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 第4章
    约书亚的问题让谢尔顿停顿了一下,照莱纳德以往的经验,他的室友现在正在检测他自己的资料库。

    随后他仿佛终于回过神来了,回道:“我对这方面的知识并不十分了解,但是当涉及钱财时,就会容易产生经济纠纷,我认为既然你已经掌握了你想要掌握的知识,那么这些关系也就不再是必要的了,不过有一点让我在意,这类方式的对象应该不是对每一个人都有效的,如果你的练习对象是从一开始就有着这些需求,那么也许这就不能被成功运用到你的恋爱对象上去。”

    “你说的对。”约书亚点点头,赞同了对方的说法,“我会找时间将他们的钱财都还回去,然后结束这些关系,他们确实似乎是从最开始就有着这样的需求,虽然没有现在那么大,或许这无法真正成为解决问题的方法。”

    这个发展总算让莱纳德稍微放下了心,然后他才想起来约书亚在业界对科学家们的意义,“咳恩,那个……我能问一下你是否愿意……”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屏幕对面的提示音打断了,接着约书亚就在查看了一下信息后结束了这段对话,“我的其中一个练习对象联系我了,现在应该是一个结束这一切的好机会,那么我就暂时挂断了,再见,库珀博士。”

    “再见,约书亚。”谢尔顿说完这句话,屏幕里就再也没有棕发青年的身影了。

    压根没有被提到的莱纳德默默地低下了头,像是说给自己听一样念完了没有说完的话,“给我签个名。”

    结束了和谢尔顿的视频通话以后约书亚就去洗了个澡,刚刚给他发信息的人算是他的所有练习对象里比较特殊的一个,虽然这个人的日常行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堕落的富家公子,但是他特殊的地方在于,他和他在上一个世界里给自己找的家人——确切来说是弟弟——长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

    这多少让约书亚从开始就更多的关注了他一些,而后他就发现了造成对方现在这样的源头:他的父亲。

    那实在是一个相当不合格的父亲,对多年以前还是一个孩子的帕特里克家暴、性|侵,他的作为就算是帕特里克在他的坟前开个庆祝派对都不过分,但是让过去的阴影太过影响现在的生活总是不那么好,尤其是吸|毒这种事是必然需要戒掉的。

    现在也是时候戒掉了,这正是一个好机会,帕特里克虽然总说着要戒|毒,可这事总不可能是顺利的,尤其是当他的父亲还活着的时候,每每到了压力时就会开始重蹈覆辙,作为所谓的上流人士,为了家族声誉,更多的也许是从童年起就受到的威胁,他甚至都没法将这件事公之于众。

    可是现在就不一样了,只要一点点不经意间的消息传递,连锁反应,他都不需要亲自动手,一场自然死亡——那也真的就是一场自然死亡——就那么实现了,不合格的父亲总是需要受到惩罚的,尤其是这样的父亲。

    既然老梅尔罗斯已经*屏蔽的关键字*,那么帕特里克就应当重新开始新的人生,他不应当继续沉湎在过去,他应该要重新成为他自己,而不是一辈子活在他父亲的阴影下,现在结束他和帕特里克的关系也应该是比较合适的时刻。

    约书亚到达酒店的时候还是等了一会儿才见到帕特里克,这倒是可以理解的,帕特里克是从英国过来的,为了拿他父亲的骨灰才到美国来,这家酒店也一直是他到美国的固定落脚地点,虽然约定了大概的时间,多少还是会有一些行程差距。

    他没有在房间里等,显然帕特里克在路上又开始恐慌发作了,似乎是确实在得到他父亲的死讯以后下决心要戒掉毒|品,一路上忍住了吸|毒的**,以致于到达酒店的时候还有些神智不清醒,便有些跌跌撞撞,他长得不错,导致笨拙的样子也有点可爱。

    这和约书亚第一次见到他在上个世界的弟弟时的情形有些像,他的弟弟当然不会吸|毒,但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对方还小,也就同样有点笨拙的可爱,这是他最后会和帕特里克认识以及帮助对方解决掉老梅尔罗斯的原因,那张一样的脸和相似的动作,他在这个世界必然是没法再见到上一个世界的家人的,对于帕特里克就自然比他其他的练习对象要更特殊一点。

    但是他没有尝试让帕特里克成为他在这个世界的家人也是类似的原因,帕特里克不是他的兄弟,他不可能找个替代品,而且他也不可能找一个瘾君子做自己的家人,他也许会试着帮一下对方从这摊泥沼里爬出来,但是这最终依然是得靠他自己才能完成的,他不需要一个要花上一定时间的训练才能成为一个合格家人的家人。

    他又不是在找宠物。

    “梅尔罗斯先生。”当帕特里克终于走到他面前的时候,约书亚这么开口,实际上他今天穿的比以往见面要更日常,倒不是说他以前见面就穿得伤风败俗了,他一直都衣衫整齐,只是今天更加随意,因为这多少也算是给接下来的谈话做点铺垫。

    但是对方似乎并没有注意这点,只是对于见到了约书亚而感到了少许的放松。

    “我的恐慌又发作了。”瘦高的男人在房间里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他看起来有点需要一个拥抱,但是顾忌着他们之间定下的规矩,还是没有和约书亚有肢体接触,只是继续道:“我觉得我需要你的帮助,我不想再继续用药物镇定了,老混蛋*屏蔽的关键字*,我想重新开始,我想戒|毒。”

    “那很好。”约书亚说,坐在帕特里克的对面,“但是接下来你想要做什么呢?”

