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反击
    警察局内的审讯室里,一男一女两位警察正坐在那里,对面坐着的是南宫璃,审讯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小时,这半小时内,南宫璃什么也没说。

    年轻的男警员有些忍不住性子道“南宫璃,你以为你不说这件事情就跟你没关系吗?现在你最好是老实交代,争取宽大处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知道吗。”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们要我说什么。”

    “三年前的意外真的跟你没有关系吗?”

    “我都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在我律师没来之前,我什么都不会说的。”南宫璃冷冷的说道,她知道在她离开家的时候,家里的女佣一定会给她妈妈打电话,一定会派律师来。

    里面双方都在僵持,外面的人也在继续,这时,关上的房门轻轻的发出了声响,中年男子回头一看,发现进来一个人,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怎么样,有进展吗?”

    “什么都不说有个屁进展。你怎么过来了。”

    安钧彦伸手搭在了男人的肩膀上笑道,“想来看看你这个老战友了呗。”

    “少来!”男人很不客气的将安钧彦的手拿了下去,“我还不了解你吗?无事不登三宝殿,为了你妹妹的事吧。”

    “不愧是刑对!果然什么都瞒不过您的法眼。”安钧彦笑嘻嘻的伸手揽住了对方的肩膀。

    刑侦白了他一眼,“得得得,你也看到了现在的情况,二十四小时内找不到线索证据证明她跟你妹夫的死有关,我们就得放人了。老头子对我施压,要我快点放人。”

    “能让我进去跟她谈一谈吗?”

    “你?”

    “刑队,这不合规定吧!”一旁新来不久年轻的女警员说道。

    安钧彦将视线落在了这位女警员身上,上下打量着,然后问道。“新来的?”

    “才来一个月!”女警员认真的回答道。

    “知道我是谁吗?”

    女警员摇了摇头,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能进来这里的,应该也不是什么一般人吧,她刚才是不是多嘴了,此刻,薛蓉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行了行了,你吓唬人一小姑娘干嘛?”刑侦有些看不过去出口说道。

    “老战友,你就当帮我个忙,我进去说几分钟就出来,你就我没来,就当看不到行不行。”

    刑侦看了他一眼,然后就对薛绒说道,“你刚才有听到什么看到什么吗?”

    薛绒这姑娘还是机灵的,立即摇头道,“我什么都没看到,也都什么都没听到。”

    “是吗?那我刚才怎么好像看到有只苍蝇在我面前飞来飞去的,还嗡嗡嗡的叫个不停,吵死了。”

    说着,刑侦还伸出手在面前舞了舞,然后继续看着审讯室里的情况。

    “老战友,够意思!”安钧彦朝着刑侦竖起了大拇指,转身要走的时候看了女警员一眼,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让里面的人出来吧。”刑侦说道。

    “是!”薛绒立即按下了对话按钮。“刑队让你们先出来。”

    两人对视了一眼后,收起了桌子上的记录文件,起身离开了审讯室。

    没过一会儿,安钧彦就走了进去。

    南宫璃看着眼前的男人,眼神中露出了几分疑惑。

    安钧彦在她面前坐下,看了看四周,说道“知道我是谁吗?”

    “你?”南宫璃看着眼前的男人,眉头轻蹙,“你是安堇妍的哥哥,我见过你的。”

    “是吗?既然知道我是谁,那你也应该知道我来这里目的了,三年前的事情是不是你跟南宫家族在背后策划的!”

    “我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据我所知,你只是一个武警吧,好像没有权利过问这件事情吧。”

    闻言,安钧彦笑出了声,“别紧张,我又不是那些警察,我就是好奇而已。”

    南宫璃冷笑道“不管你们使出什么花招都没有用的,很快我的律师就到了,到时候我就会离开这个鬼地方。”

    安钧彦耸了耸肩,“行,你现在不说,到时候哭着想说的时候,就没有人肯听了。”

    “你用不着吓唬我,我南宫璃长这么大也不是吃素的。”

    “你真以为你跟你身后的南宫家族做的那些事情不会被翻出来?这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也没有永远的秘密。到时候你就知道什么叫做后悔了。”

    南宫璃冷哼一声,将视线转向了身后的墙壁,做了一个无奈的耸肩动作,墙壁背后的人也是笑了笑,仿佛早已经知道会是这种结果。

    这时候,门被打开,有警员进来报告,“刑队,南宫璃的律师来了。”

    “来的还挺快!”

    说完,刑侦就出去了,薛蓉也跟着出去了。两人来到审讯室门口,正巧遇到了对方的律师。

    不等刑侦开口,那律师就率先开口了。“如果你们没有足够的证据我的当事人有犯罪,那么我将会带走我的当事人。”

    刑侦冷笑道“虽然我们没有证据证明你的当事人跟谋杀案有关,但是我可以以怀疑你的当事人跟谋杀案有关来拘留你当事人二十四小时,在这二十四小时之内,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南宫璃的律师无话可反驳,只能干瞪着眼看着刑侦,样子十分的搞笑。

    门被打开,安钧彦走了出来,随后另外两名干警走了进去,律师也跟着进去了。

    “没想到这个南宫璃还真是嘴硬,死活都不肯多说一个字。”

    “还有半天的时间,如果你们没有其他的证据来证明她的嫌疑,那我也只能放人了。”

    安钧彦反问道“难道抓人查案不是你们警察该做的事情吗?”

