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2.恶人恶计犹不休
    留大善的确想要自尽。

    但他内功已废,纵连自断经脉都已成奢望,而咬舌自尽……能不能死他不能肯定,但他的确是愿意一试的,只是,就如陆上邦所言,此刻的他,连舌头都已经咬不动了!

    意识还在,身体却已经不是他自己的了,这与点穴效果相似,却又截然不同,这是一种死亡之前的感受,也只有在死亡之前,才能感受到!

    而在这种无可奈何的感受下,他只能绝望地望着陆上邦!

    昔日风华绝代的衡山剑英,自己最仰慕的小师叔,怎会成为今时今日如此灭绝人性的魔头?悔不该当初为他……

    留大善思绪念念,意识越飘越远,仿佛脱离了身体,然后看到一黑一白的勾魂使者站在旁边,头戴高帽,长舌垂落,拿着黑白法杖与铁索,在等他真正咽气的那一刻!

    “你,你,你……”华上国呆呆看着已经分外陌生的小师弟,不由悲恸万分,颤抖得地指着他,却已说不出话来!

    陆上邦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师兄,你已经受伤了,还是歇歇,有什么愤怒不满,等养好伤再来教训我吧!”

    信手一甩,华上国顿觉一股大力推来,震荡浑身气机,口吐鲜血,飞落出去,昏死在地!

    姬智脸色煞白,紧紧抓着丈夫的一只手,但目光却始终放在留仇身上,脸上欣喜,愤怒,悲伤,痛恨,兼而有之,情绪无比复杂,既没听进去几分陆上邦最后一句充满恶意的话,也没注意到华上国又逢重创。

    陆上邦当然注意到了她的目光,弓下腰,一手抓住她面颊,强迫摆正她的头,冷冷道:“看够了吗?没够的话,别急,以后有的是机会,现在,乖乖听我说话,别去想其他的,知道了吗?”

    他凝视这个曾经海誓山盟却又毫不留情背叛那份感情的人,看着她眼中的无奈与怨毒,心中有点点滴滴怜惜之意,但是……更有无数的快意!

    姬智愤怒地看着他。

    陆上邦很享受她的愤怒,松开了姬智,指向她一对双生儿女,说道:“继续方才的问题,知道我为何不杀他们嘛?那就是我现在的计划!知道这计划是什么吗?”

    “这计划就是在未来的二十年,三十年,乃至一百年,都还将继续上演手足相残,同室操戈的大戏!”

    “你的女儿,你的儿子,我都会让他们活的好好的,还会传授毕生所学,然后,等他们学有所成,我再将他们三人关到一起,只有一个人能活着,那时候你想想,会有多么精彩?”

    “而且在那之前,我会设法让他们三人都留下子嗣,然后等他们死后,就告诉他们的后人,他们的父母是被谁杀死的……只要我活着一日,留家后人,就有一日必须自相残杀……至于我死之后,告诉你吧,我如今有八重天的功力,再进一步,便是重楼,到那时,只要注意一点,活到一百岁并非奢望,算起来,我应该还会有三十年到四十年的时间,而在这么长的时间里,我想,足够我让你们的后人之间,成为累世血仇!”

    姬智浑身冰凉,为他还不休止的恶毒计划而惊骇,咬牙道:“你以为,你会如愿?你以为,每个人,都会像你这么,丧心病狂?”

    陆上邦长笑:“哈哈哈哈,会的!他们会的!”

    走到姐弟两旁边,拍了拍弟弟的肩膀,说道:“小儿子,软蛋一个!随便吓一吓也就听话了!”

    又指向姐姐,道:“二女儿,很不错,挺有骨气,想必她会希望替父亲,替师兄们报仇的……若是死了,那还报什么仇,雪什么恨?那么,在我……”指了指自己:“主使者!”又指留仇:“他,行凶者!”

    最后道:“我们两个大仇人被杀死之前,她一定不会甘心自己先死了,就算是要和我这个大仇人学武功,她也一定会答应!”

    “至于大儿子……呵呵呵!”冷冷一笑,说道:“你知道吗?阿仇,他从始至终就知道,他要杀的是他的亲生父亲,我一直没有隐瞒他的身世,但他还是乖乖听话了,你觉得,再要他杀个弟弟,杀个妹妹,他会有犹豫吗?”

    最后的计划,他只是拿来与姬智说,没有太放声,只有这一句话,是再度用了内力的!

    所有人都听到了!

    他们原以为,留大善的身份,留仇是被蒙在鼓里的,原本还浮想联翩,现在察知亲手弑父的他,此刻该是如何心情?该将做出怎样举动?但谁能料到,没等到他爆发,反而迎来这个局面,难怪啊……陆贼分明揭开了他的身份,他却还能无动于衷。

    众人望向那个默立的年轻人,纷纷心惊,亦为此震怒:若说被人阴谋设计而杀死了生父,尚有一丝情有可原的话,那么明知其人,仍痛下杀手,那就罪无可赦了!

    姬智更觉得心凉,震惊地看着留仇,不敢相信道:“不可能!”

    只有留仇始终面无表情,麻木到骨子里!

    陆上邦冷笑道:“那你来说说,若非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一切,我现在揭露了他的身世,他为何还能如此镇定?是被这消息吓傻了吗?”

    只此一句话,姬智顿时绝望了,因为事实已经容不得她不信。

    陆上邦则继续道:“我的计划很完美,但还缺少一个足够让我满意的见证者,所以我思前想后,最后还是决定留下你,只杀大善!”

    “当然,你若不愿意,也可以选择自杀!”

    “但是我要提醒你,你若如此,我便让你的两个儿子,在衡阳城中最热闹的地方,在大庭广众之下……弓虽暴了你的女儿!”陆上邦语气森寒地威胁!

    “你敢!”

    姬智浑身一颤,厉声道。

    “那你尽可以试试,看我敢不敢!”陆上邦冷笑道,他说得出,就肯定做得出!

    噗!

    留大善蓦地瞪大了眼睛,终于受不了刺激,喷出一口血,彻底咽气,再无生息!

    留人间一世善行,孰料却难留自己一场善终,一双充满厌恶、仇恨、后悔的眼睛,死死瞪着昔日最崇敬的人,至死,不曾瞑目!

    “大善!”

    姬智一直握着留大善的手,他的任何动静都能立即察知,顿知不好,但一探查,已无脉象,斯人已逝,忍不住长声悲呼,哀声戚戚。

    陆上邦扫了一眼,冷道:“哦,这就死了?还以为他能再坚持一会儿呢!”

    “他死了,你也该死了!”

    而就在他话音一落的刹那,另一道声音跟着响起。

    冷淡话语,犹如平地起惊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