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8.消息
    238.消息

    见他不说话,云翻天继续道:“既然早有决心,为何还会被人区区一语扰动心魔?在外修行多年,你的信念还是不足。”

    燕天南低下头低声道:“弟子惭愧。”

    云翻天轻声道:“记住一句话:坚定道路,披荆斩棘,勇往直前,方至顶峰,不要让出身永远成为你的破绽。”

    燕天南道:“多谢师父教诲,弟子谨记。”

    凌珊颇为好奇瞧着云翻天,观前看后对比总结起来,怎么感觉他是在坚定徒弟的叛逆决心,怂恿徒弟和师门对着干?

    若非别有用心,那这教导弟子的方法倒是别出心裁,而能得如此开明之师言传身教,无疑亦是为人弟子者之幸事。

    尽管人性复杂而多变,但凌珊显然还是更信后者,因为她想到了当日在轩辕剑冢时,云翻天对她一时起意所取的剑神之名的看法,言辞之间,不也是让她坚定初心信念,满怀鼓励?

    对陌生人尚且如此,那对弟子想必更不会例外……或许这便是这一代轩辕剑主为人为师之道了吧。

    旁人皆已离去,这时燕天南才问出疑虑:“对了,师父,你不是坐镇宫内,怎么会出现在此?还会与凌姑娘在一起?”

    云翻天喃喃道:“凌姑娘?”

    凌珊嘴角一撇,有些苦恼,看来又要露一次底了,哪知道他只是这么简单自语了一声,便没去深究,言简意赅说道:“去江南救人,途径此地。”

    “去江南救人?”燕天南微微一怔,他成名于三南之地,朋友众多,在这三地,不说万事了如指掌,但也称得上消息灵通,江南份属三南之一,自不例外,可却没听说过最近有什么大事发生,是何人遇险,竟能劳驾师父亲自出马营救?

    “不知道是何人?”

    云翻天道:“你一个师伯。”

    “师伯?”燕天南沉吟自语,问道:“不知是哪一道的师伯?”

    轩辕宫自家底细他清楚得很,虽说的确有个师伯,但多年前便已叛门而出,与宫内势成水火,就算那人遇险,师父也绝无可能特意出山去救,而同位上脉三宫的玄女宫与**宫心高气傲,实力强大,等闲不会求到轩辕宫来,尤其**宫,近年来几乎成为始祖教门面代表,更是如此,而既上三宫皆非,那想必便是底蕴稍差一筹的下三道之一的人了。

    下三道中为恶者甚多,不知道师父要去相救者是谁,但能劳驾师父出手,想必是其中某个大人物。他心中略微叹息,下三道的大人物,大多是江湖上沾满血腥的大魔头,若有可能,他并不希望去师父去救。

    他依始祖教内各脉关系所想固然有所偏差,但与实际也算阴差阳错。

    云翻天道:“生死道,石轩辕。”

    “人邪?”燕天南道:“自从当初与刀尊一战,十二年来人邪始终下落不明生死不知,师父竟打听到了他的下落?”

    虽彼时年少,还未入世行走,但也正因此,有轩辕宫的消息来源,他是知道刀尊与人邪十二年前第三度对决之事的。

    云翻天往凌珊那边一示意:“她们送去的消息。”

    “她们送去?”燕天南略一思量,便想通关键,吃惊道:“她们知道剑冢的位置?而且,师父你竟未留下她们,反而带在身边?”

    轩辕少主,自然是知道轩辕宫的规矩的。

    云翻天道:“她们自称是被石轩辕收入门下了,如果不假,倒是可以破例,此行也算是带去验证吧。”

    燕天南恍然:“原来如此!”

    在原地休整不久,便有谢家剑士终于姗姗来迟,但只有两人,那燕天南提及伤重者就近被送往淮南城休养,只有这虽挂着彩却基本无碍的两人一路沿着踪迹追来。

    打过招呼,问明了前番大体状况,便又匆匆追去,一刻不歇。

    而燕天南则与凌珊几人同行。

    骑马乘船,翻山越岭渡江流。

    再不见谢寒衣等谢家剑士,亦不见水陆空等盗取神剑之人。

    只是偶尔从经过的路人嘴里听到几句关于近日有会飞檐走壁的武林高手在这一路所来的道路四周出没的事,想必,就是那两波人无误了。

    一路平平淡淡,并无波折,最多也就是多了个不像正常轩辕宫门下那么沉默寡言冷冷冰冰的燕天南,算是多了半个说得上话能谈得来的人。

    也知道了十年来常镇三南罕见离开的天南神剑这次会深入中原到了淮南的原因。

    还是为了当日在衡山一系列变故造成的伤势,虽经过了一段时间调养,但离痊愈还差了十万八千里,此番就是北上寻医的,言谈中,亦提及做好了回轩辕宫求助的准备,毕竟面对太过沉重的内伤,要凭借单纯的医术便治好,这就极难,反倒不如找一个内功深厚者运功相助来的简单。

    只是没想到,轩辕剑冢还未回,半道反先遇上了师父,可谓机缘巧合。

    自然是找空当让云翻天帮忙疗伤,顺手的小事罢了。

    数日后,他们来到了苏州城。

    苏州既到,那离救出石轩辕的日子也就近在眼前了,至今未找到摆脱这轩辕宫师徒主仆三人的机会,凌珊平日闲洒自在的性格,也隐隐开始感到了几分紧迫,鬼知道见到石老魔头后,他会不会拆台,当然,就算再心虚,目前维持在表面的平静还是必要的。

    都说酒馆茶肆还有青楼是最适合打听消息的地方,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比如今日。

    在城中随便找了一家客栈暂时落脚,而在大堂吃饭时,习武之人基本不会缺少的敏锐耳力,让凌珊尽管没有刻意去打听,还是从旁边食客谈论之中得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消息。

    久负盛名的武林四大世家,继谢家传世数百年的神剑被盗之后,江南星斗山庄的牧家,近日也出了事。

    三南之地有数的大高手,据传武功绝不在燕天南之下,甚至犹有过之的牧家之主牧搏龙受了重伤,不仅如此,牧家好吃好喝供着的众多门客并没有发挥出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的应有之用,此番伤者甚众。

    而这桩就发生在这两三日内之内的事中,主动打上星斗山庄并打伤庄内一干人等的强人,只有区区两个。

    ps:什么都不想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