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 第8章
    诚实的说,当他用这样一双眼睛看着人的时候,几乎很难有人能拒绝他,因为幼崽、小动物、鹿、狗狗眼……大多数的人都对这种类型难以抵抗,约书亚不是普通人,他不对小动物拥有怜爱之情,当然,在某些时候他会给予他们埃及的永生仪式,但是就情感上而言,他不会为此触动心灵。

    然而他依然没法拒绝这个请求,因为在他迟疑的停顿以后,彼得回以了失落……或者也可以归类为受伤……的神色,“因为我们都以结婚为前提了,却还停留在拥抱和面颊吻上。”

    这完全切中了某种要害,确实,他们现在都已经以结婚为前提了,换言之就是一切都是在为婚姻后做准备,而婚姻则意味着一切亲密举动都是合情合理的,因此他们的进度还停留在这是有点缓慢,亲吻也不算是太过难以接受的行为。

    肢体接触、唾液交换,这并不需要有更多的身体反应,他不会表现出反感,而生理上的毫无反应就仅仅是亲吻这个步骤而言也是完全正常的,所以暂时不会对看起来他似乎对自己的男朋友毫无感觉这一点而有所怀疑。

    “好的。”约书亚这么说,他眨了眨眼,“我只是……你确定要在斯塔克先生面前这么做吗?”

    不管怎么说,托尼都还是他们的上司,就算彼得是斯塔克工业的员工,他们现在也是在上班时间,更别说他完全能感觉得到门外面的动静,彼得应该也能感觉得到他的队友们正在查看这里面的情景,而如果对方并不介意这些,那么他也不介意。

    这话总算提醒了年轻的纽约英雄。

    他噌地脸红了起来,松开了抱着自己恋人的手,“我……抱歉。”

    门外的克林特失望地咬了一口小甜饼,娜塔莎拿走了他手上的另外一块也咬了一口。

    感觉自己仿佛成了电灯泡一样的亿万富翁好像自己不存在一样扭头喝了口碳酸饮料。

    “所以你想要吃什么呢?”回到最初问题的约书亚重新拿起了自己的手机,将目光放到了脸色渐渐恢复正常的男朋友身上。

    虽然脸上的红色开始褪了下去,但尴尬的感觉还没有完全消失的彼得倒是恢复了平日里的说话速度,“呃大概是三明治吧,约书亚我跟你说纽约有一家三明治特别好吃,你现在住到纽约了就有时间一起出来吃饭了,回头我就可以带你去了……说起来你喜欢吃三明治吗?不喜欢三明治的话我也知道有几家别的……”

    “我要甜甜圈和汉堡。”钢铁侠打断了可能要把纽约所知店铺都要列一遍的纽约好邻居——彼得几乎每天都在纽约全城逛,他确实有可能把他知道的好吃的店铺都列一遍,鉴于他现在又尴尬又紧张又激动。

    然后约书亚就把目光放到了自己的老板身上,“恕我直言,你刚刚才吃了三块小甜饼和一个甜甜圈,继续吃这样的高热量食物是不健康的,斯塔克先生。”

    紧接着托尼就发现约书亚不仅是把目光放到了他的身上,确切来说是放到了他的小肚子上。

    “所以三明治就很健康?”斯塔克再一次瞪大了他的眼睛。

    约书亚点点头,仿佛他是他的管家或者什么营养师一样说道:“是的,三明治很健康。”

    既然托尼·斯塔克现在是他的老板,而如果他因为糖尿病胆固醇过高等等之类的原因寿命减短的话他就得另外找一家公司了,彼得住在纽约,要在纽约找另外一家资本强大的军火商公司会很麻烦,那么关注自己老板的生命健康是符合逻辑的。

    “你的男朋友真偏心,帕克。”明明并没有吃到想要的食物却依然仿佛被喂了一嘴狗粮的斯塔克这么说。

    然而向来尊敬他后辈却同样义正言辞地说道:“我认为约书亚说的没错,食用过多高热量食物确实对你的身体不好。”

    托尼·明明是个酷炫狂傲吊炸天亿万富翁却还要被人规定饮食·斯塔克:“……”

