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南宫璃的结局
    匆匆赶到医院的病房内,里面的情况让他顿时心里一凉,遂即拿出了手机给安钧彦打了电话,“堇妍出事了,你快带人来医院。”

    “什么?喂喂喂!”安钧彦还想在说什么,单言已经将电话给挂了,赶紧穿上鞋子拿着外套就离开了。

    在赶往医院的路上,他给刑队打了电话,这才知道南宫璃逃走了,现在警方正在四处寻找她的踪迹。

    “刑侦,你要找的人可能在医院,你快点带人去医院,我妹妹在那里。”

    “什么!我知道了!”

    双方结束了通话后,开始了各自的行动。

    在病房内找不到安堇妍,单言正转身出去寻找的时候,遇到了匆匆赶来的安均昊。他正在值班,然后就接到了安钧彦的电话,于是立即赶了上来。

    “我已经通知了保卫科,现在已经派人四处找了。”正说着,安均昊的手机响了,是保卫科打来了。

    “安医生,有人带着安小姐上了住院部大楼的天台。”

    闻言,安均昊赶紧朝着电梯那里走去,在挂断电话的同时说道“快走,人在天台。”

    两人急忙朝着电梯走去,然而此时电梯正朝着一楼往下,他们此刻所在的楼层是八层,整栋大楼一共是十二层,心急如焚的单言等不了,立即朝着旁边的楼梯跑去,安均昊见状也放弃了电梯跟着跑了过去。

    两人一路急奔,单言的速度较快些,率先上了天台,正好看到了南宫璃拉着安堇妍站在天台边缘。

    “住手!南宫璃!”

    听到声音的南宫璃回头一看,发现是单言,于是赶紧转身躲在了安堇妍的身后,单言看到了她抵在安堇妍脖子上的匕首。

    此时,安均昊到达了天台,气喘吁吁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南宫璃,你不要做傻事!”

    “你们都别过来,否则我就杀了他!”

    天台上的风很大,安堇妍穿着单薄的病服站在那里,不知是因为冷还是害怕,安堇妍自己都不清楚了,只觉得身子有些发抖,脸色十分的惨白。

    安均昊焦急的喊道“南宫璃,你冷静点,千万别做傻事!”

    “你给我闭嘴!”南宫璃冷声喝道,将视线落在了单言的身上,表情顿时变得凄凉和不甘。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我到底里比不上她,不管是失忆前还是失忆后,你都会爱上她而不要我!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你没有哪里比不上她,唯一比不上的就是她在我心里,而你不在!爱一个人没有理由,就像你一样,为什么一定要选择我。”

    “我想要放下,可是我做不到!我不甘心,明明每次都是我先遇到的你,可最后还是输给这个女人,你让我如何甘心。既然我得不到,那么你们也别想得到,我不会让你们开开心心的生活在一起的,我要你们痛苦一辈子,尝尝什么是爱而不得的滋味。”

    “你放开她,对不起你的人是我,跟她没有关系。如果你一定要报复,我成全你,你放开她!”说着,单言就要往前靠近。

    才走一步,南宫璃手一使劲,安堇妍白皙的脖子上顿时出现了一条血痕。“我说了不要过来,除非你现在就想看她死在你面前。”

    单言立即停下来脚步,不再靠近。南宫璃冷眼看着单言,“呵!你以为我傻吗?我已经无路可退了,既然你那么在乎她,我就要你眼睁睁的看着她为我陪葬。”

    话落的瞬间,南宫璃嘴角扬起一抹诡笑,移动着右脚开始往后踩。随着安堇妍一身惊叫,两国人的身影顿时往后倾斜,电光火石间,单言飞身扑了过去,拽住了安堇妍的一只手,安均昊随后过来,抓住了安堇妍的另外一只手,两人打算将人拉上来,然而,在安堇妍的下方,南宫璃双手死死的拽着安堇妍的脚腕,一个劲的往下拽,表情十分的扭曲。

    “堇妍,支持住!”单言说着使劲想要将人往上拉,可是往下坠的力量太大,他们现在的姿势也不好发力,只能保持着姿势不然人往下掉,可是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没用的!既然你们不放手,那我就要你们一起陪葬。”说着,南宫璃双脚使劲往墙壁上一踩,然后躬起身子使尽全力往下拽。

    上面的人也感受到下面的坠力,咬牙坚持着往上拉,安堇妍只感觉到自己的双手双脚要被硬生生的扯断了,那种痛让她几乎坚持不下去,可是看着上方两个不断咬牙坚持的男人,她也要坚持下去。

    正是危急时刻,忽然一声枪响!安堇妍顿时感觉脚下一松,随后身体慢慢上移,被两人拉了上去。一落地,单言立即将她抱在了怀里,嘴里低声念着“没事了!没事了!”

