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又有了
    离开了绿柳山庄,回去的车上,林诺因为玩的太疯,此时已经睡着了,林落落看着窗外,窗户上映着她的脸,眼神明灭不定。

    一路上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到了别墅后,林落落解开安全带准备将林诺抱出来时,对面的车门被人打开,徐子白的身子探了进来,将林诺抱了出来,朝着屋内走去。林落落看着他的动作,然后上前去开了门,让他抱着孩子进屋。

    徐子白将睡着了的林诺放到了床上,看他小脸有些泛红,额头还有汗水,然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刚才抱着他的时候,就感觉他的体温有些不正常,立即伸出了手放在了林诺的额头上。

    此时,林路落走了进来,徐子白赶紧道“快去拿医药箱,诺诺好像发烧了。”

    “什么!”林落落惊讶道,转身就去拿医药箱。

    很快,医药箱拿来了,林落落打开了医药箱,徐子白从里面拿出了温度计开始给林诺量体温。

    “刚才我就应该要发现的。”徐子白有些自责。

    “这不是你的错,诺诺一直在我身边,我竟然都没有发现他不会舒服,应该是玩的太疯,脱了衣服后着凉了。”

    几分钟后,徐子白拿出了温度计看了看,“还好,烧的不是很厉害,敷上退烧贴就行了。”

    林落落赶紧从医药箱里拿出退烧贴,撕开外包装袋递给了徐子白。

    将退烧贴贴在了林诺的额头上,徐子白看着林诺,将退烧贴附近的头发拨开,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这孩子跟他小时候很像。

    “你去休息吧,这里我来照顾就行了。”林落落收起医药箱说道。

    徐子白将视线从林诺的身上移到了林落落的身上,缓了口气后说道“那好吧,幸苦了。”徐子白说着站起了身子,林落落也领着医药箱站了起来,看着面前的人。

    “那,晚安!”说完,徐子白就转身离开了房间。

    看着徐子白离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处,林落落才稍微松了口气。看了眼床上的林诺,转身将医药箱放回了原处后,去了洗手间。

    过了一会儿,林落落又出来了,手里拿着一条拧着的热毛巾,来到床前开始给林诺擦洗身体。

    这段时间,诺诺过得很开心,想到当初的决定,她还是觉得庆幸的。可是想到了徐子白,林落落嘴角的笑意渐渐地敛去,眼神中出现了一丝迷茫。

    反复擦洗了几次后,林落落这才松了口气,忙了一阵子,觉得有些渴了,于是离开了房间,打算下楼去倒杯水喝。

    经过徐子白的房间时,看到门没有关着,里面的灯还亮着。等到林洛洛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到了门口。

    她来这里做什么?进去的话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与其这样尴尬着不如不进去。正转身要走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徐子白的声音。

    “有事?”

    “没有我只是看你房间的灯亮着。所以就好奇过来看看而已。你怎么还没有睡呀?”

    “有一些工作还没有处理完,你怎么也还没有休息?”

    “哦,那个,我要下楼去倒杯水。忙完了就早点休息吧。”说完林落落转身就要走。

    “我有话要跟你说。”徐子白开口喊住了她。

    林落落疑惑的转身,看着徐子白,“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我们结婚吧!”

    林落落等时愣住了,“怎么突然间说起了这个?”

    “其实这句话我很早就想跟你说了,只是一直都不知道怎么开口。”徐子白顿了顿,继续说道“我知道你还有心结,如果有办法可以解开你的心情,只要你说,我就去做。落落,我们之间已经错过了太多,我真的不想继续错下去。”

    “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看到林落落一直在沉默,徐子白忍不住问道,他多么想听到她的答案,开可是又害怕听到答案,因为,他不确定那答案是什么。

    林落落低着头,垂着双眸,视线落在自己的脚尖上。这段时间,徐子白对她如何她全都看在眼里,老实说,她心里的确是很感动。

    可是,她又怕这不过是一个假象,维持不了多久。之前他给她带来的伤害太深,到现在依旧心有余悸,那种痛苦的感觉,她真的没有勇气再去承受一次。

    “落落,你到底在害怕什么!”徐子白有些懊恼的问道,心里又在气自己,没想到他竟然伤她这么深,令她连相信他,接受他爱的勇气都没有了。徐子白,你真的是该死!

