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1章 开封玉拳馆
    与谢奇峰谈过之后,第二天一早,星月二人便告别众人,离开了杭州城。

    从回到陆地至今,已耽搁了大半个月,她们也该回华山、回百花谷去看看了。

    若是赶时间,那轻装快马,一日百里,自是来去如风,不过,假如不着急,那坐船至少比骑马要轻松。

    正好幽星夜的那匹大黑马与明月天的小白马,几年前从燕天南手上取回之后,便让青泥的人送回百花谷养着了,如今并未在杭州城,她们干脆便乘船回去。

    从杭州城外租了一条小型客船,走运河一路北上,经过南京城时,耽搁了一天,主要是去护国山庄见神通侯。

    这一声不吭消失了小三年,怎么也得和人家解释一下,这段时间在杭州,神通侯要求前往京师向他当面说明的信函都送来了好几封。最近一封是在离开杭州城前一日送抵,信上还顺便提及了先前她擒下运送往京师的奎木狼,在中间因看护不利,被他逃遁一事。

    此番面见神通侯详谈一场,因为干的的确太不称职,这雨使的职位算是留不住了,由这些年一直主持雨门具体事务的副手上位,人比幽星夜大不了几岁,也是个女子,而且说来也巧,也算是星字辈的,叫左星棠,武功虽然不算太高,也有一流,而且长相不差,很漂亮,这是幽星夜对她最满意的地方,以前曾见过两次面,一次是,另一次是四年多以前在幽星夜任雨使时给她送去雨使任命书。

    从此以后,雨使的特权是没有了,不过,好歹给替上了一个护国武使的身份,在各地的小特权还是有的——所谓武使,虚职,挂名,无实权,说穿了,其实就是武师、打手,平日由护国山庄好吃好喝当大爷笼络供奉招待着,护国山庄的卷宗,除了那些机密,也多能翻阅,有什么要求难处,护国山庄都尽量给解决了,但是拿了好处毕竟得办事,当护国山庄有事需要用到你时,若没有充足理由便不能拒绝。

    据说,能在护国山庄挂名武使的人,没有一人的功力在周天七脉以下,而这些武使的具体数量与身份,除了神通侯本人与麾下首门风门密使,世上无人能完全知晓。

    幽星夜这个武使身份的代号是武一零八,她一度怀疑护国山庄之中,如今加上她一共有一百零八名武使,不过也只是怀疑,无法确定,因为据她所知,护国山庄创建之初,神通侯一共命人打造了五百块武使令,有的因人死或失踪而遗失了,有的被人带了一段时间又还回来,然后又被发给新来的武使,她这块,说不定是在一箱子令牌中随意捡了一块,也说不定就剩下了这一块,或者是按序发放,到她时的确排到了一零八,总之充满不确定性。

    而这趟护国山庄一行,除去被摘掉雨使的大帽子换上了武使的小牌面,神通侯得悉她打算走水路回华山后,临时给她安排了一个任务。

    前周遗都开封城中,近年新开了一家玉拳馆,名声不小,馆主叫周伯玉,绰号玉拳郎,精擅拳法,是突然冒出来的高手,不过护国山庄查到这人极可能与周室大内之中的首席供奉,当代拳法宗师周桐有关,神通侯要她此行经过开封府时,顺道去挑了这家玉拳馆,投石问路,探探这个玉拳郎的底细与反应。

    这个周桐,乃关中人氏,曾自号四奇豪客,极擅拳法、腿法、刀法与棍法,在五十年前先皇阳立鼎起兵反周之前,便已名盛一时,不过自当初周室兵败迁都,便被请为皇家供奉,常年坐镇新都皇宫大内以防宵小,罕见与人动手,故名声渐弱,若非两年前百解楼将其名字列入天榜之中,再度名声鹊起,恐怕世人都已忘却这世上还有这一号人物,但其强悍却毋庸置疑,尤其时至今日,随年长而功力日深,不知那四项绝艺各自精修到了何等境地。

    若这周伯玉真与周桐有关,却来大明治下开设武馆,恐怕的确事不单纯。

    不过就算他与周桐相关,可毕竟不是周桐本人,绝顶之下,幽星夜如今可不怵任何人,虽然有些嫌麻烦,但顺手足可为之的小事而已,也就没有拒绝。

    离开金陵城,又费耗多时,总算抵达了开封。

    自当年以开封城为京师所在的周室在大明雄师步步紧逼之下不得不迁都北上,连象征大周最核心的皇宫都被拆毁之后,昔日的汴京城便不复风光,来到当今,更是已由那时的天下第一繁华之地彻底没落下去了,最多只能算是二流,大明境内,比如今的开封城繁华的地方两手加上两脚都数不过来。

    不过毕竟是前朝遗都所在,为免周廷遗留势力作乱生事,护国山庄也还是破例在此开设了一家食神居,更利监察。

    只是这日抵达开封,下了船,入了城,星月二人却没有去食神居,而是先去了目的地。

    路上逢人打听,很容易找到了那玉拳馆所在。

    那玉拳馆开在一个偏僻巷子,门面寻常,就两座常见的镇宅石狮子,没什么恢弘大气。

    在大门外便听到一阵阵呼呼哈哈的统一声音传出来,这么大动静,看来这玉拳馆传的是由外入内的外家练拳法。

    正是下午,夕阳未落,玉拳馆正门紧闭,幽星夜去敲开门,直言来意。

    应神通侯那投石问路的目的,她人还未到开封时,便已安排人旗鼓大张地造势,将剑神幽星夜会来开封城与玉拳郎决斗的消息在城中大肆传开。

    现在那门子见是近日消息传来,放言说要挑主人家场子的正主现身,片刻不敢耽搁,让旁同侪去寻馆主,自己则将人迎入中门,经过武场、内院,来到大堂,让先稍待。

    须臾后,一个中年汉子步入大堂。

    他见堂中两个相似装束打扮的蒙面女子,微怔,问道:“两位姑娘谁是幽星夜?”目光转了一下,却是看向手持剑之人。

    在明月天强迫下,离开杭州城后,幽星夜便又被盖上了面纱,这样一来,若是她再将碧落抛下而与师姐站到一起,不是非熟人便真的是不好辨认谁是谁了,当然了,她素来持剑在手,倒又是一个可辨的特征。

    幽星夜道:“我便是!你是玉拳郎周伯玉?”

    那人道:“不错,正是周某。”

    幽星夜道:“是你便对了!”

    她不浪费时间,确定正主,便铿锵一声拔碧落出鞘,信手往旁一划,所过之处,质地坚硬出名的红漆楠木椅子跟割豆腐似的被一分为二,地面亦被切出一道五六尺长的剑痕,演示完,又将神剑归鞘,望向瞪大眼睛见这一幕的周伯玉,直截了当说道:“此剑由天外神铁所铸,锋芒无匹,举世无双,吹毛断发,切金断玉皆不在话下,今日一战,你若能胜了我,这剑便归你,可若胜不了我,那你这玉拳馆,今后便关门吧!”

    周伯玉道:“你手持如此神剑,我恐怕连近身都做不到,哪里能是你的对手?”

    幽星夜将碧落扔给师姐,道:“我既然自称剑神,又以盛名来挑战你这偏居一隅之地的拳师,若还要仗此神剑之利,岂不是枉负剑神之名?今日我连剑也不会用,只以拳法与你一较高低。”华山女剑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