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 第2章
    约书亚说开过飞船是真的,比普通人类要更优异也是真的,因此他超越常人的大脑足够将飞船驾驶与飞机驾驶相比较,在短时间内成功掌握了飞机的驾驶技巧,整个过程里除了一开始的飞机有些颠簸外,一路上都十分顺利,甚至是比预计的时间要更早地到达了目的机场。

    这多少给了约书亚比预计中更多的时间,也就是说在到达约定地点前他还可以为先前被毁的礼物做一点补救措施,虽然说在对恋人的心意上直接买成品必然比不上手工制作,但是实际上巧克力这种东西自己手工做也就只是熔化后再做成别的形状而已,礼物有总比没有好。

    是的,巧克力。恋爱方面的书籍大多都指出了食物对维持一段关系的优势性,约书亚思考过后认为这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食欲与性|欲之间总似乎有些联系,因此大多数约会时他都会选择以食物作为礼物……虽然在食物方面,约书亚目前会做的也就只有巧克力这样的东西而已,

    这也是为什么他的礼物那么容易就能被毁的主要原因。

    恐怖袭击毕竟是一件大事,在发生以后难免会有着不小的动静,也就意味着会有什么新闻媒体报道和飞机上其他乘客的道谢,尤其是约书亚在驾驶飞机时并没有任何飞行员的资格证,这就表示这趟航班会成为相当浪费他的时间的事,而他现在毕竟是在赶时间,因此在飞机停稳后,约书亚就迅速地离开了。

    也正因为如此,他也就没有看见他的约会对象正担心地赶往他刚刚离开的机场。

    作为纽约好邻居,彼得在得知有一架往纽约而来的飞机正经历一场恐怖袭击时,理所当然希望能尽可能的帮上什么忙,事件发生的当时自然是没有现场报道的,这是在飞机上,以致于对于非当事人们来说,这场恐怖袭击的消息知道得就有些晚,所以他赶到时,约书亚已经离开机场有一会儿了。

    换算过来就是,感到时间紧张的约书亚准时到达了约定地点,而原本时间还算充足的彼得,在发现花费了他时间的突发事件其实已经被解决了以后再赶到约定地点时,他已经迟到了。

    迟到是不礼貌的行为,虽然彼得紧赶慢赶后并没有离约定好的时间差很多,但是这段长度在约书亚这里依然可以被列为“不礼貌的迟到”范围。

    彼得对于自己的男友在约会准时方面的认知并不知晓,但他知道约书亚是一个具有良好教养的人,而且约会迟到确实是他的不对,他们交往的时间其实并不久,他才是那个主动追求对方的人,对于自己在约会时迟到这件事,他还是有点担心自己在约书亚面前的形象会变得很糟糕,像是根本没有对这段感情认真或者根本就是个没有时间观念的不成熟家伙什么的。

    约书亚其实知道彼得为什么会迟到,正如他知道彼得为什么会追求他一样。

    他的男朋友是蜘蛛侠,一个大到拯救世界小到扶老奶奶过马路都会干的超级英雄,他当然知道这件事,因为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就是在对方正在打击犯罪的时候,然后蜘蛛侠救了他。

    说救其实不太准确,因为事实上他能够自救,不过那个时候他是一个正在舞台上的钢琴家,表现得太具有武力对他作为一个普通人的日常生活而言是不那么有利的,在有人乐意相救且有能力相救的情况下,他不需要靠武力解决一场低级犯罪。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就是彼得帕克了。

    确切来说,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也有彼得帕克,当时是因为彼得刚好就在现场所以蜘蛛侠才能出现得这么快,只是那个时候约书亚并没有多注意对方,直到后来再见到对方,彼得的声音与蜘蛛侠几乎完全匹配,身形一致、又刚好在场,显然破绽与疑点太过明显。

    更何况对方还那么频繁地跑到他面前晃悠,他想不发现都难。

    那个时候约书亚还刚到这个世界没多久,需要一个暂时的能解决他财务问题的工作,在餐厅演奏就成为了一个不错的选择,而彼得会出现在那是因为梅姨为了庆祝他的毕业,同时也是成年,他们出来吃一顿好的,毕竟需要钢琴演奏的餐厅多半不被用来作为日常解决温饱的餐馆。

    所以这也就变得格外明显,关于彼得第二次出现在那里的原因,虽然表面上是说为了庆祝他的朋友的生日,但是得了吧,哪一对才毕业没多久的普通青少年朋友会只有两个人的跑到高档餐厅,然后全程自以为隐蔽地盯着演奏者的方向观察交谈?

