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 第3章
    对于这个问题,仍然单身且至今没有要找伴侣打算的谢尔顿,回想了一下自己在使用这个方法时得出的结论,“从我使用这个方法的实际经验来看,性|爱比巧克力的吸引力更大,莱纳德要求我与佩妮和平共处时,我使用了巧克力作为改造佩妮的鼓励措施,然而当面对性|爱时,巧克力立刻就被他们抛到一边了。”

    说到这里,谢尔顿像是又想起了什么,补充道:“但是由于实验对象是单一的,没有更多的对照组,因此这仅仅是以佩妮为实验对象的结论,鉴于她的交|媾频率,足以得出结论就佩妮这个个体而言是享受这一行为的,虽然我的其他朋友也都对性|爱这件事十分热衷,可我无法确定你的恋爱对象是否也对此有着热爱以及需求。”

    这个回答让约书亚略微皱起了眉,倒不是因为后面的补充,而是对方提出的方式,“坦白说,人类的交|媾行为对我而言有些困难。”

    “哦……”谢尔顿为这个答案回以了恍然大悟又平淡的表情,随后他停顿了一下,将面部表情调整到了一个严肃郑重的范围,“抱歉,对于人类社交规范来说我不确定这是否是涉及**的问题,但是……恕我直言,是生理问题还是心理问题?”

    “严格来说的话,大概是心理问题。”约书亚似乎并不认为这个问题有什么不妥,解释道:“你知道,这是一项过于亲密的行为,而或许是因为交往时长的关系,我似乎还无法对我的恋爱对象产生人类男性在生理上该有的反应,通俗来说,我暂时还没有类似的欲|望。”

    说到这个问题,约书亚又扯了一句题外话,“这样看来,女性在面对我的问题时就比较好解决,男性是否有反应比女性要更加直观一些,假如性|爱伴侣是一名注重对方感受的人,这类鼓励方式便很难成功取得效果,不过这也可以说明为何在相当数量的婚姻关系里,女性依然不得不靠自己解决性|高|潮问题,显然她们的伴侣不怎么注重她们的实际感受。”

    “可以理解。”谢尔顿点了点头,不知道是赞同他关于交|媾困难还是关于之后得出的结论,但似乎二者皆有,因为之后他便说道:“有相当的科研数据为婚姻|性|生|活得出了类似的结论,而使两个赤|裸的人过度亲密确实太过超出安全范围且容易让人有卫生方面问题的担忧。”

    显然,加州理工的天才物理学家对于友人在恋爱方面的困难处境持相当的赞同态度,很快他便提出了另外一个解决方案,“就我个人的观点而言,我认为你可以考虑结束恋爱关系,这从根源解决了你们之间的问题,实际上我至今难以理解你为何需要一个恋爱对象。”

    “鉴于我在这个世界并没有父母也没有兄弟姐妹,假如我需要在尽量短的时间内找到一名家人,且很快就能够具有法律效应,那么寻找一名伴侣是合乎逻辑的。”短棕发的青年直白了当地解释了自己的问题。

    “确实,婚姻伴侣是能够快速被法律承认的家人类型。”谢尔顿再次认同了约书亚的说法,然后他便想到了一个问题,“抱歉,我似乎提到了你在于家庭方面的伤心事,如果你在这里我应当为你泡一杯热茶,但鉴于我们现在是在视频聊天,你是否能够接受在屏幕对面看着我泡热茶,还是你自己泡一杯,假装是我动手的呢?”

    约书亚回绝了这个提议,“不,目前我暂时不需要一杯热茶。”

    “说的也是,原谅我与普通人生活太久,被我的室友和朋友荼毒了大脑。”年轻的物理学家隔着屏幕表达了自己的歉意,“这是人类社交规范,我们之间不需要进行虚假的客套。”

    “谢尔顿?”被多次提到的室友从更里头的地方走了出来,疑问道:“我好像听到了我的名字?”

    “哦莱纳德。”谢尔顿转头看向了自己从房间里走出来的室友,“必须得说,我提到你的名字是在一分十四秒之前,你现在才发现我提到了你的名字,我不得不怀疑你的反应能力是否出现了大幅度下降情况。”

    莱纳德明显已经对自己室友的行为方式习以为常了,“哦,所以我需要换好日常衣服才好从房间里走出来还是我的错了?”

    对此,谢尔顿诚实道:“是的,这是你的穿衣速度问题,我不需要考虑你在自己房内是赤|裸还是睡衣状态,因为对一件事情做出反应并不需要特地从房间里走出来。”

    约书亚不得不提醒了一下自己的网友,“谢尔顿,他是在讽刺你。”

    “哦……”年轻的物理学家又换上了恍然大悟的表情,接着变成了被冒犯的反应,“对于我诚实的数据统计做出讽刺行为,莱纳德我不得不说你真是越来越阴险了。”

    莱纳德:“……”

    考虑到他毕竟不是第一天和谢尔顿相处,莱纳德还是很快调整好了心态,问出了自己最初的问题,“先不说这个,你在和谁聊天?”

