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彼得再次到约书亚家里的时候,他终于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即使侦探先生本人不在,对方存在的痕迹也太过明显了,除了他标志性的风衣和围巾,试管、茶杯里的眼球、冰箱里的手指和不明生物的大脑,还有厨房里多出来的解剖仪器,无一不在说明那位来自英国的咨询侦探在他男朋友的家里住下来了。

    约书亚虽说是个科学家,但实际上主要还是在物理领域,倒也不能说在生物化学方面不太了解,只是他的家里不会出现这样的场景,约书亚有专门用于科学研究的工作间,偶尔是会把某些工具暂放在外面,却也没有这么夸张过。

    要是有某些不知情的人闯入屋子里,指不定就会以为这件屋子的主人是个什么杀人犯或者科学怪人了。

    鉴于造成这一切的人的身份实在太好确定,纽约年轻英雄的郁闷也就来得顺畅无比。

    他确实是有说过约书亚也许会很高兴见到侦探的脸,也说过不会阻止他们见面,但是他这个正牌男友都还没有和自己恋人同居的情况下,有另外一个人因为自己的疏忽光明正大地搬到他男朋友的家里住了,这事怎么想都难以顺利接受。

    是说,见面他当然是不可能会阻止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立空间,更别说约书亚还看起很在意他的家人,可是见面和住到一起就完全是两种意义了,夏洛克毕竟不是约书亚真的弟弟,虽然说他不清楚这位侦探的性向,可是另外的人比他还要更进一步的情况,还是会让人有危机感的。

    再加上,假如这段共住是礼貌、有适当距离、和谐而互相尊重的也就算了,但是从这些东西的摆放位置来看,客厅厨房一类的地方即使是公共区域,在冰箱里放一个头颅也至少从空间大小上对冰箱的使用造成了一定的麻烦,更别说是随处乱扔的报纸书籍了。

    脏是说不上脏,乱也完全算得上勉强有自由活动的空间区域,只是约书亚的房子他是真的从没见过这样的混乱程度,不免让人担心这位侦探是否仗着他长了和约书亚家人一样的脸而得寸进尺。

    短发的少年在自己习惯的沙发上坐下来,感谢福尔摩斯先生给客厅还是留有了相当一部分的活动区域,在坐下来之前他倒是不需要先清理一下之类的,放到他面前的杯子也看起来十分正常,干净并且没有眼球或者手指之类的东西。

    大概是看出了彼得对于房屋内部情景的想法,在他面前坐下来的棕发科学家还是解释了一句,“夏洛克在做实验,等到结果出来以后他就会把这些整理干净的。”

    约书亚说的是实话,他才不负责收拾别人搞出来的垃圾,夏洛克在破案和研究的时候是什么样的作风他也不管,这又不是在破他的案子,他不需要给咨询侦探当保姆,自己搞出来的东西就自己收拾,他们明确过这一点,夏洛克也答应了,所以他也只需要顾好自己的部分就足够了。

    唯一的问题就只是有客人来的时候不太方便,但其实约书亚虽然表面上似乎脾气不错、应该有不少朋友,却也并不真的有什么人过来拜访他,而会来拜访他的,也基本上不会在乎这种事情,彼得算是少数让他思考自己是否应该稍微整理一下的对象,毕竟对方看起来不太适应这种变化。

    老实说,目前为止夏洛克在这一点上做得还是十分守承诺的,约书亚理解有些人在解决问题时会有一些怪癖,或者就只是单纯专注在自己的工作上而没有在意其他事,只要事后把实验搞出来的混乱收拾好,他对此也没什么意见。

    而对于夏洛克来说,研究完一样生物也不需要再进行收藏保存,他的记忆宫殿能够存储下所有需要的信息,继续放着完全是在浪费他对下一项研究的空间,当然还是需要清理的,因此在解决自己留下的混乱这点上,他答应的还算爽快。

    只是对于彼得而言,约书亚的说法就不仅仅是字面上的理解了,这话配合对方还稍微收拾了一下的行为,看起来就好像是在为家里任性的孩子说好话一样,仿佛约书亚真的是把夏洛克当成了弟弟在对待,所以就算房屋变得这么混乱也相当宽容,甚至可能是担心收拾会打扰对方的研究。

    “夏洛克不是你的弟弟,约书亚。”捧着杯子,彼得想了想还是提醒了一下自己的男朋友。

    “我没有……”说到一半,约书亚感到自己大概理解了什么,联系对方的不适应,以及普通人类似乎大多不那么好接受打开冰箱就有一个脑袋看着你的情况,彼得的话也许不是单纯的认为自己把夏洛克当成了兄弟,“你认为我是把他当成了我的弟弟才纵容他的?”

