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1.海上胜境1
    孤www..la

    直到老祖与花星落回归,仍旧一无所获。船停在海图所指位置附近,等待天明。又一日过去,迎来了十一月的最后一天。

    清晨。

    旭日初升。

    凌珊八爪鱼一样缠在师姐身上安睡,直到外面传来阵阵喧嚣。

    片刻间,老祖兴冲冲推门而入:“小月月、小星星快起来,有情况!”

    凌珊将下巴支在师姐肩上,睁开一只眼睛往外扫了一眼,又闭上,没动,懒洋洋问道:“什么情况?”

    老祖跑过来一把掀了被子,恨铁不成钢道:“还睡什么睡?要沉船了!”

    还好最近因为找不到铸剑城一事,凌珊兴致寥寥,昨夜也没有什么不规矩,否则这一下便要春光外泄了。

    凌珊一个激灵爬起来:“怎么回事?”

    老祖道:“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帮着将旁边的衣物摄来,抛到船上,说道:“动作快点!”

    就扭头又要出去。

    明月天也坐了起来,唤道:“师祖!”

    不像凌珊和花星落,明月天对老祖的称呼一直是规规矩矩的师祖二字,老祖这个名号……她才不认!

    老祖回头:“怎么了?”

    明月天平静道:“下次进门前,希望你能先敲门!”

    老祖嘴一撇,摆摆手满不在乎道:“哟?小月月你还害羞呢?放心放心,老祖什么没见过?你当我不存在就行了!”

    老祖离开,凌珊、明月天穿衣洗漱,很快出舱,就见一大群人都聚在甲板,争相往海面瞧,还议论纷纷,太大了、好可怕、生平首回见这么大的之类,有好奇,有惊惧,嘈嘈杂杂乱响一气,也不易分辨。

    凌珊上前推开人群,边嚷着问道:“都怎么回事?在看什么?”

    有人立即回答:“有大海怪!”

    不消说,凌珊也看见了!

    在前方至少百丈外,一只巨龟横于海面,巨如岛屿,另一边,巨章冒头,八条触手如群魔乱舞,在身周回荡,整个具体在半潜半浮之间,与巨龟对峙。

    巨龟看上去更加壮实,巨章则修长,但若加上八条触手,则显得更大。

    其实两者体型相差无几。

    而与两只巨兽相比,他们这条搭乘了十余人的船,比蝼蚁自然要好上无数,但也如稚子与壮汉的区别。

    而船虽说不是蝼蚁,人就真的是蝼蚁了。

    哪怕只这么遥遥看着,便有一股相当的压迫感直面袭来。

    凌珊定定看着,她一直便知道深海之中有骇人巨兽,但真正亲眼目睹,还如此接近,无疑还是生平首次,素来心大,也不免为之惊叹失神,喃喃自语道,“果真是大海怪……”

    接着回过神来,也没具体向谁,只是随口问:“碰见这种大家伙,你们不赶快掉头逃命,还敢在这儿看热闹?不要命了啊?”

    这不过是木质为主的船,而非钢铁巨舰,与那两头巨兽稍有碰触,恐怕便要解体沉海。她自己倒是惊而不怕,身边不是还有个老祖吗?出了事她肯定也是先救自己和师姐几人。

    “咳咳……”

    早就站在了最前头看的老祖眉飞色舞,轻轻咳嗽了一声。

    凌珊关切道:“老祖你病了啊?那还站在这里做什么?快先回去休息!”

    老祖瞪了她一眼,随手一指旁边一人,“你来告诉她,为什么不直接走!”

    被点名的船夫兴奋道:“是,是……二姑娘,是仙子说了不用怕的,那两头海怪若敢对我们下手,仙子自会出手料理了它们!”

    对于无极老祖的本事,这段时间众人早已叹服,视之为真仙人下凡尘,故有她保证,便不急着离开,反而在战战兢兢之中看起热闹。

    老祖自得道:“怎样?知道了吗?”

    凌珊没有理她,疑惑道:“它们怎么还不打起来?”

    按理,这种巨兽,彼此会避开,就算意外碰面,也多半会各自退走,继续井水不犯河水,互不招惹,而既成对峙之局,那多半便是因为某种原因想要厮杀了。

    老祖猜测道:“应该是在等什么东西吧!”

    凌珊道:“那咱们也还要再等等看?”

    老祖道:“不是废话吗?到时候有宝贝咱们就收了,没宝贝,也当看个热闹!”

    凌珊问:“留下看热闹自然是好的,但我还是有些担心,老祖你真能抵住它们?”

    老祖怒道:“还是废话,收拾不了它们,老祖这先天人不是白当了?你这臭丫头片子,凭白小瞧自家老祖,该打!”

    说着该打,就真打了。

    凌珊脑门上挨了一记,叫痛一声,怒目相向。

    明月天忽然问:“师祖,这两头海怪,和黑白相比如何?”

    老祖撇撇嘴,不屑道:“一个天一个地!”

    凌珊心下有谱,但还是明知故问:“那谁谁谁,最恨你这种说话有头没尾的了,谁是天谁是地,你说明白啊?”

    老祖瞥了一眼,淡淡说:“就是要让你恨得牙痒痒,却又拿老祖没辙,怎么样?你咬我啊!”

    明月天问:“黑白和它们差距这么大,也能胜过它们?”

    老祖道:“老祖体型更小,不也有自信收拾它们?黑白是成精的老妖怪了,一身几百年的妖元深不可测,放在咱们人族身上那就是先天,放开了手打起来,连老祖都没把握对付它,这两头嘛……除了体型大,便毫无出彩之处,称它一声妖兽也就到头了。当然了,光有这份体型,你们这些先天之下的弱手,便鲜少有人能是它们对手了。”

    花星落插话进来,好奇问:“黑白是什么?”

    “是一头大猫。”

    “有多大?”

    “大概有咱们小半艘船那么大!”

    闲谈漫聊中,有人散开,有人继续等待。

    朝阳渐高,大放浩茫,不可直视。

    这时已是辰时过半。

    冷风如常吹过,波澜仍在海面轻泛,忽然,微澜成巨,在顷刻间,腾天而起,扩散到十面八方,巨兽的身影被白浪掩埋,凌珊众人所在航船亦在其激浪范围之内。

    变故突如其来,躲避已断无可能。

    “哈!”

    老祖冷喝了声,脚一踏,一道光壁凭空而生,护住全船,船体便如镶嵌上了一枚定海神针,任风雨飘摇万浪成涛似锤,自是巍峨如岳不动如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