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苏静怡知晓神秘人身份
    这一天是安堇妍最做产检的日子,本来单言是打算要跟她一起去,但是安堇妍看他最近工作都很忙,不想让他抽出时间来陪自己去医院,于是就拒绝了他。

    一开始单言不放心也强烈坚持要陪同一起去,但是安堇妍也很坚持,于是双方各退一步,最后决定就让程前陪着她一起去了医院做产检。

    于是刚刚休完了假回来的程前陪着安堇妍一起来了医院做产检。

    “少夫人你在这里坐一会儿,前面还有几个人,估计还得有一会,我去买瓶水过来。”

    安堇妍点头“正好我也渴了,你去吧,我没事的。”

    “那好,那我快去快回。”说完程前就大步朝着楼梯那边走去。

    程前离开后,安堇妍一个人坐在长凳子上,看了看时间。然后继续等待着。过了一会儿陈钱买了水回来,却没有看到安瑾妍的身影。四处张望了几下,依旧没有看到安谨言。

    程前的脸上染上了一层担忧,正准备拿出手机打电话的时候就看到了安堇妍正从b超室里面走了出来,于是连忙走了过去。

    “少夫人你怎么从里面出来,你不知道我刚才回来没有看到你,我担心你有出什么事儿啦?”

    安瑾妍家衣服整理好,朝着他笑道。“我能出什么事儿啊?这里是医院。你也真是太担心了”

    “来时总裁叮嘱我要寸步不离的照顾你,刚才真的是吓到我了。”

    “没想到看起来什么都不怕的程大助理,竟然会被我给吓到。好啦不是你的错是之前那几个号叫了半天都没有人,所以很快就到我啦。”

    “应该让总裁过来陪你的,这样你就不必……”

    “不必什么?”安谨言开口打断了程前的话。“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可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呀。大家都是人,何必搞那些所谓的什么特权呢?”

    “少夫人,你说的是。那现在所有的检查都已经结束了吗?

    安堇妍点头“已经都结束啦,我们回去吧。”

    说着,安瑾妍朝着楼梯口那里走去。城前担心地面太滑,安堇妍会摔跤,于是上前扶着她,,两人一起下了楼,来到了门口,安谨言站在门口等候着,程前去将车子开过来。

    在等待的过程中,安堇妍的手机响了起来,拿出手机一看,安堇妍微微皱起了眉头。这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来电的显示为未知地区。

    也许是骚扰电话,安堇妍没想太多就按了红色键挂断了电话。

    但是没想到安静妍在家电话挂断了之后没多久,对方竟然再一次打了过来。

    也许是认识的人换了号码而已,有或者是,真的是什么重要的电话。安堇妍心里这样想着于是就接了电话。

    “喂!请问你是谁?”

    “请问是安谨言安小姐吗?”

    安瑾言愣了一下“我是安瑾言,请问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虽然有些突兀但是我还是想跟你说一句。我们可以约个地点见一下面吗?”

    “实在抱歉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要怎么考虑,该不该跟你见面。”

    安瑾言心里打着嘀咕。,这个人还真的是很奇怪,一开口就说要见一面,却又不自报家门。这让人怎么回答。

    “恐怕我就算是说出来你也不会相信,如果尼放心的话,可以跟单言一起来,我非常期待你们的到来。”

    “我有个疑问,你为什么那么确定我们就会答应你呢?我们连你是谁都不知道,如果你真的有诚意的话,就应该告诉我你的身份,这样我们才会考虑要不要跟你见面。”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也就实话跟你说吧,我是单言的父亲。”

    “什么!”安堇妍起先有些惊愕,随后失效道“恐怕你弄错了吧,如果你真的是大叔的父亲,那我还真是不知道说什么!我不知道你究竟是要做什么,但是下次再骗人的时候,希望能调查一下对方的背景,也就不会出现今天这样的笑话了。”

    说着,安堇妍毫不犹豫的把电话给挂了,此时,程前开着车子正好过来了,停车后,安堇妍打开后面的车门上车。

    “现在这年头啊,诈骗手段是层出不穷,刚才竟然有人打电话说是大叔的父亲,真的是,太好笑了对吧!”

