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显而易见这不是一个玩笑,约书亚当然也不是在开什么玩笑,温彻斯特们正在一家混乱的酒吧等待他们这次追捕的超自然生物,混乱的意思就是,酒吧内尤其是酒吧外的站|街男孩和女孩也不少,据说也正是因为这个,迪恩才带了一只天使过去。

    天使什么的约书亚并不十分在意,不可否认他还没见过天使,会对此有所好奇,但是这不是他向夏洛克问出那个问题的主要原因。

    他找心理医生是为了解决自己对男朋友毫无感觉的这个问题,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心理调节不成功的后备方案,一个在他控制下的心理医生完全能够给他开出他想要的处方药,但是现在他遇害了,要搞到药剂就会有点麻烦,可是迪恩提到了男|妓——他当然没有这么直白但是约书亚听得出来那里有什么——就让他想到了另外一个解决方案。

    出卖身体意味着他们在顾客方面没有太多的选择权,也就是说很多时候其实他们一点兴致都没有,这跟他的状况类似,但是他们能够控制身体的反应,所以向这些人士探讨了解如何做到这一点会是一个解决方案,也许这比药剂更加一劳永逸。

    “以身体做金钱交易的人也一样可以衣冠楚楚,因此我认为你就算是直接穿着这一身出门也没有问题。”来自英国的*屏蔽的关键字*这么说,突然搞明白了约书亚为什么会在意心理医生的死亡,侧了侧脑袋做下了结论,“所以你是个性冷淡。”

    “你也可以直白一点,心因性|勃|起障碍,我不会为此受伤。”约书亚想了想觉得夏洛克说得没错,他检查了一下出门该带的东西,取消了换一套衣服的打算,最后套上了外套带着英国人走出了门。

    “身体只是管道,没有性的需求对于大部分工作而言都是极具效率的,假如不需要考虑伴侣——我不认为伴侣有什么必要性,如果我的判断没错,你也不需要伴侣——你的状态无需如此大费周章,分手就能解决一切问题。”夏洛克给出了和谢尔顿一样的建议。

    并且他很快就反驳了约书亚的说法,“而且你这很明显是亲密障碍,解决恐慌发作的方式里拥抱或是肢体接触是最佳方案,但是你选择用精神控制,这比正常的缓解方式更加危险,缓解病发不与对伴侣的忠贞原则相冲突,显然你反感肢体接触。”

    “所以你在抱怨我没有给你一个拥抱吗?”夏洛克的话让约书亚放下了招出租的手,“打到车就给你一个怎么样?”

    下一秒,*屏蔽的关键字*刚伸出手,他们的面前就停下了一辆出租车。

    “你不必履行承诺,我也不擅长亲密接触。”夏洛克这么说,一边打开了车门,“但是我依然想问,你对哪些类型的人采用鼓励方案?”

    “我对所有人采用奖惩机制,操作性条件反射对大部分生物都管用,区别只在于奖惩内容,比如说,你……”约书亚坐进车里,关上了门,“你的推理简直无与伦比、令人惊叹,瞧,你就喜欢被夸奖你的大脑。”

    有着琥珀色眼眸的青年朝司机报上了目的地,而后接着道:“只要方式得当,我赞美你的专业能力,你就会为此愉悦,然后……发现了?你同意我委托的案子。”

    “我只是在验证对你的推理。”*屏蔽的关键字*这么解释,只换回一句“哦对,没人喜欢这么直白,但是别担心,对你头脑的赞美我发自真心。”

    这让夏洛克没有继续解释,只问道:“所以你对你的男朋友也采用奖惩机制?”

    “没错,但我只利用它调整我们谈论的话题,我不控制他的个人行为,他拥有绝对自主性。”

    “我看到了他的特殊性,但我仍然没明白你对一个伴侣的需求。”

    “我只需要家人,伴侣可以算作家人的类型之一。”

    “你们不考虑柏拉图吗?”

    “我们讨论过关于古希腊的这一相处方式,最终以现代的进步巨大作为结论。”

    “也许你需要换一个对此没有需求的对象作为伴侣或者家人。”

    “如果这段恋情失败了,我会的,但是目前我们相处得很好,彼得目前为止是一个完美的伴侣,这个问题也并非不可解决,我只是在寻求解决方案,所以暂时不会更换。”

    “你不需要靠心理医生才得到药剂,也就不需要向性工作者讨教经验。”

    “那是非法渠道,通常情况下我不犯法。”

    这句话让夏洛克对约书亚抱以了怀疑的眼神,刚刚好司机也在这时停了下来,两个人停止了这段对话,与猎魔人汇合。

    在进入酒吧前,约书亚像才想起来似的提醒道:“迪恩告诉我他们追捕的是一只海妖,他……或者她能变成你最想要的人的样子,不仅是梦中*屏蔽的关键字*这种,以往的经验说明还可能会是最想要的朋友类型、亲人类型……或者只是单纯的人类样貌,虽然我认为你可能没有这类需求,但是还是应该给一个警告,当遇见一个完美的对象的时候,注意不要被迷惑。”

    “我也许会期待完美的*屏蔽的关键字*或者敌人,但是它没法改变自身的智商,对吗?”*屏蔽的关键字*基于同行人的描述这样推断。

    “我个人认为它不会,不过这件事上还需要寻求专业人士的意见。”这么说着,他们也走到了离酒吧门口不远的温彻斯特兄弟俩面前。

    没有了黄热病毒的影响,迪恩看起来就正常许多,至少比他的兄弟要更加适应这种地方,尤其是约书亚在此之前都没有见过的披着人类皮囊的天使,据说名为卡西迪奥的天使就是完完全全的不适应这种地方了。

    双方进行了短暂的介绍,无视夏洛克对兄弟俩和一个天使的推理,这勉强还算得上是一个和谐的开头,约书亚思考或许自己现在可以就此告别,然后依照最初的计划找一个老师讨教如何自如地控制自己的身体,可余光里瞥到了仿佛是自己男友的身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