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真身假身,有情无情
    杀戮上演。?

    林子内,人影幢幢,生命在呻吟中逝去!

    没过一会儿,一切哀嚎便烟消云散,但空气中的血腥味却更加浓郁了!

    草木曳动,传出轻响。

    浑身黑色的人影踏着草木走出林子。

    黑袍斗篷深邃无度,青铜鬼面狰狞慑人,身上还沾着星星点点血迹,有未干的,也有已干的!

    凌珊深吸了口气,安下心来,盘膝而坐,运功驱毒。

    黑袍面具客身影一掠,到了她身后,一只手搭在肩上,一股雄浑真气渡入!

    约盏茶时间。

    各自收功!

    凌珊舒了口气,起身对黑袍人道:“多谢宫主相助!”

    “都是自家人,不必客气!”黑袍人出风铃声般的清脆笑声,竟与凌珊一般无二:“白兰姐姐这回可大意了啊!”

    她拿下青铜鬼面,赫然又是一个“凌珊”。

    而另一边的“凌珊”,往脸上一搓,揭下一张面具,却是另一张脸了。虽也娇美靓丽,与凌珊却又截然不同。

    她是“青泥”组织的领,名叫白兰,精擅剑法与易容术,那夜在苏州城卖豆腐花的老婆婆,还有这数日与林萍儿在一起的凌珊皆是由她假扮,而凌珊自己,则在那夜后来一次会面时,交待了一些必要之事后,便化身黑袍鬼面人,连夜出,亲自前来对付太湖群盗。

    白兰作为青泥之,固然也是一流高手,但要一人挑一寨恐怕还是力有不逮,这事凌珊也不愿太多人知晓,不好让青泥之中的其他成员也出手大动干戈,故而还是决定亲自动手。

    在白兰假扮凌珊的这几日,为免露出马脚被人看出不对,便假称身体不适,心情不佳而寡言少语,冷面待人以掩人耳目,毕竟女子总有那么几天喜心情不顺,假托于此不易引人怀疑。

    其实这几日凌珊确来月事不假,不过并没有红兰表现的那样还会累及心情。

    概因武学一道一旦大周天圆满,内息调顺,通体康泰,女子便可闭经绝痛,再无月月烦恼之虞,只是会使生育能力极大降低,不过,无论男女,一旦入武功阶段,生育能力本就会大幅降低,女子内功大成后有无此患也就无关紧要!

    凌珊还未到这一步,不过也只差了一步而已,这方面比之寻常女子却更好了无数倍,故也无碍杀人屠寨大兴干戈之举!

    揭下易容面具,恢复了本来面貌,白兰叹气道:“不是属下大意,确实是武功还不够高!”

    她这却是谦虚之言。

    作为青泥领,所有移天宫出谷弟子中数一数二的大高手,她的武功早已至大周天六脉境界,更兼具群剑术,面对先前那样的箭阵,若非一时冒进,而是步步为营消耗对方箭矢,相信不用多久便能反建胜机!

    凌珊也不愿在这个问题上深究,对白兰道:“太湖寨只剩下了几只小猫小狗,就留给林师姐练手吧,你就换上我身上这身先出去,以后找个机会把面具还我就行!”

    这张面具其实是师姐所送。

    师姐因为不喜欢覆面纱,但又难免要出谷,前些年便命人打造了两个模样一般无二的面具,除自留了黄铜面具,青铜面具则给了她,这趟出谷她将这面具也给带了出来,若是弄丢了,师姐知道后势必要大动肝火。

    白兰点头道:“好!”

    她们就近去了一座屋内,互换了衣物,变了行装打扮,左手衣袖被箭矢所破,也被一块布条充作绷带缠紧,佯装作受创!

    待回复真身面貌,凌珊提着剑走出屋外,随手挽了几朵剑花,长叹道:“还是拿剑的感觉好……看来我果然比较适合用剑!”

    她在岛上横杀四方,靠的是一双拳头。

    这双拳头有一个曾经响当当,但因为被大周世宗皇帝所厌,只差一纸明令相禁,渐变籍籍无名,如今大抵将要完全湮灭于历史尘埃之下的名堂,叫做神拳三十六势,是百年前,大周初建之时,一位堪称雄视古今的绝代宗师所创,若达顶峰,可通武道,被昔年华山、百花两派的联合传人赵玉京收录在勾玉洞天造化秘窟之内,可惜秘籍之中失去了最精华的四势,不知是彻底失传了,还是另有传承,总归差了几分。

    当然,现阶段凌珊的武功造诣还远远未到那境地,有这四势无这四势倒也区别不大,何况她主修剑术,拳法如何也不大在意,够用即可!

    已经改头换面,成了黑袍鬼脸之人的白兰跟着出门,听到她的感慨,看了看周围满地横尸,就算她这些年在谷外已说得上见惯了生死,也忍不住心悸,这么多的尸体呈现于眼前,还是生平次,不由低声叹道:“看这个太湖寨的下场,便可知宫主的拳法造诣,恐怕不比剑术差了!”

    凌珊也看了看周围,随处可见尸体,地上的血迹已经干涸,空气之中一片死寂与血腥。

    她并非冷血之辈,此刻按理该极度不适,事实上却完全没有,因为这并不是她第一次杀人,而且不是她第一次这样大量杀人。

    两年前,陕州府北境,也是周明两国交界之地,一伙百人编制的周兵不知怎么越过了边线,来到大明境内,烧杀抢掠,干了不少恶事,陕州府属于华山三府之一,追击这伙人的事凌珊责无旁贷,途中恰见到了他们屠戮一座边村的景象,一怒之下,便将那些人杀了干净,这是她后来升任雨使的资历之一!

    也是那一次,她现收割人命竟是如此简单,如此快意,从此对杀人再无抵触,或许这便是从普通人变成武林高手的心理膨胀了,好在她意志总算坚定,能控制住心中的杀性,否则,两年前江湖上便要多出一个杀人魔头!

    凌珊心中没有产生什么太大的波动,看了一圈便收回目光,洒然笑道:“我倒是宁愿用这拳法造诣来换更高的剑术修为!”

    “另外,白兰姐姐现在可是屠寨的凶人,就不要叫宫主了,和其他人一样,称我凌姑娘吧……声线也改一下,别等下叫林师姐他们听出来了!”

    对敌人如秋风扫落叶一般无情,对朋友则如春日的阳光一般和煦,对陌生人亦或泛泛之交……那就奚落戏弄,任意处之好了。

    有情无情,视人而易。

    大抵如是心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