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标题被作者君吃了
    “他们嘲笑弟弟是个胖子,还啰嗦。我刚好经过看到了,所以就动手了!”

    单默默默的戳着手:“……”

    “就因为这个,所以你就把人打的鼻青脸肿的?”说这话的时候,安堇妍瞄了一眼单默。

    单宇点了点头“嗯,就算弟弟是个胖子那也轮不到别人来说。”

    “……”单默转头无声的看着单宇,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包小饼干。哥!你可真是我亲哥!

    “单默!你听到没有,你还给我吃!”安堇妍立即身手去抢下单默手里的零食,“你看看,你看看,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你能不能少吃一点!”

    “我饿!饿了就要吃东西,不吃东西我就没有力气,没力气我就不想学习!我就不想动!”

    可你吃了东西也没活动啊!吃完就趴那儿睡觉!安堇妍强忍住内心的咆哮“,深吸了口气,”默儿,你要知道,人饿了需要吃东西,可是也不能暴饮暴食,你现在还小,等以后你如果还是这样,你是找不到女朋友的!“

    ”女朋友是什么,可以吃吗?“

    ”e……不能吃!“

    ”既然不能吃那要女朋友做什么?“单默一脸无所谓的说道,在他心里不能吃的东西都可以不需要。

    ”我不管,从现在开始你必须给我减肥,零食少吃,多运动,宇儿你监督他!“安堇妍气急,心里无数次的呐喊着,为什么!为什么不是个女儿!如果是个女儿,她就可以每天给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都说女儿是爸妈的小棉袄,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让她无语哽咽。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自己的儿子,再怎么样也得宠啊!

    他叫单默,可是一点也不沉默,一张嘴整天碎碎念叨叨叨的,现在就这样,以后可怎么得了。

    ”是!“单宇看向了单默,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浅笑,不知为何,单默竟然背后感到一阵凉意,心里忍不住大声呼喊:麻麻!哥哥笑的好阔怕!

    到家之后,单宇就去了练武去了,到现在已经练了整整五年,所以他才会一个人横扫六个,虽然才八岁多,但是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武林高手。

    而单默……

    ”单默同学,你是不是该把你手上的零食放下来了。“安堇妍无语的看着坐在沙发上吃着零食的单默,大步上前去把零食给拿了下来。

    ”我饿!“

    ”饿饿饿!你饿死鬼投胎的啊!不准再吃了!“

    ”饿死鬼是什么鬼?“单默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面前的安堇妍。

    ”饿死的鬼!“安堇妍脱口而出,实在是被这个儿子给打败了,想她一世英名,难道就要栽在自己儿子手里吗?

    ”哦!“单默点了点头,小手伸向了面前的零食。

    安堇妍一眼看到了,立即瞪了他一眼,单默立即收回了小手,瘪瘪嘴视线飘忽了一圈后再次落在了面前的零食上。

    看着这样子的单默,安堇妍心里忽然有了一个想法,立即笑着看着单默,”默儿啊!我们来玩个游戏好不好!“

    单默瞪着晶亮的眼睛问道”什么游戏啊?“

    安堇妍侧身拿出被压在枕头底下的唐诗宋词,翻开了其中一页后说道”妈妈教你两遍这首诗,如果你能在半个小时内背下来,并且理解他的意思,妈妈就让你吃零食,好不好!“

    ”好!“为了零食他拼了!

    ”那真是太好了,我们开始吧,我们来学这首《望庐山瀑布》,坐过来,我教你认!“

    单默乖乖的跑到安堇妍的怀里坐下,然后安堇妍开始了教学,在教他认读了两遍之后,安堇妍开始解释意思,再将整首诗都解释了一遍后,安堇妍这才满意的看向单默。

    ”我们再来最后一遍好不好!“

    单默摇了摇头,”不用了,我已经会背了!“

    ”你会背了?“安堇妍惊愕的瞪大双眸,紧接着单默便开始了一本正经的背书,在将整首诗一字不差的背出来后,还得意的抬了一下下巴。

    ”学校老师是不是教过这首诗?所以你才会背的这么快!“

    ”没有啊!这首诗很好记的啊!“

    ”我才不信!“安堇妍坚决不信,这家伙满嘴嘴炮,谁知道是不是说真的!”我再教你一首,若是还背的出来,这个星期我都不禁你零食。“

    ”那就开始吧!“

    看着单默一脸挑衅的样子,安堇妍又随手翻了一业,是李白的《将进酒》!嘿嘿!这么长,看你怎么在半小时内背出来!一个小屁孩,还治不了你了!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一刻钟后

