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0章 夜伴
    宁为玉才躺下片刻间,凌珊便坐了起来。

    宁为玉道:“你又做什么?”

    凌珊低声道:“我睡不着!”

    宁为玉道:“睡不着你也给我乖乖躺着!”

    “躺不住!”

    凌珊身子一翻,坐到了床沿上,边穿鞋子边说道:“我去找那坏女人!”

    宁为玉坐了起来,拉住她胳膊道:“什么坏女人?”

    凌珊道:“就是,就是……姐姐啦!”

    宁为玉呵斥道:“姐姐就姐姐,说什么坏女人?你还学会背后说人坏话吗?”

    凌珊低声道:“知道了。不说了!”

    宁为玉道:“再过一个时辰就天亮了,还去找什么?你不睡觉人家也不睡?”

    凌珊道:“没事的。”

    宁为玉道:“什么没事?你知道人家在哪里落脚吗?大半夜跑出去,你上哪里去找?”

    凌珊道:“我有办法的!”

    “你……”

    宁为玉还待说,凌珊反拉住她手腕摇晃哀求,提前止住她话头,“娘,你就放心吧,我不会再乱来的,就让我去吧。”

    宁为玉注视她脸色,然后叹了口气,道:“罢了罢了,你想去便去吧!”

    凌珊笑道:“谢谢娘!”已穿好鞋,便直接起来往外去。

    宁为玉告诫道:“可不许再生事!”

    凌珊头也没回应道:“放心,我知道的!”

    凌珊抄上碧落,便出了屋。

    宁为玉叹了口气,也起床穿衣,跟在后面。

    凌珊说有办法找到明月天,的确是办法的,但她这所谓的实在简单粗暴,宁为玉跟在身后,将前后看得分明。

    镇子上大大小小总共就那么四五家客栈,她就一家家找过去,每到一家,就会跳上屋顶,不轻不重地喊一句话:

    “姐,姐姐,你在不在,在就快回我啊!”

    这声音在内力作用下传得广,但声量的确不算重,普通人在屋内,有墙壁屋顶隔着,真的未必能发现,但以一流以上武人的警觉与耳力,却多半能听到。

    然后断七八个呼吸,再喊,连喊三遍,若无人应,便转下一家。

    也不是完全没人反应,中间也有男子嚷嚷的声音响起,应是来此的武林人士。

    她从就近的客栈开始,到第三家时,第二遍才起了个头,便有了回应。

    一句“闭嘴!”,比她的声音可大多了,宁为玉身在隔着十余丈远的街上,都听得分明。

    凌珊就在楼顶踱步四顾,边道:“你在哪间房,快开窗户,让我进来!”

    片刻,凌珊便跳下了屋顶,爬窗进屋了!

    看到此,宁为玉也就放下心,转头回玉泉院。

    凌珊从窗口入了屋,见黑乎乎的房中,只有微弱月光下的朦胧黑影站定在窗前,真气一动,手托火光,照出明月天漠然玉脸,除了面纱摘下,她身上仍旧穿戴整齐。

    凌珊不敢直视,佯装搜寻,转头望向旁边,并走去将碧落放到桌上,说道:“灯在哪里?我来点火!”

    明月天冷冷看了她一眼,伸手虚空一抓,床边异响,烛台破空飞来,被她抓在手上,递到她身前,道:“拿着!”

    凌珊接过烛台,真气引火点燃,安放回原位,一支烛火,不算太亮堂,足以大概照见客房内景。

    明月天还站在窗前,只是回头转向她,道:“你来做什么?”

    凌珊嘻嘻一笑,灵动活泼,跳到了床上,趴在还被整齐叠着未动的被子上,哪怕明知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也尽量去模仿另一个“自己”的语气,道:“我是来找你睡觉的嘛,还是和姐姐你在一起睡比较舒服!”

    明月天面无表情地上前,居高临下望着趴在床上的凌珊,“既然来了,那就自己回去。”

    来了是身体来这里了,回去是意识回天门去。

    凌珊转过脸,还抱着被子,无辜地眨巴着眼道:“姐姐你在说什么?”

    明月天道:“你装的一点都不像!”

    凌珊道:“装?我装什么?”

    明月天冷然望着她,道:“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

    凌珊鼓起嘴委屈地看着她,逐渐收起笑容,翻身坐起,腰背挺直,双手抱着胸看着她冷笑:“是啊,我装的不像……反正你和她心心相印,都不用看的,就知道谁是谁了,我装得再像,也瞒不住你,我干嘛还要装得那么像?”

    明月天没说话。

    凌珊愤愤难平道:“可你为什么只在乎她?这么多年了,我们明明是一起陪你的,凭什么你只感受得到她?凭什么什么都让她占了?凭什么我好不容易能挣脱出来透一会儿气,就得立刻被你关回去?”

    明月天道:“说完了吗?”

    凌珊抬起头毫无畏惧地注视着她,愤怒地回道:“没说完!”

    明月天眉毛一拧,面色冷下。

    往前踏了一步。

    对着眼神靠近,凌珊低低惊呼了一下,往后一摔,“咚”地一声撞在里墙,立即转开脑袋,不敢直视,并拉起被子埋在下面,瑟瑟发抖。

    明月天轻柔地坐到床边,歪过半边身子往里回头望着床上触手可及的微颤“土包”,一手放在腿上,一手撑在床上,一根手指一上一下轻敲,皱眉思索。

    半晌。

    鸵鸟的颤抖早已停下,只是还埋在沙下不肯起来。

    明月天也想罢,开口道:“出来!”

    被子下闷声道:“不要!”

    明月天声音拔高了两分,话里的语气也冷冽了两分:“出来!”

    被子被掀开了一角,凌珊往外偷偷瞄了一眼,对上床边望来漠然的目光,立即又盖回去。

    明月天在床上又重重拍了一下:“快点!”

    凌珊才不情不愿地掀开被子坐起,低着头偷看了一眼,靠在墙上,抱膝而坐,仗着身娇体柔骨头软,脸深深埋在膝间,将自己缩成一个球。

    明月天道:“躺好!”

    凌珊抬起头:“啊?”

    明月天又重复了一遍:“啊什么?躺好……睡觉!”

    “好!”

    凌珊惊喜应了一声,一拉被子,钻到下面躺好。

    明月天手一抬,寒气吹卷,灯光倏灭。

    两人和衣而卧。

    黑暗中。

    明月天道:“你别挤过来!”

    凌珊放低声音,幽幽道:“为什么?你们平时都这样的!”

    “腿拿开!”

    “不要!”

    ……

    华山女剑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