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尘埃落定?
    两天时间不到,南宫家族就已经有两个人被警方带走,尽管南宫家族想要隐瞒消息,但是媒体早已经得知了小时,跟着警方一起出现,有的甚至是现场直播。时间扩大,南宫家族想补救已经来不及了,如此情况让业内许多人士已经开始感慨,屹立几十年风雨不倒的南宫家族,如今怕是熬不住了。

    警局内,律师看着手腕上的表,抬头对面前的刑侦说道“刑队长,再过半小时,你就要无条件释放我的当事人。”

    刑侦看了一眼面前的律师,双臂环在胸前,手指在一下一下的敲打着自己的手臂,眉头轻蹙。

    “大律师不用着急,等时间到了,我们自然会放人。”

    刑侦脸色看着很淡定的,但是内心却十分的着急,还有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南宫璃就要被放出去,事情到现在还没有一点进展。

    “刑队!”

    有人突然冲了进来,朝着刑队大声喊道,脸色看起来有些紧张。

    “见鬼啦!大叫什么!”刑队白了一眼冲进来的人,“什么情况?”

    来人缓了口气说道,“有新证据了!”

    闻言,刑侦立即放下双手朝着门外走去“怎么不早说。”

    “新证据在哪儿?”离开了审讯室,刑侦对着自己的一群下属问道。

    其中一个年轻的警队技术员举起手说道“刑队,你过来看一下。”刑侦赶紧跑到那名技术员前。“什么情况?”

    技术员指着电脑说道“刑队你看,刚才有人传来了一份邮件,里面的内容是关于三年前南宫璃涉嫌制造那场意外的证据,这里还有相片。”

    技术员将所有的内容开始展现给刑侦看,刑侦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很好!这些证据足以证明南宫璃买凶杀人的犯罪事实。对了,查到是什么人做的吗?”

    技术员摇了摇头,“对方用了假的ip地址,地址显示是在国外,根本就无法去查。”

    “算了,管他是谁,不管对方是有心帮我们,还是有心对付南宫家族,我们要做的就是要判断这证据的真假来抓罪犯。其它的事情就跟我们无关了。”

    说完,刑侦就离开了这里,律师正要带着南宫璃离开这里,刑侦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刑队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刑侦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对着律师说道“不好意思啊,让你们空欢喜一场了,我们刚才找到了一份证据,让我们有理由充分怀疑你的当事人也就是南宫璃小姐涉嫌买凶谋杀单氏企业的总裁单言。”

    “什么!”律师一下子就愣住了。

    南宫璃也愣住了,瞪大双眸看着面前的人,只有刑侦看起来心情非常的好。

    南宫家族的股票一跌再跌,此时,单氏企业开始不断的向南宫家族企业发起围剿,单言将那些抛售的南宫家族股票全部买入,如今已经掌握了南宫家族超过百分之十的股份。

    此时,本应远在大洋彼岸的南宫翼在得知南宫家族的事情后,就知道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是有人在背后故意针对南宫家族,于是他连夜飞了回来,才下飞机,还没有出机场,就被人给拦住了去路。

    “你们是什么人!”南宫翼看着眼前的四个人,穿着黑色的西装,带着墨镜,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普通人。

    “南宫少爷!有人要见你,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要见我的是是谁?”

    “南宫少爷到了自然就知道了。”

    南宫翼冷笑一声,“如果我不去呢?”

    说话的那人同样冷笑了一声,身后的三人顿时将几人围了起来。“如果南宫少爷不肯跟我们走,那我们也只好采取另外一种手段了。”

    南宫翼看着眼前这个几个人,想来对方早已经盯上了他,甚至知道他什么时候到达,如果现在不跟他们走的话,接下里用一定会闹的很难看,在不清楚对方底细之前,他还是不要轻举妄动。

    上了车之后,车子行驶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南宫逸一直被蒙着双眼,直到车子停了下来,听到车门打开的声音,紧接着他被人带出了车子。

    有人摘下了他的眼罩,阳光刺激的南宫翼不适的眯起了眼睛,稍许缓和适应了之后,南宫翼这才开始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南宫少爷,里面请吧。”

    男人说着就带着南宫翼进了屋,只是一家普通的日式饭馆,什么人会选在这里跟他见面呢?南宫翼正疑惑着,就被带到了一间包厢里。

    带他进来的人转身离开将木门关上,南宫翼看了眼四周,简单的日式风格,在他的正前方挂着一方竹子编造的帘幕,在帘幕后方坐着一个人,他看不清相貌。

    “你是什么人?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南宫翼看着帘幕后方的身影说道。

    “你就是南宫翼?”

    “没错,我是南宫翼,你是谁?”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南宫翼笑了笑,盯着帘幕后面的身影道,“我一下飞机就被你的人给拦住了,显然你对我的行踪是了如指掌,南宫家族现在又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你说要跟我做交易,这让我不得不怀疑,发生的这一切是不是都与你有关?”