    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单言将安堇妍从地上扶了起来,此时远处传来了警笛声,因为这里是住院部,所以声音是从远处的医院大门那边传来的,不是很大。

    安堇妍往前靠近,单言下意识的拦着她不让她过去。安堇妍抬头看着单言,示意他不用担心。

    靠近围墙,安堇妍俯视着下方,有些不忍的闭上了双眼,然后收回了视线,靠在了单言的怀里。

    单言看着下方赶来的安钧彦以及刑侦,点头示意。

    清理好现场之后,薛绒给安堇妍简单的做了口供笔录,再之后,警方的人撤退,房间里就剩下了安家三兄妹以及单言。

    “没想到一个人失去了理智竟然变的这么可怕!”安均昊双手环在胸前,想起刚刚经历的生死一线感叹道。

    “你跟我来一下。”安钧彦看了一眼单言,说完就转身出了病房,单言见状跟了出去。

    走廊上,安钧彦点燃了一根烟,吸了一口后缓缓将烟雾吐出。

    “单言,我一直认为你的身上有秘密,并非只是单单的一个单氏企业的总裁。虽然你可以的伪装,但是你的身手绝对是经过专业的训练,我这双眼睛一看就能看出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没关系,听着就行了。不管你走什么,我希望能明白,你不是一个人,难道你还想再让我妹妹经历一次那种痛苦吗?”

    单言选择了沉默没有回答,安钧彦继续说道,“那些杀手在对付你们的时候,被隐藏在旁边的摄像头拍下来了,虽然你们的行为是自卫,法律也不会追究你们的责任,而那份视频也不会对外公开,所以没有人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打算怎么做?”

    安钧彦冷笑道“我还能怎么做,你是我妹夫,我只有堇妍这一个妹妹,难道我要告诉她,你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人。”

    “当时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出手也只是为了救人。”

    “你到底是什么人!”安钧彦双眸死死的盯着单言,他让人去查过单言的所有过往,却一点可疑的线索都查不出来。

    “抱歉!单言淡淡的说道。

    安钧彦内心憋着一股气,想要发泄却有无法发泄,只能伸出手指指着单言点了点头“行!你不说是吧,这世上没有什么永远的秘密,早晚你会被我查出来的。”

    “就算查出来又如何,你要对付我吗?难道你就不怕堇妍伤心?”

    单言说出了关键点,深邃的双眸直直的看着安钧彦。这一刻,安钧彦沉默了,看着单言没有说话。他早就猜透了他的心思,而他却一直都看不透他!如果真有一天,双方立场为敌的话,他该如何选择呢?

    “如果你没有做违法乱纪的事情,又何须怕我查。”

    “我以为你已经明白了一个道理,在这个世界上,不是除了黑就是白,黑白之间还有一个灰色地带。”

    看到安钧彦沉默,单言叹了口气,转身离开时,撂下了一句话。“有些秘密就应该让它永远的腐烂下去。”

    看着单言离去的身影,安钧彦将手里的烟头仍在了地上,狠狠的踩灭了。

    会到病房的时候,安均昊已经离开了,床上躺着安堇妍。单言反手将房门关上,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二哥呢?”

    “他回去了,今晚他值班,总是待在这里怎么行。”

    单言在她床边坐下,身手理了理她两鬓的碎发,柔声说道“吓坏了吧。”

    安堇妍点了点头,“那一刻我真的以为这辈子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是我不好,每一次都让你置身危险之中。”

    安堇妍摇了摇头,“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只是想不到,南宫璃会那么偏执,对你竟然那么放不下。”

    “我也没想到最后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算了,不说了,你还是好好休息吧。”

    “我想你陪我一起睡!”安堇妍看着单言说道,刚才发生的事情,她到现在还是心有余悸。

    “好,我陪你一起睡!”

    说着单言就躺在了安堇妍的身侧,伸手将安堇妍揽在自己的怀里。听着胸腔里传来的有力的心跳声,安堇妍觉得很踏实很安心。

    南宫家族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南宫家族现在也是元气大伤,想要在兴风作浪也不行了,在加上新任南宫家族的总裁,自上任就开始清理内部,很多元老级的董事都被清理出了家族企业。

    安堇妍出院的时候,林落落带着林诺来了,徐子白自然也是跟着一起来,上车的时候,安堇妍拉着林落落问道。“已经这么久了,你跟他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林落落问道。

    “别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你知道我在问什么。你跟徐子白难道真的就打算这样一直下去吗?林落落你到底是真瞎还是假瞎了,徐子白对你怎么样,我们谁都能看出来了,你难道就看不到吗?以前的徐子白是什么样子,现在的徐子白又是什么样子,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你真的不知道吗?”

    “堇妍,我觉得我们现在这样挺好的,你啊,就别管我们了,你现在身体刚好,就不要操心那么多心了,现在单言也回来了,你呢,也不用那么幸苦了。”

    提到单言,安堇妍嘴角忍不住扬起了笑意,此时,单言朝着她走了过来,安堇妍的视线一直落在他的身上。

    “在聊什么呢?”

    “没聊什么,女人之间的小秘密。”

    单言挑眉笑道“那现在聊好了我们可以上车了吗?”