    “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年,要查起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们那边,也多努力点吧,没有证据最后我们也只能放人了。”

    安钧彦点了点头,“如果真是这样,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说着就抬起手在刑侦的胳膊上拍了两下,“辛苦了。”

    说完了这一句后,安钧彦就转身大步离开了。

    南宫家族开始了反击,清除了所有有关南宫家族以及南宫璃跟三年前的那成事故的报道新闻,就连网络论坛上都找不到相关的话题帖子了。

    尽管南宫家族已经在最快的时间内做出了举措,但是由于安堇妍出手的时间让所有人都防不胜防,等到南宫家族意识到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所以即便是现在已经将有关的新闻给清除了,减少了热度再升级,效果却也是微乎其微,徒劳无功。

    欧阳明珠坐在家里看着报纸,面露担忧,她知道这件事情一定是安堇妍做的,只是这么突然的事情,事先她竟然都没有跟她说一声就去做了。

    南宫家族好歹也是名门望族,几代经营,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动摇的了的。以南宫家族的势力肯定已经查出来是安堇妍在背后策划,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她跟单氏企业。可是,如果真如报纸上所说的,三年前的意外跟南宫家族有关,她就是拼了这条命,赌上单氏企业的未来,也绝不让南宫家族好过。

    放下报纸,她坐到了电话机那边,拿起了话筒播下了一串陌生的号码。

    “喂,请问找谁!”电话那头传来了声音。

    “我找沈君。”

    “请问您是?”

    “就告诉她说我是欧阳明珠。”

    “好的请您稍等。”

    电话没了声音,但是还是在通话中,欧阳明珠坐在那里拿着听筒,没想到她很久很久都没有用了,没想到竟然还有在用上的一天。

    “喂,是欧阳奶奶吗?”

    听到那边传来的声音,欧阳明珠收起了思绪,“没错,是我。”

    “欧阳奶奶,没想到您还会给我打电话,这些年来您过的好吗?”电话那头的沈君显得和很开心,没想到这么多年来,当初在孤儿院遇见的老奶奶竟然会打电话给她。

    “奶奶过的很好,这么多年来都没有给你打电话,而第一次打电话给你就是要你帮忙的。”

    电话那头的沈君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有些担忧的问道“怎么了奶奶,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姑娘,我知道这样贸然打扰你有些不对,但是请你务必帮我个忙。”

    “奶奶您别这么说,当初在孤儿院的时候,您就特别喜欢我,也一直都很照顾我,虽然后来我离开了孤儿院,可是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您,不管是什么事情,如果我能帮的上忙的话,我一定帮!”

    “那奶奶我就谢谢你了,不管这件事情能不能成,奶奶都要谢谢你。”

    “奶奶,您就别这么客气,还是先说说是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

    “我知道你们沈家的势力,所有这一次的事情也许只有你们沈家能帮忙了。关于南宫家族的新闻你想必应该也知道了吧,没错,是我们做的。我知道比起南宫家族,我们想要彻底上赢还是有些艰难的。奶奶也不会强人所难,就当是看在沈家兄弟俩跟我孙子的关系上,在必要的时候,阻止一下南宫家族。”

    “奶奶,您的意思我明白了,单大哥也是我的朋友,跟沈寒沈斌他们又是好兄弟,这件事情我不会坐视不理的。您放心,我不会大张旗鼓的帮您对付南宫家族,我会帮您好好盯着南宫家族,不会让他们有什么小动作的。”

    “既然你都明白奶奶的目的了,那奶奶就拜托你了。”

    “奶奶您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帮您办好!好,有事在联系。”

    沈君说完刚把电话挂上,身后就传来了沈寒的声音,“是谁打来的?”

    “是欧阳奶奶。”

    “单老夫人,她怎么打电话来了?”沈寒疑惑的看着她。

    “其实一直以来有一件事情我一直都没有跟你们提起过,就是在来单家之前,我在孤儿院生活的那段时间,遇到了一个很好很好的老奶奶,她就是单老夫人。有一次我回去孤儿院的时候,又看到她在跟那些孩子们玩。孤儿院里的孩子每一个都很喜欢她,离开时,我留给了她沈家的号码,,希望她能打给我。但是除了八岁生日的那一次后,这么多年来她一直都没有跟我联系,但是我们都知道彼此的存在,偶尔我去孤儿院的时候,也会听到孤儿院的员工说起老夫人,她还是会经常的去那里陪孩子们玩。”

    说完,沈君看着沈寒深吸了口气,继续说道“这是她第二次打电话给我,是来请我帮忙的!”

    “是因为南宫家族?”