    “你转移话题的能力实在糟糕,莱纳德。”谢尔顿这么评价了一句,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这是约书亚。”

    “约书亚?那个约书亚?”莱纳德提高了自己的声调,“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居然认识约书亚?”

    对于这个问题,谢尔顿皱起了眉毛,“我不认为我有义务向你汇报我自己的网络交友状况,莱纳德。”

    这仿佛有理有据的回答又让莱纳德停顿了一会儿,然后没有再理自己的室友,而是转而对向屏幕道:“呃嗨,约书亚。”

    “你好,霍夫斯塔特博士。”屏幕那头的青年点点头以示问候,“我听说你很久了。”

    “哦……哦,我的荣幸。”说是这么说,对于自己是被谢尔顿提到的,还是让他有些发虚,毕竟他的天才室友始终对于自己的学术保持着鄙视态度。

    不过还没等他为自己解释几句,谢尔顿就抢先开口了,“说到莱纳德,我和约书亚正在探讨恋爱关系中出现的问题该如何解决,你和佩妮目前正维持着一段表面看起来和谐美满的关系,你是否乐意与约书亚讨论一下?”

    这确实不失为一个好方式,约书亚想,朝莱纳德问道:“没错,霍夫斯塔特博士,你是如何与你的伴侣维持住一段和谐关系的呢?”

    “呃……”这个问题让莱纳德拉长了音,他回想了一下自己与自己漂亮的女友之间的相处模式,不确定地回答道:“坚持不懈的厚脸皮死缠烂打和膜拜行为?”

    整场对话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再次向你表达我的歉意,约书亚。”谢尔顿的表情仿佛一个为自家闯祸的孩子道歉的家长,“我没有考虑到莱纳德和佩妮之间的不对等关系,显然这一建议对于你来说是具有侮辱性质的。”

    短暂的沉默之后,约书亚还是回道:“感谢你的建议,霍夫斯塔特博士,但是我和我的恋爱对象之间是平等的关系,恐怕你的经验对我们来说并不适用。”

    “现在看来我们又不得不再次回到性|交这个话题了。”谢尔顿叹了口气,如此说道,没有在意自己的室友对他刚刚说的话做出的反应。

    “是的。”约书亚点点头,也无视了莱纳德的表情,“考虑到性|行|为在人类交往过程中的重要性,其实我已经开始为这类情侣行为寻找解决方式,我最近其实正在练习不通过过于亲密的接触方式使对方解决对性的需求问题,不得不说,人类从古至今为这一活动而创造的方式数量还是令人惊叹的。”

    “呃不好意思,”莱纳德终于找到机会插|入了这段对话,“你说的‘不通过过于亲密的接触方式使对方解决对性的需求问题’是指?”

    “通过调查资料我发现,语言以及文字是能够解决一部分问题的,但是由于没有任何接触,这会导致当事人后续出现对接触的渴求,因此相比之下,借助类似于鞭子一类的道具是更加合理的选择,有所接触,且不过于亲密。”棕发褐眼的青年如此解释。

    见莱纳德一时没有反应,约书亚又补充道:“通俗来说,我选择使用s|m取代电话性|爱以及文字性|爱,通过对于一定数量人类的练习,目前为止我已经差不多掌握了大多数人会因此感到兴奋的方式。”

    “不是,等等……”莱纳德一时之间觉得自己在理解能力方面出现了问题,“我理解的没错的话,你是在说你通过和不是你恋人的人……们练习以解决你和你的恋人之间的性|爱问题?”

    约书亚并没有反驳,“是的,我理解你想表达的意思,但是我不和他们产生肢体接触,且双方明确这与感情无关,事实上,他们甚至乐意为此付钱。”

    “我觉得我有必要指出……”莱纳德的话有些艰难,“这样的行为是属于……呃……男|妓……”

    这让约书亚歪过了头,“我没有出卖我的身体,而且每个人都衣衫整齐,我只负责鞭打他们,而他们为此感到……愉悦,且似乎出于对被控制的强大需求,他们主动将钱财交给我保管,我必须指出我并没有动用他们的一分钱,事实上,这十分神奇,到后期他们似乎仅仅是因为将钱财交付于我就感到了愉悦。”

    “啊……”莱纳德为对方的描述而感到惊讶,准确来说就是他的脸上写着“还有这种操作?”,而后总算憋出了一句话,“这真的不是精神控制吗?”

    这个问题让约书亚转向了一旁的天才物理学家,“我研究得太深入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