状,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柔声哄道“对不起,别生气了,医生不是说了吗,要保持愉悦的心情,生气对身体对孩子都不好。”

    收回视线,安堇妍看着单言,哼了一声。“看在孩子的份上,这一次就原谅你了,再有下次的话,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没有下次,不会再有下一次了。”单言握着安堇妍的手抵在胸口认真的说道,双眼深深的看着眼前的人。安堇妍的嘴角这才露出一丝笑意。

    看到了安堇妍嘴角的笑意,单言这才松了口气,将人轻轻的拥在了怀里,另一只手覆上安堇妍的小腹,这里,有他跟堇妍的孩子,他们的孩子。

    绿柳山庄

    书房内,单言背对着程前站在那里,周身散发着森森的寒意,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程前站在一旁,想了想后,开口道“既然已经查明了幕后的黑手,那我们是不是要……”

    “不用。”

    “不用?”程前有些不解的看着单言,既然已经差到了这次的幕后之人是远鹏建设在报复,而总裁竟然会说不,这的确是出乎了程前的意料,这一点都不像是总裁以往的作风。

    单言双眼看着远处,带着一副银丝边眼镜,镜片的反射挡住了深邃的眸子,神色不明令人无法看清。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意,嘲弄道“沈寒那边已经盯上了远鹏建设,除掉李家只是时间的问题,我相信要不了多久你就能看到结果,这个时候出手的话不如顺水推舟。”

    程前顿时就明白了,一脸轻松道“总裁的意思是我明白了,与其我们动手不如让别人代替我们动手,我们坐享其成,总之李家这次是躲不过去了。”

    单言冷笑一声,看着窗外的夜景。

    “那件事情进行的如何了。”

    “不久前传来了消息……”

    在俱乐部的包间内,沈寒优雅的翘着腿坐在沙发的一角,淡淡的品着手里的红酒,律尊坐在他对面光线较暗的地方,盯着手机,手指不时地滑动着。

    沈斌则坐在两人中间的位置,看着面前的一盘西洋棋研究了起来,半天也想不出招来,最后有些生气的将手里的棋子丢在了棋盘上,拿起一旁的酒杯就狂饮。

    “啧啧,那是酒不是水,你喝那么凶简直是在浪费,浪费可耻知道吗?”沈寒摇着头一脸鄙夷的说道。

    “得得得,就你会喝酒。话说我们今天是来做什么的?这都快一小时了,这其他人怎么还没有来?”

    律尊轻轻摇了一下头,说道“不知道,是单言打电话通知我来的。”

    “老单?我也是他通知的,这老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沈斌一脸疑惑的说道。

    “你们,对单言了解的如何?”

    沈斌说完,顿时收到了两股视线,沈斌跟律尊全都齐齐的看向他。

    “你们看着我做什么,我只是问问而已!”

    沈斌疑惑的看着沈寒,问道“大哥,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律尊放下了手机,看着沈寒道“当初是傅少祺介绍单言进来的,但其实在这之前,我们在生意上也是有过多次合作,对他这个人了解但也不算太深。自几年前,单言从国外回来,将摇摇欲坠的单氏企业一手提到今天的地位,的确是不容小觑。不过我更加感兴趣的是,在这之前,也就是单言回到单家之前的那段时间。”

    “什么意思?”沈斌一脸茫然的看着两人。

    沈寒则是轻轻一笑,仰首喝了一口红酒,“看来我们对他都很感兴趣,只是,希望他不会成为我们的敌人。”

    “你们在说什么?老单会成为我们的敌人吗?”沈斌疑惑的看着两人。这时候包厢的门被推开了,进来的人正是单言。

    沈斌开始了抱怨“老单,你把我们叫过来,自己却现在才来,有些过分哦。”

    “抱歉,路上遇到些事情耽误了。”

    “还有其他人吗?”律尊放下酒杯问道。

    “没有,我就通知了你们几个,这次喊你们过来的原因呢,是因为昨天,我受到了某些势力的袭击。经过了查证,对方是本地的帮派,而主谋是远鹏建设的李年。因为怀疑我在背后陷害远鹏,所以才想要报复。”

    “什么!这个李年竟然还敢这么做,你没受什么伤吧。”沈斌有些惊讶的说道,因为远鹏背后的事他是知情的,虽然的确是老单是参与了,不过他只是提供了一些东西而已,真正动手的人是他大哥。

    “我没事,只不过当时堇妍还有我奶奶都在车上,她们受到了一些惊吓,这才是万幸。”

    沈斌点了点头,“这还真万幸,那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我不管你们沈家想要做什么,远鹏建设的事情有需要我也会尽力,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能让李年活,我要让远鹏建设永远消失。”

    “这一点你大可放心,就算没有你的这件事情,远鹏建设也不会继续存在下去。”一直没开口的沈寒放下了手里的酒杯说道,目光落在了单言的身上。

    “不过,又一件事情我倒是很好奇,所以想问问你,希望能得到一个答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豪门诱婚:独宠小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