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 第10章
    他对恐慌表现得毫无破绽,约书亚虽然感到今天的帕特里克和以往有所区别,但还是先让对方深呼吸缓解一下,将人带回了自己家里,也没管身后监视的人有没有继续跟上来了。

    这大概算是意外顺利的完成了目标。夏洛克坐在这个将自己带回家的青年客厅的沙发上,这么做下结论。

    他本来的计划里并没有主动与人搭讪的步骤,当然,实际上他也并没有主动搭讪,是约书亚看见了他然后表现出了见到意料之外熟人的神色,且开口叫出了陌生的名字,好像他们之间是认识的一样,而他只是顺着对方的背景设定演下去而已。

    事实上,夏洛克并不确定约书亚是真的认错了人,还是这就是他的惯用伎俩,但就街上的这一面来说,他符合犯罪嫌疑人的初步特征。

    是的,当然了,他会从英国跑到美国,甚至还假装自己是另外一个人的进入到了别人的家里,当然是因为案子。

    那其实看起来有点像是超自然案件,因为被害人的尸体形象不仅具有惊悚因素,还真的相当具有超自然感……简单来说,那是干尸,但是死亡时间并不非常长,而所有被害人在死前都出现过异常表现,无一例外都仿佛被精神控制了一样,变了一个人似的对原本在乎的亲人家人恶劣至极,且似乎沉迷于某个容貌据说是“完美的梦中情人”的对象。

    然而对于这个对象的描述也不尽相同,有时是金发有时是黑发,有时是长发有时是短发,有时是男性有时是女性,有时是酒吧脱衣舞娘,有时是白领精英,但是形象是可以改变伪装的,只要掌握了一定的技术,要改变发型甚至是外表性别并不困难,现代的化妆技术与道具是相当先进的。

    但这确实是一起十分有意思的案子,作案手法前所未见,而能够让每一个受害者都被蛊惑一样那么听话,也令人惊奇,因此夏洛克几乎是毫不犹豫就接了这个案子,更别说在那之前他已经闲得开始拉小提琴扰民了,现在这起能那么有趣他当然不会错过。

    凶手的出现几乎是完全随机的,除了外形常常变化之外,他……或者她的作案时间与地点也并不固定,可之所以说是随机,就是因为那还是有一定的规律可循的,案件通常发生在比较靠近海域的地区,内陆并非没有,但也不多,且凶手的移动是有路线可推测的。

    也就是说,这个具有蛊惑人心力量的作案者的移动路线已经快到纽约了,夏洛克有理由相信对方会在附近的区域寻找目标,甚至有可能已经找到目标了,他对美国远不如在伦敦熟悉,要缩小范围并不容易,可要找一个具有精神控制能力的人,是能够靠观察发现具有这类人的特征的。

    这个青年就相当符合凶手的初步特征。

    他长得相当优秀,是足以被称为“完美的梦中情人”那种类型的人,且身形并不健壮,五官要画上女性妆容也不突兀,要变装成女性并不困难,且从他的手能推断得出来对于某些工具相当熟练,他能是一个可以做到精神控制的人,也是一个在刻意下能够让人神魂颠倒的人。

    而这个人会主动向他搭话则称得上是意外之喜了,他没有道理会反驳对方。

    夏洛克尚还不太能确定是否真的有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样的人已然是对方的猎杀对象了,还是他认为这样认错一个人就能使得对方直接为此不惜撒谎,从可能性上来看前者更加现实,毕竟后者的成功率是不大的,哪怕他真的长着一张过于好看的脸。

    但总之他跟着进来了,屋内的摆设装饰看起来十分正常,然而推断得出来他才住进来不久,有生活痕迹,却并不长久,这也符合犯罪嫌疑人刚搬到这里的特征,因此夏洛克继续了自己恐慌发作的伪装,看见面前的桌上被摆放了一杯热茶。

    “拿起它。”有着棕色短发的青年这么说,语气中带上了点命令的口吻,“但是不要喝,告诉我你会做到不把它弄洒。”

    “是的。”短卷发的英国侦探想了想选择了服从这一指令,显而易见对方是在帮助他“缓解恐慌”,因为在街上的调整呼吸以后他看起来还没有完全恢复正常。

    “不。”约书亚摇摇头否定了夏洛克的回答,他说道:“看着我,然后告诉我你不会把它弄洒。”

    这时夏洛克总算意识到对方并不单单是在帮助他缓解恐慌发作的症状,而是试图通过某个领域——能让他得出对方拥有精神控制能力的那个领域——的控制与被控制方的式而使他从恐慌中解脱出来,必须得说,假如这个帕特里克是真实存在且会时不时恐慌发作的话,那么他们的相处的确很容易被精神控制。

    “我不会把它弄洒。”最后,来自英国的男人在两秒的停顿后看着他的眼睛说出了这句话。

    约书亚在他的对面坐下来,“那么替我做到这件事,帕特里克。”

    夏洛克确实没有把这杯茶弄洒,当然,他又不是真的恐慌发作,也不是手脚有问题的人,只不过要在表现他恐慌发作的同时拿稳杯子有那么一点困难,但这种困难也可以在对方的眼里被解释成与症状的对抗,最后夏洛克选择了以微笑的颤抖幅度拿稳了杯子的程度。

    “好孩子。”青年的语气里似乎开始多起了奖励的部分,“现在你可以开始喝它了。”

    侦探眨了眨他浅色瞳眸的眼睛,确定这里面应该没有添加什么药物以后顺从地喝了一口杯子里的茶。

    在他完成这个动作以后,把他带回来的青年好像又回到了一开始的自然状态,问他:“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夏洛克停顿了一下,还没决定他是否应该恢复正常,但这点犹豫在青年的眼里似乎就成了别的解释。

    对面的人叹了一口气,从沙发上站起来,他离开了一会儿,回来的时候拿着一条鞭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