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第25章
    这话听起来实在太像是遗言了, 再加上那段信号不太好的安静,很难让人有什么好的联想,约书亚的眉毛皱了起来,“你在哪?”

    通话到这里就中断了。

    那看起来和影视作品里那些准备英勇赴死的英雄没什么区别,约书亚不得不开始回忆这段通话中的细节。

    非常显而易见的是, 彼得正在一个信号可能被阻碍的地方, 但他还是打通电话了, 说明并不是在毫无信号的地点, 而通常情况下他很少出纽约, 纽约中信号不好的地方总共大概是那么几个,目前看起来彼得在与人交流方面并没有别的人打扰, 说明没有敌人阻碍,而不在战斗中却依然仿佛有生命危险……

    如果是倒计时□□一类的东西, 他一定为了解除这个□□而毫无打电话的时间,所以太过紧急的状况可以排除,如果情况不紧急,彼得又不得不面对可能即将死亡的处境,就意味着他没法离开, 假如是单纯的被困住, 他会想办法离开,但是彼得的呼吸正常,说话流畅, 并没有快要死亡的迹象, 这就是说他无法离开是因为别的因素。

    彼得帕克是一个会为了拯救别人不惜牺牲自己性命的超级英雄, 如果他可以尝试离开却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几乎只是在等待死亡,这就是说如果他离开了就会使别的人拥有生命危险,又或者是别的危险,他需要将这个危险控制在他所处的地方。

    能够扩散到别的区域威胁他人的东西,辐射、毒气……药物投毒可以排除,病源感染也可以排除,蜘蛛侠的体质能承受的是什么?纽约能够隔绝辐射或者毒气的地方是哪里?

    “迪恩?”约书亚走到角落打通了猎魔人的电话,“你认为卡西迪奥愿意载我一程吗?迈阿密到纽约有点远,而我的男友现在可能有生命危险。”

    改造人的体质再好,也不会像变种人那样具有超能力,他没法瞬移过去,他对变种人也没有更多的接触,唯一能帮助他做到这点的就只有天使了,但卡西迪奥一直以来对他的态度都很奇怪,他理解对于一个天使来说,假如对方能看透一个人的本质,那么的确有可能不太会喜欢他,然而现在是紧急情况。

    这也是为什么他拨打的是迪恩的号码而不是萨姆的,当然,天使好像没有手机这玩意儿,卡西迪奥向来都对迪恩比对萨姆更加……大约算是偏爱吧,意思就是如果由迪恩来说的话对方也许会同意帮他,而看在这是一个好人的生命的份上,希望这个天使不会因为不那么喜欢他而拒绝他的帮助。

    不过他跟卡西迪奥接触不多,并不是说他就完全确定这个天使的奇怪态度是因为对他这样的人反感了,如果卡西迪奥并没有不喜欢他,那就更好了。

    在某种程度上,迪恩其实很好说话,在他看来一起经历了那么几次事件的约书亚勉强可以算得上是自己人了,尤其是他们一直认为约书亚是个变种人,交换了某种秘密总好像会让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更亲密许多,因此迪恩没有考虑多久就同意了帮他问一下卡西迪奥。

    约书亚不清楚他们是怎么交流的,但是卡西迪奥很快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至少从结果来看还是好的。可汗没有跟着一起离开,他倒是担心约书亚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准备跟着一起去,不过约书亚在和迪恩通话的时候只说明了情况和地点,因此卡西迪奥出现以后,直接就带走了约书亚。

    幸运的是,虽然彼得可能所在的地方还有许多选项,也完全有可能是除了毒气或者辐射之外的东西导致的境况,但他们还是在第一次的时候就找到了穿着红蓝制服的蜘蛛侠。

    彼得看见约书亚的时候已经有点神志不清了,毒气开始逐渐瓦解他的理智,可能的致|幻作用让他怀疑这其实是自己的幻觉,他已经将这里与外界完全隔绝,约书亚应该没法进来,再说虽然他给约书亚打过一个电话,对方也不可能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所以这真的是一个幻觉了。彼得想,开始觉得在死之前能见到他的男友可能也还不错,至少这也许可以算是唯一能让他在面对死亡这件事时可以感觉好受些的一点。

    每个超级英雄总有那么几个相当执着的反派,又或者他们只是执着,而跟究竟是和哪个超级英雄作对没有关系,他们只是想执行自己的计划罢了,彼得今天发现的犯人就是这些人中的一员,悲剧挫折、化学专业技能、报复之心和一颗还算不笨的脑袋,就导致了此时此刻的一切。