    “少夫人你说什么?”程前以为是自己听错了,重复了一遍,“总裁的父亲?”

    “是啊,好笑吧啊!公公都过去那么多年了,真的是,现在的骗子花样还真是多。”

    “那对方都说了些什么,是需要钱吗?”

    “呃……好像不是诶!”安堇妍顿了顿,回忆着刚才发生的情况,似乎对方没有提起有关钱财方面的事情,“他说要见一面,如果怀疑的话还可以带着大叔一起。”

    “既然是诈骗,自然是以利益为目的,对方要求见面却不是求财,显然不是诈骗啊!”

    安堇妍顿时恍然大悟,“对啊!我也感觉哪里不对劲,哎呀,我这一怀孕整个人都傻了似的,都说一孕傻三年,我这三年刚忙,现在又开始傻了。”

    “我看少夫人十分的精明,一点也不傻。”

    “讽刺我的吧!不过话说回来,那个人到底是谁啊?难道真的是公公?不可能啊,公公已经去世那么对年了,怎么会是公公呢?”

    ”我们还是先回去,将这件事情报告给总裁吧。“

    安堇妍点了头,”你说的没错,这件事情还是先告诉他要紧。”

    “那我们现在是会山庄,还是去公司。”

    安堇妍想了一会儿,说道“去公司吧,我已经很久没去公司了。”

    “那好。”程前点头发动了车子后朝着单氏企业出发。

    到达单氏企业后,安堇妍径直上了电梯去了总裁办公室所在的位置,这条路她走了三年,早已经习惯的不能再习惯了,但是现在在走一遍,竟然又有另外一种感觉,可能是心境不一样了,所以感触也不一样。

    电梯停下,门开启,安堇妍走了出来,小艺正准备去倒水,一下子就看到了出了电梯的安堇妍,短暂的惊讶之后立即迎了过去。

    “少夫人?你怎么来了?是一个人来的吗?”

    “不是,程前跟我一起来的,我今天我做产检,你们总裁不放心,就让他陪我一起去的。”

    “这样啊,总裁正在里面开会,少夫人我扶你进去坐着等吧。”

    “好呀!”

    小艺扶着安堇妍进了办公室后就出去了,安堇妍打量着办公室里的一切,才半年时间,这里的变化似乎改变了一些,却又似乎没有什么改变,办公桌上依旧堆积着厚厚的一叠文件等待处理,安堇妍走到办公桌前坐下。

    此时,门被推开,小艺端着一杯热时走了进来,“少夫人。”

    “谢谢!行吧,你去忙你的事情吧,就当我不存在,我在这里等他。”

    “好,总裁应该很快就会开完会了,到时候看到少夫人你在这一定很开心。”小艺笑着说完后,转身离开了这里。

    安堇妍收回视线看着眼前的一堆文件,好奇的拿起了最上面的一本看了起来。

    “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开到这里,散会!”单言说完起身大步离开了会议室,其他人随后收拾着东西跟着离开。

    刚推开办公室的大门,单言就看到了坐在办公室前低头看着文件的安堇妍,愣了一下后,反手将门给关上了。

    “堇妍,你怎么来了?什么时候来的?”

    安堇妍抬起头一脸笑意的看着单言,“没来多久。”

    看到单言朝着自己这走过来,安堇妍起身打算给他让座,单言立即伸手按在了她的肩膀上,“你坐吧,怎么样,体检结果如何?”

    “一切正常!医生说我们的宝宝非常的健康!”

    “那就好。”单言伸手将她眼前的碎发撩到一边,嘴角噙着笑意,眼里的温柔浓的几乎要溺死人。

    “大叔,其实我来公司找你,是有一件事要跟你说,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哦?”单言微微挑起双眉双手轻轻的在安堇妍的肩膀上揉捏着,安堇妍则很舒服的享受着,不得不说,大叔的手艺是真的好,力道恰到好处。

    “你想问我什么?”

