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手术
    短暂的发愣之后,安堇妍立即起身拿着手机就追了过去,一边给医院打电话。离这最近的医院就是安均昊所在的医院。打了电话后,凌云让安堇妍照顾孩子,他来开车!很快就到了医院,医院这边早已经准备好了,凌云的车子一到,早已经等候在那里的医护人员赶紧将单宇翻过来抬到了担架上,推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外,安堇妍双手紧握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双眼紧紧的盯着手术的大门看,就像魔怔了一样。

    “你这么盯着也不是办法,过来坐着等吧!”凌云看着她一直站在那里不说话也不吭声,便走了过去。

    安堇妍摇了摇头,“我坐不下!”

    “刚才的那个医生是你哥?”凌云问道,刚才来的时候,安堇妍就喊的那个医生二哥。

    “是,他是我二哥!”

    “放心吧,有你二哥在,一定不会让你儿子出事的!”

    安堇妍看着眼前的男人,眼神里有了一丝丝清明,这才注意到他手臂卷起的袖子,手肘处的皮被擦破了,渗着密密麻麻的血珠子。

    “你受伤了!”安堇妍看着他的手上的地方说道。

    “没关系,一点小伤而已!”

    “那也要清理一下才行,伤口沙子进肉里就不好了,今天真的是要谢谢你了!谢谢!”

    “我也是正巧看到你开车出去,所以就跟了过去,幸亏是跟了过来,否则你一个人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你快去把伤口处理一下吧!免得将来留疤!”安堇妍故意说到他的伤口上,因为她知道他今天来找她是为了什么事情。

    “好!那我先过去了。”凌云知道她不想提这件事情,于是也就没在说什么就离开了这里。

    凌云离开没多久,接到消息的林落落就急忙忙的赶了过来。

    “堇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宇儿呢!”

    林落落赶了过来,一只忍着没哭的安堇妍终于崩不住了,顿时泪流满面紧紧的抱着林落落。

    “落落,怎么办!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都是我害的宇儿受罪了!”

    “没事的没事的,宇儿一定会没事的!”

    “落落,如果宇儿有个万一,我要怎么跟奶奶交代,跟大叔交代!”

    “堇妍,你听我说,宇儿一定不会有事的!安二哥在里面,一定会医好宇儿的!我们要相信宇儿,相信安二哥!”

    安堇妍吸了吸鼻子,强忍着泪水点了点头,“嗯!”

    清理好伤口后,凌云打算过来看看,但没走几步,手机就响了,拿出来一看是南宫璃打来的。

    “喂!”

    “云,你在哪儿!你不是答应中午陪我吃饭的吗?怎么还没有来!”

    “不好意思,我忘了!”

    “云,你怎么能忘了呢!你明明是答应过的!”

    “好了是我的错,我这就回去陪你吃饭好吗?”

    “好,那我等你回来!”

    挂了电话后,凌云眉头轻蹙想了想后转身离开了医院。

    为了不让老夫人担心,安堇妍并没有将这件事情高速老夫人,警方已经介入调查,事实清楚明了,很快就能结案。

    凌云离开了医院之后就去了警局,找到了负责这件案子的警官,主动交到了一些事情,警方在现场找到的证据跟凌云所说的全都温和,而且当行抓获的男人也亲口承认了犯罪事实,虽然还没有宣判,但是凌云的杀人行为已经认定为了自我防护,不受牵连。

    手术室里,安均昊认真的做着手术,此刻躺在手术台上的是他的亲人,更是一个孩子,所以,他一定要救他!

    “擦汗!”

    “手术钳!”

    “安医生,病人出现心颤了!”护士急声道。

    “安均昊愣了一秒,随即道“准备除颤!”

    手术室里正在争分夺秒,手术室外分秒难熬,安堇妍一直紧抓着林落落的手,双眸死死的盯着手术室的大门。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安堇妍的心一点一点的被煎熬着。终于手术室的灯灭了,安堇妍立即松开林落落的手起身跑了过去。

    很快,门开了,安均昊有些疲惫的走了过来。面对着安堇妍缓缓摘下了口罩。安堇妍死死的盯着安均昊,问道“怎么样了!”