    犯人已经被制服带走,但是有些设定好的东西就不像大多数人一样制服了就被阻止了行动,计划依然照着犯人的打算进行着,他唯一能做的就只有不让这些毒气扩散到外面去,托尼和班纳他们正在研制解药,这当然不是不可破解的,只是要完成它耗费的时间太久,即使是蜘蛛侠的体质也不可能坚持到那个时候。

    他们也不可能去打开门,像钢铁侠这样的家伙当然有装甲能够阻止毒气接触到他本人,他能够进去将彼得带出来,可是一旦开了门毒气就会扩散出去,悲剧的地方就是假如托尼的装甲能量充足,他能够阻止这一切的发生,而恰恰那个时候是蜘蛛侠阻止了毒气的扩散。

    这当然不是托尼的错,如果没有那个什么博士搞的东西这一切就不会发生,每个人都在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时机只是恰巧在是彼得抢先发现阻止了,只是对于托尼来说,哪怕彼得实际已经成年了,他在大多数复仇者的眼里也仍然是个孩子,这发展一样让托尼开始自责当时及时的那个人为什么不是他。

    这其实有点讽刺,他们打败过那么多强大的外星人、超级反派,偏偏以血肉之躯输给了一个没有任何超级能力的人类,不能说阻止阴谋计划的结果是一种失败,可就算是在战争年代,任何牺牲也一样是令人嫉妒痛心的,更别说是一个还尚未踏入社会、还在上学的孩子。

    约书亚对于究竟是如何发展成这样的并不清楚,但是超级英雄,无非也就只有那么几种可能,他也不在意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伤害他家人的都需要得到应有的惩罚,而目前需要的是将彼得带出去。

    改造人的身体素质的确很好,但并不像超人那样是真正的钢铁之躯,毒气对他的作用会比对普通人的作用要慢上许多,他也能够比普通人有更多的不用呼吸的时间,只是假如他一直这么待在这里,也一样会受到影响,彼得之前说话那么顺畅,恐怕也是变异体质使他比普通人有更多的时间,毒气作用起来要稍微慢一点。

    不过现在看起来彼得的状态已经有点不太好了,因为他朝自己看过来的时候神色颇有些迷茫,倒不是说他出现在这里不会让人觉得奇怪,约书亚多少还记得自己在彼得的眼里似乎是一个普通人,只是这种迷茫并不像是……因为突然见到了一个人奇怪的出现在这里而迷茫。

    虽然有头罩挡着,但是那股迷茫感的确非常清晰而明显。

    约书亚走近还带着超级英雄面具的男朋友把人扶了起来,想了想还是没有叫出对方的名字,“我们需要从这里出去,蜘蛛侠。”

    “约书亚……”彼得整个人都几乎靠在了棕发改造人的身上,像一个未完成的拥抱,他腿还没有站直,抬着头看向扶住自己的人的脸庞时,面罩上眼睛部分的白□□域眨眼似的动了动。

    事实上,约书亚之前能从对方带着面罩的脸上看出迷茫也完全归功于那仰着的歪斜脑袋和眨了几下的白色眼睛,彼得就这么看了几秒,然后像才意识到约书亚在扶起他时说了什么一样摇了摇头,回道:“我们不能出去,毒气会扩散开来的。”

    这的确是超级英雄会担心的事,只不过对方如果不想想自己是怎么进来的,那就说明毒气确实已经对他产生不小的伤害了,恐怕现在说不能出去也是要控制毒气范围的想法在执着让他没有因为求生本能而打开门出去。

    老实说,约书亚倒是不在意如果他们打开门毒气会让多少人丧失生命,但确实如果他打开门,毒气扩散出去后他们也一样不会免疫,而彼得坚持,他也会尊重对方的选择,何况他们又不是只有是否要打开门这样的选项。

    “我也不是开门走进来的,蜘蛛侠。”约书亚转向一同出现在这里的天使,“能带我们从这里出去吗,卡西迪奥?”

