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第30章
    他在默里迪恩的死亡时间并没有任何前往迈阿密的记录,但是不久前有过从佛罗里达飞回纽约的记录, 数据显示他昨天订了自己和夏洛克飞来佛罗里达的机票, 没有回到纽约的订票,在根本不可能的时间里出现在了纽约, 而今天又飞来了一次佛罗里达。

    如果说一开始从佛罗里达回到纽约还可以算作是采用了其他交通方式来的话,昨天从迈阿密回到纽约的速度就完全不正常了,更别说是被记录下来的带着蜘蛛侠出来的瞬间, 假如约书亚拥有瞬间移动一类的能力, 那么他就完全能够伪造自己的不在场证明。

    除了作案方式稍微不同之外,约书亚的侧写与凶手倒十分符合。

    他对死亡无动于衷, 具有一部分的情感缺陷,可能是童年经历所致, 也有可能是天生的情感缺乏, 凶手初步判断拥有一定的反社会倾向,虽然作为模仿案件并没有使用通常的手法, 但从他们的法医发现的极隐蔽的针孔可以判断凶手摄取了死者的血液,他对血液有着某种程度的渴望,而约书亚与最初的死者们的关系会是一种很便利的满足嗜血欲|望的方式。

    然而瑞德并不真的认为约书亚就是嫌疑人。

    假如排除超自然能力的因素,德克斯特是更为符合凶手一切侧写的对象,他身形健壮, 拥有专业能力和警方便利, 能够顺利买到某些专业器具, 更加可以在尸检报告中进行某些省略, 尤其是作为血液分析师, 这个职业与血液的关系太过密切了。

    最重要的是他的表现,一个具有嗜血**与反社会倾向的人,他在日常生活的表现中总是会透露出一些奇怪的地方,不论是多么努力的表现出正常人的样子,总会在某些时刻表现出过多或者过少的情感,因为他们很多时候只知道在这个时候应该笑或者哭,而对应该是哪种程度的笑或者哭掌握得并不那么精确。

    最为显著的就是,如果他们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就会参考模仿周围人的反应,如果是高功能,他们或许会在模仿正常的行为上十分擅长,或者不屑于模仿,当然,如果不是高功能,有时会意识不到自己需要表现得正常,尤其是在孩童时期。

    凶手会选择模仿上一起案件而不是使用自己的常用手法,并且在二次尸检前完成得很好,说明他是一个足够聪明的反社会,他会知道在日常生活中要表现得像个正常人,因此他不是那种看起来十分孤僻怪异的形象,甚至周围的人也许还会信赖认为对方是个可靠的人。

    然而在个人的空间里,通常都能找到一些与给人的外在印象不同的东西,尤其这个凶手还有嗜血的问题,他必然不可能会舍得将自己到手的血液销毁,他需要它们,对他来说自己杀害的死者们的血是一种极度重要的收藏品,并且会隐藏得很好。

    他们没有去过德克斯特的家里,但据其妹妹的说法室内设计不怎么富有人气,当然,这不能作为什么证据,只是就种种因素加起来而言,德克斯特的身体素质、给人的印象、专业性以及真实风格,的确与侧写有相当的符合。

    唯一的问题只在于他们找不到德克斯特和默里迪恩有交集的线索,在案发时间的时候,根据其女友的说法,那天晚上他们正在一起。

    但约书亚如果真的是凶手,他就不会傻到在这样的时刻暴露自己的能力,蜘蛛侠与他几乎没有太多交集,一个反社会不会去冒着那么大的危险去救一个陌生人,约书亚的侧写诚然有部分反社会的倾向,可同时一样聪明,要是他真的具有超自然能力,他也不需要先和死者们建立关系,那反而会使一切的线索和他联系起来。

    作为侧写师,后面的推论实际上并不真正与他的工作相关,他们的主要工作内容是侧写出罪犯的画像,而约书亚昨天的可疑行为使他们的侧写出现了可能的偏颇,他们必须要先排除这其中没有任何超自然能力的干扰而只是一桩普通的案件。

    从个人的想法上来说,瑞德不认为约书亚是凶手,他还是更倾向于德克斯特才是嫌疑人,只不过除了多克斯之外,大多数认识德克斯特的人都更倾向于约书亚这个案件的中心人物才更加有可能是嫌疑人,因为他们对同事有感情,而约书亚和他们没有更多关系。

    尤其排除他们并不真正那么信任空降插手的bau的侧写后,从常规角度上来说,所有死者都和约书亚有关系,他有充足的动机,如果后来的心理医生就是约书亚的爱慕者,那么他也有完全的动机去谋杀默里迪恩,默里迪恩为他而杀人,他完全有可能清楚对方的杀人手法,更别说昨天的新闻也表现了他拥有谋杀他们的能力。