    ”……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单默看着面前一脸呆滞的安堇妍,笑道”我背完了!“

    ”背完了!这就背完了!“安堇妍从愣神中回来,看了看时间,半小时不到,这就背完了!我滴天!要不要这么夸张。

    ”儿子,你们学校,真的没有较这些吗?“

    ”没有啊!妈妈,我才五岁好不好!“

    你丫的也知道自己才五岁啊!半小时的时间就背了两首古诗,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感到惊讶的吗?

    ”妈妈!你怎么了?“单默疑惑的看着眼前一直盯着自己看的安堇妍,下一秒瞬间被人搂进了怀里。

    ”啊哈哈!我滴天呐!儿子,你是神童啊!过目不忘过耳不忘的本领简直太神了!来,儿子亲一个!“说着,安堇妍就在单默那肉嘟嘟的脸蛋上吧唧亲了一口。

    ”妈妈,那我可以吃零食了吗?“显然,单默的心里零食还是很重要的,虽然妈妈的亲吻让他很开心,但是他现在真的很饿!

    ”吃吧!“安堇妍松开他抓起旁边的零食一把塞到他的怀里,”这包零食吃完了就不许再吃了!“

    ”哦!“单默点了点头,拿起零食就吃,吃了一会儿忽然反应了过来,问了一个问题,”那我这一个礼拜的零食!“

    ”一天只准吃一次!睡前不许再吃!“

    单默的小脸顿时就垮了下来,”妈妈你骗人!“

    ”骗你什么了?本来我是打算一点零食都不让你吃的,现在让你吃一点你还想怎么样!也许我该把你扔到你哥哥那儿,跟他一起练武,没准就能减肥了!“

    ”不要不要!“一想到每天哥哥回来一身是汗的样子,他就受不了!他宁愿躺着不吃东西也不要去干那么累的事情。

    安堇妍得意的哼了一声,小样,还收拾不了你了!

    晚上,一家人吃完了晚饭后,单默就困的睁不开眼睛了,安堇妍无奈把他报上楼去洗澡,洗完澡就自个儿爬到床上睡着了。

    安堇妍看单宇还坐在书桌前看书,于是走了过去,”宇儿,在看什么呢?“

    ”在看明天要上的内容!“

    ”别看太晚了,早点休息吧!“五年来,宇儿的性子越来越沉静,行事也越来越像单言,懂事乖巧的让人喜欢的不得了,安堇妍附身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晚安!“

    ”晚安妈妈!“

    来到房门口,安堇妍转身朝着单言笑了笑,然后将房门关上。单宇收回了视线,嘴角的笑意加深,继续看着书。

    来到书房,果不其然看到单言还坐在那里,安堇妍靠着门框看着里面的人,脸上难掩笑意,五年的时间似乎并没有让他改变什么,依旧的那么帅气,仿佛初见时的那样子,稳重成熟。

    ”笑什么呢?“单言的声音传来,安堇妍立即回过神来,朝着单言看去,见他正看着自己。

    安堇妍朝着他走了过,单言一伸手拉着她讲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在笑什么?“

    ”没有啊!“安堇妍才不会承认自己刚刚在犯花痴。

    ”堇妍!“单言将下巴枕在安堇妍的颈边,湿热的呼吸喷洒在安堇妍敏感的肌肤上,周围的皮肤立即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安堇妍有些不适的耸了耸肩膀。

    ”“大叔,你这样我怪不舒服的!”

    “是吗?那这样呢?”单言说着就在她的脖子上碎碎的亲吻着。安堇妍身子顿时一僵,他!他竟然还用舌头舔。

    “大叔,我还没洗澡,我就不打扰你了!”

    安堇妍说完挣扎着就要走,下一秒却整个人被横抱了起来,单言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我也没洗,一起吧!”

    说完,就抱着安堇妍朝着卧室走去,安堇妍一脸娇羞的将头窝在单言的怀里。

    早上,安堇妍送两兄弟去学校,在离学校还有两百米的时候,安堇妍就下了车,带着两个孩子步行去了学校。

    “在学校里乖乖的啊!宇儿照顾好弟弟!”

