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卷 移天星月照江湖 第八十五章 移天宫
    时光荏苒,一去不回。??

    这是大明承德四十三年的夏天,距当初玉凌传功而逝,已足十年。

    百花谷还是那座百花谷,因为这里还是百花齐放,宛如仙境,这里还是人比花娇,美人成群!

    但百花谷也不再是百花谷了,因为百花谷如今仅仅是华山绝壁之下的一处地名罢了!

    而有过辉煌亦有过没落的隐世门派,如今有了另一个名字——

    移天宫!

    五年前,明月天认为百花谷三个字固然应景亦应人,却太显阴柔,威风不足,便乾纲独断,强行改成了移天宫,她自命大宫主,而凌珊则由原来的二谷主改为了二宫主。

    连谷口处的镇门石碑,也早已被替换!

    新碑刻文:

    百花谷,移天宫!

    此举在绝大部分人眼中,自然是已几可称得上欺师灭祖,少不了弟子反对,但当时明月天气候已成,在凌珊默许不出头的情况下,反对者无不被重惩,甚至有两人直接被废去武功,驱逐出谷,从此再无人敢于就此事置喙!

    大宫主的威严,也自那时起,直登顶峰,再不被年纪所束!

    今时今日的百花谷,一如既往不改风和日丽,但这明媚阳光之下,却难免透出了一分缘于人而非起于自然的冷色。

    整座山谷仍旧鸟语花香,但十年后的移天宫,比十年前的百花谷,终究还是少了几分人气——自然不是指人少了,而是人与人之间,变得清冷了!纵然有弟子在路上遇见,如无必要,也只是轻点秀招呼,并不多话,少见了昔日的欢声笑语!

    明月天为人冷淡,不喜太吵,上行下效,兼之偶尔心情不好时,见到吵闹的弟子,还要责罚一番,纵然有凌珊在一旁如何调笑规劝,却不及明月天横眉冷目有十足威慑,整个百花谷,门人弟子未见如何增减,但终究还是逐渐冷清下来!

    但百花谷成了移天宫,勾玉洞天却仍然是勾玉洞天,显然这名字还符合如今的大宫主心意,也就免了一场更名换姓的无妄之灾!

    勾玉顶。

    这里早已布置一新,原本的石床上,放了几本古籍,聊作书桌,而床榻,则另立一边,此外还多了衣柜桌椅、妆台铜镜,倒更似女儿家闺房了!就是烛火,也被姐妹两嫌弃每每烧完便要重新点火太麻烦,自造化秘窟挖出的四颗长明宝珠代替!

    此时明月天盘坐于床上,默运心法。

    昔日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早已成长为倾城之色的绝代佳人,肤若凝脂冰肌玉骨,正值青春,绝艳红尘,不可方物。

    石室无声,寂寥一片!

    明月天忽长吐了一口气,自入定中醒来,收功睁眼,星眸璨璨,冷冽逼人。

    并没有见到师妹,她也不在意,虽自当初师父逝去后,她们便搬来这里一同居住,但近日她闭关练功,尝试冲破任督二脉之一,最需安静,师妹自然不会继续呆在这里打扰。

    当年得师父遗泽,她与师妹除了这最终两脉,余者皆直接被强行打通,这十年时光,前三年,她们日夜运功,增强万物之纳的效果,尽力消化那些功力,此后两年,剩余的真气逐渐流失殆尽,而最后的五年,她们一直在冲击任督二脉。可惜任督天关,终非易与,她们两人皆一直未有所得。

    而这一次,闭关不知多少时日,她却终于打破了足足五年不得寸进的局面,周天圆满便只剩了最后一步,这结果着实喜人!

    如今既已出关,又武功大进,她自要出去透透气,当然,也是急欲去与师妹分享,便出了门。

    门外还摆着侍女准备的红木饭盒,她看了眼,此时心情大好,便引气一纳,提到了手上,打算帮忙带过去!

    长廊对面,也就是在楼道口处,这些年新挖了一个小房间,是专为叶明奴准备的,作为贴身婢女,若是还住在下方,平日使唤起来多有不便,她便特意让人新凿出了这间石室。但推门而入,室内却无人。

    明月天皱了皱眉,饭盒还在,那显然并非换菜时间,自己闭关时间,这丫头竟然不在房中等候自己随时可能有的吩咐,反而不知跑到了哪里去,当下心有些不满。

    ——

    百花厅莲池畔,秀丽脱俗的少女坐在边缘池台上,静静看着面前盛开的洁白莲花,心动莫名,瞧了瞧左右,不见有谁在,便轻咬银牙,缓缓伸出手去。纵然四下无人,她亦是不敢妄自摘花,不过,扶过花枝,凑近来细嗅芬芳还是没问题的!

    “你在做什么?”