    “不是别人故意针对,这一切都是你们南宫家族咎由自取。”

    “你这么说是代表承认了我刚才的话吗?”

    “只要你保证接下来的事情,南宫家族不在插手,我就不在继续下去,实话说,我现在手上拥有超过百分之十的南宫家族企业的股票,如果你不想南宫家族打企业被人吞噬的话。”

    “你到底是什么人?跟单氏集团又是什么关系。”

    “能一下子猜到了单氏集团,南宫少爷的确是个聪明人。”

    “我凭什么相信你手中所持有的股份!你既然想对付南宫家族,为什么又要跟我做交易,直接吞并了南宫家族岂不更好。”

    单言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如果不是看在故人份上,也许我会这么做。还是说你也希望我这么做,如果是的话,那我也乐意成全。”

    “你到底是什么人,说话阴阳怪气的。”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知道多了你可能就走不出这间屋子,怎么样,要不要答应交易,我可以给你五分钟的考虑。”

    “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可以选择不信,后果就是赌上整个南宫家族。”

    “好,我答应你,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南宫家族都不会在插手参与。”

    “本来以为你会犹豫很久,没想到这么快就答应了,看来南宫璃跟你母亲在你心底的位置并不是很重要。”

    “南宫璃那个女人不过是为了爱情冲昏头脑的笨女人,嫉妒心重,失去了理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而你说的对母亲,她并不是我的母亲。”

    “我对你们南宫家族的秘辛没什么兴趣,既然你答应了,我也会说话算话,不在继续针对南宫家族,等事情结束后,南宫家族的依旧存在于世。”

    “你还是不够狠!如果换成是我的话,单氏企业不会再有喘息的机会。”南宫翼看着帘幕说道,眼神仿佛透过了帘幕看到了后面的人。

    单言眉头轻蹙,还没有开口的时候,对方再次说道“是你对吗?单大哥!”

    “呵,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单言冷笑道。

    “原来你真的还活着!怪不得呢,怪不得你会如此针对南宫家族。”南宫翼笑了笑,那笑容带着浓浓的自嘲与讥讽。

    “南宫翼,我已经放了你们南宫家族一马了,如果不是看在你的份上,南宫家族现在已经不在了。”

    单言的话也等于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南宫翼正的没想到单言竟然还活着,也明白了他刚才为什么说都是南宫家族咎由自取。三年前的事情,他早就心有怀疑,只是不敢相信,毕竟南宫璃是那么爱着单言。为了逃避南宫家族未来继承人的担子,他离开去了国外,几乎很少回国。

    “我知道,你放心,我不会说话不算话,南宫家族不再插手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但是不准在针对南宫家族。虽然不喜欢南宫家族,但是这毕竟是南宫家几代人的心血,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它就这么倒了。”

    “逃避不是解决事情的办法,如果当初你肯接手南宫家族的担子,也许南宫家族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地步。”

    南宫翼叹了口气“也许吧。”

    “我派人送你回去,不用担心南宫家的那些人会为难你,我会派人跟你一起去。”

    “谢谢。”

    “今后你我也算是互不亏欠了,是要继续合作还是殊途陌路都没关系了。”

    “我知道。”说完,南宫翼转身离开了这里。

    看着南宫翼离去的背影,单言无奈的叹了口气,想起了当年跟着他的小跟班,总是崇拜的看着他,说长大后要成为像他一样厉害的人,后来发生了南宫璃的那件事情,他跟南宫璃以及家里闹翻了,最后离开去了国外。

    转眼,当初不懂事的孩子已经成为了一个大人了,也不再是当初单纯无忧的大男孩了。

    医院的病床上,安堇妍缓缓睁开了双眼,看着白色的天花板,转动着眼珠子,然后将视线定格在了身边的人身上。

    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发现一个声也发不出来。

    “别说话,你太累了,需要好好休息!放心,我会在这里一直陪着你,哪儿也不去。”单言伸手握住了安堇妍的手,柔声安慰着。

    不安的心顿时安稳下来,安堇妍嘴角微扬,抵不住黑暗袭来,再次睡了过去。单言起身弯腰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安心的睡吧!”

    与此同时,在警局里的南宫璃备受煎熬,本以为熬过了二十四个小时,那些人就能放她离开,没想动最后一刻,竟然又将她扣留了下来。还有那些证据,竟然有人找到了那些证据并交给了警方,她不相信安堇妍会有那么大的本事,到底是谁!难道是…!

    “不会的!不会的!他不可能……”南宫璃嘴里不断的念叨着,她不敢相信她刚刚所想到的事情,可是如果不是真的,那为什么从出事到现在,他都没有来看过她,难道他真的恢复记忆了?

    这时,外面传来了铁门开启读声音,南宫璃疑惑的回头看去,没一会就看到了一个人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怎么是你!”