    这话让帕特里克有些不解,“我需要你帮我冷静下来。”

    “我是说,”他盯着面*屏蔽的关键字*人的眼睛,“你在戒|毒之后准备做什么呢?”

    那总算让帕特里克意识到了约书亚不是在问他们接下来的行程,然后他开始思考起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当然可以夸夸其谈随便什么事,改过自新、种种花草、去旅行……等等,但是这是约书亚,他知道他是真的还没有想过自己以后想做什么。

    或者说,他甚至都没有算得上是真正的在下定决心要远离这一切。

    他在来美国之前和他的朋友说,他要戒|掉|毒|品,等到几天后回去,对方见到的就是一个全新的自己了,然而现实是,在来酒店的车上、恐慌发作时他满脑子都是想给自己打一针,要不是知道约书亚正在等着,而对方能帮他减轻恐慌和之后可能出现的毒|瘾发作,他可能就在车上打起了毒|贩的电话。

    他忽然意识到哪怕他清楚这一切都是他的父亲造成的,他也迫不及待想要摆脱他父亲留给他的一切影响,老梅尔罗斯踩碎了他的梦想,来这见到的所有所谓上层人士都不得不虚与委蛇赞扬一个死去的混账贵族,就因为他的罪行没有被揭开来就*屏蔽的关键字*,不知情的人还会告诉他他的父亲是爱他的,可是他甚至都没有自己真正想要努力去做的事。

    这个英国男人突然就在这一瞬间泪流满面。

    “你需要一个目标。”约书亚那么开口,他能大概推测对方的心理路程,因为他知道对方经历了什么,也查阅过相关的资料,戒|毒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现在可以给你一个代表友谊的拥抱,但是我今天来是打算告诉你我准备结束这一切的,你也需要努力结束这一切。”

    帕特里克一时没有说话,他应该是听进去约书亚说了什么了,可还沉浸在情绪里,约书亚将带来的原本属于帕特里克的东西还给对方,想了想,还是给了对方一个拥抱,然后才离开了这个房间。

    其他的练习对象就没有帕特里克那么好打发,这一天见面的大多数人都对约书亚将东西还给他们感到了恐慌,类似于他们是否做错什么了,所以约书亚才不再接受这些东西了,这导致这些关系结束得格外麻烦,也让约书亚意识到直接面对面的交谈不是一个好主意,虽然也有比较好说话的,但并不占多数。

    最后约书亚回到了哥谭。

    这里倒是没有他的练习对象,他会来这里是因为他在餐厅的钢琴师之后更换的科研工作也依然是在哥谭,因为那契机就是某一天韦恩家的少爷带着他的女伴们到这里来了,然后差不多是在一场小混乱后发现了钢琴师的学术才能,邀请了他到韦恩集团上班。

    约书亚自然是同意的,虽然这场小混乱是小丑搞出来的,但也算在他需要的部分之内,他需要在一家具有强大科研资本以及军事资本的公司里才能以最小的成本与最快速的时间里完成他的计划,开一家公司太费时间和成本了,而他甚至能造一艘飞船,当然也能胜任科研人员的身份。

    但他此行来不是为了上班的,事情很简单,小丑导致了他在约会前的受伤,他需要报复,而考虑到彼得也许常常会发生类似约会迟到的事情,鼓励措施不足以让一个超级英雄放下任务,也许他搬到纽约是一个好方法,既然他的最终目标是获取法律承认的家人关系,这也可以算作在家人方面的计划里的下一步。

    今天的小丑很好找,因为他越狱了,而蝙蝠侠在追捕他,有蝙蝠侠的线索推理,小丑就不那么难找,因此他赶在这个哥谭的都市传说找到小丑前先暴打了这个疯子一顿,接着在对方开枪打中自己的部位同样回敬了过去。

    那本来应该是致命的,可惜蝙蝠侠赶到了,对方的干预导致他打偏了。

    鉴于一系列事情后已经很晚了,到了第二天,约书亚才递交了辞呈。

    “为什么突然想要辞职?”半靠在椅背上的韦恩总裁这么开口,相比平时的公司会议,看起来还是稍微认真了一点。

    “哥谭太危险了。”约书亚说。

    昨天晚上亲眼目睹了对方暴打小丑的布鲁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