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
    这句话让约书亚看向了离门口不远的男人,神色中带上了不容错辨的认真,“他不杀人。”

    家人的意思是,他能为对方做任何事,甚至这与法律道德都没有关系,他知道彼得不会杀人,不仅是对方根本还不知道那些所谓练习对象的存在,还有彼得·帕克或是蜘蛛侠都是不会杀人的存在,他知道这个,就不接受fbi将怀疑的矛头指向他的男朋友。

    更重要的是,就算彼得真的杀人了,他也根本不会介意,如果对方需要,他甚至可以帮他除掉所有可疑线索,他可以帮他毁尸灭迹,寻找别的替罪羊,或者就让这桩案子就此尘封,如果对方乐意,他就能这么做,要是彼得想要自首,那他也不会反对。

    当然,他清楚在正常的人类社会中需要将自己表现成一个守法公民,所以他不会把后面的想法说出来,不管彼得有没有杀人,至少在这时他都需要为自己男友的清白辩护,更别说彼得本来就没有杀人。

    棕色短发的青年放下手里的杯子,对着霍奇站了起来,面无表情得显出了某些攻击性,“我的男朋友善良、热情、优秀,他不是性格极端的杀人犯。”

    相比起fbi冲进来抓人时的冷静和朝瑞德了解案情时的平淡,约书亚此时的反应就称得上大了,瑞德和霍奇对视一眼,开始怀疑自己对约书亚的侧写是否出了问题。

    在此之前,约书亚哪怕在得知他以往的练习对象和心理医生都被害的时候,都没有对此表现出一丁半点的情绪波动,似乎和他相处了那么一段时间的人于他而言都是无足轻重的陌生人,而这些“陌生人”有的甚至为他倾家荡产,就算是陌生人,正常人在听到别人遇害的时候都会对这个突然的悲剧表达一下惊讶或是悲伤。

    可是约书亚没有,他的注意力只集中在fbi冲进他家抓了一个人是怎么回事,倒不是说这不需要在意,只是相比之下,熟人的死亡本该对一个正常人产生一些影响,但约书亚对死亡无动于衷,对一切都冷静过头以致有点冷酷,侧写师们对他的其他私人生活并不清楚,可这也足够他们得出约书亚缺乏同理心的结论。

    但是当话题转到他的男朋友的时候,这个长相过分优秀的青年就表现出了丰富的情绪,像每一个正常人一样因为自己重视的人被怀疑而展现出反感与攻击性,仿佛他不是没有情感,而是只将情感放在了他的恋人身上。

    考虑到约书亚来自哥谭,也许他们能从另一方面解释他的表现。

    哥谭是一个公认混乱的城市,约书亚在纽约甚至是身在哥谭时都表现得温和有礼,跟那个城市的黑暗部分一点都搭不上边,不是说哥谭就不可能有好人,但一个孤儿——他们的资料里找不到他父母的存在痕迹,而哥谭的流浪儿童实在不少——能够独自一人安然无恙长大至今,至少也是见识过这座城市的人心险恶的。

    他们完全有理由相信约书亚的温和形象仅仅是外在表象,对于其他人同理心的缺乏是能够从他是个哥谭人这一点上说得通的,可他又为什么独独对彼得·帕克如此特殊?或者说,这个年轻人有什么是能够让一个冷血的哥谭人刮目相看成为恋人、且毫不犹豫地与能给他带来巨大利益的臣服者们切断关系的?

    “善良、热情、优秀”,约书亚刚刚形容彼得的时候用了这样的词语,非常正面阳光,这就可以理解,对于约书亚来说,彼得就是他人生中少见的能让他感到善意与正面意义的人,用烂俗的比喻来形容就是,也许那就是黑暗里唯一的光,因此约书亚极重视彼得,也只重视彼得,自然也会对霍奇认为彼得具有嫌疑的说法感到不满。

    得出了这样结论的侧写师们再看向为自己男友辩解时的青年时,态度都略微放软了一点。

    “彼得·帕克确实是一个善良、热情、优秀的年轻人。”霍奇用这句话开头,见到约书亚的表情略微松动了一点,“但是他也符合我们的侧写,他见过你被死者之一纠缠的景象,完全有理由靠调查找到被害人,他经常有一段时间里突然消失不见,我们无法确定他都在这些时间里做了什么,这是非常可疑的,并且他年轻、易被情绪主导,容易激情杀人。”

    博士接下了年长探员的解释,“你们每天各自到家以后他都会偷偷出门,我们推断他从没有告诉过你他都在这些时间里做了什么。”

    彼得确实没有告诉过他动不动就消失是因为什么,但是这本身就很好理解,他的男朋友是一个超级英雄,以为他不知道对方的身份,时常失踪一点也不奇怪,可他也不可能就这样随便就把彼得的秘密身份暴露给别人。

    “仅仅因为一个人有一段不想被别人知道的个人时间,不表示他就是一个杀人犯。”这么说的时候,约书亚的表情又回到了有些冷漠的时刻。

    “你知道,这个世界上好人不是只有一个。”瑞德突然这么开口,青年看过来的目光让他打住了冲动下的这句话。

    约书亚的辩驳就像是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男朋友可能会是一个杀人犯,这也许算是一句本意安慰的话,但对方的表现其实很正常,诚然他会觉得假如彼得真的是凶手,那么约书亚的信任就简直完全被辜负,而如果这真的是约书亚唯一在乎重视的人,这打击是巨大的,可他其实并没有立场去说这样的话,尤其一切都还没有确定的时候。

    如果这是在结案以后,确定凶手就是彼得了,那么约书亚也许会需要安慰,可现在并不是,安慰是并不被需要的。因此年轻的博士只是转回了正题上,“我是想说……彼得只是有嫌疑,我们不是在说他就是凶手,毕竟我们也怀疑过你,所以你不需要……我们只是需要和你的男朋友对话、获得一些信息。”

    在人际交往上并不太擅长的斯潘塞博士感到自己的解释听起来实在不够专业,所幸约书亚并没有为他说到也怀疑过他而感到不快,他只是看了瑞德几秒,然后说道:“彼得不可能会知道我有一个心理医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