    “怎么,看到我出现你很惊讶吗?我也很惊讶,几年不见,再次重逢会是在这个地方。”

    “是妈打电话让你回来的。”

    “当然,看来你在这里还不知道现在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你的愚蠢,差点连累了整个南宫家族为你陪葬,虽然我也不喜欢南宫家族,但即便是要毁,我也不会允许它毁在别人的手上。”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南宫璃疑惑的问道,她一直被关在这里,根本就对外面发生的情况一无所知。

    “你的嫉妒跟愚蠢差点毁掉了整个南宫家族。你被关在了这里,母亲她也被商业调查科的人带走了,整个南宫家族企业的股票全部跳水,几乎崩盘,你让南宫家族损失惨重,就算警察放过你,南宫家族其它的人也不会放过你的。”

    “这跟我都有什么关系,是你母亲联系黑帮想要对付安堇妍,所以才会……”话说出口,南宫璃顿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就在这时,旁边走出来一个人,正是刑侦。

    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刑侦双手环在了胸前,看着两人笑道“原来是这样!”

    最后,南宫若以商业行贿罪以及买凶杀人罪被提起公诉,而南宫璃也没有逃过法律对她的严惩,当年的那场意外已经有证据证明一切都是南宫璃所为,然而令人没想到的是,南宫璃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整个人精神崩溃,陷入了疯狂的状态当中。

    原本一场腥风血雨现在终于平息了下来,这一场博弈当中,南宫家族损失惨重,如今想要重拾辉煌,怕也是一段艰辛的路程,不过商场上风云变化无常,也许下一瞬间,就全面翻盘了这事也说不定。

    “妈妈,这个给你吃。”单宇将手里剥好的橘子递给了安堇妍,安堇妍笑着接过来,“谢谢宇儿!宇儿真疼妈妈。”

    “哎,没想到南宫璃竟然会变成这样!”欧阳明珠叹息道,当初她跟单言在一起的时候那是个多么温柔美丽懂事的姑娘啊,可没想到现如今竟然会变成这样。

    “奶奶,这一切都是她自己太过偏执,才会一错再错。”

    听到单言的声音,欧阳明珠一脸笑意,万万没想到,她的孙子竟然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当她得知凌云就是单言的时候,那种心情简直难以用语言来形容,她想,就算是她现在死了,也有面目去见单言的爷爷以及单家的列祖列宗了。

    “这段时间幸苦你了,以后所有的事情就都交给我来处理,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养好身子,然后在给宇儿添个弟弟或者妹妹!”

    安堇妍顿时有些不好意思,瞪了一眼单言,“瞎说什么呢!”

    “妈妈,宇儿想要一个弟弟还有一个妹妹!”

    单言笑道,“哇,宇儿想要弟弟跟妹妹啊!”

    单宇点头认真的说道“这样就有人陪我一起玩了。”

    “嗯,爸爸妈妈会加油的,争取早点让弟弟跟妹妹来跟你见面。”

    安堇妍实在听不下去了,“大叔,当着孩子的面就不要再说这些了好吗?”

    看到安堇妍微微泛红的脸色,单言笑的一脸开心,一旁的欧阳明珠也满是笑容心怀安慰。到了晚上,单言已经派人送欧阳明珠跟单宇回去了,为了安全起见,这段时间他们都住在绿柳山庄。而单宇似乎也很喜欢住在绿柳山庄,每天就像个探险家一样,不断的探索着绿柳山庄。

    “大叔,我有点饿了。”

    安堇妍摸了摸肚子可怜巴巴的看着正坐在沙发那里看书的单言,她不是故意打扰他的,只是她真的饿了,所以才不得已跟他开口的。

    闻言,单言立即放下了手里的书,来到了安堇妍面前,微笑着看着她,柔声道“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安堇妍仰着头看着单言,笑道“什么都行,我不挑食。”

    单言脸上的笑容顿时扩大,“好,我现在就去给你买,你乖乖的躺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安堇妍点了点头“嗯,那你一定要快去快回哦~”

    “那我这就去了啊!”

    说完,单言附身在安堇妍的头上亲了一下,随后起身离开了这里,看着单言离去的身影,安堇妍摸着被亲过的地方,笑了,笑的很开心,很幸福。

    大约过了十分钟的时间,安堇妍靠坐在床上翻着书,听到外面开门的声音,立即放下了书,“大叔,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啊!”

    然而,等她看清出现在眼前的人时,顿时就愣住了。

    买好宵夜返回的单言,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喂,什么事!”

    “老大,出事了,刚刚得到消息,被关在精神病院的南宫璃逃跑了。”

    “什么!”单言顿时皱起了眉头,“赶紧派人去找!”

    挂了电话后,单言越想越觉得担心,南宫璃现在这种状态,谁也无法预料她会做出什么事情。一想到这里,单言的心里忽然起了不详的预感,加大了油门朝着医院开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豪门诱婚:独宠小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