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尸体上基本没有太多的发现,他另外去了证物处,但在这过程中他发现今天警局的人很少并不是因为大多都下班了,而是因为其中一个警员遇袭,他的同事们都去医院等待手术消息了,bau暂时搁置了这起案子也是因为同时还需要处理冰车杀手的案子。

    主力人员都不在场显然是一个搜查的好时机,这也就花费了比他预想中更多一些的时间,当回过头和约书亚汇合,这么一个顶着他外貌还连衣着打扮和跟他一模一样的人站在他带过来的室友的面前,不免让他略微顿了一下。

    这个世界上是有和他长得一样的人的,但是要完全的从能力、气质、性格等方面表现得和他一样,那还是很难的,例如他在和约书亚成为室友以后查到的,那个和他长得一样的帕特里克在智商上还是普通的,而如果约书亚是因为这是帕特里克才看起来态度不错,那么对方也完全没有必要打扮成自己的样子。

    老实说,这个站在约书亚面前的人会打扮成自己的样子就已经很奇怪了。

    毕竟如果真的是想从约书亚的身上得到信息或者什么别的,那也应该像那只海妖样一样,假装是约书亚的那个很有可能是危险人物的弟弟才对,又或者是约书亚的男朋友之类的,假装是他就好像他是那个能从约书亚身上套到某些情报或是别的什么的人选一样,但是夏洛克是个能推理的侦探,却不是一个令约书亚能完全信任的对象。

    排除掉帕特里克的可能之后,鉴于他最近对于超自然生物的研究,夏洛克脑子里最先冒出来的可能是这又是什么奇怪的超自然生物了,变形怪、魔形女……有很多种类的对象能够出现面前的景象,而眼前的场景也完全有可能不是真的。

    更进一步的推理需要更进一步的观察,然而他推理的对象比他更先有反应,或者说,照可汗的身体素质,他比夏洛克更早发现对方的存在,因此当这个和他长了同样面容的人出现时,他就警惕直接转头看过来了。

    可汗对夏洛克的感观理所当然是糟糕的,谁都不会喜欢一个顶着自己的脸的冒牌货老是在自己的家人面前晃悠的,尤其还是在自己不在场的时候,那简直就像是本来属于自己的东西被一个骗子抢走了一样,哪怕约书亚并不真的把夏洛克当家人,但是室友……那也已经是足够让他不快的身份了。

    在23世纪里,关于这段不被放到正史里的改造人事件的记载中,可汗这个曾经统治了地球四分之一的领导者是一个暴君,尽管是历史上“最好的暴君”,毫无疑问,他也一样是一个残暴的独|裁者,而又鉴于他改造人的身份,过人的身体素质也意味着他除了是一位统治者之外,还是一个精通各项战斗技能、具有极高武力值的战士。

    意思就是,他要杀一个身体素质仍然属于普通人类范畴的天才侦探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因此在夏洛克还在判断面前人身份的时候,可汗已经先一步往他的方向走了过来。

    表情、肢体动作、步伐、眼神……这不是一个超自然生物或超自然现象,这就是约书亚曾经提到过的……

    “可汗。”身后的棕发改造人叫住了朝侦探走过去的男人,“你不能杀了他。”

    这话让可汗停下了动作回头看去,约书亚接着道:“彼得知道我和他一起出门了,我们两个人的飞机票也是我订的,如果夏洛克死了,我就是最后见到他的人,而他的哥哥在自己兄弟的事情上从不是一个好摆脱的对象。”

    “那个人类幼崽?”约书亚提到的彼得让他的脸色不那么好,显然他对彼得没有什么好印象,如果说夏洛克是顶着和他一样的脸而占据了他原本的一部分位置的话,彼得·帕克就是在不在的时候“趁虚而入”的人类,比起夏洛克,可汗其实对彼得的杀意更加严重,只是碍于对方已经是对约书亚来说是家人的存在了,才没有冒着被反感的风险谋杀他。

    但是夏洛克只是和他长得一样而已,这个家伙完全不是约书亚被当做家人的对象,彼得不能杀,夏洛克总不需要那么多顾忌,“我可以作为夏洛克·福尔摩斯洗脱你的嫌疑。”

    “所以你想要当夏洛克,而不是可汗了?”约书亚这么反问,倒不完全是为了阻止对方杀死夏洛克,可汗如果是用正常的方式出场他还不会这么想,但是对方究竟有什么必要要先假扮成夏洛克出现在他面前?