    “我不会放手的,不管多久,我都会等,你是我的!”徐子白坚定的说道,同时在告诉自己,一定会坚持下去的。

    “随便你。”

    林落落几乎是落荒而逃,来到了楼下大厅,她给自己到了杯水,仰头将那温水一口喝完,然后将杯子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双手还在使劲握着杯子。

    渐渐的,情绪慢慢平稳下来,林落落转身背抵着桌子,脑子里想着落落今天说的话,还有刚才徐子白说的话。

    其实,她不是没有想过重新接受他,可是每次看到他的时候,想要跟他和好的时候,总是会出现过去那些令她伤心的记忆片段,让她一次又一次的怯步了。

    “难道真的是我自己走不出来了吗?”对着空气,林落落低声自语道。

    自从单言回来了之后,单家人都很开心,尤其是单宇,几乎每天都缠着单言,有时候还吵着要一起去公司。欧阳明珠也比以前开心许多,只不过随着年纪渐渐大了起来,身子骨一天比一天差了,经上次一病,欧阳明珠的身体已经接近透支了。

    床前,安堇妍小心仔细的给老夫人擦洗手脸,“奶奶,有没有想吃什么,我去给您做。”

    欧阳明珠摇了摇头,“吃不下,就不要去浪费时间了。”

    “奶奶,您怎么能这么说呢,怎么是浪费时间呢。您现在应该要多吃,这样才能将身子补回来。”

    “傻丫头,奶奶的身子自己难道还不清楚吗?奶奶活了这么大岁数,早就够了。”

    “不许胡说了,宇儿还没长大,您得看着他长大成人。”

    “然后娶妻生子吗?那我岂不是成了老妖精了。”欧阳明珠说完笑了笑,惹得安堇妍哭笑不得。

    “奶奶~”

    “好了,幸苦你了,我现在感觉有点累,想休息一下。”

    安堇妍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欧阳明珠,“那好吧,奶奶您好好休息吧。”

    看到欧阳明珠闭上了眼睛,安堇妍将被子给她盖好,掖好被角后就端着脸盆出去了。

    会到客厅,安堇妍看到小家伙正趴在那里,好像是在写些什么东西,好奇的走了过去,才看到他趴在那里是在画画。

    “在画什么?”

    单宇抬起头来,像是献宝似的,将自己的画给安堇妍看。“妈妈,你看,我在画爸爸妈妈还有我,我们一家人。”

    安堇妍看着纸上画着的几个人,两个大人一男一女,中间手牵着一个小男孩,三个人都笑的很开心,因为单宇将人物的嘴巴向上的弧度画的很大。

    “宇儿画的真棒!”

    “妈妈,什么时候弟弟妹妹会出来?”单宇眨吧着眼睛看着安堇妍,安堇妍顿时一愣。

    “宇儿,这弟弟妹妹也不是你说来就能来的呀!”

    “嗯,爸爸说过,需要一年的时间,弟弟妹妹就能出啦跟我见面,陪我玩了。”

    安堇妍微微皱起了眉头,有些无奈的看着单宇。“这个大叔,怎么什么都跟宇儿说,还有这臭小子也真是的,什么问题都问。”

    此时,远在单氏企业办公室里的单言,忽然间打了个喷嚏。怎么回事,难道是感冒了?

    欧阳明珠最终也没有撑过这个冬天,就在腊八的前一天,在所有人的面前离开了这个世界。离世的时候,嘴角还带着笑意,也算是寿终正寝了。

    办完了丧礼之后,所有人都很疲惫,安堇妍更是觉得头晕无力,最后竟然昏倒了。等到她在此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躺在了医院,床边坐着林落落。

    “你醒了。”

    “落落,我这是怎么了?”安堇妍挣扎着想要起来,林落落赶紧伸手按住她。

    “你现在还是好好的躺着吧,你看看你,都是当妈的人了,都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怎么还这么粗心大意啊!”