    就以他对人类社会社交礼仪的观察来看,这个年龄的普通青少年给朋友庆祝生日时大多都会开一个派对,或者至少也会有一些别的亲人朋友或是同学一类的其他存在,单独两个人要么是情侣约会,要么就是交友甚少又没什么亲人,明显他们不是情侣,他们也有自己的亲人,因此答案也显而易见。

    蜘蛛侠确然可以成为一名伴侣的人选。

    通常来说,家人这个词可以有两种解释,一是先天血缘关系所致,二是后天情感关系建立所致,对于相当一部分人来说,朋友也是能够被称为家人的存在,而情侣关系则更加是能够在之后成为法律意义上可承认的家人,在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以后,他需要找到新的家人。

    不否认建立家庭也同样可以建立不同的关系,例如兄弟、父子等,但是彼得的情感方向是关于恋爱方面的,约书亚对于家人的要求既严苛又简单,他的行为应当发自真心,而非责任,且需要做到一名家人需要做到的事,至于这个家人是在爱情上的还是亲情上的并不重要。

    彼得是一个年轻、具有活力、又热情的少年,简而言之,他的行为大多是发自真心,而作为蜘蛛侠,他又有着极好的自愈能力,也就是说很有可能对方或许会与他一样存活很久,那么在寿命方面,他们之间也是没有问题的,他们可以陪伴对方很久,情感上也拥有可发展的基础,倘若对方想要的是恋爱一类的东西,那么他也可以接受伴侣意义上的家人。

    虽然他在这方面还不太擅长。

    所以这就是他们变成现在这样的大致过程,一次见义勇为,大概还有点一见钟情,笨拙的搭讪和“我很高兴你喜欢我的演奏,也很喜欢你在音乐方面的见解,也许在非工作时间与非学习时间我们能多聊一聊?”的进一步邀请。

    副作用是有的,他错误的邀请理由导致了他专长并不在音乐艺术上的男友在不知道如何找共同话题的情况下,总是谈论起音乐相关的东西。

    倒不是说那有多尴尬,彼得还是有过了解的,且最初表达的喜欢他的演奏与约书亚所说的喜欢他在音乐方面的见解也是真的,年轻人的词汇简单但是出自真心,只是在之后,这样并非出自他真正感兴趣而只是为了引起对方兴趣的内容,就不是约书亚想要看到的,他们也不可能永远谈论音乐。

    因此约书亚还是花了点时间去学习如何正确地与刚建立关系不久的恋人沟通,才运用起这项理论将他们的交谈话题回到更自然与令双方更加舒适一些的生活本身上。

    而现在,显然就是他们恋爱关系中的另外一个问题,当另一半的隐藏身份是一名超级英雄,且他还以为你至今不知情的时候,如何解决对方拯救世界给个人生活带来的后遗症?

    “我想这可以理解。”约书亚打断了彼得断断续续又紧张的道歉,“事实上我在此之前也出现了突发状况,连今天的巧克力也是从商场购买的,试图互相补偿也许不是一场约会该有的东西,我想,我们是不是还是先回家各自进行一些调整以后再见面比较好呢?”

    “呃……是现在就回家了吗?”棕发的少年看了看仍然一片明亮的天空,刚见面就结束显然不是一个好兆头。

    这个问题让约书亚迟疑了一下,虽说他是在到达之前就换了没有血迹的衣服,可是也只来得及换了衣服,被扔到另一个州还流了点血又至今没有洗个澡的情况让他浑身都不舒服,而且他会做出这样的提议也主要是为了了解一下这种处境要如何解决,但是彼得看起来似乎有些失落。

    “你希望继续吗?”他这么问,思考自己刚才的提议是否不太恰当。

    “我希望……不是,我是说,好的。”他当然希望,但是约书亚都这么说了,勉强让对方继续约会只怕对方会对自己的印象更加糟糕。

    约书亚看了他一会儿,想了想还是解释道:“我希望你明白,这不是因为你迟到了,我也没有对你印象不好,可以吗?”

    得到了年轻人肯定的回复,约书亚在互相道别以后便拨通了与物理学家的视频通话。

    “你好,库珀博士。”他说,屏幕里的年轻博士也进行了社交上的礼貌回复,而后约书亚开门见山地提出了自己的问题,“你上次的建议十分有用,通过桑代克和b.f.斯金纳的理论采取操作性条件反射的方法完美解决了我和男友之间的问题,但是我发现使用巧克力作为鼓励措施在某些问题上并没有足够的鼓励作用,你对于力度更大的鼓励方式是否有什么建议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