    “走吧。”安堇妍笑着朝着车子那边走去,林落落也朝着徐子白的哪辆车走去,上了车之后,两辆车缓缓驶离了医院。

    自上车开始,林落落看着前面开车的徐子白,脑子里回响着安堇妍的话。

    “有话要说吗?”徐子白看了一眼后视镜里看着他发呆了许久的林落落说道。

    “没什么。”收回了视线,林落落转而看向了窗外,坐在旁边的林诺一个人玩的很开心。

    车内再次变的沉默,这种相处的模式似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似乎已经成了两人之间不可逾越的一道屏障。

    徐子白有些烦闷的握紧了方向盘,两颊的颌骨因为用力而微微鼓起。

    车子终于到达绿柳山庄,许多人早已经等着了,欧阳明珠牵着单宇的手,小艺扶着刘妈,程前站在了小艺旁边,看到车子出现的时候,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笑容来。

    “终于回来了。”欧阳明珠感叹道。

    下了车之后,单宇松开了欧阳明珠的手,朝着安堇妍跑了过去。“妈妈!”

    单言在单宇即将碰到安堇妍的时候,即使拦住了他,将他从地上抱了起来,“当心点,妈妈的身体才好。”

    单宇立即不好意思的道歉。“对不起妈妈,宇儿不是故意的。”

    “没事没事,宇儿看见妈妈高兴嘛,妈妈看到宇儿爷很开心。”说着,安堇妍凑了过去,在宇儿的脸上亲了一下。

    客厅内,一群人坐了下来,两个小孩子在一边玩耍,小艺跟程前看着,没有什么问题。

    “折腾了这么久,事情总算是结束了,堇妍啊,这段时间你就好好在家休息吧。”

    安堇妍点了点头,这时,单言开口道。“这三年来,真的是幸苦大家了,林小姐,徐总,谢谢你们对堇妍以及单氏企业的帮助。”

    “堇妍是我最好的姐妹,我不照顾她谁照顾她,你不用说谢谢,以后对堇妍好就算是你的报答了。”

    单言点了点头,将视线落在了徐子白的身上。徐子白则看了一眼身边的林落落,淡淡的说道“我不是在帮你!”

    单言了解于心,不管怎样,谢谢了。”

    后院里,小艺跟程前站在一旁,看着两个孩子玩耍,程前抬头看了看天空,湛蓝的很啊。

    “今天的天气真好!”

    闻言,小艺也抬起头看了看天,“嗯,是很好,晴空万里。”

    话音甫落,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小艺拿出手机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微微皱起了眉头,正打算要挂电话的时候,旁边的程前问了一句。“谁打来的!”

    小艺看了程前一眼,“哦,我去接个电话。”

    说完了,小艺就拿着手机离开了。看着小艺离去的身影,程前的眼底染上了一层疑惑。

    “喂!宋总,你打电话给我有事吗?”

    “呃…那个……”对方有些吞吞吐吐的。

    “你是想问少夫人的事情吗?少夫人已经出院了,刚到家。”

    “已经出院了啊!可惜都没有去接她。”对方的语气有些惊讶。

    “宋总有这份心就行了,之前一直都没有机会好好跟宋总说一声谢谢,当初如果不是你跟少夫人提议,我也不会出国进修。”

    “啊,这都是小事,你不用放在心上。”

    短暂的沉默之后,小艺开口道“如果没什么其它的事情的话,我就挂电话了。”

    “怎么了,现在不方便接电话吗?”

    “不是…是我……”

    “小艺,快点过来。”程前的声音此时响起。

    “哦,马上就来。”小艺回头朝着程前那边说道,然后对着手机那头说道“实在不好意思,我现在有事,就先挂了。”

    “好!那就挂了吧。”

    小艺放下了手机,对方已经将电话挂断。小艺转身朝着程前那边走去,却看到他正蹲在一颗大树下,两外两个小朋友一左一右也蹲在他旁边。

    小艺好奇的走了过去,“你们在做什么啊!”

    小艺顿时像是见了鬼似的转身就跑,来到了远离他们五六米的地方,在她问话的时候,程前忽然转身,她一下子就看到了程前手里拿着的树枝上挂着一条大虫子。浑身暗紫,有成人食指那么粗,不时的扭动着自己肥胖的身躯,看起来十分的恶心。

    “你们在做什么,赶紧丢掉!”

    程前看到小艺如此大的反应,像是发现了新大陆般,“没想到看起来那么冷静的你竟然会怕一只虫子。”

    “那哪里是一只虫子,分明是一只很大很大的虫子。”

    “再大那也是只虫子啊,你怎么怕成这样!”

    “我,我哪里怕了,就是觉得恶心而已。”

    “哦,不怕啊!”那你看看这虫子起身还挺好看的。”说着,程前就拿着树枝朝着小艺走了过去,小艺顿时如临大敌,不断的往后撤。

    “程大哥,你干吗?你别过来啊!啊!别过来!”

    “哎呀,你看看嘛,其实还是很可爱的!”

    “你有病啊,这么恶心的东西还可爱,你别过来啊!”小艺开始跑,程前拿着虫子追,两个大人开始上演了一场追逐战,两个小孩子在一旁看的哈哈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豪门诱婚:独宠小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