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6章 论道
    无论彭五虎最初的来意是助拳还是镇场,或者真的偶然经过,无论最后的挑战是有心试探还是真的见猎心喜,事已告一段落,后续自有护国山庄处理,不再关注。

    在开封城内外又游玩了一天,便走了。

    这日已二十八,再过两天,便是百解楼又一个放榜日,上次好歹是在西湖边露过脸出过力了的,说实话,幽星夜挺有兴趣知道百解楼会不会有所提及,又会怎样提及,只是这期待感终究还在寻常,并非太强烈,而且这两天时间,已将开封城大概走了一遍,吃了一遍,多待趣味希希,再细算,今日一日,明日一日,后天需等傍晚,又还要一日,说是两天其实是三天了,时间太长,有这时间,洛阳都能到了,便不再等。

    离开了开封,乘了两天多时间的船一直到了洛阳,正赶上百解楼将要放榜,取了榜单详文观之,的确有提到她们,是在谢奇峰与时飞燕的榜文中提及的,而且并非确信,只是以八成可能的口吻猜测身份,而对她们的排名,无论地榜人榜还是那绝色榜,都未作变动。

    就在洛阳住一夜,进入九月,才离开洛阳重新上路,这回水路已弃,改走陆路。

    本来是想买两匹马,不过中间看见有人贩卖毛驴,幽星夜想到驴子固然速度不快,可现在也不急着赶路,而且价格天差地别不是?能不败家还是不败家好,便临时改变主意,买了两匹驴子当座驾。

    骑驴与美人的气质是不相符的,那些老头才适合骑驴,不过幽星夜却乐在其中:一来还是第一次骑驴,有新鲜感,再来是撞运,碰上的是两头犟驴,有些犟脾气,不情愿让人骑,享受在恃武欺驴收服驴的过程。

    两头毛驴由激烈反抗到老实听话,从磕磕碰碰到平平稳稳,又七日后,总算从洛阳到了华山。

    这日。

    华山脚下,太华小……大镇,热闹非凡。

    开封有一个玉拳馆,华山也有个玉泉院,都是“玉泉”一辈的,除了可能都是北周那边过来的,如今还可能会有个相似的遭遇——

    小半月前,玉拳馆被砸了招牌,小半月后,玉泉院的招牌也在不被砸与被砸之间挣扎着了。

    江湖上能砸玉泉院招牌的人不少,至少在武力上是如此,但愿意付之行动的却不多,武当弟子便恰是这不多中的一员。

    当然,如果放在道门祖庭与前祖庭这两座大山身上,这便不叫砸招牌踢场子了,这该叫友好交流,该叫道友“论道”。

    全真教与武当派,说来在道门各脉中,其实能算是一家,都属全真道。

    只是全真教在前,秉先贤所遗正式确立了宗流派系,是全真道北宗之首,而武当在后,于宗流之外又有所推陈出新,是全真道南宗之首,故有差别。

    其实从根底上来讲,彼此矛盾是远不如全真道与天师道的。

    不过天师道早已没落——那逍遥道宗大概能算半个天师道的道脉,但不完全算,且隐世不出,剩下些个三瓜两枣对道门祖庭的位置也就想想罢了,自然便只剩下两家互斗了,毕竟总得有个高低上下。

    郝大通得了华山脚下的这座玉泉院,算是北宗全真对大明所属武当道系的一次侵入,这些年每过个一两年,武当山的弟子便要过来论道一二,算是回击。

    两家互有胜负,但还是平手收场居多。

    而每回,武当都只会来两个道士,且过来的道士,都是那两人。相应的,每回玉泉院这边出场的也只有两个道士,人选也都不变。

    两家论道往往分成两部分,一是嘴上论道,一是手上论道。

    嘴上论道那是老道士之间的事,找间道室,你来一句我接一言地说上,也不对外公开。不过人选上倒是公开的,原本是郝大通与太虚道人,他们一个是全真七子之一,一个是武当五虚之一,武功不说,嘴上论道论的也不是这个,不过身份相当,正好合适,只是自从太虚道人羽化,便由接替五虚位的灵虚道人接手,。

    而手上论道,具体说来是剑上论道,这便是青壮道士的事了,说穿了就是当初在华山举办的论剑会上,两家派出的那两个代表,全志武和卓无双,在那次之后,两个道士又斗了十多年,屋堂内不好放开手脚,往往在空旷处进行,这便难免有闻风而来的江湖人或者镇上百姓爱跑来看热闹,两家也乐见其成,素不阻拦,是公开的较量。

    大概是对那次论剑会的一个回念,或者说,是对全真教得了玉泉院的一个怨念,武当要么不来,若来“论道”,势必在十月前后:正是十多年前的这段时间,山上办了一场论剑会,山下送了全真教一座玉泉院。

    所谓无巧不成书,老祖宗的话自然是极有道理的。

    这时正逢九月上旬,武当山派出的“论道”弟子,今年来得比较早,与星月二人回程一前一后,相隔不过一日。

    昨日郝大通与灵虚道人已论过道,两人示于人前的都是一派得道高人的和煦风光,却不知结果如何,而今日则是全志武和卓无双十余年来的第八次较量。

    虽说入秋转凉,白天也不是两月前那么燥热,不必特地避开日头,不过人家较量,还是选在黄昏时分。

    星月二人傍晚时到了太华镇,太阳还没下山,正好赶上了这个热闹。

    幽星夜是知道两家这些年有这档子事的,以前出谷下山时,还碰见过一次,不过那时候还被师父的真气压着,也就钻空子看个热闹,至于后来,便再没碰上。

    武当来人,虽说都在这月前月后,但并不固定,两个月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算短,幽星夜不可能这两月天天都来守着,自然不知他们哪日到,甚至干脆那些时间被师姐看着不让乱跑,每每错过是常理。

    不想今日,倒是赶上了。

    而且今时不同往日,三年前便不下那卓无双了,她自认以如今的水准,当初看来牛气冲天的两个道士,已不是自己的对手,不仅看热闹,上去跟着凑个热闹也无妨。华山女剑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