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3.风波起兮
    243.风波起兮

    先贤曰: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时隔无几,便再临杭州,凌珊毫无诗兴大发以慰平生的感触。

    “啊,杭州啊,你真美……西湖啊,你全是水……”

    食神居内,足以俯瞰大半西湖盛景的高楼雅间,听耳中聒噪,明月天眉头止不住轻跳,朝前面装模作样品酒抒怀临窗俯望的背影轻叱:“闭嘴!”

    “哦!”

    凌珊乖乖闭嘴,转身回到桌上坐好。

    过了一会儿,又忍不住念叨起来:“说真的,姐姐你真不懂欣赏美,我这可是举世难求的好……”

    砰……

    雕琢彩绘俱精美的瓷杯在明月天手中宣告生命的终结。

    凌珊也说不下去了,抿起嘴满脸委屈。

    自摆脱轩辕宫几人至今的这几日她的日子过得实在苦#巴巴的。

    为什么那么多话?欠收拾。

    为什么不说话?欠收拾。

    为什么东张西望?欠收拾。

    为什么走那么快?欠收拾。

    ……

    诸如此类,总之任何事都能被明月天不讲理地充作借口来拾掇她一番。

    偏偏打又打不过……打得过也不能打,跑也跑不了……昼同行夜同窝餐同食,几乎寸步不离,轻功还比不上人家,这怎么跑?只能任人鱼肉。

    简直人间炼狱,生无可恋,简称人生无趣。

    明月天自然不去理会她的闷色。

    心眼小也好,报复心强也罢,凌珊这一副深受打击的挫败神色,正是她乐在其中的根源。

    “我……还是吃东西好了!”知道无用功,凌珊懒得再博同情,索性化悲愤为……食量,埋头苦吃,与一桌佳肴展开殊死搏斗。

    相较化身饕餮的二宫主,大宫主偶尔下筷细嚼慢咽的吃相就无比文雅……大概是明月天今日心情不算差,也或许刚让凌珊吃了瘪,这会儿也没拿她吃相挑事。

    吃到一半,敲门声响,听传唤进来的是昔百花谷今移天宫麾下“青泥”的首领:白兰。

    来杭州城,凌珊两人第一件事便是联系“青泥”,然后才是来食神居。

    “见过大宫主,二宫主。”

    明月天的冷面就算是对不相识的外人也颇具威慑力,更遑论门中人,白兰便显得拘谨,远无面对凌珊一人时的自然。

    “白兰姐姐你来了啊!”凌珊抬起头,白嫩的手上正抓着一只鸡腿往嘴里塞,含糊不清地招呼。

    明月天冷瞥了她一眼,凌珊撇撇嘴,继续埋头消灭桌上的敌人。

    明月天转对白兰道:“你等会回去,立即命人查探一番,看近几日,杭州城是否出现过三个剑客,其中一人是燕天南……”当下将燕天南三人体貌特征提了一遍,才交待道:“就算查不到,在我与幽星离开杭州城之前也需关注此事,不可大意。”

    虽到食神居后,凌珊也命食神居的探子关注,但多一个人多一分可能,明月天可不会在这时候吝啬青泥的力量。

    白兰听完,点头应是。

    明月天才问:“另外,当日离开衡山时命你办的事情如何了?”

    那时在衡山打发白兰回来,凌珊曾吩咐了一些事,本是有备无患,以及报复性质地给某人添堵,如今却正好派上用场。

    白兰道:“回大宫主,一切顺利。”

    明月天道:“哦?你有头没尾地传个消息,还拿不出多少凭证,那边就没有为难你?”

    白兰适当地奉承一句:“为宫主办事,属下就是受人些刁难也没什么关系。”

    明月天不置可否,又问:“那人现在何处?”

    白兰犹豫了一下,单膝跪地道:“那位此番是秘密前来,不愿消息传开,因此属下自作主张安排他暂居‘青泥’在杭州城的据点,请大宫主降罪。”

    明月天冷冷望着她,房内气氛一时为之凝结。

    白兰一下冷汗下来。

    门中关于大宫主性格残暴的传闻并不鲜见,她本已做好受罚的准备,可此刻真事到临头,才惊觉还是无法坦然面对,明明她与大宫主并未见过几面,同处的时间更是不多,却还是如斯生触,或许这便是有些人先天自有的威严了……