    “放心吧,妈妈,我会照顾好弟弟的!”

    “那块进去吧,我们下午见!”

    “妈妈再见!”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单宇牵着单默的手,转身离开进了学校,安堇妍看着他们,直到看不见才收回视线,转身离开。

    单氏企业

    小艺正在低头工作,忽然一团暗影照在自己上方,顿时抬起头一看,然后愣了一下,“你?请问你找谁?”

    小艺起身看着眼前的陌生男人,今天总裁的行程上也没有什么预约啊!

    “我们见过的!”

    “你是?”小艺疑惑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西装笔挺,五官深刻,嘴角噙着一抹似有若无的浅笑。

    “我来找你们总裁的,他现在在里面吗?”

    “你来找总裁,但是今天总裁的行程上并没有任何预约。”

    “我没有预约!”

    “如果没有预约的话,那我不能让你进去!”

    “如果我非要进去,你以为你能拦得住我?”

    “先生,请你不要让我为难!”小艺认真的看着他说道。

    “你还是先进去问一下你们总裁的意思吧,就说故人来妨,他不会不见的!”

    “这?”小艺犹豫起来,眼前的这个人她实在没什么印象,但是如果真的是总裁认识的人的话,那她还是先去问问总裁的意思吧。

    “那请你稍等一下。”

    说着,小艺就转身朝着办公室走去,推开了玻璃门,小艺走了进去,“总裁,外面有人自称是您的故人,想要见你一面。”

    “什么?故人?”单言抬头看向小艺,眉头轻蹙,然后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冷越走了进来,看着单言道“好久不见!”

    单言站起了身子,看着面前的人,冷越上前了几步,来到了办公桌前。

    小艺看着两人,感觉气氛有些不大对劲,于是转身离开关上了门。

    “你来做什么!”

    “我来当然是有重要的事情,跟我去一趟e国吧,明天就出发!”

    单言轻笑,“你说什么!我为什么要跟你去!”

    “不仅你去,希望你的妻子还有孩子也会去!”

    “呵!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为什么要去!给我一个理由!”单言冷笑着,五年前他让程前调查他的底细,然而除了众所周知的身份之外,其他的什么都没有。是查不到还是不存在,单言选择第一个!

    “医生说,他已经撑不到下个月了!”冷越脸上的笑容退去,神情认真的看着单言。

    单言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所以你来是想让我去给他送终?”

    “他已经没多少时日了,你为什么还是这么固执!”

    “既然你知道我这么固执,为什么还来!”

    “我今天不想跟你打架,我给你一晚上的时间考虑!”

    说完,冷越就转身离开了这里!一直站在门口处的小艺在看到冷越离去的身影时,脑子里忽然间有了一丝模糊的身影。

    转身,单言一拳愤怒的砸在了办公桌上,深邃的双眸里暗潮涌动。

    玻璃门再次被推开,听到了脚步声的单言头也没回的说道“什么事!”

    迈出的脚步一顿,安堇妍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人,“怎么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单言立即回头一看,敛去了脸上的异样情绪,微微一笑,柔声道“你怎么来了。”

    “怎么,难道我不能来啊!”安堇妍眯起双眸盯着单言,这家伙刚才明明很生气的样子。

    “我不是这个意思!”单言上前一步要去牵安堇妍的手,却被她快速的躲开了,单言伸手捞个空。

    安堇妍侧身走到了沙发那里坐下不发一语,单言走了过去,在她身边坐下,打量着她。“怎么了,生气了?”

    “没有啊,我怎么会生气呢!”安堇妍将头偏向了一边,不去看单言。

    忽然一只手伸来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的头迅速转了过来,遂即双唇被人掳获,浅尝即止,单言松开了她。

    “还在生气?”

    安堇妍排掉他的手,瞪了他一眼,“没有!”

    “对不起,我刚才不知道是你!”

    闻言,安堇妍视线转回落在单言脸上,“到底怎么了,你刚才看上去很生气的样子,发生什么事情了?”

    单言看着她沉默了许久,最后还是将所有的事情全都告诉了她。

    大手一揽,将安堇妍搂在了怀里,“你说,我要不要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豪门诱婚:独宠小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