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卷 太华绝顶剑光寒320.风雪飞燕女剑神
    约定在西湖之畔,即将和小天尊决战的女剑神,并不是三年前衡山之上与燕天南为对手亦为战友的昙花两现的剑神幽星夜。

    而是百解楼编撰的绝色名花榜排名第五的绝世美女,以及天骄龙凤榜即人榜排名第三的天之骄女,连在只收录超一流高手名字的第三地榜也陈名其上的三榜名人。

    风雪飞燕,女剑神。

    她叫时飞燕,二十来岁,清冷绝美,孤傲如雪,剑法超群,凌厉无情,杀人往往不过两三招事,出道两年,已有多位成名高手死于她剑下。

    女剑神这三个字,也非她自己取的,而是人们想到比她稍早一些时,江湖上已经有一个挺有名气的女剑客——剑神幽星夜,所以就给她安了一个女剑神的绰号——这里面,大概调侃、嘲笑、看热闹甚至捧杀的意味居多。

    她本人并没有什么自取的名号,所以百解楼排名时,干脆直接冠以此名。

    都是用剑女高手,一开始,人们都还在猜测与好奇,这个女剑神和当初那个剑神会不会有什么关系,两个人又孰强孰弱,但她从未提及过师承来历,两个剑神也从一起出现过,便始终不得而知。

    直到后来,女剑神在北地遇到了天堂门第一杀手鬼影,一场激战,不分胜负。

    当时正逢有虎门彭家的高手路过,才从时飞燕剑法之中看出门道,她使得竟是神剑山庄密不外传的风雪寒剑法。

    事情传开后,有人大着胆子去神剑山庄询问,没想到谢奇峰亲口承认,这时飞燕乃是他的亲传弟子。

    人们才知道,当时阴差阳错之下,女剑神这个绰号还真没有取错,中原剑神的弟子,叫女剑神岂不是正好正合适?

    后来又有人觉得女剑神这绰号固然气势够大了,但不是太好听,文雅也不足,便以其姓名与所使剑法为本,又给取了一个“风雪飞燕”的雅号。

    顺带着连幽星夜这个前任剑神,也在名头前,被加上了一个“移天”的前缀,却是因当初她自称移天宫之人。名震天下的谢家父子剑神之名,尚且有个“中原”二字来点缀,其他人想要称剑神,实在是没什么人肯认同的。

    既然风雪女剑神是神剑谢家剑士,中原剑神的衣钵传人,那么要与她为敌,生死相斗的小天尊,是天尊道的门人,天尊的弟子,也就不足为奇了。

    一月前,以往只在天尊道门人口中闻其名却从未在江湖上现身过的小天尊,以天尊传人的身份,大张旗鼓地让人送战书到神剑山庄,指名道姓要与剑神传人时飞燕决一死战。

    时飞燕当时并不在神剑山庄,或者说,自出道以来的数年,她就没去过神剑山庄,战书是交到谢奇峰手上的。

    没想到的是,拿到战书后,谢奇峰直接将战书撕毁,然后拒绝。

    对于神剑山庄而言,这是十分耻辱的事,因为谢家剑士,从不避战、畏战、拒战,愿慨然赴死,也决不损谢家声誉半分。

    相较十多年前,谢奇峰的性格已变了。

    当年任何人上门,只要是来挑战,他一概来者不拒,但这次回来,却不是如此,有挑战者上门,都会被他推给其他族人——这并没有什么,若连其他剑士也打不过,凭什么去挑战谢家剑神?所以,他这次回到谢家虽已时间不短,可除了那次对天尊道的人大下杀手,其实并没有出过手,但如此明白直接地拒战,却还从未有过——尽管这不是对他本人的挑战。

    所以,不需

    天尊道的使者出言相激,不需要天尊道在外面如何散播神剑山庄不敢应战的传闻以逼迫,在谢奇峰出言拒绝之后,谢家内部便先群情激愤。

    不管什么原因,为了一个外姓弟子,怎能弃谢家百年声誉而不顾?

    奈何谢奇峰心意已决,谁来也说不动他——最有可能让他改变主意的老剑神却始终沉默,并没有说什么。

    后来有小道消息,据说谢家内部有人暗中策划,想要去找时飞燕,逼她答应,结果没等出神剑山庄,便被谢奇峰罚去干苦役了。

    但在沸沸扬扬的江湖风闻之中,时飞燕本人终究是说话了,她在京师的东城食神居外,百解楼放榜之地,亲手贴上了应战之书:

    七月三十,黄昏时分,西湖之畔,一决死战。

    时飞燕留。

    目睹者甚多。

    同一日,京师西城食神居外,小天尊留下了相同的文书。

    之所以会同在京师,乃是因为她本就是为追寻时飞燕的踪迹而来。

    而在三日后,一名谢家剑士现身神剑山庄百里之外的洛阳食神居外,贴了一则谢家剑神亲笔书就的文书:八月十五,西湖畔,谢奇峰邀天尊一战。

    一封留书,武林皆惊!

    ——

    夕阳西下,早已到了黄昏,眼看就要入夜,连百解楼的新榜都放出来了,可那女剑神和小天尊仍未出现。

    那些放榜之后仍旧滞留在食神居附近等着看热闹的人,有一些已经渐不耐起来。

    食神居上,幽星夜以读榜来消磨等待对决之人现身的百无聊赖过程,察觉下方的抱怨,嘲笑道:“又没人逼着他们来观战,多等一会儿便那么多话,真不要脸!”

    这种没有营养的话,明月天自是不接的!

    幽星夜放下册子,趴在窗台,没话找话:“姐姐,你说那个抢我名号的女剑神为什么要选在西湖之畔和人决战呢?”

    明月天还是没理她。

    幽星夜便只好自问自答,异想天开地问:“你说会不会是她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本剑神回来了,所以特地来这里好就近赔罪的呢?”

    明月天只是淡淡看向楼下。

    幽星夜仍然毫无自讨没趣的自觉,又笑道:“你猜那位谢家剑神,这次是不是会来?”

    明月天终于说话:“会来!”

    而随着这一声“会来”,忽闻袅袅箫音,随后满城飘香。

    在街道尽头,八名大汉,头扎红布巾,身着无袖红衣裤,腰缠红布带,脚踩红靴子,前后左右各两名,共抬着一架红帘双层座辇。

    前后各有四名曼妙红衣少女。

    最前两人与最后两人横箫轻奏,清音伴行,中间紧靠大辇前后的四人手捧花篮,红花满篮,八名少女在开道、在跟随。

    而大辇红艳帷幔风中飘动,帐下,慵懒卧靠着一道若隐若现的婀娜身影,偶尔被风挂起帷幔一角,露出仍是红艳的内置,以及……人影,唯有那三千青丝在满目艳红之中格外醒目。

    一如一道红色洪流,穿街走巷,过界而来。

    最后停在食神居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