    “好了好了,老话说得好: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便宜行事嘛,没什么大不了的。”凌珊抬起头,笑呵呵道:“白兰姐……”顿了一下,看了眼明月天,又继续道:“你先下去等等吧,我吃完后就和姐姐去会会那位大人物,说来我还没去过青泥的分舵呢,这次正好是个机会。”

    白兰不敢动,小心翼翼地望向明月天。

    明月天微蹙眉,摆手道:“下去吧。”

    得明月天准许,白兰暗舒了口气,才起身告退。

    可见凌珊这二宫主的确是没有什么威严……尤其是大宫主在场的情况下。

    白兰走后,凌珊砸吧嘴,“白兰是师父在世时便选出接掌青泥之人,这些年也没出过什么事,应不是个不知轻重之人才对,姐姐,你说这次她怎么会如此大胆?”

    就算那位来杭州之事需要保密,也轮不到她来操办细节,别看青泥黄土经营江南多年,可整个天南三地,人家才是地头蛇,白兰这理由可不够充分。

    明月天没吱声,凌珊又开口,猜测道:“据我所知,这位侯爷是个世所罕见的美男子。”

    “哼!”明月天横了她一眼,轻哼道:“怎么?她春心动了,你也春心动了吗?”

    “怎么会呢?”凌珊连忙过来抱她胳膊,讨好道:“我有姐姐你就够了啊,还要什么男人呀?”

    凌珊这话哄得明月天心中满意,但也不会显露声色,反而看她满是油腻的手,再看看袖子上的印子,一脸嫌弃:“给我拿开你的爪子。”

    凌珊哂笑一声,“她春心动不动不能确定,不过往后青泥这边可以另外找人看着,白兰就让她回谷好了,正好我上次来时这么提过一嘴,她好像还挺高兴,就算是遂了她的意。”

    明月天一言而定:“就青荷吧。”

    =_=……=_=

    沧海无垠,碧波万顷,浮屿其上。风光霁月,景色清蒙。

    渡口通幽径,山路连老穴。

    洞窟深处,一轮玉璧矗立,两个老道盘膝。

    忽然,玉璧生波,如水起涟漪如门户,冲出一道黑白相间的光影。

    洞室乍生神奇一幕时,二老道同时睁眼,看那浓烈的辉芒自泯灭,现出一道恢宏的身姿。

    玉带莲冠,青白道袍,体绕仙辉,眸光生电,面如冠玉,气度翩翩,直如真仙神圣下了凡尘。

    “是道衍师弟?”

    花白发老道言。这道人初出,背朝玉璧,不见其容,唯观气望形勉强辨之,故语略带迟疑,未加肯定。

    冲出未知之地的年轻道人则闻声回身回眸见玉璧之下的二老道,急扎一道礼,面正辞峻:“群魔来袭,镇魔崖形势危急,道主命我请二位师兄速去支援。”

    “魔国竟又反扑了?我这便召集弟子。”二道闻之倏起,另一名全白发老道同时出声。

    “只需高手,人多只徒增伤亡,两位师兄过去足矣。”年轻道人阻止了老道的打算,说:“我尚需向陆上的两位道友求援,二位师兄请先行。”

    “也好……有劳师弟!”

    二老道不多言语亦不加犹豫,施一道礼,走向玉璧。

    年轻道人嘴角浮现一缕不协调的诡异笑容。

    “不对……”

    “阴阳和,太极变,封!”

    即将踏入玉璧时,白发老道突有所感,身形顿,猛回身望,见到的却是年轻道人手起阴阳,轻叱之间,化生排山倒海无穷力,一指点来……

    无形力驱,二道不由融身入璧,阴阳鱼转,流连其上,然后鱼眼增生,黑白相融,太极不复,现混沌色,呈无极变,烙印其中神隐其间。

    “哈哈哈,这么简单就骗过,两个小牛鼻子真蠢,难怪这么多年还只能镇守此处。”

    声音转作清爽轻快,却见恢宏道姿出现肉眼可见的扭曲,无声息间,渐变婀娜曼妙之影。

    衣白赛雪,肌肤如玉,貌倾百里,目透灵光。

    一个气质斐然的女子。

    女子面对玉璧,略显张扬的长笑破坏了唯美之境:

    “我无极老祖,终于回来了……”

    “老牛鼻子,你终究还是阻挡不了本老祖!”

    “这段时间,这边就由我代你们做主了!”

    “这么多年,也不知门中如何了,得先回去看看……”声音渐低迷。

    这一日,一叶扁舟出龙木岛,轻舟所至,如飞梭过处,气卷千涛,浪击长天,南海之上生波澜万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