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第32章
    这听起来太像是情话, 又或者这本来就是情话。约书亚看着仿佛是在认真回答这个问题的男孩,一时有点分辨不出来。

    他意识到如果以后彼得经常这样回答问题的话, 那对于他分析理解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但现在他们在情侣关系里, 所以这应该是带有一部分**意味的回答,彼得的表情并非是全然的笑意, 其中有认真的元素,因此只是一半的情话, 他的确有在回答这个问题。

    “但这不是我给你的。”约书亚说, “你想要我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你吗?”

    既然礼物这个问题涉及到了他本人, 那么照此逻辑推论,这就是最好的礼物, 人作为一个个体,通常不被认为是可称为礼物的对象, 但历史上并非没有这样的说法,这通常发生在封建时代或者奴隶时代, 人是可以被作为奴隶、和亲礼物,或者仅仅是用于取悦的美人。

    现在是文明时代, 人是具有个人人权的, 虽说在某些场合中不是没有类似的事件发生,可也依然是不被大多数认可的, 因此将人作为礼物从逻辑上来说是不成立的, 只是从库珀博士那里可以得知, 这说法还可以有另一种解释。

    “理论上我能为你做任何事, ”棕发青年开始解释自己的说法,毕竟以现代观念来看,他刚刚的说法的确容易让人产生他漠视人权的印象,彼得的脸已经突然变红了,“但作为礼物,在一定时限内你能要求我做大部分事,例如帮助你完成论文,或者陪你去博物馆,也许偶然需要帮忙毁尸灭迹,等等。”

    有时限的意思是,恋爱关系是不确定的,的确他们现在似乎发展的还算顺利,但是谁也不能保证最后会不会以分手收场,就算是像可汗那样他认为不需要担心最后是不是不再能成为家人的存在,也无法保证就没有像他突然到了这个世界这样的意外,那样如果彼得要求他从另一个世界回来,他也不一定能做到。

    彼得完全把约书亚提到的毁尸灭迹当做调节气氛的玩笑话了,毕竟他的男友在他眼里的形象可不是会毁尸灭迹的人,只不过一开始约书亚说把他自己作为礼物完全让他想歪了。

    也许是那个论坛里那篇文章的后遗症,导致他有些时候脑子里就会出现某些上面描述的画面,但这也不能完全怪他,毕竟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以自己和约书亚为主角的文章,而一般来说,恋爱中的一方说把自己作为礼物送给另一方的意思都是……谁让后来那个网站后来又出现了不少以他们为主角的不同主题的作品,而其中某一篇就是和礼物相关的呢。

    事实上,彼得也不算完全的想歪,约书亚所说的任何事范围基本上的确就是任何事,假如他提出了那样的要求,约书亚也许思考一下以后也不会拒绝,因为他思考的主要担心方向还是,如果只是一次的话大概是可以蒙混过关的,而他的哥谭重整计划也即将开始,运气好的话这个问题或许就可以解决。

    不过所幸彼得虽然最近有点沉迷同人作品——不全是限制级,也有日常向和剧情向以及甜饼向的——在约书亚那么说明了以后,他还是尴尬的把脑子里的画面暂时删除了,也没有提出貌似更加适合成年礼这种生日的要求,实话说,他有点苦恼。

    因为平时约书亚就对他几乎称得上是纵容了,他差不多没有什么需要靠生日的优势许愿的,而且他也舍不得要求约书亚做什么事,更别说今天实际上还是约书亚的生日才对。

    但不管怎么说,能要求做任何事这种事情就已经很吸引人了,约书亚会那么说也许就是因为相信他不会提出过分的要求,他不想让约书亚做令对方为难的事,可他也不想辜负这份信任,因此最后他也没有否决的意思。

    “那希望你不会觉得今天的晚餐和蛋糕不太好吃。”想来想去,这个时候彼得也只能想到这个。

    这个要求简单得有些令人出乎意料,不过如果对象是彼得的话,倒也不算奇怪,他是个好学生,还是个超级英雄,以他的性格基本不会提出让人为难的要求,或者说就算是在平时的相处里,即使彼得觉得约书亚已经非常纵容他了,可实际上他也基本没有提出过什么要求。

    “我认为不会。”约书亚这么说,两个人重新回到了餐桌旁。

    彼得那么说的话很好推断今天的晚餐和蛋糕是他自己做的,但是既然对方没有一开始就提出来这件事,说明至少他还是对最后的成品有信心的,从平时的相处中可以推断,依照他男朋友的性格来说,除非是非常紧急,没有时间再进行补救了,否则就算最后的成品真的很糟糕,他可能也会选择外出购买。

