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没有人可能知道我有一个心理医生,我们只在网络上谈过,我甚至没有过预约,除了我和他两个人之外,没有人知道我有个心理医生。”约书亚这样说,像才意识到这个问题,“你们是怎么会在他死之前认为他有嫌疑的?或者说,在他死之前,你们是怎么知道我有一个心理医生的?”

    他提出来的问题让侧写师们都愣了愣,最后是离约书亚更近的瑞德回答了他,“死者生前都在不同程度上和自称是你的心理医生的人接触过,而我们在和艾米特·默里迪恩接触时,也确定他就是你的心理医生,为了证明你的清白,他给我们看过你们交谈的视频。”

    “他为什么要和他们接触?”约书亚看着年轻博士的眼睛,“心理医生不需要去为病人的私人生活解决问题,不是吗?他是在帮我解决问题吗?”

    “没错,这是我们曾经认为他就是嫌疑人的原因。”瑞德因为这直白的视线不适应地眨了眨眼,“然后他……”

    说到这里,他像是终于想起了什么,转向了一旁的同事,“我觉得我们需要对默里迪恩进行第二次尸检,迈阿密警局的尸检报告是初步的。”

    霍奇很快跟上了他的思路,“你是说默里迪恩被杀死的手法可能与之前的死者们不一样?”

    默里迪恩的行为很明显是约书亚的爱慕者,也十分符合凶手的侧写,他们认为他就是嫌疑人的一大理由就是,除了他们告诉过约书亚的信息,在查询这位心理医生的档案时曾经出现过患者自杀的事件,但是没有投诉、没有污点,这个医生的名声一直都很好,他们有理由怀疑这几个患者的自杀是他正式犯罪前的练习。

    只是手上案子被害人的死法与患者们的并不相同,后来这位默里迪恩又死亡了,迈阿密的尸检报告初步判断和之前的被害人们的死法相同,这又不可能是独自一人能够做到的自杀手法,因此才暂时排除了这位医生的嫌疑。

    但是如果照约书亚刚刚所说的,除了他们两人和默里迪恩主动接触的死者们,没有人知道他有一个心理医生,那么就是除了约书亚和他的心理医生之外就没有别的嫌疑人了,约书亚的行为一直被监视着,他没有充足的时间犯案,也就是说,唯一的嫌疑人就只剩下默里迪恩了。

    瑞德点了点头,才来这里不久的fbi们在这之后很快又离开了约书亚的房子。

    “所以案子十分明朗了。”一直都没有发声的侦探双手背在身后,往前走了两步,“一共有两个凶手,心理医生杀死了和你有过往关系的人,另外一个凶手杀死了心理医生,但他模仿了心理医生的作案手法,致敬、惩罚、或是混淆视听,这起案子有被报道吗?没有,你毫不知情,所以是警局内部人员吗?还是患者?或者和心理医生关系密切的人?自杀患者的亲友?”

    约书亚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而后略微侧过了脑袋,“你会帮我找到杀死我心理医生的犯人。”

    “角色扮演和控制游戏都已经结束了,约书亚。为什么你会觉得我会听你的话呢?”夏洛克重新围上了之前因为进入室内而拿下的围巾,“而且我也不认为你在意你的心理医生,你提到他是为了你的男朋友……我其实到现在还不确定你表现得那么重视他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你根本不在乎是谁杀了他们。”

    “他杀了我的心理医生,你猜一个爱慕我的心理医生能帮我做到多少事?如果我要找到下一个合心意的医生,那会非常费时间,所以我当然在乎是谁杀了我的心理医生。”约书亚这么解释,几乎是坦诚的,意思是,他说的都是真的,“而且你会帮我找到他的,你完全对这个案子感兴趣了,你根本抑制不住想要找到一个可能是专业杀手的想法。”

    约书亚说的很正确,他确实对此感兴趣,但是夏洛克还是说道:“你能推得出来这可能是一个专业杀手,你自己就能找到他。”

    这让棕发的青年扬起了一个微笑,“但是你是一个专业的侦探不是吗?一定比我擅长这事多了。”

    “……你是在对我用你对付帕特里克的那一套吗?”对这个领域并不完全了解的侦探在短暂的沉默后如此问道。

    约书亚收起了他标签为温柔鼓励号1.2的笑容,“没有。”

    夏洛克也没有在这件事情上纠缠,“你说的没错,我对这个案子的确感兴趣,也会想要找到凶手,我们现在可以出门了吗?fbi来之前你承诺过会带我去找你所谓的专业人士,猎魔人,超自然什么的。”

    “我没有承诺过要带你去找他们,我只说过我会联系他们。”这么说的时候,约书亚拉起了一个显而易见的假笑。

    “哦,那就是我被戴上手铐时你在我脑子里答应的。”侦探做出一副平淡的恍然大悟状。

    “友情提示,我的鞭子还在沙发边,依照我们的距离推算,我会比你更早拿到它。”约书亚的脸上还维持着之前的假笑,但在这一会儿看来,却硬生生多出些威胁的意味来。

    并不是说夏洛克对被鞭打有什么恐惧心理,只不过……侦探耸了耸肩,没有再说话,然后约书亚的表情总算看起来回归了日常的温和状态了,他拿起手机,再一次给温彻斯特兄弟俩打了电话。

    这一回倒没有在出现什么跟上一次的突发事件了,对面也顺利地接通了,似乎是猎魔人们正在追查夏洛克追查的案子,在确定了见面的地点以后,约书亚就挂断了电话。

    “我改主意了,我带你一起去。”放下手机的青年这么开口,夏洛克为对方会突然改变主意而感到事情不那么简单。

    事实证明他推测的没错,因为约书亚的下一句话就是:“你觉得一个男|妓的装扮应该是什么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