    他从年轻人的对面站起来,坐到了对方的旁边,没有端着茶杯的一只手覆上了彼得的,声音调到了柔和的范围里,说道:“在这个世界上,现在对我而言是家人的人就只有你,彼得。”

    这听起来简直就像是情话了。纽约的好邻居这么想,耳朵不可抑制地红了起来。

    科学家的掌心里还有不久前热水传到杯壁的温度,以致于这么将皮肤和皮肤贴近的时候也仿佛格外温暖了一样,约书亚的体温和正常人没有任何区别,变异的蜘蛛侠也是,但刚泡的茶水比体温更热,触感便格外鲜明。

    坦白讲,他们之间不是没有过肢体接触,他们拥抱过,接吻过,比握手更加深入的肢体接触都有过,这甚至不能算是恋人之间有多亲昵的举动,但是它就好像跟一切的亲吻和拥抱不同,如果不算约书亚刚刚的话,他耳朵上的热度就好像是从这传过去的一样。

    然而并没有等他说什么,约书亚的下一句话也已经响了起来,“所以如果你不喜欢夏洛克,或者希望他搬出去……”

    “不。”彼得打断了对方的话,“不是,我只是担心你把他当成弟弟,然后过于纵容他,如果只是出于思念和补偿的心情,被过分对待是一件相当不公平的事,但是如果你认为他是一个可接受的合租对象,因为我的关系而影响的话,这对你依然是不公平的。”

    彼得的解释让约书亚得到了试探的答案,他说对方是这个世界上他目前唯一当成家人的存在当然是真的,如果对方不喜欢夏洛克而能够结束和侦探的合租关系也是真的,只是在今天之前他以为彼得是乐于见到夏洛克搬进来的,而从对方到这后的表现来看,则事实显然与此不同。

    “我没有思念和补偿的心情。”他首先解释了前面的问题,约书亚不确定对于正常人类来说这是不是正常的,诚然他认为可汗是目前为止最为完美的家人形象,但他也确实不会对任何事物产生思念或者补偿的情感,他能够表演出来,但是要论客观事实,这的确是没有的。

    好在彼得似乎没有对此感到有哪里不对劲,因此他便接着解释道:“我对于夏洛克是否住在这里也没有更多的想法,他是否住在这里对我而言没有更多的影响,这只取决于你的想法,我说过你是我现在唯一的家人,因此你的愿望是最主要的。”

    如果说之前的家人言论只是听起来像情话的话,那么约书亚现在的说法就给人一种他比自己想象中的对约书亚来说更加重要一样了。

    不能说彼得对于自己男朋友对自己的重视度是不高兴的,当然,他最初也的确对于夏洛克居然先跟自己的男朋友住到一起去了这件事有些郁闷,可是约书亚想和谁住在一起是他自己的事情,确切的说,是他的个人权利,以自己的愿望为前提还是……

    “我……”年轻的棕发英雄张了张嘴,意识到就算理智上他对这件事理解得有多冠冕堂皇,情感上他依然对于自己的重要程度而有种过度的……不该有的愉悦。

    “我想说这是你的权利,”彼得最后这么开口,“但是说到住在一起这个问题,你对我们……同居这件事怎么看?”

    说真的,他才是约书亚的男朋友,如果约书亚要跟谁住到一起,那也应该是他才对,他只是询问,同意与否都取决于约书亚的个人意志。

    如果说是单纯的住到一起,约书亚其实没有什么想法,家人住到一起是再正常不过了,就连夏洛克不是家人,他都能够接受住到一起去,彼得是他认为可作家人的对象,住到一起并不是难以接受的事情,可是考虑到这是所有家人关系中从未有过的伴侣关系,问题依然存在。

    假如彼得是一个可以不在乎他感受的伴侣,那么同居是一项不需要过多考虑的议题,可是彼得是,一旦进展到更加深入的关系,隐藏的问题就会开始显露出来。

    开门的声音打断了约书亚的思考。

    很快,拥有这间房子钥匙的另一个人就走了进来,夏洛克扫了客厅里坐着的两人一眼,对于彼得在场没发表任何意见,作为他合租人的男朋友,彼得会在这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因此他只是朝向了沙发上的棕发青年,说道:“你今天需要和我去一趟迈阿密警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