    而德克斯特,照搬他妹妹的说法,虽然她哥哥的住所的确没什么人气,但谁也没规定一个成年男人的个人住所需要多么温馨的设计,她也更加从没有见过她哥哥的屋子里有什么血液的收藏品或者任何变态杀手爱好的东西。

    不过今天德克斯特和约书亚一起出现倒确实令他们十分惊奇,只是约书亚既然说是来找德克斯特了解案情的,那么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多少也算是一个理由。

    “你能提供一下默里迪恩遇害的时候,你在做什么吗?”不论如何,现在站在他们面前的两个人都是嫌疑人之一,多少侧写师们比警察接触得比约书亚要多,警察们对于自己的同事能更加容易被信任的表达出友好的信息因此最后仍然是fbi和约书亚交谈,警察们找德克斯特询问一下具体情况。

    “我在和我男友一起吃午饭。”约书亚这么说,他的语气从一开始的玩笑都听起来比与面对警察们的表情要更加显得亲近,这让迈阿密警局的警员们对于侧写师们和这个嫌疑人的关系皱了皱眉,尤其是那位年轻探员强调的不会给他戴上手铐——显然暂时这个词被他们选择性遗忘了。

    从纽约来的科学家没怎么看当地的警局人员,补充道:“斯塔克大厦的监控有拍下大多数时间段,事实上,整幢大厦基本都在贾维斯的看管下,除了某些可能侵犯人们**的地方。”

    说到这里,他又像想起了什么一样说道:“我的手机现在就能够联系到贾维斯,或者你们也可以联系我的上司,斯塔克先生一定也很乐意向你们提供线索。”

    像任何一个试图证明自己清白的人。德克斯特的注意力从不远处的新任“导师”转回到自己的同事们身上,来的人不多,但也不能说少,fbi的插手的确让他的处境变得有些麻烦,如果当初他对默里迪恩采用的是自己以往的作案手法,仅仅作为一个具有嫌疑的失踪人士,也许现在就以默里迪恩作为嫌疑人被通缉而结局了。

    但他也没有选择像约书亚一样的向他的同事们开什么玩笑或者表现得对于自己被怀疑有多愤怒,他现在看清楚约书亚为什么会那么做了,迈阿密警局原本就对fbi的插手十分不满,双方具有一定的矛盾,就连他自己也对fbi的到来感到了某些危机感,而当约书亚和这些侧写师们看起来关系还不错的时候,他的同事们对于侧写师们的不满就会被放大。

    那有时会妨碍调查,有时则会令人对于这些联邦调查局来的探员们的目的持怀疑态度,毕竟约书亚作为斯塔克——复仇者联盟的一员——的员工才救了一个复仇者联盟的成员,他救蜘蛛侠是因为他本来就是为政府工作的人,还是为了让神盾局那样的组织为了他的能力而保护他呢?

    无疑,神盾局在某种程度上是有着比fbi更加高的地位的,约书亚刚刚的话除了表现了试图证明自己的清白之外,某种角度上来说也透露了他和钢铁侠十分熟悉,甚至可能关系还不错,如果约书亚本来就是为神盾局工作的,那么这些侧写师也不一定是真的来破案的。

    bau的能力毋庸置疑,他最初选择模仿默里迪恩的手法原因之一就是为了扰乱调查的方向,甚至连收缴战利品的方式都暂时换成了更加难以被发现的方式,而他们很快就发现了两者的不同之处,在同时调查两起案子的时候就已经将他列为了嫌疑人之一,所以比起糊弄更加精明的侧写师,利用当地警方与他们的不和深化矛盾更加方便。

    “我在丽塔家。”法医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约书亚等着他们和他们的黑客小姐或者是斯塔克联系,但总归最后还是得联系他的上司的,毕竟贾维斯是个人工智能,如果他们的黑客直接黑进贾维斯的系统里的话,必然是会被发现的。

    反正凶手也不是他,不管怎么查最后也只能得出他是无辜的这一结论而已,麻烦的是德克斯特。

    他还没有实验成功,假如新的方法失败了,就依然会需要对方搞定药剂的问题,当然,也不是说假如德克斯特被捕了他就不能再找另外的人选了,但要找一个成功解决了性方面问题的反社会总不会像现在这样这么顺利,因此不出意外的话,德克斯特最好还是先别被抓住的好。

    手机铃声和短信提示音在这时几乎同时响起,约书亚奇怪地看了一眼手机,短信是个好消息,他尝试重建哥谭秩序的计划可以开始了,而来电显示是他的男朋友。

    鉴于上一次他在迈阿密接到彼得的电话时情况就不那么好,此时看见对方的来电实在让他有点想皱眉,但最后他还是克制住了,所幸,彼得这回并不是来说遗言或者求救的,他只是在得到约书亚正在被调查的消息以后担心的来询问一下情况而已。 161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