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约书亚从来没有跟着夏洛克查案过。

    坦白讲,就算是除了彼得和日常工作,他手上的事情也实在是很多,设计一样东西是很简单的,麻烦的是要搞到材料工具,尤其当这东西是不可能靠一个人造出来的时候,那就会更加耗费时间精力,斯塔克待遇水平再好也不可能赞助他的私人工程,这也不是能摆到明面上去寻求正当赞助的工程。

    所以两个人日常基本上还是各干各的事,夏洛克在此时会提出需要他一起去,只可能是和他有关的案子,再加上迈阿密警局也曾经被fbi那帮人提到过,约书亚基本可以确定这是他委托的案子了,而从这里出发到迈阿密也确实需要一些时间。

    “现在?”约书亚收回了自己的手,而彼得为侦探的要求有些不理解的皱眉。

    刚回来的侦探风风火火地到厨房顺走了自己的某些工具,而后回道:“不,今天晚上,我还要再出去一趟,但是你现在可以订机票了,记得帮我也订一份。”

    说完,他把自己的证件往室友的方向一扔,就又打开门出去了,好像一点也不担心对方会拿他的证件做什么一样。

    这既然是他委托给夏洛克的案子,那么帮对方订一份机票也完全说得过去,约书亚丝毫没有打个电话反驳他室友决定的念头,但对于目睹了整个过程的彼得来说,事情就不太一样了。

    “你们平时也是这样吗?偶尔你还要跟他一起去查案?”年轻的棕发英雄略微睁大了眼睛,除了对于自己的男友居然还需要给侦探帮忙这点之外,夏洛克有点自说自话的态度也让彼得有些不快。

    “不,我从不跟他一起查案。”约书亚很快否定了彼得的问题,“但这是我委托给他的案子。”

    这话让彼得开始担心起来,他又不由自主的想到了约书亚家里没有一架钢琴的事情,“你出什么事了吗?需要……我能帮上什么忙吗?”

    他男友脸上的担忧情绪太过明显,约书亚甚至不需要进行过多的分析,而默里迪恩究竟是被谁杀死的实际上并不真的是一件需要人担心的事,因此他只是安慰道:“很快就会解决的,不用担心。”

    对于这个回答,彼得还是有点不放心,但是约书亚这么说了,他也就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夏洛克的性格作风有时候确实是容易得罪人,可作为侦探而言,他的能力还是能够让人信任的,想了想,彼得还是暂时把担心收了回去,住到一起这个话题也由此不了了之。

    约书亚和夏洛克到迈阿密的时候已经将近半夜了,就算是警局,大部分的人也都已经下班了,在见到整个警局的灯都亮着没几盏之后,约书亚感到突然想明白了他们为什么要晚上去警局而不是白天。

    “迈阿密离纽约不近,警局对fbi的插手已经不耐烦了,你没有和迈阿密警局达成过合作协议。”他说,眉毛稍微有些皱起,“所以你打算采用非正常途径。”

    如果夏洛克有跟迈阿密警局合作过,他的案子也几乎只差最后几步的线索,且属于进行时,那么夏洛克早就已经顺便把这个案子也破了,可是他没有,就说明他们之间没有合作过。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这次夏洛克查案需要他也在场了。

    卷发的侦探显然毫无反驳的意思,只是道:“你负责数据资料的搜查,我负责检查尸体。”

    看起来夏洛克对于如何进入一个警局非常在行,约书亚皱着眉跟上了对方的步伐,“我是委托人,不是你的助手。”

    “如果你愿意帮忙,我们被发现的几率就会小很多,工作效率也会上升很多。”夏洛克继续往前走,说这话时头也没回。

    “那就去找个助手。”约书亚开始后悔自己没有随身带一根鞭子,也许这不再是对他有用的东西,但是当对象是夏洛克的时候,这就显得有那么一点用处,“如果我要帮忙查案,我就不会委托你了。”

    话是这么说,他来都来了,现在一走了之也相当不划算,迈阿密到纽约也不是走几步的路程,哪怕他一开始是认为他需要来这是因为别的,可是夏洛克的判断也没错,他的确在数据资料上比较擅长。

    大约是见他已经在法医的位置上坐下来了,夏洛克也没有再回复什么,而是照他自己说的,检查尸体去了。

    如果说一开始约书亚还对于自己要干这件事不那么心甘情愿的话,当打开法医的电脑,他就感到自己的运气实际上还算不错。

    这个法医把他的某些记录都删得很干净,在警局里,这就显得十分可疑,但是对于约书亚而言,要重新找回来也并不困难,所以当浏览完对方的踪迹,他对这个法医的是什么样的人也猜得**不离十了。

    血液分析师、专业能力、警方便利、失踪人口和前科查询,尤其是在默里迪恩死前,他还查过这个心理医生的资料,毋庸置疑,默里迪恩是他杀死的,这是一个法外制裁者、专业杀手,他杀害默里迪恩的动机很有可能是为了那三个自杀的患者,但是更有可能是因为他天生就对血有着某种程度的痴迷。

    否则一个极端正义者为何会选择当一名血液鉴定师呢?他不警告任何人,他只是杀害有罪的人,死者通常失踪而非出现尸体,比起让世人知道他们的罪行他选择毁尸灭迹,罪人只是他的选择目标,而非惩罚对象。

    然而一个嗜血者为何会专门选择有罪之人?他没有道德观,但是他被教导得很好,毁尸灭迹也许是一种自保手段,教导他的人很爱他,一个拥有正义感的具有专业能力的教导者,警察?fbi?雇佣兵?不,如果他的教导者是有道德感的杀手或者雇佣兵,他就不会选择当一名法医。

    他的教导者是一名在政府任职的人员,范围可缩小到警察以及fbi,但是事情不需要这么麻烦,他知道这个法医叫德克斯特,名牌上写着,要查到他的更多信息也轻而易举,但是他只要知道杀死他心理医生的是一名法医就够了。

    法医,这真是一个相当便利的职业,他的心理医生死了,要搞到某些药剂就会不那么方便,大多数物理研究他都能以斯塔克科研的名义搞到,但是药理上,他虽然能消除踪迹却也没法百分百保证没有比他更厉害的人,而他需要药剂可不是为了犯罪。

    在酒吧之后约书亚当然寻找了“老师”,然而这完全是无用功,最开始因为他的打扮太过正常,路上的性工作者把他当成高级男|妓,他的讨教就成了某种看不起的表现,后来事情进展顺利,他们告诉他,一般他们选择用药或者在脑子里想能让他们有感觉的人,这对他来说真的毫无用处,因为他没有这样的对象,而前者就又回到了药物上。

    他的身体素质太好,一般的药物对他不起作用,因此他需要有专业渠道,这个法医就是替代他心理医生的对象。

    所以当夏洛克走到他身边时,约书亚说道:“我改变主意了,我要取消委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