    安均昊看着安堇妍不做声,许久忽然笑了起来,一把搂住了安堇妍。短暂灯愣怔之后,安堇妍的眼泪夺眶而出,双手紧紧抱着安均昊。

    “没事了,已经没事了!”

    “二哥!谢谢你!二哥!”

    看着紧紧相拥的兄妹两人,得知单宇已经没事了,林落落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落地了。

    加护病房里,安堇妍看着昏迷在床上的单宇,心疼的不得了,才好的眼泪又要掉下来的趋势。

    “宇儿……”安堇妍轻声喊着单宇的名字,伸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颊。

    “总裁!”

    这时候,程前已经从度假村回来了,也得知了单宇被绑架出事的事情。

    安堇妍的表情瞬间阴沉了下来,回头看着程前,程前也被安安堇妍的表情给吓到了,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如此冷酷充满戾气的样子。

    “度假村收回来了吗?”

    “已经收回来了,虽然在过程中遭到了一些阻力,但是全都解决了。”

    “你办事我一向放心。”

    “那接下来要怎么做!”

    “那个人差点害死了我的宇儿,我不会就这么放过他的!我要让他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这一辈子都别想离开那座牢房!”

    “我明白了,这件事情我会亲自处理,那,远洋集团那边怎么处理!”这一次的事情竟然扯到了凌云的身上,本来就不想跟远洋集团有什么牵扯,偏偏凌云又是远洋集团的负责人。

    “远洋集团那边我来处理,你先着手眼前的这件事情吧。”

    程前点了点头,“我明白了。”说完,目光看向了床上的单宇,叹声道“没事就好!”

    收回视线,安堇妍看着单宇道,“是不是觉得我不是一个好母亲,这三年来没有好好的照顾过他,甚至都没有保护好他。”

    “总裁你也别自责了,老宅那边我会加派人手的,这件事情也是一个教训,决不允许再有下一次的发生,老夫人那边已经打电话给刘妈了,让她照顾好老夫人,就说小少爷没事,一切安好不用担心。”

    “嗯,你办事我放心,这三年来也多亏了有你,否则我一个人真的不知道怎么去管理这偌大的单氏企业。”

    “总裁不必说这种话,这都是我应该要做的。”程前有些愧疚的说道。

    “那我就先回去了。”

    安堇妍点头道“嗯,回去吧,幸苦了!”

    程前不在说什么,转身离去,在关门的时候停了一下,看了眼母子俩后无奈的收回了视线将门关上离开。

    很多事情他也是无能为力!

    下班之前,安均昊来到了加护病房,看到安堇妍坐在床边守着单宇。

    “别担心了,手术很成功,等麻醉的药效过去就会醒来的。”

    “我知道,但是我就是想守在他身边。二哥,这一次我真的是吓坏了,如果宇儿有个好歹,我也不活了。”

    安均昊轻轻的拍了拍安堇妍的肩膀,他知道他这个妹妹身上背负着很大的压力,也知道这三年来她是如何度过的。从前她只是一个活泼可爱,被大家呵护的小妹,现在已经变成了可以独当一面,在商场上运筹帷幄的女强人了,如此巨大的转变,他知道她有多么不容易,所以,他心疼她!

    早知道会有今天这种境地,当初说什么也不会让她嫁给单言,那她也就不会像现在这么难过了。

    “最近,我听到一个传闻,虽然知道有些不可能,但是我还是想问问,你知道这件事吗?”

    “二哥,你想问什么?”安堇妍回头疑惑的看着他。

    “有八卦杂志说有一个人的长相跟单言几乎一摸一样,你知道这个新闻吗?之前你们送宇儿来的时候,我也看到了那个人,跟单言真的很像,就像是一个人似的…”

    “二哥,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了!”安堇妍打断了安均昊的话,“我没有糊涂,还分得清他不是大叔!你放心,我没有误会什么,更不会把他当成是大叔!”