    他把约书亚送到了这里又等着对方把蜘蛛侠扶起来而没有直接离开,当然是会带他们离开这里的。俯身于人类的天使点点头,还没等他进行下一个动作,彼得就开口了。

    “不要和他说话。”嗓音还十分少年的年轻英雄这么说,显然根本没有听清楚约书亚刚刚说的是什么,他双手搂住自己男朋友的腰,脑袋蹭了蹭对方的肩膀,再开口时的声音里又带上了一点委屈,“我都快*屏蔽的关键字*,你不要和别人说话。”

    这委屈某种意义上倒来得货真价实,约书亚都是他死前的幻象了,还跟别人说话就实在说不过去,总不能连他快死的时候他的男朋友注意力还不在他的身上吧,这致|幻就未免有些太过分了。

    约书亚对于彼得的想法一无所知,但他也知道对方正在被毒气所影响,他并不清楚这毒气是什么类型的,所以也没法判断这到底正不正常,可彼得在这个充满毒气的地方待了很久是可以确定的,所以他当然不会对对方的行为发表什么意见。

    坦白讲,就算是在平时,彼得这么干他也不会发表什么意见,这在伴侣的关系中完全是可以被归类为情侣间互动的范围,他完全有这个权利这么干。

    所以最后,约书亚也只是拍了拍年轻人的后背,然后换上了哄孩子式的语气,“好,我不跟别人说话。”

    紧接着他就试图用眼神示意一旁的天使他们可以离开了,但得到了保证的蜘蛛侠为他这个举动又进一步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也不要看别人。”他说。

    “好,我不……”话未说完,约书亚的嘴就被堵住了。

    这大概可以算是一个吻,即使彼得的面罩都还没有摘下来,不过隔着布料的吻大概也可以算吻,或许比起正常的接吻来说,这对约书亚还稍微更好接受一点,但不管怎么说,就算彼得不是被毒气影响,他也不可能拒绝这个对对方来说可能是危险境况下的亲吻。

    莫名感觉自己被喂了一嘴狗粮的卡西迪奥看着两个人类歪了歪头,约书亚现在没法说话,但是在那之前对方已经提出他们想离开这里了,所以现在他大概是应该把两个人带出去,毒气对他不起作用,可人类待久了应该还是比较麻烦的。

    想到这里,卡西迪奥眨了眨眼,把他们都带去了室外。

    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很顺利,约书亚找到了彼得,并且将对方带离了危险的地方,也没有让毒气泄漏出去,卡西迪奥从头到尾都很配合,确切来说,这一切能这么顺利就是因为有一名天使的瞬移能力的帮助。

    可问题也在于瞬移,以及他们离开时是彼得正隔着面罩亲吻他的情况。

    这场战斗并不是只有蜘蛛侠一个超级英雄的,虽然有相当一部分的复仇者不在场,但还是有几个别的英雄解决当时阻止他们的某些其他敌人的,场面虽然没有外星人入侵的那么大,也不是处于极度隐蔽的情况的,也就是说是有不少人都目睹了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而当蜘蛛侠为了大多数人的生命而以身涉险——确切来说是所有人都认为他可能没法或者回来了——时,这种牺牲行为也迅速的让见到这一切的人们发出了自己遗憾、感激、敬佩、悲伤等等情感,又因为对于普通民众们来说已经没有危险了,不少媒体人士也闻讯而来。

    得益于天使的能力,约书亚是直接从医院到彼得所在的地方的,他并没有见到外面究竟围了多少人,他在迈阿密的时候甚至都不知道有这么一场战斗,那个时候也还并没有新闻报道这件事,否则也就不需要靠彼得跟他的通话里细节里来推测对方究竟在哪里了。

    也就是说,外面为蜘蛛侠提心吊胆的所有人,包括闻风而来的媒体人士——重点就是媒体人士,他们都见到了两个人在出来时蜘蛛侠正在抱着约书亚亲吻的情景。

    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具有各种能力的人,群众对于他们的出现方式几乎可以说得上是见怪不怪了,当然,少部分人会关心这是不是约书亚的能力、这个和蜘蛛侠格外亲密又没有任何伪装的陌生面孔的青年是否是新的复仇者成员,因为卡西迪奥在把他们带出来的以后就直接离开了,而这情景显然比新成员要更加令人好奇。

    作为纽约好邻居,蜘蛛侠跟大多数超级英雄不太一样,他就是那种连扶老奶奶过马路都会帮的“好邻居”,出现得频繁又性格活泼,声音很像是个朝气的年轻人,蜘蛛侠不仅在复仇者联盟里是十分被前辈们关注喜爱的,在很多群众里也一样人气相当之高,毕竟谁会不喜欢亲切温暖的超级英雄?

