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8.盛世映骄阳1【第三更,求订阅】
    虚空中,天光亦无法掩盖的冷剑寒光突兀一闪。

    凛冽剑风瞬息席卷而至,刮痛面庞,贴着脖子右侧的皮肤直往后掠散,精钢剑更快到极致,眼前一花,还未反应过来,已冷锋寒芒触喉,透彻心寒!

    两丈之外,门房处,一声在眨眼乍起骤落的古朴撞击之响,那侧颈滑开的剑气所落,门框一侧,至墙体中上层的实木墙,多出一道三尺长的拦腰切痕,切痕上下带着微颤,木屑横飞!

    而于两人之间,一撮须发,洋洋洒洒飘落而下,在这剑起风寒的刹那之间,被一丝擦过的剑气所断。

    道初三剑,晨曦初露,一剑霎寒,百练拔剑术再出,制敌出剑一瞬!

    胜负分晓!

    临崖松头皮发麻,浑身寒意笼罩,颈部尤重,不由面露惊骇色!

    凌珊轻轻呼出了一口气,微微一笑。

    过去的十年之中,无论是托庇先人遗泽,内力不断激进,于武学之途尚且内重于外的前五年,抑或是其后内功修为停滞不前,转而更重外功的后五年,剑术精进无疑都是她最为重视之事,练剑时间甚至还要隐隐超过造化功之外,其余诸如神拳三十六势、移天换地掌法等武学修行时间的总和,是以早在四年前,东来剑术便已然触及道初意剑之境,称得上大成。

    而今这一剑,晨曦初露剑霎寒乃是实打实的杀人技,追求的是一击毙命,若以此制敌,却不杀人,反而艰难数以倍增,于她而言亦是一大考验。

    好在初由形入意,此后便一直在练拔剑出剑之术,至今四年,若说完全收发由心自是虚言,不过要勉强驾驭住还是能办到。

    咣当一声,收剑归鞘,凌珊道:“大庄主认为如何?”

    剑势一去,临崖松紧绷的心弦稍松!

    他张了张嘴,很想不服气地说一句这是你卑鄙偷袭,是我大意轻敌,否则绝不会如此轻易便败……可剑风扑面的刺痛还未彻底消止,那一剑的锋芒犹在脑海之中闪烁,这话便如何也说不出来了,最终只能付诸重重一叹!

    人老成精,眼力自是不会差,他很清楚,纵然并非突袭,纵然不曾大意,自己也决难挡住这一剑——除非彼此距离足够远,远到他能有躲避的余地……除非,他兄弟三人联手,以其中一人的性命作赌注,在她一剑出再剑无力的气短之际,另两人寻隙趁势将人解决!

    岁寒三怪也并非死要面子之人,纵使再心不甘情不愿,可既明确知晓并非对手,也不会怕认输,他拱了拱手道:“江山代有才人出,齐女侠的剑术,已臻化境,我兄弟三人远非敌手!”

    凌珊道:“这拔剑之技只是充作敲门砖,证晚辈与三位庄主有一决之力,我真正所欲验证的并非此剑术,还望老先生能请出二庄主与三庄主,偿晚辈此来所愿!”

    她说得客气,可话里话外却毫无谦虚之意!

    临崖松暗骂口气真大,竟还不依不饶要自己兄弟三人联手,可转念又想到她说的欲检验的并非这惊艳剑术,这是指她另负上乘奇学不成?一想到这个可能,他便不禁心惊不已!

    面上却尽量保持平静,道:“齐女侠要一考我兄弟三人自无不可,不过,我二弟三弟如今在石老先生身边照料,要让他们过来怕是难办,不知道齐女侠可愿意过去?”

    说是照料,自然只是自惜脸面之词,其实是在地下当牛做马,任人差遣,那老魔头为一泄多年囚禁之恨,除了不杀他们,这段时间可着劲变着法地折腾他们几人!

    他现在深知自己奈何不了这丫头,便希望让她前去地牢,那石老魔一旦见她还在杭州逗留,未去为他脱困之事奔波,多半要发怒,到时直接收拾她也说不定!

    凌珊自然不肯再去见那老魔头,摇头道:“过去就免了!那地方晚辈实在不喜欢,还是请两位庄主过来比较好,大庄主智计百出,想必能说通那位石老先生!”

    临崖松道:“石老先生实在不好接触,我可说不通他,齐女侠之请,老夫实在无能为力!”

    凌珊扫了他一眼,笑道:“那便罢了!晚辈一心想请二庄主与三庄主一并来,纯粹是觉得一人计短二人计长,有他们在,对我剑术也能多一分见解思路,其实有大庄主一人已足矣!听闻大庄主一手狂风快剑在江湖之上少有对手,正要讨教,还请大庄主取来宝剑,好与晚辈一较高下!当然,倘若大庄主觉得与我一个无名小辈比试,尚不值得动用兵刃,那晚辈说不得也只好仗着铁剑之利,欺负前辈赤手空拳手无兵刃了!”

    临崖松两眼一跳,道:“老夫已自认不是你对手,还有什么高下可较?”

    凌珊道:“晚辈尚有自知之明,方才大庄主只是一时大意罢了,真本事尚未用出,否则绝不致这般轻易被晚辈所趁!”

    眯起眼望去,既来了这一趟,总不能白来,怎么也得痛痛快快打上一架方可。

    临崖松瞪向凌珊,目中暗含愠怒,都认输了还不罢休,简直逼人太甚,抽了一口恶气,沉声道:“好,那老夫今日好好领教齐女侠的精妙剑术,且稍等!”

    出了大堂,让守在外面未入堂的其中一名下人械库去取剑来!

    凌珊暗笑。

    她想起了当时自己被谢天南逼斗的情形,也是颇有些人坐家中,祸从天降的恼怒,好在那大老粗没有自己今日的死皮赖脸、不讲道理,否则哪还会有中秋之夜,衡山剑决的约定?

    很快,那下人将宝剑取来!

    临崖松道:“屋内地小,咱们不如到外面一较?”

    强逼人比斗论剑,大便宜都占了,凌珊自不在这小事上斤斤计较,欣然应诺:“好!”

    出大堂,来到院子里,临崖松屏退左右,不许有下人靠近。四周本就无几人,这一来更是一空,只余他们两人!

    临崖松叹道:“自十五年前老夫隐退此地,狂风剑法便从此绝迹江湖,没料到今日会被你逼出!”

    铿然一声,凌珊抽出精钢剑,剑锋指地,整个人气态一变,由平和、随意倏尔转作无匹锐气,剑意蓬勃,蓄势待发,整个人仿佛一口利剑随时会出鞘——

    “请大庄主赐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