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合斗
    终是太虚道人也一同下了玉女峰。

    出于一些考虑,宁中则将郝大通可能尚被困华山深林的事与岳不群说明时,并不讳忌太虚道人,当然,这之间措辞自是有度,不会丝毫触及昨夜两人谈话。而太虚道人自是欣然,此举与他知晓,无疑更加得罪了全真教,则至少说明华山上下仍是心向武当,否则大可暗中行事,以免过于声张,便主动提议要同去将郝大通引出山林!

    独流涧此地,岳不群与宁中则自然是知道的,这名字还是十年前他二人所取,如今华山上下皆是二人弟子,知道这地方的自是随他们的叫法,至于之前叫什么,甚至有无名头,却是都不得而知了!

    但幽涧漫长,毕竟不能从头到尾去查,或从尾到头去看,要在附近找人总需有个突破点,他们便将岳灵珊带上以指路!

    三人俱是当世高手,就算带着岳灵珊,也不碍赶路,以她自己原本需走一个时辰的山路,两刻间便走完,到达昨日岳灵珊骗三道所至河段!

    郝大通三人自然不会还呆在此地,不知到了哪里,或是已经下了山!

    他们三人与岳灵珊又不同,一是人多,二是体型更大,如非刻意掩藏行迹,那在这等人迹罕至的深山走动时,或许会余下几分如折枝断草之类的痕迹!

    三个高手细看了四周,却无半点残痕,想来当时他们所走之路,不外是沿水往上或往下,以及原路折返!

    迷于深山,见水寻尽可出,几人决定先顺水往下一瞧!

    但这般要找寻到人着实困难,是以每走出一段,岳不群便会长啸一声,唤称郝道长,并道明身份。最新最快更新他武功已至大周天,内力深厚,气息绵长,鼓震之下,所发啸声极为悠扬浩大,或许传不出十里八里,一里两里总归是有的,每每回荡耳际之间,经久不绝!而啸声之后,则会稍待片刻,期待回应!

    太虚道人则只相随而不发声,一是并无必要,再是他若也出声呼唤,郝大通自会知有外人在场,到时更羞于见人,恐怕听见了呼声也绝不回应!

    如此一路沿着山间河道寻到数里之外,方闻得远处有清啸以应:“老道在此,请岳掌门速来一助!”声音又急又促,像是常人久动之余含有喘息的说话声!

    闻这回啸,岳不群三人俱是眉山大皱,岳灵珊也暗道奇怪!

    太虚道人双眼似有精光,道:“郝道友这声音似有不对,回应内容也过于示弱……莫非是他正与人动手,且与他动手之人武功极强,难以应付,才迫得他如此求助?”

    岳不群道:“实情如何,还需过去看看才知……师妹,珊儿交你,我与太虚道长先一步去瞧瞧!”

    岳灵珊本是由他抱着,这回便直接交于宁中则之手!

    说实话,对此岳灵珊自然求之不得,他毕竟还是男人心思,被个中年男人所抱,虽是此身生父,也难免有几分不自在,只是他内力相较宁中则毕竟更加深厚,又为丈夫,这赶路之余的吃力活,自然是叫他来做。

    宁中则接过女儿,同时道:“你们只管先去!”

    二人便运足内力,施展身法,鸿飞冥冥,几个起伏跳跃间,已消失在视线所能及的山林河涧尽头。宁中则抱着女儿,也迅速跟上去,但一来身有包袱,二来内力有所不及,自然便慢了许多!

    山河倒走,万物于眼中所现俱为残影,忽然眼前一花,眼中景色恢复如常!

    是一段相对开阔的河道,也无上游那般满目的怪石显岩,自一块半人高的巨石之后,便是近三丈宽的河道,水深不过膝,浅处更至多到脚踝,此刻水波荡漾!

    河道左侧是岩壁,一端与这巨石相连,乃是整体,另一端则蔓延至极远。右侧在经过三四步的石子滩之后,就是灌木密林。

    只隔十来步,就在那一侧的石子滩上,郝大通神色灰暗,衣冠不整,形容着实狼狈,一手拂尘只剩下杆子,另一手则扶住汪志慎。

    而汪志慎垂拉着头,只见得胸口一滩血迹,竟是人事不省,不知昏迷过去还是已丢了命!

    耳边偶有呼喝声与震动声,则是这深山里最能吸引人的一幕!

    岳不群,太虚道人,与郝大通同行的另一名年轻道士,这三人居然在围攻一个女子。

    这是几乎难以想象的。撇开年轻道士,岳不群为一派掌门,太虚道人是武当宿老,何曾会有联手对敌的一天?若对手是东方不败王重阳之流的绝顶人物也就罢了,否则,传扬出去,恐怕不仅于他们个人,便是对华山与武当两派,亦是名声有损,而眼下这却确实发生了,不仅岳灵珊,宁中则也失了平静,蹙眉见证场上!

    那女子不知何方神圣,只一身白衣,转渡腾挪之快,肉眼只可辨到一道白影,恍如行走日光下的鬼魅,自然是看不见容貌的。

    年轻道士运剑仿如疾风,听声不见影,只有日光映照下的寒芒闪烁照眼,岳不群虽不曾出剑,但脸上偶尔可捕捉到紫气盈动,每每劈出一掌,俱有震空之响,而太虚道人则扬拂尘,踏奇步,身如飞燕,却是运上了武当梯云纵,欲捕捉那道白影,然而始终差上一步!

    一时间,河道上飞沙走石,水溅如雨,击声昂昂!

    战势似胶着,更是围攻一方的徒劳!

    宁中则带岳灵珊到后不久,不等看得尽兴,那女子似乎便失去了兴致,倏忽身影一定,竟是于挪走间的太虚道人身后,一掌打来。

    太虚道人如背生眼,当即回身一掌以应。

    两掌不曾相抵,似之间隔了一层十寸厚的无形屏障,太虚道人一退数步,右臂上原本宽大的袖袍炸裂,小半截化作漫天碎片洒落,剩下的碎成了麻条,定在原地深深吸气,白衣女子却似毫无损伤,反倒借力跳出,落入一侧密林,眨眼无踪!

    岳不群与年轻道士追出几步,已看不见人,情知身法远远不及,便不作无用功!

    这时才听一阵长吟冷哼声,仿自四面八方传来,落入耳中:“臭道士,今日打得痛快,便放你们一条生路,若他日再叫我遇到,必不轻饶!”

    一旁郝大通眼见她从旁而过,却毫无办法,又闻得这轻鄙之语,气的满脸通红,咬牙切齿骂道:“好个妖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