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7.功性相克,欲兴杀而又止兮
    若说其他性质的内功,凌珊可能还不是太了解,但阴阳性质的内力却不然。 .

    概因为本派日月造化神功所蕴含的日月之变,历代百花谷弟子对于阴阳两极的研究还算深入,她也看过一些先人所留的手札记,其中就有关于纯阴与纯阳真力的,故而对此还是有所了解的。

    纯阴纯阳,其本质上与太阴太阳的力量极其相似,但性质偏向柔和,远远没有后两者那么霸道,那么唯我独尊。

    如凌珊的太阳与明月天的太阴,一旦各运阴阳而后触及,彼此便要日月不容,形成毁灭性的冲突,可若是分别身怀纯阴与纯阳的两个人来行相同之举,虽也会彼此制约抗衡,但绝不会引暴乱,反噬其主。

    当然,安全平稳之余,随之而来的缺点是威力相对也会差上一筹!

    无论太阴与太阳,还是纯阴与纯阳,皆有相生相克亦相济的特点,但其中亦有极大差异:纯阴与纯阳重相生而轻相克,太阴与太阳重相克而轻相生,至于“相济”的特性,更是截然不同。

    太阴与太阳,易相容而难相融,浑成太极之力。

    纯阴与纯阳,易相融而难相容,则生无极之力!

    但说着轻松,做来却难。

    先是纯阴纯阳内功难寻,寻常的冷热冰火类内功,就算硬要寻根探究,那也是属于太阴太阳而非纯阴纯阳。

    再次,是想要阴阳合一,便必须先做到阴阳平衡,否则……势必强者驱弱,及至弱者点滴俱无为止!

    毕竟就算相对性质柔和的纯阴与纯阳之力,那也是相生相克还在相济之前,相生相克的问题不先解决了,还怎么去相济?在这一点上,如日月造化功这类本身便同时兼具阴阳两种性质的武功相对更容易做到,那种阴功与阳功分属不同武功要分别修炼的,则事倍功半!

    当纯阴纯阳两相济,这便是混元无极之境,是区别与大小周天十二重楼之外的武道境界,不以实力论的纯粹武学造诣!

    因而听白石自言已达阴阳合一之境,凌珊才会如此惊讶,此种天资,堪谓惊世骇俗了!

    不过,虽然心惊,却也能理解为何白石这么轻易就能化解掉太阴真力了。

    不是他武功太厉害,而是他这种阴阳互济,混元无极的境界,正如石轩辕的天人三化神功,是世间绝大部分内功的天然克星,除非她们能够参悟出日月同体,也抵至阴阳相合之境,否则就算功力再提升一个层次,使大周天得以圆满,怕还是要被稳稳克制!

    好在她们也并非只会日月变化,虽被克制,却不被死克,就算明月天,料也能以移天掌法先立于不败之地,至于凌珊所学颇杂,剑术拳法之威,绝不在日曜奇能之下,更不为所制。

    听凌珊惊诧问话,白石摇头道:“没有的!我娘说我还有任督二脉不曾打通,只勉强做到阴阳并济,但内力还不够深厚,做不到生生不息,便不算真正的混元无极,只能算半个!”

    凌珊撇嘴,没说话。

    这所谓的生生不息,并非指内力深厚如渊海汪洋无穷无尽,而是指内力恢复度快至极致,在损耗之时,便已重新补上,故称圆转如意,生生不息,故而阴阳一相济,内力便已如此了,何须要以打通任督二脉为前提?会有此言,不是他娘也不清楚具体,便是温红霞怕他因此生出骄奢之态,故意压他,凌珊更倾向后者!

    明月天忽然道:“这阴阳并济的内功,除了你,还有人会吗?”

    凌珊不禁扫了明月天一眼,她突然问这个,是打的什么主意?莫非……

    明月天这问题虽说显得唐突,白石却不以为意,摇头道:“没有了,没有了,从我师父死后,就只有我一个人会了!”

    正说着,凌珊惊讶问道:“你师父已经死……咳咳,已经仙逝了吗?”

    她本只道是否死了,但突然念及当面说死什么的似乎有些无礼,便及时改了口!

    白石伤感道:“是啊,当初遇见师父时,他已经受了内伤,等教了我三年,就坚持不住走了!”

    明月天目光闪动,继续问道:“你确定只有你会吗?”

    白石点头道:“只有我会!”

    明月天忽然轻笑道:“那就好!”

    移天宫虽并非只有造化功一门武道神功,但论及重要性,却无疑为最,是宫内最根本的武学,可现在这根本神功在参悟出日月双变于一体之前,便要被人克制,偏这双变一体之难,终一生到头,也未必能成功,难道要一辈子受他人所制?这个实难容许。

    而最好的解决办法,莫过于杀人了!

    人死了,那还谈何克制?只一人会此最好,还不必麻烦!

    虽然面对白石,太阴真力不能动用,使她主动攻击的手段实在乏善可陈,毫无杀人的把握,但加上凌珊,二人合力却正好相反,能有十足把握!

    混元无极再玄妙,毕竟不是琴魔那种几近重楼的雄浑功力,更难比拟西门断绝那种实打实的绝顶武功,不可能挡住日月不容,而且,就算不使这一招,只凌珊剑术拳法便不是虚的,能克内功便罢了,不可能连外功也一起克制了,更有她从辅,相信白石不可能招架住,更遑论这人除了内功,似乎也没其他什么值得称道之处了。

    有理由杀此人,有能力杀此人,这一刻她对白石的杀机尤为旺盛,远比对他那招惹到自己头上的弟弟要剧烈!

    然而不等表达出来,凌珊却忽然拉住了她的手,笑道:“说来小石头你也算是武当弟子了,正好我们要去武当,不如请你来带路如何?”

    她当然猜得出师姐的心思,但她并无相同打算,在她看来,彼此无交有旧,性情敦厚,是杜蘅子侄,虽有武功克制却非全克无解,综此种种,便已无杀人必要。

    而除此之外,白石为冰火双剑之子,冰火双剑出自蜀地玄清观,而玄清观为武当别传分支,归根究底,白家两兄弟皆算武当门人,而今日她们此来武当是做什么的?求助。

    上门求助,却又杀其门人,这算什么?

    白玉一介登徒子倒罢了,死没死都无需在意,毕竟算得上咎由自取,可白石便实在不该杀,也不能杀,尤其不能在武当山附近杀!

    所以她这话既是对白石说,更是对明月天说,对前者是提议,而对后者,则是提醒劝诫了。

    好在明月天心思玲珑剔透,立即听明白了她言下之意,迟疑了片刻,终将蠢蠢欲动的心思按捺住。

    而同时,白石不禁松了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