    然而虽然说蜘蛛侠真的对很多人来说像是好邻居一样的存在了,他们也不知道这个好邻居谈恋爱了,蜘蛛侠一直都没有什么*屏蔽的关键字*之类的东西,要知道他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一个未成年,把这种东西放到一个孩子身上就太……有点*屏蔽的关键字*了。

    不过仔细想想,对方确实在最近一段时间里出现的时候都情绪十分高昂——话比平时更多了,只不过大多数情况下蜘蛛侠听起来都很情绪高昂,否则人们也不会觉得他是性格活泼的年轻人了,因此大家也只当他最近心情很好而已。

    可是现在就不一样了,蜘蛛侠能平安归来当然是让人高兴的消息,但是平安归来的时候抱着人亲吻,就绝对是比平安归来更加兴奋的消息了。

    当然,他们的好邻居正搂着那个青年的腰呢,很显然是蜘蛛侠主动的,在出现在人们面前的时候亲吻简直就让人怀疑这是不是某种宣告与公布了,一时之间闪光灯拍照声还有现场记者的报道声统统都开始疯狂起来。

    钢铁侠作为一个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人们都依然非常有兴趣观看斯塔克的风流八卦,蜘蛛侠这种从来都没有*屏蔽的关键字*的超级英雄当众接吻无疑是更加劲爆的新闻——隔着面罩也是接吻,人家是需要隐藏身份超级英雄,这非常好理解——更别说对象还是同为男性了。

    #险境生还后当众接吻,蜘蛛侠公开恋情?#

    #人气英雄大庭广众下拥吻,真爱还是有毒气体后遗症?#

    #复仇者年轻成员战后接吻,纽约好邻居是*屏蔽的关键字*?#

    第二天……也有可能是当天的新闻标题几乎已经都在记者们的脑子里开始蹦出来了,唯一因为在研究解药上帮不上什么忙而留下来照看的鹰眼看着人们的反应,感觉自己可能能预见到什么事情的发生了,思考自己是不应该上前去解围,比起这两个年轻人,他的确是长辈。

    约书亚也很快发现了克林特的存在,他在出来以后发现外面围满了群众和媒体的时候就推开了彼得,他的男朋友现在还是蜘蛛侠,在里面的时候这没什么,对方也正在被毒气所影响,可是被那么多人看到了难免还是一件麻烦事,只不过记者们早就把这一幕拍下来了。

    虽然他跟复仇者们接触不多,但是他毕竟在斯塔克公司上班,超级英雄们有时候在战斗结束以后会在这里聚一下,偶尔也会见到几个复仇者,所以他当然是认识鹰眼的,而在这时能见到对方,也算是给他们现在的处境提供一个很好的解决方式。

    “他被毒气影响了,我想蜘蛛侠现在可能需要一些治疗。”走到克林特面前的时候约书亚这么说,彼得的状态的确不太好,虽说如果是平时他也不可能拒绝对方,可是平时彼得都更倾向于让自己表现得成熟一些,很少说那种稍显孩子气的话,所以他认为彼得现在的情况还是需要一些专业的医疗援助的。

    倒也不是说他对彼得表现得有些孩子气有什么反感,只是很显然对方现在的状态不好,也确实在一堆有毒气体里带了一段时间,医疗措施是必要的。

    克林特对约书亚对彼得称呼蜘蛛侠的行为有些惊讶,毕竟他们都接吻了,虽然是隔着面罩的,可也确实是接吻了,他还以为约书亚已经知道彼得的身份了,但现在看来可能从始至终彼得的面罩都没有摘下来过,而约书亚也许也因为尊重而没有好奇的看一下面罩下的脸?

    他对这个彼得的男朋友还是有印象的,特别温和有礼,他有时候会怀疑约书亚是不是英国人,所以照约书亚尊重别人的习惯来说,对方是真的很有可能没有摘下彼得的面罩看过。

    很快他就确定自己的猜测没错了,因为这个棕色头发的青年下一句话就是:“你知道彼得在哪里吗?我来之前接到了他的电话,很担心他出事了,只是先发现你了蜘蛛侠。”

    既然彼得还没有要暴露自己身份的打算,约书亚当然也不会让自己看起来已经知道对方的身份了,而刚才的场景用毒气解释是完全可行的,现在再向克林特询问他男友的所在,也可以顺利的解释他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怎么说克林特也是一名专业的特工,在发现约书亚还不知道彼得的身份以后,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托尼他们在研制解除毒气影响的药了,彼得就在医院里,他在前期不小心吸入了少量的毒气,你把蜘蛛侠交给我吧,我找个人给你带路到你男朋友那里。”

