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冰火几轮回,生死怎奈何-上
    深夜冷寂,飞雪依旧飘摇,阴冷气息充斥在天地之间。

    然而气冻天冷人更寒。

    突如其来的极度严寒不知从何爆发,身体仿佛化作了一块千年玄冰,刺骨之痛折磨着每一寸血肉,压迫着每一分心神。

    凌珊的意识中,只剩下无边的冰冷,再无丝毫他念。

    这一刻,连生死亦难由自主。

    食神居的这座客院,房间数量十分合适,正好五间。入院正对的正房自然是玉凌居住的,两侧四间相对规模小了不少的厢房,剩下四人也正好分到一人一间,凌珊与明月天分别住在东厢两房。

    青荷的房间正对着凌珊的屋子,因此当被接连惨叫的动静惊起,她下意识择更近的凌珊这边来。

    凌珊练完功因犯困而未去熄灭的烛火,还未燃尽,照亮着屋室内景。青荷破门而入时,便见到床榻上,凌珊包裹在被子下,连人带被蜷缩成一团,人瑟瑟发抖,带动了棉被摇晃,牙齿不断打颤和一顿一顿急促喘息的声音在夜中十分明显。

    几步逼近时,更见到她脸上覆着一层青霜,染白了眉发,面无血色,如同死人!

    “少谷主……”

    青荷大惊失色,这是食神居内最上等客房,内有耗碳无数铺成的地龙,外面再冷也绝冷不到屋里来,怎还会让人受冻至此?

    伸手过去想要推醒凌珊,哪知手一触及,便感觉碰到的仿如是一块寒冰,冰冷无比,一个激灵,下意识便抽回手!

    又见凌珊不时痛苦至极地低吟,一咬牙,便忍着刺骨冰冷将她扶起,掌间运气,意图以内力助其驱寒,然而内力却仿佛被一堵冰墙阻隔,不仅无法渡入,反而让一丝寒气反噬过来。

    越是运功渡气,反噬来的寒气便越多,渐连她自己都有难以应对了。

    青荷打着冷战,心知事不可为,只得放弃渡气,才觉好受许多。

    “这……这……”

    饶是青荷谷外行走多年,见多识广,此刻也有些不知所措,只能扶着凌珊干焦急。复又念及方才惨叫并不止凌珊一人,便急忙放下凌珊,又去明月天房间察看。

    虽这边并未掌灯,但以她的耳力同样听得出床榻上明月天同样在发抖打颤!

    抹黑过去扶住女孩,两人的情况果然如出一辙。

    心想虽暂时毫无应对之法,可两人分开,若有其他状况终究照料不便,青荷便以被子裹紧了明月天,随后将她抱到了凌珊房中,将两人放在一起。

    自己躺在中间,两床棉被都覆在身上,一边一个紧紧环住两人,只望能以自身体温让两人好受一些。

    任谁抱冰而卧,都绝不会好受,哪怕青荷大周天的内力称得上深厚,也只一会儿便直觉受冻欲死,可想到两位少谷主的情况,便咬紧了牙,苦苦支撑!

    渐渐的,连她也冻得意识模糊起来……

    日出东方,天色渐明。

    一夜飞雪,天地之间俱是苍茫!

    食神居后院客房。

    天已大亮时,凌珊才醒,发觉自己被一具温软躯体紧紧抱住,是在青荷的怀中。稍一抬头,便见到另一边明月天紧闭着双眼的俏脸,犹在昏睡。

    身上有些酥软!

    她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这一晚上,绷得太紧,绷得太久了!

    昨夜的霜寒覆体,堪称刻骨铭心,虽当时难有其他念头,一夜过去,却并未忘却当时的苦痛,反而更加深刻。

    余悸纠缠,便连三人怎么睡到了一起,连此刻温香软玉在怀这种她梦寐以求的情形也无心多顾。

    只是呆呆躺在青荷怀里。

    明月天也渐醒了。察觉身处状态,挣扎着想要起来,哪知青荷手臂便如铁箍,紧紧环住她不放,加之有些使不上气力,一时竟没挣开。

    但这一下也惊醒了青荷与凌珊。

    青荷缓缓睁开眼,意识恢复,昨夜昏睡前的执念自然不复,双臂的力道散去,不再紧抱两人,只觉浑身无力,有些虚弱地说道:“少谷主,你们醒了?”

    明月天坐起了身,看了她一眼,这时才发现她额前布满冷汗,眉头一皱,问道:“你怎么样?”

    青荷道:“没什么,就是感觉有些头疼,身子也使不上劲!”

    凌珊也起了来,摸了摸青荷额头,只觉汗珠冰冷,但皮肤滚烫,道:“应该是受寒发烧了!”

    明月天边下床,边继续问:“是你把我们放在一起的?”

    青荷点头道:“两位少谷主昨夜忽然发寒惨叫,我发现后为了方便照料,便将你们抱在一起了!”

    “知道了!”明月天道:“你先躺着,我们去找大夫过来瞧瞧,给你开一副药!”

    青荷道:“多谢少谷主!”

    凌珊和明月天一同出了门,便见到院内亭子里坐着叶明奴,百无聊赖盯着取暖的小火炉看!

    她昨夜睡得死,没听见动静,也就不知道两人的情况,今早起来,虽不见三人,却也不敢去打扰,便一人在院里待着。

    听到开门的响动,见到两位少谷主从一间房内出来,连忙起身,好奇道:“大小姐,二小姐,你们昨晚睡在一起的吗?”

    她被明月天收了作婢女,因此对两人的称呼并非少谷主,而是小姐。

    明月天心情正不好,见她问这些,冷眼望去,斥道:“多嘴!”

    叶明奴吓得哆嗦,低下了头,泫然欲泣。

    凌珊叹道:“明奴,青荷姐姐病了,你快去让伙计找个大夫过来!”

    闻青荷生病,叶明奴也顾不上害怕委屈,反有些焦急,但不敢耽搁多问,急忙小跑出去。

    凌珊拉着明月天入了凉亭就坐,道:“姐姐,你还记得昨夜的感受吗?”

    明月天眼中闪过一抹惧色,无声地点了点头!

    凌珊道:“青荷姐姐虽也是受寒,可情况与我们不一样,她受寒应该是抱着我们睡的缘故,本身并没有出现发寒的状况!”

    明月天默然,片刻后道:“只有我们两个感受到那种酷寒……”

    凌珊点头道:“缥缈天姥的那杯茶!”

    明月天握紧了双手,指甲几乎要陷进肉里,喃喃道:“那……可能是一种至寒之毒!”

    凌珊摇头道:“姐姐,你还记着吗?当时她说,那茶叫做‘冰火两重天’!”

    明月天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一阵悸动,道:“冰火两重天……”

    凌珊看向满院满屋的积雪,脸上布着忧色,喃喃道:“这名字,应该不是随便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