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6.朱红怪鱼
    257.血髓养气

    不知死去几时的红色怪鱼表现出了恍如刚刚被宰杀的光景。

    疯涌的真气撕裂了早无生机的躯体,血肉迸射,在本就赤红的鱼身之间显得并不分明,且没有什么腥味。

    但背脊之处,被炸开了一个人头大的血窟窿,纵然同色,亦格外醒目。

    血窟窿之中,本该莹白的脊骨暴露在外,却被血肉染红,脊骨之上几根同时暴露出来的倒生的巨刺,已纷纷了断,所剩无几,唯根处犹在。

    未曾经过有意识的阻挠,本能激荡在外的真气并未完全隔断血肉的加袭,白衣之上沾染了不少飞溅的鱼血,留下数块血污。

    旁边围堵的人霎时亡魂大冒。

    呼声彼起,纷纷惊退。

    凌珊皱起眉头,身边到处血淋淋的任谁都不会舒服,但未为此徒劳前功,紧跟着伸掌探入,抓住那脊骨一节。

    鱼骨意料之外地坚硬,饱含真气的一抓,竟未直接抓断。

    凌珊蹙眉,轻声一哼,真气怒震,整具鱼尸都出现一阵轻颤。

    鱼骨在掌下被捏碎。

    紧握的拳下,伴在碎骨间血红的髓,在紧迫挤压下穿过指缝,缓缓滴出。

    但同时,手掌上有丝丝缕缕的热流渗入体内。

    一直焦躁的太阳真气闻风而动。

    就如闻到腥味的猫,在凌珊反应不及时,就不顾一切扑上去,将那热流吞干饮尽,点滴不剩。

    当热流与热流短兵相接或言之融合时,有种久饥之躯,享受美味的惬意感。

    但这片刻的欢愉过后,便是欲求不满的不甘。

    凌珊眯起眼睛,望向怪鱼脊骨断裂处,此刻还有血髓在滴落。

    如此巨鱼,脊椎足有常人大腿粗,一整根下来,这种骨髓应当不在少数。

    日曜之力的躁动,使得造化真气亦为之避让,全数回缩气海。现在经络之间,便只余稀薄的太阳真气还在不断涌动,发出渴望的怒号。

    在此怒号的催促下,她将两手分别放入脊骨断口,屏气凝神,闭目细感,任由血髓洗礼。

    清凉的触感,立即带来大量的热流,源源不绝渗透皮肤,涌入体内。

    大约半刻钟。

    当那热流枯竭,不再涌来,凌珊感觉得到,她体内的太阳真气,在这一刻有所壮大,并不明显,但确实存在。

    这是丹田储存上限的壮大,而非平日间以功法主动造成真气性质转换时,此起彼伏的增长。

    换言之,即自从突破七脉之后,久固难动的最后一脉,今日竟在这些热流融入后,松动了一分。

    谁曾想,一条怪鱼之髓,几乎有灵丹妙药之功!

    平复下翻腾的心绪。

    当再睁眼,凌珊发现远处虽然仍是杂声丛响,近处却分外安静。

    转头一看,船上人挤在一边,个个沉默不语,不时仓皇望来。
    r />

    “你怎么回事?”

    同时,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望去,就见师姐正站在身后。

    平白得了好处,凌珊虽急欲分享,却还知道缓急轻重,笑道:“刚刚发现了好东西,等会再和你细说!”

    看向那边众人,便走过去,哪知她一抬脚,那些人便急后退。

    凌珊纳闷道:“我也没做什么啊,一个个怎么都这么害怕?”

    转头望向师姐,狐疑道:“姐姐,你是不是吓他们了?”

    明月天轻哼了一声,才道:“你先前运功时,我见他们想要靠近,便出手教训了一下。”

    她早便发现外面动静不小,只是最初看过一眼后就懒得理会,直到听见船上有人说二姑娘怎么上了那船,才出舱一探,正见她鼓捣那怪鱼,然后便沉寂不动,恰好那大舰管事过来,见叫她不应,便想让人去推一把,明月天已看出她不对劲,便急过来,翻手将接近那人扫落,撞断了几根栏杆,险些坠海,将一群大老爷们震住。

    凌珊担心道:“啊?那你没打死人吧?”

    胡搅蛮缠也要分事,先是不请自来,再是不问自取,今日本就是她无理在先,若再因此有人丧命,她可就真的要难辞其咎于心不安了。

    明月天道:“没死!”

    有此答案,凌珊松了口气,见那些人还惧怕,干脆便不靠近,只是费唇舌将船上管事找出,糊弄过去身份和实因,又向他打听了这怪鱼相关的情况后,留下了四张百两银票,分别补偿船主海家和被师姐打伤那人,便下船洗去手上血污,叫上还在下面傻等的白石三人,遂回己船。

    船上清水还未奢侈到沐浴的地步,便只是将毛巾就着水擦拭两遍,换上一套衣物便算了事,至于染了血的旧衣,也不愿再穿了,自也不会扔,而是直接毁尸灭迹以防被人捡去,一把太阳真气生火焚之。

    中间也向师姐交待了今日之事。

    先是那怪鱼,鱼髓竟能助长太阳真气令人动容,可惜他们只带回了这么一条,还在修缮两艘船也没有,否则凌珊不介意先走一趟长江港,至于自己去捉,据那海家管事所言,他们船队不只一次来回神州与东瀛,走的都是固定航线,往年从未有过异常,今趟却遭遇鱼群攻击,基本能断定是意外,而且那方海域离陆地神州大陆太远,无人引导,根本到不了那处,她们若想要自行前去捕捉,根本不现实。

    再便是白石三人了,虽然明月天对凌珊的又一次自作主张十分不悦,不过,随着时间越久明月天对凌珊的忍耐度就越是拔高,虽然许多时候仍免不了继续小心眼地记仇,可许多事上也已逃不过她的装疯卖傻纠缠,这回还是给了她这个面子,但对三个不速来客就没那么好脸了。

    出去后,除了傻小子,两个臭毛病不少但脑子多少还算精明的小伙在明月天凌人逼视的目光下瑟瑟发抖,白玉尤其胆战心惊,一个字都不敢多说。

    这船虽大而不巨,但随船人员也不少,只是苦于房间有限,便将三人安排到一间房内,送到门前,让他们自去整理不谈。

    而不久后,去采买的人也陆续回来,考虑到船上多出了三张嘴,便又让他们再上岸多采购来一些物资。

    再次确认人到齐后,大船再度启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