    约书亚点了点头,没有提出任何反对意见,任由克林特接过彼得,然后给他的同事发短信要求给约书亚带路的时候绕点远路。

    给他带路的人约书亚并不认识,但估计是神盾局的,总之是特工一类的家伙,其实这种绕远路很容易就可以看得出来,但约书亚也没有拆穿的理由,等到他到达所谓的他男朋友的病房,彼得已经被从制服换上日常的衣服躺在病床上了。

    事情都算是告一段落,约书亚就在病床旁坐了下来,履行自己作为恋人的职责等对方彻底摆脱毒气的影响,在彼得出来以后,克林特看起来也不怎么着急了,所以可以推断解药的研究还是顺利的,因此他也不需要太过担心。

    彼得和约书亚在病房里,复仇者们都关注这解药的研制,但还在迈阿密的可汗在看到手机上的新闻时,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

    他对于这个蜘蛛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清楚,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亲他的哥哥,作为一个拥有危险敌人的公众人物,这样的行为绝对是欠考虑的,或者直白点说,他简直可以预见这会给约书亚带来多大的麻烦。

    德克斯特对于约书亚的离开也感到有些突然,但他也知道有时候是会发生这种突然的事,就像他很多时候在接到电话所谓的紧急事情的时候并不真的觉得紧急,却也一样不得不把它当做很紧急来做一样,约书亚在走之前接了一个电话,突然中断谈话并不是难以理解的事,只不过话没有说完就结束难免会让人思考对方找自己是为了什么事。

    温彻斯特兄弟估计是唯一看到新闻感到迷茫的人了,约书亚打电话过来的时候说要找他的男朋友,结果转眼跟一个超级英雄上了新闻,他们也不是没有见过约书亚的男朋友,但也不确定这个蜘蛛侠是不是就是约书亚的男朋友。

    不过这种感情上的事他们也不太管,照片图像上看是蜘蛛侠主动亲上去的,约书亚的脸被遮住了大部分,肢体语言没有什么反应,就算蜘蛛侠不是对方的男朋友,这也不是难解释的,毕竟超级英雄有时候就容易遇到某些突发事件,谁也不保证这个超级英雄会亲约书亚是不是被什么影响了。

    反正卡西迪奥说约书亚的男朋友救出来了——他是个天使,当然认得出来面罩下的那张脸就是当初见过的约书亚男朋友的那张脸——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兄弟俩对视一眼耸了耸肩,很快就把这件事放下了。

    约书亚在病房其实有点无聊,他的男朋友就躺在病床上,总不能随便离开,可是待着他也不知道能做什么,就只能看一下手机。

    很快他就看见他和彼得的新闻了,确切来说,是和蜘蛛侠的新闻,他都不知道现在的记者们速度这么快,虽说他在这期间绕了点远路,但实际上也没有过多久的时间,而这些记者们就已经写出一篇完整的报道了,可能专业的记者就是这样吧。

    但是这也同样让他思考起自己到底要不要告诉彼得关于他穿着制服的时候亲了他的这件事,他是知道彼得就是蜘蛛侠,可彼得却不知道他知道这件事,家人不需要对另一方究竟跟谁在一起了和谁接吻了有过多的知情与要求,但是伴侣之间是有忠贞原则的。

    假如他没有告诉彼得这件事,那看起来就像是他被另外的人亲吻了也没有要反对的意思,即使对他来说彼得和蜘蛛侠就是一个人,对彼得来说蜘蛛侠对约书亚而言就是一个没有过多接触的不是他男朋友的人而已。

    而就算彼得因为清楚这一切是他自己主动发起的而试图略过这一尴尬的事件,现在的新闻报道也已经很显眼了,彼得会看见这些,那么他这个对彼得身份不知情的人和蜘蛛侠举止亲密且似乎没有要告诉他正牌男友的意思,看起来就有*屏蔽的关键字*的嫌疑了。

    主动提起就可以让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蜘蛛侠可能是被有毒气体影响了而作出了这样的行为,但因为有许多人都看见了他们亲吻的场景并且被媒体所报道了,所以他认为需要向彼得说明一下情况”这个解释非常完美。

    在彼得还被困在一堆有毒气体里的时候,研制解药的时间就怎么看都显得太过漫长,因为一旦来不及,彼得就可能在解药完成前就失去性命,但是当彼得离开了那堆有毒气体以后,时间一下子变得十分充裕,只是正常长度的研制时间就看起来很快了。

