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3.共伐魔3
    6上邦头偏,身侧,顿时避过断剑,稍缓滞,华上国已逼上前来,纵剑相迫。

    剑气寒,6上邦亦不敢轻触,只腾挪闪躲,以避锋芒加身,虽陷落剑势层层围困之下,但应对从容,绝不给华上国留出可趁破绽。

    眨眼数招过,6上邦忽左手掐剑诀,觑破剑光络之隙,直逼心口,指未到,剑气先至,华上国心口衣物嗤声张裂,皮肤刺痛,已渗丝丝血迹。

    华上国心知回势不及,将心狠,不顾身前迫命之指,就势招力劈华山,居高临下,直直劈落。

    此招起,劣势顿成玉石俱焚之局。

    6上邦如何肯与他同赴死关?眼见于此,招数急变。

    剑指收,左臂朝内弯,贴于胸前,同时足下往前跨,双方顿时拉近,近如咫尺,又双膝微曲,身子矮,左肩顺势切入华上国右臂下方。

    此势成,华上国立知共死之局已不可能,当下左掌提,直催他右肋之下!

    而6上邦左掌正贴于自己胸前,在肩膀切入华上国臂下之时,便就势翻掌转,掌心由己向敌,布满真气往前推出,直迫华上国胸前。

    下瞬间,华上国劈剑之臂自然落在6上邦肩上,力劈之势顿时受挫,难以为继,更受股极强反震力,不禁要后退。

    而亦同时,6上邦左掌逼至华上国胸前,而华上国左掌亦落抵6上邦肋下。

    长剑脱手。

    两人齐而呕血飞退,落于丈余之外,面如金纸,两败俱伤。

    不远处,掠阵的燕天南见华上国险情,目光寒,手动,长剑微颤,萦生缕莹白剑芒,虽知阻拦未必能及,还是飞身冲出,但才出两丈,二人之役已告终幕,立便改作去接取华上国倒飞落的身影。

    同时,西门断绝的声音响起:“6兄,退!”

    ——

    就在师兄弟二人拼杀之际,凌珊与明月天将目光投向西门断绝,对她们而言,相比琴魔,还是毒魔威胁更大,便见到西门断绝正在把脉察看西门贺之的内状。

    两人对视了眼,各明心意,下刻,不约而同飞掠而去!

    西门断绝方遇到失察的情况,此刻正是痛定思痛,将武感提至最敏锐的时候,何况这时敌我双方只是侧对而非背对,故而虽她们动时不露声色,但还等未逼近,便已西门断绝被察觉。

    他情知自己此刻状态:内伤沉重不说,就连手也几乎被废了只,战力锐减,对上这两个女子绝非对手,硬拼只能伤上加伤,然后赴死途,而想要躲避也不是办法,因为若带上西门贺之,有了拖累便难闪避,而若不带,人再落敌人之手,想要救回希望不大,说不定还会直接被掌劈杀。

    而既挡不住,避不了,那便只剩下个方法了:逆转神功,重化毒力!

    虽行此举,万毒功会跌落第二层,不知要多久才能重回第三层,但生死交关,已无选择。瞬息之间,西门断绝便痛下狠心。

    毒功逆行,体内万毒气漩逆转,刚猛真气重化剧毒内力,喝道:“受死吧——”

    起身催掌,忍剧痛双掌同出,凌珊与明月天亦起掌回应!

    四掌两两相对。

    风平浪静,毫无波动。

    凌珊与明月天立觉不对——移天换地掌法可细分两种不同的情况:

    其“移物”,移转静物,亦可以理解为隔空摄物,只是摄往这边那边,摄往上面下面可任意择之罢了。

    其二“回力”,回返动力,回强有上限,返弱无下限,说白了就是遇强则强,遇弱则弱。

    而“回力”与“移物”的不同之处,在于回力要成功,必须有可回之力,这是基础条件——若前方片虚空,那能移动击返什么?空气吗?掌法再神奇,也不可能无中生有,若对方不使力,凭此回力之法,便无法奈何敌人,这也算是移天换地回力法的个局限性了。

    此刻遇上的就是这种情况:她们以为西门断绝是重掌逼来,故使了移天换地的回力手法欲将之逼回反噬,哪知对面并无强力冲来,这便是遇上了越弱则弱的局面。

    至于普通的对掌那点作用力,再如何击返,又能怎样?力道太弱了,反击了也伤不得人。

    但她们醒悟得晚了步。

    西门断绝冷冷笑。

    他身毒功,就算绝顶高手沾染到,也得脱层皮,差层的大周天圆满高手,更绝难幸免,就算现在仓促之间转化,毒力难达极致,也非轻易能对付——可是,这切都有个共同的前提:毒,要能够沾到人才行!

    他早已讨教过凌珊两人的“移天换地”,毒力是不是也会如寻常内力那样被如数逼回,他全无把握,故装腔作势,看似起掌怒击,其实并没用上什么力道。

    其实此举饱含凶险,他是拼着被直接重伤的代价而狠心相搏的,因为他不知道她们会不会使那招移天换地,而就算使了,又是否真能如预期那般,只要未遇上强横掌力,就无法借力伤人!

    好在他赌对了。

    流风轻柔地划过掌间,未等她们离开,亦未等她们改法运力,那部分已转变过来饱含剧毒的凶横内力顷刻催出去,丝不漏,落在她们掌上!

    当异力扑击而来,两人体内的内力本能地反击出去,各退了三四步,那外来之力便被弥平,但毒素却大半留了下来。

    而西门断绝亦受反震,但被震退时,及时抓住了西门贺之所靠之树,止住去势,只是震动肺腑,压不住喉间口真血。

    “有毒!”

    凌珊只觉手掌麻,知觉飞逝,抬起看,只是这片刻间,已整个掌心都黑,不禁脸色惊变。明月天手上虽因为沾着层西门断绝的血迹,看不清中毒之兆,但也足够察觉到掌间凝聚的凶险。

    两人不敢耽误,急运内力试图压制。

    “6兄,退!”

    西门断绝缓了口气,冷漠地扫了他们眼,喝了声,抓起西门断之便退,深入山林。

    凌珊与明月天自然看见他的动作,但毒性渗入血脉,要随气血流转而动,危机在前,她们不愿分心,以防生变,便任他远去。

    就在这时,华上国6上邦同门师兄弟亦决出胜负,两败俱伤。

    6上邦大口咳血,只觉脏腑移位,骨头断裂,痛不堪言,等摇摇晃晃爬起,燕天南已将华上国扶到后方莫大恶等人身旁放下,缓缓上前。

    6上邦惨然笑道:“怎么?燕大侠要趁人之危吗?”

    燕天南淡淡道:“激将无用!”

    他的确不喜欢趁人之危,如有可能,并不愿动手,就像是刚才他不愿与人联手围攻样,但现在华上国等人皆伤重难动,只他人还算完好,总不能坐视6上邦这大恶人离开而无动于衷!

    霸剑之势再起,杀气冲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