    而在他回来的时候,彼得的脸上并没有赶时间的焦急,他的男朋友在演技方面并不那么纯熟,远远达不到在内心焦急的情况下还能完美的假装平静无波的地步,所以彼得的确是在完成一切布置以后抱着电脑在客厅沙发上等着了,时间充足。

    约书亚在陈述一个推论的事实,然而在彼得眼里,这成了他的男友另一种纵容的表现方式——谁都能判断的出来他刚刚的话有透露这些晚餐和蛋糕是他自己做的——虽然在尝过之后他认为味道就算不好吃应该也可以说正常,但谁也不能保证这不会是他在饱受梅姨的厨艺摧残和自己前几次失败的作品后味觉出了问题。

    虽然这可能性实在是非常小,毕竟他的自愈能力还没有消失。

    他的男朋友进餐的时候和外表一样斯文优雅,这也是彼得判断约书亚教养良好的理由之一,偶尔他会有种在对方面前吃饭会让自己看起来和约书亚差距太大的失落感,偶尔——不可否认在看到那些文章前他就有过这样的想法,但是那时候还没那么频繁——他又有点想直接把他的男朋友推倒在餐桌上。

    因为约书亚看起来太禁欲了,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衣服也基本都是衬衫、日常西装、风衣,他几乎没法从对方的衣柜里找出几件休闲的款式,日常也基本都是皮鞋,基本可以算是上班族的标配,只是连放假在家的时候也大多都是衬衫,就像永远都衣冠楚楚的那种典范,不免就会让人想看一看没那么衣冠楚楚的样子。

    比如第一次见面对方被劫持的时候。

    其实他有想过,如果约书亚对他那么纵容,或许他撒撒娇可能对方也就答应了,就像每一次他想要一个拥抱或者亲吻的时候,只要他说出来,约书亚也不会拒绝,但是约书亚很少主动对他拥抱或者亲吻,所以他猜也许他的男朋友不像他那么热衷肢体接触。

    所以虽然也许他很有优势,可是他们既然已经是以结婚为前提交往的关系了,那么他们完全有足够的时间慢慢来,让约书亚慢慢适应绝对比强行要求“我认为我们是时候来一发了”这样的发展要来得好得多。

    “我想这味道还是可以归为正常的范围的,离难吃相去甚远。”放下餐具的时候棕发的改造人那么说,他的神色里看不出来有任何勉强的痕迹,事实上也没有。

    无论如何,为表达心意而做的食物除非有食物中毒的危险,通常都最好以这很好作为评价,这大概是人类社会交往中的隐藏规范礼节,彼得是为了给他过生日才下厨的,而他都还只会巧克力这一样东西,更别说这的的确确是味道正常的食物,他也没有说谎。

    确定约书亚的确没有勉强之后,彼得也放下了手上的餐具——谢天谢地他自己吃的时候也没觉得有什么难吃的——笑道:“那真是太好了。”

    之后的环节就有点幼稚,许愿、吹蜡烛,切蛋糕什么的是很像小孩子的过程,但约书亚也不知道成年人过生日和这有什么不同,所以也没有提出什么异议,虽然实际上在许愿的环节时他只是闭着眼睛沉默了几秒而已。

    当天彼得在客房住下了,因为那的确有点太晚了,对于一个学生来说不那么安全,虽然他们都知道蜘蛛侠没有那么弱小,但彼得现在仍然只是一个外表看起来也不是很健壮的大学生,于情于理在这个时间让彼得独自一个人回家都不太有道理。

    第二天基本也和以往的日子没什么区别,约书亚去公司,彼得去学校,好在他们的冰箱里还有可作早餐的食物,没有出现不知道让客人早饭吃什么的尴尬情况,但那天也的确没有以往那么平静顺利。

    约书亚在上班的时间里收到了信息,原本十分顺利的计划出了点问题,即使他认为他已经完美地瞒过了超人、蝙蝠侠、正义联盟等等超级英雄及大多数政府人员的耳目,看起来他还需要在下班以后亲自去哥谭一趟,还好今天蜘蛛侠有任务,他们不需要共进晚餐。

    问题也许就出在蜘蛛侠的任务上,和往常一样,外星人入侵,但这次的外星人其实很好被打败,数量也不多,只是某个未知星球的幸存者而已,据说是那个星球像超人的氪星一样由于某些宇宙现象灭亡了,所以来到了地球,只是可惜这个外星人就没有超人那么友好和善。

    麻烦的是他们的能力似乎像洛基的心灵宝石一样能够引出人的阴暗面或者人类的动物本能,总之现场出现了短时间的混乱,但毕竟有经验在前,他们解决的也比上一次要来的快速有效率多了,更加没有出现人员伤亡。

    然而彼得在回去的路上,感到了某种蜘蛛本能的觉醒。 161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