    “堇妍,我知道你过的很累,单言死后,你整个人都变了,变的很坚强,可是,这不是我想看到的你。”

    “二哥,我知道你关心我,我觉得我现在这样子很好,真的!人总是要长大的,总不能一辈子都是个孩子!”

    “二哥只想告诉你,不管你变成怎样的人,我们都是一家人,你永远都是我跟大哥疼爱的妹妹,爸妈最爱的女儿,累了的时候我们都可以让你依靠,不要什么事情都一个人扛着!”

    “我想我上辈子一定是做了许多好事,这辈子才会跟你们成为一家人。”

    “傻丫头!”

    “二哥,你回去吧,累了一天了。”

    “我没事,倒是你,别太累了!”

    “我知道!你回去吧。”

    “那好,我就先回去了!”

    安堇妍点着头道“嗯,回去吧!”

    看了眼床上的单宇,安均昊转身离开了。回到了安家,吃饭的时候,安均昊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均昊,你怎么了!从刚才到现在都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有什么心事啊,还是工作上遇到了什么麻烦!”

    安父看到儿子这个样子关切的问道,老二的性格跟老大不同,老大性子比较烈,老二性子温和,有什么事情都喜欢藏在心里。

    纠结了一会儿,安均昊放下了手里的碗筷,看着安父安母,“爸妈,有件事情没有告诉你们。”

    “什么事情啊!”安母问道,夫妻俩同时看着安均昊。

    “就是,宇儿住院了!”

    “住院了!”安母惊愕道“好好的怎么住院了!生病了吗”

    “不是,是,受伤了!”

    “受伤了!伤哪儿了?严不严重啊!好好的怎么会受伤的?”安母一连问出几个问题,脸上尽是担忧。

    “妈,你别急!”

    “我怎么不急啊!受伤住院了,我还能不急吗?不行,我得去医院去看看!”

    说着,安母起身就要去换衣服,安均昊立即拦住了她。

    “妈,你别着急啊,现在已经没事了!”

    安父也忍不住说道“你这孩子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说一半留一半的,宇儿到底怎么受伤的!”

    “是被人绑架了!”

    “绑架!”夫妻俩同时惊呼出声!

    “背后被钢筋戳伤了,好在手术很成功,现在天都黑了,你们明天再去吧。”

    “均昊说的也对,明天我们跟均昊一起去医院吧。”

    安母点了点头,“那好吧!哎,真是苦了孩子跟堇妍了。”

    “吃吧!”安父往安母碗里夹了菜,但是安母心里担心着宇儿,已经没有胃口吃了。

    “不吃了,你们吃吧!”说完了,安母就起身去了房间,剩下父子俩在这儿大眼瞪小眼的。

    第二天一早,夫妻两就起来了,跟着安均昊一起去了医院。

    “我可怜的宇儿啊!”一进病房,安母就红了眼眶,忍不住泪水往下掉。

    “妈,宇儿已经没事了!您别难过了!”

    “我怎么能不难过,我的宇儿还这么小,就要受这份罪!那些人怎么那么坏,连一个小孩子都不放过,一定不能放过这些坏人!”

    “外婆,宇儿不疼!”看到疼爱自己的外婆如此难过,懂事的单宇这样说着。

    闻言,安母做到了床边,伸手轻握着单宇的手,满是心疼的说道“宇儿真勇敢!”

    “爸妈,你们都知道了!”

    安父叹了口气,看着这个女儿,“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能瞒着我跟你妈呢?你工作那么忙,还要亲自照顾宇儿,身体怎么吃的消!”

    “我只是不想让你们担心!”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好在宇儿没什么事情,这几天我跟你妈会照顾宇儿的。”

    安堇妍愧疚的说道“那真的是太幸苦爸妈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豪门诱婚:独宠小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