    这个问题完全是阻止可汗向夏洛克动手的最主要的理由。

    诚然,从完美犯罪的角度上来说,这是相当可行的方案,甚至他今天会打扮成这样出现就是为了完美地谋杀夏洛克·福尔摩斯,可是当约书亚对他的行为产生了这样的疑问以后,冒着让约书亚对他怀疑的风险再继续坚持就是相当不划算的了。

    尤其是约书亚还提到这个侦探还有一个相当重视他的哥哥,他不能让约书亚有他可能想取代夏洛克这样的念头。

    “我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可汗看了一眼夏洛克,在确定此时没法杀了对方以后便快步走回到了约书亚的附近。

    被正大光明讨论是否要谋杀他的咨询侦探:“……”

    “冷血、战士、领导者,恋兄情节……基于约书亚有一个男朋友的现状,我建议你最好找一个心理医生治疗一下你对待你非血缘关系兄长的不健康迷恋,虽然我也不认为大多数心理医生能对此有多少的作用。”在短暂的沉默以后,卷发的英国侦探一边如此这么说一边朝两个人走近,然后对着约书亚道:“警察们都去医院看他们受伤的同事了。”

    这个消息有点出乎约书亚的意料,德克斯特有为了自保而遵循的原则,即使他的同事是一个罪大恶极的犯人,他也不会傻到对自己工作地方的同事出手,德克斯特杀人并不真的是为了伸张正义,哪怕真的认为对方罪有应得,他也应该更加聪明一点,至少像前几起案子一样伪装成神秘失踪。

    “bau也是为了冰车杀手而暂时搁置了这起案子,我对这个连环杀手很好奇,你有查到关于这个凶手的资料吗?”夏洛克走到了电脑旁,大有约书亚如果不想在这起案子上帮他就直接自己搜索的架势……又或者他只是单纯的在等待对方给出答案。

    夏洛克一说是冰车杀手,约书亚就想起来自己之前看到的资料了,从德克斯特本人就在对这个凶手进行调查的行为来看,显然这名法医不是什么冰车杀手,他对这起跟他没有关系的案子不感兴趣,但是夏洛克说大部分人员都去医院了,就意味着德克斯特也在那里。

    人类社会的社交礼节里,相熟的同事假如住院了,大多也都会去探望过一下,更别说是警察这种职业,德克斯特即便对此毫无感觉,也得跟他一样不得不在表面上遵循社交礼节的去医院看望他的同事,而在医院见面,总比在警局见面要来得自然多了,这会是很好的见面机会。

    这样想了之后,约书亚倒也一点不介意告诉对方自己得到的情报了,并且很有兴趣在回纽约之前去一趟医院。

    受伤的警察和这起案子有不小的关系,夏洛克也自然会想要去医院一趟,而这甚至不需要约书亚主动提起。

    他们到医院的时候,那位血液鉴定师的处境就不怎么好,约书亚没看到bau,大概是正在手术中的受伤警员并不能被问出更多的信息,选择了从其他方面着手,但一位黑人警员正拦住了德克斯特,质问对方是否对自己的同事终于没有了生命危险这件事毫无感觉。

    怎么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约书亚对此感同身受,除了家人,他人的安危对他来说是完全无关的,究竟是不可挽救的步入了死亡还是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他也不会有任何感觉,他甚至疑惑大多数的人类是如何拥有那么丰富的情感的,但在大多数人都是拥有丰富情感的社会中,要好好活着当然需要假装自己也同样拥有正常的情感。

    约书亚对此有相当的经验,但显然这位法医就没有他那么熟练,他不知道要如何表现出对同事脱离生命危险这件事的高兴,所以在大家都欣喜相拥的时候落荒而逃了,而这引发了这个黑人警员的怀疑。

    “嗨,德克斯。”有着琥珀色眼瞳的棕发青年走上前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德克斯特对于自己的名字被一个陌生人叫出来而感到疑惑,哪怕这个青年的长相十分优秀也不能打消他的疑惑,但对方走上前礼貌的表示了他们约好了有事要谈,而在多克斯找上来时自己也使用过自己有事这样的借口,想了想也便没有否定这个说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