    “大叔,我之前在医院出来的时候,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我以为是诈骗的,但是后来一想,觉得不像是诈骗的。那个人说想约我们见一面,听声音是个年纪有些大的男人,我问他是谁的时候,他竟然说是你的父亲。”

    肩上的力道顿时停止,安堇妍回头疑惑的看着单言,却在他的脸上看到了阴沉的神色。

    “大叔…你怎么了?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敛去脸上不悦的神情,朝着安堇妍微微一笑,仿佛刚才安堇妍看到的是一种幻觉。

    “不关你事,那个人真的这么说了。”

    安堇妍点头“嗯,可是大叔,公公不是早已经去世了吗?那这个人为什么要这么说呢?仔细回想了一下,这个声音就是上次打电话来找你的那个人啊!”

    单言眼底闪过一抹厉色,安堇妍捕捉到了,看来这件事情真的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大叔有事瞒着她,一提到那个人,大叔的反应就有些奇怪,这让她更加确信了,这一切都跟那个神秘的来电男人有关。

    “大叔,我们是夫妻,有些事情你不应该瞒着我,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人为什么要说自己是你的父亲。”

    面对安堇妍的质疑,单言看着她犹豫着究竟要不要告诉她。

    “抱歉,我不该逼你的,如果大叔你真的有难言之隐,这个话题我们就跳过。”

    看出了单言的纠结,也确定了那个人的身份真的很可疑之后,安堇妍便不打算逼他回答这个问题,她会用另外一种办法得到答案。

    “那个人说的没错,从生物学上来说,他的确是我的父亲。”

    “什么!”安堇妍的大脑一时停止了运转,惊愕的看着单言,半天才回过神来,“你说那个人是,是你的父亲?这…这怎么可能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啊!”

    单言背过身去看着窗外,“当我知道他还活着的时候,我也跟你一样感到不可思议,明明已经死去了人,竟然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告诉我他是我的父亲,呵!真是讽刺!”

    “你跟他已经见过面了?怪不得当你看到电视上的新闻时,表情会变的那么奇怪,原来如此。”

    安堇妍回头看着他的背影,有些落寞哀伤,有些让人心疼。

    “在我还在国外读书的那段期间,他找到了我,告诉了我他的身份,你说,是不是很可笑。”

    “大叔,你恨他是不是!”如果不是怨恨,那为什么大叔从来不跟她提起那个人的存在,甚至连奶奶都不知道。

    “是!我恨他!他既然没有死,为什么不去找我们,我妈为了他抑郁而死,而他最后竟然娶了别的女人。”

    新闻上已经说了,那个人是皇室成员,想来是娶了皇家的公主。

    “这么多年来,他为什么都不回来,连消息都没有,奶奶到去世都不知道自己的儿子还活着。”

    “哼,他以为现在回来了三言两语就能得到我的原谅?简直做梦,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他!永远不会!”

    安堇妍心疼的上前搂着单言的腰,脸轻轻的贴着他的后背。“对不起大叔,都是我好奇心太重了,你就不要生气了,我们不说他了好不好!”

    “啊!”

    安堇妍忽然叫了一声,松开了双手,单言立即转身担忧的看着她“怎么了?”

    安堇妍双手抚着肚子,“不是我,是宝宝!”

    “宝宝!宝宝怎么了?”

    “宝宝又踢我了!”对不起,宝宝,妈妈不是故意这样说的。

    “什么?这孩子怎么这么调皮,宇儿在你肚子里的时候可老实多了。”单言赶紧扶着安堇妍让她坐了下来。

    “就是,等他出来了,可得好好教训教训他。”宝宝,原谅妈妈吧!

    “是该好好教训教训。”单言一脸认真的说道,安堇妍看到单言这个样子想笑却又极力忍住,真的是很痛苦。

    “大叔,你这孩子还没想好取什么名字呢。”

    “是啊,得想想取个什么名字好呢?”

    单言沉思了几秒后,眼睛一亮看着安堇妍,“就叫单默。”

    “单默?”

    “对!沉默寡言的默,他现在这么好动,希望以后能静下性子。”

    “……这名字”

    “不好吗?”单言疑惑的问道。

    “不是!好!非常好!善言,善语,善默,呵呵,有意思!”这名字起的真是太有意思了!默儿啊!不好意思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豪门诱婚:独宠小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