    但她正扶住了花梗,不等拉过来,身后便传来了那个不可捉摸的熟悉声音,她心下一颤,忙不迭的便起了来,但这一心急,忘了松手,啪啦一声,那朵莲花便直接被拉折,但终究因为那根墨绿色花梗固有的韧性而未被完全扯断,而是藕断丝连地垂落下去,浮在水面,余枝轻晃,水中涟漪重重。

    她战战兢兢地转身,望向身后那道清冷的身影,额前冒汗,后背凉透,仓皇道:“大,大宫主……”

    明月天冷冷望了一眼水面的莲花,又望向她布满惧色的面容,目光迫人,教人难以直视。

    叶明奴自是决不敢与她对视的,低下头噤若寒蝉,一手衣角握得白,大气不敢粗,静候落。

    明月天淡淡道:“等会自己把这株荷花清理掉,免得看了败兴!”

    “啊?啊!是,是——”

    她一开口,叶明奴便一个激灵,但下一刻便反应过来,暗暗松了口气!尽管有些难以置信就这么被放过,还是急忙应声,免得迟疑了,她又改了主意!

    明月天递过饭盒,吩咐道:“这个拿去收拾了,去让厨房另备酒菜,我等会便去吃……下去吧!”

    其实原本见这丫头冒冒失失,还折了花朵,明月天势必要好好惩戒一番的,倒不是她多爱花,纯粹是曾经为竖立权威,下过无故不得采摘损坏百花,违者重罚的命令,并严格执行罢了,但此回打通了任脉,她心情奇佳,也就不甚在意了!

    叶明奴接过了木盒,便急转身离去。

    她对明月天素来惧怕,根本不敢面对,能躲便尽量躲了,此刻又算是犯了事,便更加如此,是以一得应许,便不敢多留片刻!

    而她一走,明月天也跟着出了勾玉洞天,往叠泉谷走去——自是打算去寻凌珊的。现在正值傍晚,按照往常的习惯,这个时间,她多半是躲在叠泉谷的某处水域钓鱼的,自许多年前她生了垂钓的兴致,这些年便一直乐此不彼,都快要风雨无阻了!

    然而等到了叠泉谷,明月天找遍四周,却始终毫无师妹的踪迹,心下有些不好的预感!便又回了百花谷,正看见巧绿萝在前面,叫住她问道:“绿萝,幽星在哪里?”

    绿萝比之十年前显然更老成了许多,但百花谷内功,向来有驻颜奇效,她勤修多年,早已火候不浅,是以将近四十的人,看起来却仍如二十七八的年纪。

    她见是明月天叫住自己,并出此问,施了一礼,迟疑道:“见过大宫主,二宫主……二宫主她……”

    明月天看出不对,眉头一挑:“说!”

    绿萝暗叹了口气,终究还是应道:“二宫主出谷去了!”

    大宫主向来不喜欢二宫主独自出谷,但这次二宫主趁着大宫主闭关之机,又偷溜出去,并且与以往的性质也决然不同,大宫主知道后非得气急,偏偏是自己被抓正着问话,心下不由叫苦。

    但眼下不敢隐瞒,只好实情道出,说完惴惴不安地看她脸色!

    果然,明月天闻后,本只是面色清冷,眨眼便阴云密布可见怒气。

    明月天的威势五年前便已彻底建立,并深入人心,这下见她骤变脸色,绿萝不由的心底凉。

    这十年来,凌珊每年总有一两次要偷跑出去,对此明月天十分不满,偏偏要责罚的话,轻了没效果,重了又实在下不去手,故而每次凌珊溜出谷去,明月天总要恼火一阵子,在此期间,移天宫上下,自然便成了她出气筒,无论是谁,稍有犯错,必然大加责罚,决不轻饶!

    绿萝资格虽老,也未犯什么错,但还是不安,总担心这个时候自己被随便殃及池鱼!

    好在明月天没有直接作,只是阴沉着问道:“她出去多久了?”

    绿萝默算了一下,道:“大约有……一月吧!”

    明月天脸上煞气一闪,再问了一遍:“多久?”

    绿萝道:“一月!”

    明月天压下怒意,追问道:“为什么这次出去这么久还不回来?你们有没有去找过?”

    以往,凌珊每次出谷,除非明月天亲自出去追回,否则非得在外面玩个十天半月才回,但如今已逾一旬,却仍不见她回返,尽管明知她如今的武功,少有人能奈何得了她,却还是忍不住担心!

    绿萝道:“二宫主离开前说,她还缺一把好剑,这次出谷,打算去找人铸剑,必然会回来较晚,让我转告大宫主,不必担过于心,她自有分寸!”

    明月天脸色一变,立即想到了当年师父还在时的未成之行,怒道:“胡闹!”

    喝完,急又问道:“她如今出海了没?”

    绿萝一怔:“什么出海?”

    才想及此事绿萝并不清楚,明月天道:“没什么……就是问知不知道她现在的位置?”

    绿萝摇头道:“我早已吩咐过在外的弟子注意她的行踪,但目前还没什么消息,只知道她最近一次露面,是十天前,在洛阳城!”

    明月天点了点头,道:“那就加派人手,尽快打听出她的下落,这次我要亲自去将她逮回来!”

    说罢,又问道:“对了,我这次闭关了多久?”

    绿萝答道:“到今日,正好有三十三天了!”

    明月天冷笑道:“也就是说,我前脚刚闭关,她后脚便又溜出去了?这是和我捉迷藏吗?”

    绿萝默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