    门外面的黑寡妇微笑着抿了一口酒,直起身回到了他们的休息室,克林特看了看里面又看了看已经离开的同事的背影,咬了一口小甜饼还是跟着一起回到了休息室。

    最后,托尼当然没有跟这对年轻人一样靠三明治来充当午饭,他的午饭以一顿据说荤素搭配正常、十分适合刚刚食用了三块小甜饼又吃了一个甜甜圈的亿万富翁的一餐结束——感谢这位据说真的拥有营养师方面专业知识的新员工没有直接给他上全素还大方地点了餐后水果——实际上相比搭配简单的年轻人们,他这顿几乎称得上丰盛了。

    在午餐的插曲之后,几个人也就重新回到各自的工作中去了,彼得确实有工作,实话说,他这个斯塔克工业的实习生倒也不算完全杜撰,他确实在这里实习,这么一家大公司里的的确确能学到很多东西,他也算得上是专业对口,只不过他的蜘蛛侠身份占据了更多时间,这份实习工作反倒更像是某种伪装了。

    只是多少在他需要工作的时候还能真的工作去了,因此在和约书亚一起约定了一起下班以后——他坚持且发自真心的认为刚搬来纽约的男友一定有许多需要帮忙的地方,而且纽约也不见得就比哥谭安全多少——也便回到了作为彼得·帕克的工作中去了。

    到了下班的时候约书亚确实在他们约好的地方等着,但多了一个像是在纠缠他的男朋友的人,这让他有点后悔他们是约在了这里,也很奇怪斯塔克公司的保安为什么居然没有把这个骚扰公司员工的家伙赶走。

    这个纠缠他的人约书亚当然是认识的,他昨天正式和所有练习对象结束了关系,一部分是面对面的,一部分是邮件短信或者通话的,总之是所有人都通知到了,但就像他在面对面交谈后意识到的,不是所有人都能顺利地接受这么突然的结束,而现在这个男人就是在被短信通知他们关系结束以后无法接受而找到了这里来的家伙。

    诚然,约书亚从不和任何练习对象进行肢体接触,但是这类控制与被控制的关系里确实容易产生强大的依赖性,或者说,正是因为他的练习对象在精神上依赖了他,也认为他值得依赖,才会将事情在不自觉中进行到了精神控制的地步,而当这个被全身心依赖的对象要抽身离开的时候,会很难接受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是我哪里做得不对了吗?”他这么问,语气与表情几乎算得上哀求,彼得走近的时候注意到了这一点,思考是否是保安将这当做了情感纠葛所以才没有上前阻止这个纠缠他男朋友的家伙。

    “不。”平日里都看起来很是温和的青年,此刻却有些冷漠,“你只是应该明白我不需要这些。”

    “不不不,”男人摇了摇头,“我听说过,你有个男朋友。”

    约书亚有些想皱眉,“我从一开始就说过这件事。”

    “不是,你不需要我是因为我没有骗走你的人听话,还是因为我没有那个人能够给你的多?”男人的话听起来愈加奇怪,“我能更加听话,也会更加努力,我可以做得比他更好的。”

    这让约书亚彻底的皱起了眉毛,“我不需要他听话,我不是在找一个宠物,我也不需要他给我什么。”

    他的回答让男人沉默了一会儿,接着上前抓住了约书亚的手臂,“所以是我太听话了?”

    “我说过,不要碰我。”琥珀色眼眸的青年彻底为这一行为沉下了脸色,也让彼得加快速度走了过去。

    “你在做什么?”棕发的少年挡在了约书亚的面前,“我的男朋友叫你不要碰他。”

    这句话让男人停下了接近约书亚的动作,他端详了一遍突然走过来的年轻人,不可置信般否定道:“不,你怎么可能会是他的男朋友?”

    “他当然是我的男朋友。”约书亚抓住了彼得的手臂,男人死死盯着他的这个动作,像是这令他受到了极大的刺激。

    他当然惊讶,约书亚即使向来都严厉又温和,能够体贴地等待他的练习对象们恢复正常,甚至还会给他们泡一杯热茶或者热牛奶,却一直都严格执行着没有肢体接触的规则,他从不主动抓住谁的手臂,可是现在他抓住了这个年轻人的。

    鉴于男人先前的表现,现在会是这样的反应约书亚也并不难理解,倒是彼得被这表情警惕得又护住了约书亚几分,而后约书亚敲了敲彼得的手臂,拉过了少年的注意力,“你在实验室里询问的问题还有效吗?”

    “什么?”彼得一时半会儿没能想起来对方指的是什么。

    约书亚便解释了一遍自己的问题,“你仍然想要亲吻我吗?”

    “当然,我……”话未说完,他的男朋友就主动亲吻上了他的嘴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