    约书亚并没有无聊多久,解毒剂很快就送到了病房里,鉴于他也进过那些毒气里,班纳博士坚持他最好也服用一剂,虽然约书亚认为他停留的时间并不长,那些气体都还没有对他起什么作用,但既然现在他是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吃一份解毒剂也没什么,反正这也不是只有一份。

    彼得在毒气中待的时间稍微长了一点,虽然作为蜘蛛侠有着足够强大的自愈体质,但也不至于解毒剂一吃下去就完全恢复了,所以他们还是等了一会儿时间,期间托尼和班纳问起了他是怎么把蜘蛛侠带出来的,卡西迪奥走得很快,记者们都没发现他,忙着研制解毒剂的科学家们也当然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存在。

    “我认识一名天使。”约书亚这么说,具有太过强烈宗教神话色彩的单词让两个科学家愣了愣,而后想到索尔也是北欧神话里的,约书亚认识一位天使也不是什么太过奇怪的事,可能这个天使也是什么外星人也说不定。

    没等他们问一下约书亚联系天使是靠祷告还是召唤或者别的什么,约书亚就继续解释了,“我在迈阿密的时候接到了彼得的电话,他听起来状况不太好,那里离纽约有点远,所以我寻求了那位天使的帮助去找他,只是先发现了蜘蛛侠,好在克林特告诉我彼得已经在这里了。”

    那个天使就是知道彼得就是蜘蛛侠才带约书亚去那里的吧。科学家们看着一脸平静说着半真半假解释的约书亚这么想,对于对方似乎真的还不知道彼得的身份有种不知道是松口气还是失落的感觉。

    是的,在研制完解毒剂以后他们也看见新闻报道了,更别说克林特还把事情经过给他们讲了一遍。

    彼得就是在这个时候插|入到这段对话的,他最先看到了坐在病床边的男朋友,“约书亚?”

    他之前见到的约书亚难道不是幻觉吗?还是班纳博士他们找到方法把他带出来以后通知了对方的?

    被叫了名字的改造人回头看向自己的男友,思考了半秒以后握住了对方的手,“我就在这里。”

    “你感觉好点了吗?”班纳一开口,彼得才发现他和斯塔克也在病房里了。

    他点点头,才刚握上他的手就松开了,然后他看见约书亚把手机屏幕送到了他的面前,“我想你看看这个。”

    站在离床头更近一点的托尼模糊的看见上面好像就是约书亚和蜘蛛侠的报道,而彼得一看见上面的图,瞬间就想起来自己都做了什么了。

    所以那个约书亚不是幻觉。他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这一点,然后又想起来自己在蜘蛛侠的身份下亲了他的男朋友……这真是相当的……

    班纳在见到彼得突然变化的脸色以后也对约书亚到底给彼得看了什么而感到十分好奇,很快,他就知道上面是什么了,因为约书亚说道:“我猜是毒气的作用使他做出了这样的行为,但是因为媒体开始报道这件事了,所以我想我应该向你解释一下,希望这不会引起你的误会。”

    说实在话,这的确可以说是在毒气的作用下导致的行为,他以为那个约书亚不是真的,所以就一点顾忌都没有了,仔细想想他还说了那么……听起来像任性小孩子的话,也许他应该庆幸这是在蜘蛛侠的身份时做出来的,这个身份完全可以解释为被毒气影响而性格变化,可是被自己的男朋友解释他和另一个身份的自己毫无关系,这种感觉也一样十分微妙。

    一方面他对自己男友的忠诚度自然会感到高兴,但在另一方面,蜘蛛侠也是他的一部分,约书亚似乎对另一部分的自己毫无感觉或许也算得上是某种打击。

    “我……不会……误会。”彼得艰难的吐出这句话,一旁了解事实真相的班纳博士和斯塔克也一脸格外微妙的表情。

    约书亚对于彼得现在的反应没法理解,按理来说他向彼得解释了,彼得身为实际上的当事人也清楚当时是怎么一回事,应该很好理解他的行为才对。

    这么一想,约书亚直接将手机递到了彼得的手里,示意对方可以随便使用,“如果你有想要知道的问题,我很乐意为你解答。”

    托尼和班纳像突然清醒过来一样说了句不打扰他们了就离开了,彼得看了看约书亚,最后还是接过了手机。

    说起来,他倒的确很好奇那些新闻都把他和约书亚写成了什么样,因此在看完最开始约书亚点出来的报道之后,他又搜索了一下关键词。

    除了新闻报道和某些博客的感叹转发之外,一个似乎还有些热度的讨论帖引起了他的注意。 161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