    “嗯,关于三年前的意外,我也是心存疑惑的,这一次,安堇妍将事情闹大,也是打了个对方措手不及,奶奶是担心南宫家族会在背后使用手段,毕竟比起一个经营几代人的家族企业,一个孤儿寡母的企业就显得势单力薄了许多。”

    “她是想请我们帮忙对付南宫家族。”

    “也不是要我们出手对付南宫家族,就是想请我们在暗地里盯着南宫家族,阻止他们的小动作。”

    “所以你答应了?”沈寒挑眉问道。

    “如果是你,你会拒绝吗?单言怎么说也是你们一起玩过的兄弟,他的事情你难道真的一点也不想知道?”

    “我若真是什么都不帮的话,这三年来想要对付单氏企业的人该有多少,可若是保护的太好,安堇妍又如何抵挡一面,她需要磨练,就跟静怡一样。”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也不会放任这件事情不管了?”

    “如果我答应你这件事情,那你是不是也该答应我一件事情,算是对我的回报,这样才显得公平。”

    沈君疑惑的看着他,“什么事情?”

    沈寒看着沈君,往前走进了几步,深邃的双眸紧紧的盯着眼前的人,“我们,生个孩子吧。”

    沈君顿时就愣住了,看着沈寒的眼神带着一丝疑惑跟茫然。他说,他们要生个孩子!他说道是真的吗?

    “我还有事先走了。”没有等沈君的回答,沈寒已经离开了。看着沈寒离去的身影,沈君的心里下了一个决定。

    别墅的大门被打开,听到声响的单言走到窗户前一看,却看到了程前走了进来。

    安堇妍似乎早已经知道程前会来,在看到他的身影出现在别墅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像是松了口去,如释重负般。

    “程大哥,你终于来了,事情办的如何了。”

    “少夫人放心,我回来证明事情已经办好了。”

    “你们在说什么?”单言疑惑的看着两人,完全听不懂在两人在说什么!

    “少夫人,你已经都告诉他了吗?”程前看着面前的单言说道。

    “不然他为什么会在这儿。”

    “程前点了点头,看着眼前的人,“老大,你还活着真好!”

    就在这时候,安堇妍的手机响了,拿出手机一看,发现是安钧彦打来了。

    “大哥。”

    “你现在在哪儿?”

    安堇妍疑惑的看了一眼面前的两人,“怎么了?”

    “刚刚得到情报,南宫家族在江湖上请了杀手要来对付你们,你们现在在哪儿!”

    “什么!大哥,快去单家老宅!”

    “发生什么事情了?”单言疑惑的问道,程前也一脸不解的看着她。

    安堇妍二话不说赶紧拉着单言往外跑,“快回去,我大哥说,南宫家族请了杀手来对付我们,现在我大哥正赶去老宅。”

    “什么!可恶!”程前立即加大了步伐,两人下了楼,上了车,单言开着车载着安堇妍,程前开着一辆车,两人朝着老宅那边赶去,路上,程前打了一个电话。

    “赶快派人去单家老宅,带上家伙!”

    对方一听事态紧急,赶紧挂了电话。

    几人朝着单家老宅赶去,到了半路上,安堇妍忽然发现了后方有辆车子自出了别墅后就一直跟着他们。

    “后面有辆车在跟踪我们。”

    安堇妍赶紧拿出手机给后面的程前打了电话,“后面有车在跟踪我们。”

    “放心吧,少夫人,不会有事的!”程前早已经发现了不对,正想办法如何甩掉对方,没想到南宫家族的行动这么快,杀手竟然已经跟踪上了他们。

    两人都加大了油门,一路疾驰,后面跟着车子也加大油门,似乎也知道了已经暴露事实,索性也不再伪装跟踪,而是打算开始动手了。

    “做好了!”凌云对着安堇妍喊道,脚下用力将油门踩到了底然后,就在双方追逐的时候,前方的分岔口忽然窜出一辆车子来,凌云下意识的猛打方向盘,避开了那辆车的撞击。然而车子却失去了控制,在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中,汽车翻了起来,跌落在地上后又滚了两圈,最后才停了下来。

    目睹前方事故的程前立即红了眼,开着车子猛的一踩油门朝着那辆车冲了过去,然后瞬间打开车门跳下了车,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后,车子撞了上去,车上的人被撞的飞了出来。

    在地上滚了几圈后的程前立即爬了起来,拿出了藏在怀里的枪,开始朝着单言的车子走过去。

    安堇妍已经昏了过去,额头破了,血染红了半边身子,因为身上的安全带她没有被冲出去,但是强大的冲击力,让她的肋骨收到了损,嘴里有血吐出来,应该是伤到了内脏。

    程前想要将两人拉出来,但是后面的那辆车的人已经下来了,其中一人拿出了枪。程前摇了摇驾驶座上的单言。

    “老大,老大你醒醒!”

    在程前摇晃下,单言有了动静。

    砰的一声,子弹击中了车门,程前怕两人会再次遭受枪击,赶紧带着枪跑到了另一边向他们射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豪门诱婚:独宠小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