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6章 水鬼
    气行周天,一遍遍在在增进与消磨之间循环反复,力求突破。

    太阳真气平静流淌,然而这一次在经过诸经脉之会的膻中要穴时,生出一丝不寻常的波动,幽星夜心中一动,加运内力,太阳之力浩荡如虹,汇聚膻中,霎时生出一股胸闷感,紧接着消弭一空。

    继续游走周天,又于其他数处经穴遇数回,焚净异力,刹那不适之后,神气一清。又寻索数遍,直至确定完全扫净,才凝神具感,观测客房内外,半晌,暂放下心,四周绝无其他异处,除非远胜过她的人潜藏暗中,否则不至于她如此细查仍毫无所觉。

    睁眼,凑近明月天,迎面吹了一口气。

    下一刻就有明月天的声音:“嗯?”

    幽星夜贴近她细腻脸庞,与她耳鬓厮磨,轻笑道:“姐姐你的脸好滑,皮肤真好!”

    同时,嘴上没停,继续说话,“有情况。”

    这句却没有声音,而是聚声成线,传音入密的小把戏,以她如今的功力,做到如此并不难,方才凝神感知,虽未察觉有其他人藏在附近,但还是小心为上。

    “大半夜发什么疯?”

    明月天毫无凝滞地接下,陪着演戏,不得不说她还是很有天赋的。

    同时亦传声问道:“怎么了?”

    她并未察觉异状。

    幽星夜笑嘻嘻道:“方才做了个梦,醒来就想摸摸你了嘛!”

    暗中提醒道:“你仔细察看这几处地方,膻中……”

    明月天没好气道:“那就继续做你的梦,别来烦我。”

    幽星夜闷闷声道:“知道了知道了,摸一下也不行,真小气。”

    随后沉寂下去。

    ——

    有所针对,又详查多遍,明月天才发觉到异状,传声道:“又是毒,不过毒性不强,只是胜在隐蔽,极难察觉。!”

    幽星夜担心道:“你能自己逼出来吗?”

    明月天道:“没问题。”

    幽星夜道:“那就好……也幸好太阳真气对一切外力都十分敏感,否则恐怕等到毒发,我们都不知道已经被下了毒。”

    太阳真气霸道异常,唯我独尊,容不得沙子,如非她本人强行压制,与任何外力都能暴起冲突,如此才能发觉异端,在这方面,太阴真气就不如太阳真气了,和用这真气的人刚好相反。

    而饶是如此,也是多遍之后才发现,可见这毒的隐蔽性之强。

    明月天道:“先前在唐门,你一直都没发现,那时候应该还没中毒。”

    幽星夜道:“要下毒,总需要接触,叶西门我觉得信得过,应该不是他,所以今晚的饭菜最可疑。”

    明月天沉吟片刻,道:“应该是赵家的人开始动手了。”

    幽星夜道:“多半是……只是没想到他们会干下毒的勾当,我还以为会直接现身正面袭击呢!”

    明月天道:“应是觉得如此更加稳妥吧,只是既然决定下毒,没道理下这种毒性不强的毒才对。”

    幽星夜道:“太强的毒容易被察觉,一次不成,必生防备,再想找到机会就难了,倒不如下慢性毒,每次只下一点,多来几次,积累下来,等我们发现时,都已经水滴石穿了吗,想化解都没办法。”

    明月天哼道:“如此没有自信,只能靠这些旁门左道达到目的,也是废物而已,难怪这赵家越来越回去了。”

    幽星夜道:“既然发现了,便无需担心,只是这次机会错过,没有抓到,只能以后再想办法将人揪出来,咱们暂时以不变应万变,等他们觉得时机已至,自己会现身。”

    ——

    一夜过去,翌日一早就又南下,中间在分歧点弃峨眉而去乐山方向,到下午时抵达乐山城。

    乐山自成一府,毗邻天都府,而乐山城则是蜀地在天都城以南最大的城池。

    乐山城大,各色物品较为齐全,又还天色未晚,时间充裕,她们便去买来绸缎,找上裁缝,重新添置了几套衣裳。

    到了晚上细查,又有毒物在体内积存。

    今天幽星夜脸嘴馋的毛病都没惯着,只傍晚时吃过客栈的饭菜,这下毒之人果然只在沿途落脚客栈的厨房中隐藏,可惜虽有注意观察,却未发现鬼祟之人。

    次日离开时,弃车马,找了艘船,改走水路,出航不久,船至岷江、青衣江、大渡河三江汇流的凌云山段,静水急变,狂湍怒涌,惊涛拍岸。

    船家提醒道:“姑娘,这地界水势极凶,船可晃得厉害,还是进蓬下躲着吧。”

    明月天与异兽坐在棚内,帘子挡着风浪,幽星夜独站在船头,应道:“老丈放宽心吧,再晃一些也掉不下去。”

    劈山为座,足踏江河,巨像悚然崖间,这正是昔年大奉朝廷修建的乐山大佛,誉满古今,巍峨耸立,气势恢宏,俯瞰人间百十代。

    船行佛前,幽星夜仰头观巨佛,钦叹道:“好一座大佛!”

    当行过此段,湍水渐止,复还平流,江长水阔,青山白云气清朗。

    船夫道:“姑娘果然好本事,方才那么急的水,也能不晃一下。”

    幽星夜谦虚道:“雕虫小技而已,老丈过奖了。”

    而忽然,脚下一丝异响。

    而几乎同时,小船一歪,朝一边倾斜,这是船翻之势。

    幽星夜眉头一皱,一脚踏下,怒气震江。

    小船骤得狂力而压水,猛得一沉,那掀起半边的船底被强行压回不说,船身更破开江水,往水中压下一尺不止,然后顷刻间又狂浪返涌,怒击船身,往上送回,小船动荡一下更剧。

    而这中间,轰然怒响,周围本就起伏的水面炸开,白浪激天,水花如雨落。

    剧烈摇晃中,船夫失声惊叫。

    幽星夜凌空跃至船尾,一手拉住船夫,及时将他扶住,不致落水,笑道:“老丈,该你坐稳了。”

    船夫惊魂未定,喃喃应是:“是是是……”

    而这动荡消弭,船身亦复平衡,随波逐流而下。

    幽星夜问道:“姐姐,刚刚那下没摔着吧?”

    舱蓬下,明月天清清淡淡回话:“没事。”

    幽星夜笑嘻嘻道:“这水下好像有鬼啊,都差点翻船了,老丈,你可知道是什么鬼?”

    “啊?水鬼?”船夫愁眉苦脸道:“好的不灵坏的总灵,咱们还在水上,姑娘这话可不能乱说。”

    幽星夜笑了笑,不再说话。

    目光巡回,扫视江面,不片刻,就停在北岸方向,笑道:“哈,真有水鬼呢。”

    吩咐道:“老丈,掉头,往那边去。”

    船夫顺着幽星夜手指方向望去,却是大约二十余丈外,一颗脑袋露在水面,似乎在往岸边游去。

    船夫不敢耽搁,急忙转向,将船撑过去。

    那人也察觉了自己已被发现,加快速度拼命往岸边游。

    船夫赶得急,虽非顺流,这船速度也不算慢,幽星夜又纵气推波助澜,顷刻逼近。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m.华山女剑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