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5.从此幽星夜12
    明月天回房时,凌珊已经吃完,趴在暂放拉拉组的临时床榻前,托着下巴看着顶替了自己的睡美人。

    “姐姐,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老祖她怎么了?”

    明月天问道:“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凌珊满脸疑惑:“我要记得什么?”

    明月天淡淡看着她,终是没有将实情说出来,道:“你练功走火入魔,变得六亲不认,师祖为了救你元气大伤,已经数日,仍然昏迷不醒。”

    “救我?我走火入魔了?”

    凌珊吃了一惊说道,表示毫无映像。

    明月天无声点点头,就当她是走火入魔处理了。

    凌珊迟疑了一下,还是怀疑,说:“可我们差距这么大……就算为了救我,老祖何至于伤成这样?”

    明月天含糊道:“大概……是你的情况比较棘手吧!”

    凌珊默然无言。

    片刻后,又问:“那老祖她……怎样?”

    她对这些医术之流只能说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着实不精,看不出老祖的情况。

    明月天道:“已经请铸剑城的老城主欧神空看过,是精神亏损严重,需要休养,等她醒来,便没有什么危险了。”

    凌珊点点头。

    ——

    西门贺之跟了好几条街,发现那小姑娘居然自己跑到了靠近山脚的偏僻巷子,他顿时大喜,真是天助我也,握紧了拳头,抬脚便要迈出。

    “小丫头!”

    冷冰冰的声音忽然响起。

    突兀、突如其来,西门贺之被吓了一跳,急忙收步,缩回墙后,那声音再次响起:“中午了,你该回去吃饭了!”

    他探头探脑小心去看,这回看见了,在巷子另一边,多出了一个人,居然是那个龙木岛的使者。

    小姑娘也见清了来人,瘪着嘴道:“木叔叔是你啊?我不想回去……城里叔叔伯伯都很热情,我随便去谁家吃就行了,不用特地回去的。”

    木十二显然没有慢慢劝她的想法,边走近边说:“你不自己回去的话,我便绑你回去。”

    “啊?”小女孩鼓起脸嘟起嘴,气呼呼地看着他。

    木十二不为所动,眨眼已经走到近前,继续道:“走吧!”

    小姑娘眼珠子一转,看着木十二身后,惊讶地问道:“月姐姐,你怎么来了?”

    脚下已经开始蓄力,然而木十二静静看着她,毫无其他反应。

    心知小把戏没能上了台面,花星落讪笑:“我开个玩笑的……咱们这就回去吧!”

    扭头回迎客楼。

    这段时间,她已经将铸剑城的建筑分布弄明白了七七八八,毫不担心会迷路。

    木十二望着小姑娘的背影,扭头看了一眼,便迈步跟上。

    墙后正在偷窥的西门贺之正好对上那眼神,那一眼如刀如箭,如万年玄冰森寒的冷漠,他如被一盆冷水当头浇下,吓得一哆嗦,抽回身后背紧紧贴墙,呼呼大喘气。

    “在我们离开铸剑城前,不要让我再看到你!”当好不容易壮着胆子,想要再伸头去看看人走远了没有,耳边又响起木十二那冰冷的声音。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西门贺之哆哆嗦嗦:“是,是,我再也不出来了……”

    什么深仇大恨,什么机不可失,一下全都被熄灭了。

    ——

    识破了不甘心中间又几次想要搞鬼的小姑娘,回到了迎客楼,木十二径直回房中休息。

    龙十一问他:“今日怎么现在便回来了?”

    木十二答:“西门贺之想动手,我便带人回来!”

    龙十一笑道:“这明姑娘也是七窍玲珑心,早早料到了这家人会趁机生事。”

    “嗯!”

    木十二点头。

    三日前无极老祖昏迷不醒,明月天便找到他们兄弟两,请他们跟着花星落暗中保护,以防不测,他们是护令使者,本还不愿,结果明月天直接将两枚令牌都塞小姑娘怀里,还命她必须贴身存放,任何时间都不得离身,会随时检查,又言道若还不肯,便会将两块令牌丢到城外海里,弄得他们很是无奈,只得分出一人照看。

    龙十一又问:“你拿那小子如何了?”

    木十二:“精神秘技震慑。”

    龙十一笑说:“那他恐怕要吓破胆了,你这可比人家明姑娘让咱们出手还大材小用多了。”又道:“只是你这样,等明姑娘那边知道后,想来不会乐意了。”

    木十二道:“不说便是!”

    龙十一调侃道:“你这算是自作主张!”

    木十二反驳道:“节外生枝。”

    他说话有头没尾莫名其妙,但龙十一却与他有默契,能听得懂,知道他深意乃是若按照明月天所言来做,那是节外生枝,不遵也罢,笑道:“说的也是,明姑娘一劳永逸解决了那父子几人的想法固然是好,可毕竟是在人家地头,若是铸剑城对这父子几人还存了三分念想,到时便难免尴尬,还是这样最好,什么事都没有。”

    明月天请他们出手,并不单单是暗中保护花星落,更是怀着以最薄弱关节的小姑娘为饵的心思,想要诱使西门断绝父子趁机出手,到时便将事情闹大,让铸剑城方面自行处理了那几人,就此杀之自然不奢想,但是囚禁是放逐皆可接受,便也免得如今不妙局势下,还要时刻去提防这一家人的报复,徒劳心神,只是木十二与她想法不同,在西门贺之动手前便震慑其人,使他不敢再起妄心。

    至于谁的想法更有效,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说一千道一万都不及木十二已经做了,接下来只等时间裁定。

    ——

    下午,得知凌珊已醒,花星落便来拉着她去城中闲逛。

    铸剑城毕竟有着好几千号人,并非完全的门派设置,街边偶尔会有些摆摊或开铺子的,总有能玩的。

    虽然被打扰了二人相处空间的明月天对花星落此举十分不满,冷眼相视,吓得小姑娘有些战战兢兢,但架不住凌珊也是静不下心还要加上没心没肺的主,笑嘻嘻劝住了她,跟着小姑娘出去浪荡。

    她们在城中逛了一半圈,又想去火山上玩,便登山阶而上,走了许久,才到。

    正已是黄昏。

    夕阳无限。

    屹立山巅,远望天涯,能看得很远很远,看得见斜阳余晖照在水面,渲染上了一层金色光辉,换成以往,凌珊或许会好奇,勾玉洞天的边缘地带,是杀人毁物的黑雾,那么这个秘境的边缘又会是什么情况呢?目光所及的无边海域,全都是这所谓天海秘境的一部分吗?这个秘境,真有如此巨大?

    但现在,她却有些出神,有些事,就算师姐没有明说,她也并非毫无所觉的,似乎昏迷的时候,她做过什么事,然后莫名想到了上次被缥缈天姥击伤之后,所做的那个梦,虽然已经模糊了,不能完全记起,但依稀记得,好像有那么一句话:“我是凌珊……”

    西望斜阳,凌珊喃喃自语道:“要不,以后我还是叫幽星夜吧……”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