    “你说什么啊?”安堇妍一脸茫然的看着林落落,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她到底是怎么了?

    林落落无奈的看着她道“还问我说什么,你怀孕了你知不知道!”

    “什么!”安堇妍双手扶上自己的肚子,惊愕的看着林落落。“你说我,我怀孕了!”

    “是啊,你怀孕了,都三周了!你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呢!”

    安堇妍仔细的回想了一下,“怪不得我这个月的大姨妈没来,我还以为是因为最近太累所以迟了。”

    “什么太累,你是因为有身孕了,所以才会时常感到无力犯困。堇妍,恭喜你了,真的是太好了,你又要当妈妈了。”

    看到林落落一脸笑意的说着,安堇妍也很开心,没想到她的肚子里再一次孕育了一个小生命。

    “你啊,不是我说你,有些事情应该要放下了,记得太久都快变成执念了。”安堇妍看着林落落说道。

    闻言,林落落嘴角的笑意有些许的僵硬,随后慢慢的消失,“其实,我也考虑过跟他重新来过,可是那些不愉快的记忆还是会不时的在我脑子里闪现,提醒着我,我不想再去尝试那样的痛苦了。”

    “所以你们打算要永远这样下去吗?”

    “我,我不知道!”

    “那你还爱他吗?”

    外面正要进来的徐子白在听到里面的对话时,顿时放下了手,站在了外面。

    “我真的不知道。”

    “落落,你们现在这样是不对的,如果你不爱他,就应该彻底的放手,各自去寻找属于彼此的幸福,而不是这样相互羁绊着,对彼此都是痛苦。如果爱,那就试着放下过去的一切,重新开始,只有这样,你们才能真正的幸福起来。路落,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他对你爱,为什么你却一直看不到呢?还是你因为害怕,所以不曾认真的去看过他。”

    原来,跟他在一起,她竟然是那么痛苦。一直以来,他想要的只是想给她幸福,却没想到自己给她的从来都是伤害跟痛苦,他,难道真的做错了吗?

    徐子白没有继续听下去,转身失魂落魄的离开了这里。

    “堇妍,也许你说的对,一直以来我都沉浸在他带给我的那些悲伤痛苦了,却没有发现自己带给他的伤害,爱情是把双刃剑,伤害了我也伤害了他。也许过去的那些事情早应该放下,只是我一直陷在囹圄无法脱身,不断的伤害着自己也伤害着他。”

    “这么说来,你是想通了。”

    林落落抬起头看着安堇妍,“嗯,这一次我是真的想通了,过去的已经过去,既然选择了原谅,那就不该再继续纠结下去,这样我才是真正的得到解脱。”

    “你真的想明白这点就好!”

    这时,房门呗推开,单言带着单宇走了进来,小家伙一进来就松开了单言的手,跑到了安堇妍的床前,双眼紧紧盯着安堇妍的肚子。

    “爸爸说,弟弟妹妹就在妈妈的肚子里,这是真的吗?妈妈!”

    安堇妍笑着正要说话的时候,林落落站了起来,说道“我就不打扰你们一家人了,我先回去了。”

    “那你路上注意点。”

    “嗯,走了,宇儿再见。”

    “干妈再见!”

    林落落离开了之后,安堇妍一脸笑意的看着朝着自己走过来的单言,坐下后,单言伸手握住了安堇妍的右手。

    “堇妍,又要幸苦你了!”

    安堇妍摇了摇头,“不会幸苦,我很幸福!”

    “妈妈,你别乱动,注意肚子里的弟弟妹妹。”单宇盯着安堇妍的肚子认真的说道。

    “臭小子!”

    “妈妈,不可以随变说我臭小子,会被弟弟妹妹听到的!而且宇儿一点也不臭,还很香香呢!”

    “是吗?有多香啊,快点让我闻闻!”说着,安堇妍就伸手将单宇拉了过来,凑到他身上到处闻,惹得小家伙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题外话------

    今天就更这么多吧,少了的明天补上,天热,头疼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豪门诱婚:独宠小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